首都军区特种侦察大队猛虎中队

    苏锐在军队里摸爬滚打那么久,自然有听说过这个部队,但是这支队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是自己一出现,他们便已经来到了现场还高声喊着向自己报告

    脑子一转,苏锐便想明白了答案

    “麻痹的,又被苏无限给玩了”苏锐在心中没好气的说道

    他到现在才意识到,从苏无限飞抵宁???,就在不断的给自己下套连环套偏偏自己还一个一个的钻的不亦乐乎

    “憋屈啊”苏锐简直愤慨无比。

    而此时,在那辆已经驶离了现场的劳斯莱斯中,苏无限淡淡的笑道:“现在的苏锐估计在骂我吧?!?br />
    “不是估计,百分之百是?!彼粘阊绦ψ糯鸬?。

    “告诉一声秦正河,就说约个时间,我请他吃饭?!彼瘴尴薹愿赖?。

    “人情都是要还的?!彼粘阊糖嵝α艘幌?,记下了这句话。

    在场的欧阳家众人们也都面面相觑,特种侦察大队为什么会有特种部队到场这件事情和这些军人有一毛钱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很快他们便想明白了这一点

    能够随随便便把首都军区特种部队调出来的,除了老秦家的那些人,还能有谁

    秦门三将军

    而在那次抢婚事件之后,秦家的家主秦之章就已经明确的表示,秦家愿意站在苏锐的身后,鼎力支持。

    当时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知道苏锐是苏家的私生子,但是秦之章却能够根据一些蛛丝马迹,做出如此大胆的举动,不得不说,他真的是赌对了

    风险越高,回报也越大

    而现在,得知苏锐“代表苏家”和欧阳家族对上的消息,秦家自然不可能不表态

    欧阳冰原嘲讽的笑道:“我还以为你是个孤胆英雄呢,没想到来到这里还要借着军队给你壮胆,真是佩服啊?!?br />
    苏锐自然不可能向欧阳冰原解释这些人不是自己带来的,他冷冷的方一眼,正想说话,便听到身后再度传来一声高喊

    年轻上校锐,眼中的那一抹狂热之色丝毫不减,声音再度提高一个分贝:“首长,请指示”

    被苏无限狠狠坑了一把的苏锐已经是一脸黑线,他反正不能说什么“我不是首长,我也不知道怎么指示”之类的话,那不是自己拆自己的台吗

    尼玛,你的上校军衔和我之前的一样,你还喊我首长

    于是,苏锐冷着脸说了一句:“按照原先的计划办”

    至于原先的计划是什么,他才懒得管

    “是”这名年轻上校对着身后的战士们一挥手,道:“上”

    果真有“原先的计划”啊,苏锐脸上的黑线不禁更浓重了一分他开始觉得自己像个木偶被苏无限操纵

    此言一出,身后的那些战士们便齐齐的吼了一声:“是”

    一百多人一起两嗓子,这声音之响亮,简直震疼了在场众人的耳膜那雄壮的气势简直立即让欧阳家族的人萎靡了

    战士们在吼完之后,便生猛的冲向了欧阳家族的各处房间中,苏锐甚至惊奇的发现,他们早就有分工,一个中队自动分成了许多小队,每个小队都有固定的目标

    尼玛,如果说他们没有事先把欧阳家族主宅的总平面图研究个通透,打死苏锐都不相信

    苏无限早就料定了自己会下车,也早就跟这些首都军区的特种兵们打过了招呼,让欧阳家族的人都认为这场行动是他苏锐在主导,是苏锐在代表苏家的意志

    这何止是背锅,简直就是被一口大黑锅给扣在了底下,结结实实,严丝合缝

    欧阳家族的众人简直愣住了,完完全全都猜不透这些特种兵们要做什么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欧阳冰原歇斯底里:“你们这样做,我分分钟就会让你们上军事法庭的”

    分分钟

    根本就没有人理他,特种兵们坚决执行任务,很快便消失在了各个房间中

    没过两分钟,便有人陆续搬着东西出来了

    这些东西里面,有的是家具,有的是花瓶,有的是古董,甚至还有被褥

    这是强行拆迁之前的热身

    整个现场简直是热火朝天

    让特种兵们来搬东西开什么国际玩笑

    众人都觉得非常难以接受,但是这种难以接受的事情,就这么在他们的眼前发生了

    没有人上前阻拦,因为他们即便想要阻拦也阻拦不住

    “安保队呢他们都去哪里了”欧阳冰原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满脸涨红。

    欧阳家的大宅已经屹立了几十年,就这样说搬就搬,说拆就拆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从一个小时前,几十人之多的安保队伍就没有出现过。

    “我早就让安保队就地放假了?!?br />
    房间之中,被所有人鄙视的大少爷欧阳星海面的景象,脸上仍旧波澜不惊。

    “就算让他们留到现在,又怎么可能会是特种兵们的对手”欧阳星海对父亲说道:“这并不是大厦将倾,只不过是前期试探,稍微的让步并不是耻辱,可是,他们觉悟的太晚了?!?br />
    欧阳中石己的儿子,眼中带着复杂之色,他知道,儿子此时说的“他们”,自然也包括欧阳健老爷子在内。

    “其实你可以事先从侧面提醒一下的?!迸费糁惺⑾肿约赫娴男枰匦律笫右幌麓蠖恿?,他曾经是那么优秀,风光无限,但是现在他甚至远比曾经的他要优秀的多

    “他们身处家族权力中心,站在那么高的地方,可以轻易的呼风唤雨,但是站得越高,越是不容易发现下面的漏洞?!迸费粜呛K档溃骸拔艺舛问奔湟岳醇负醮υ诹说撞?,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我了很多东西?!?br />
    欧阳中石没有打断,静静的听着儿子发表着他的观点。

    “即便只是个家族而已,但既然已经发展到了如此庞大的地步,所形成的痼疾也深入骨髓,简简单单的外科手术已经不能将这些患处治愈,想要彻底健康起来,唯有”说到这儿,欧阳星海停顿了一下,眼中掠过一抹淡淡的坚狠。

    “普通手术行不通,那就唯有截肢了?!?br />
    截肢

    听了这个词,已经多年不过问家族事务的欧阳中石竟然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他到现在才发现,大儿子竟然在借助敌人之手,来达成自己的某些目的

    这样下去,家还能是家吗

    欧阳中石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便有几名战士推门进来,见此,欧阳星海淡淡的说道:“这里的东西不用搬了,都没什么值钱的,拆了也没设么可惜的?!?br />
    为首的战士也没说什么,简单的对欧阳星海敬了个礼,便带人退了出去。

    欧阳星海被这个军礼搞的哭笑不得:“都是些单纯的青年啊?!?br />
    外面的院子中,苏锐续搬东西出来的战士们,摇了摇头,对一旁的年轻上校说道:“你们是军人,不是强盗,无论发生了什么,这种事情也不该由你们出面,不仅不伦不类,从纪律上面更是根本讲不通?!?br />
    苏锐的话说的非常委婉,但是意思却很明白这是严重违反组织纪律的事情。

    苏锐也在部队里呆了很多年,因此心里颇为有些不是滋味,甚至一时间都忘记了去教训欧阳冰原。

    年轻的上校听了这句话,并没有任何的生气,反而笑着答道:“在我们出发之前,大队长就已经说过了,这次的事情名正言顺,我们并不是强盗,却是在惩罚强盗?!?br />
    这句话倒是非常出乎苏锐的预料。

    “惩罚强盗这又从何说起呢”

    透过这句话,苏锐忽然发现这件事情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或者,他把苏无限想的太简单了

    后者既然能够做出这样高调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找不到名正言顺的理由

    他既然能够让苏锐把黑锅背的这么彻底,又怎么可能让其一直心怀芥蒂

    绝对是在环环紧扣这个年轻时候有着“妖人”之称的男人早就料到了每一个可能发生的情况,甚至把苏锐的所有心里动向都考虑在内了

    “这个家族里有强盗?!庇捎诨疤馓舾?,年轻上校倒也没有言明,而是隐晦的提了一下。

    “首都北郊外,我们有一块面积不小的训练基地,后来,我们搬离基地,整个地块低价出售了?!?br />
    年轻上校的这句话虽然简单,但是却包含了许许多多让人感觉到触目惊心的信息

    特种部队的训练基地被低价出售

    这样的消息如果扩散出去,简直能够掀起轩然大波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牵涉其中

    至于这块地被谁买走了,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这样说来,你们是来惩罚强盗的,这样我心里就好受多了?!?br />
    苏锐的眼眸之中露出一线精芒

    都传说欧阳健对于土地有一种近乎畸形的占有欲,想必低价拿下那训练基地的地块,会让这个老家伙取得很多的成就感吧

    “我们大队长还说,做这件事情不要有任何的心里愧疚,或许我们从官方层面上不能解决问题,但是私下里可以出口恶气?!蹦昵嵘闲<绦档?,很显然他对欧阳家族真的没有半点好感。

    “虽然有违纪嫌疑,但是不得不说,这种办事的路子,我很喜欢?!?br />
    苏锐点了点头,然后顺口问了一句:“你们特种侦查大队的大队长是谁”

    年轻上校笑了一下:“邵飞虎?!?br />
    “飞虎邵飞虎他还没死”

    苏锐的眼眸间顿时绽放出来强烈的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