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无限此言一出,苏锐也开始觉得,这位便宜大哥简直贱的让人发指。

    本来是直接推平,现在是把之前的东西都搬出来再推平。尼玛,这也叫让步

    这个结果对于欧阳家族里的人有什么区别吗所谓的让步,是更大的侮辱

    苏炽烟的表情也僵在了脸上,然后便露出一丝苦笑。

    貌似这些年父亲已经不怎么亲自出手了,但是他的风格真的是一点也没变。

    貌似和苏锐很像呢。

    苏无限话音一落,苏锐便紧接着说了一句:“够不要脸,我喜欢?!?br />
    闻言,苏无限混不介意的笑道:“难得能做一件让你喜欢的事情?!?br />
    “这句话简直是基情满满,我可不太习惯你的这种说话方式?!彼杖裥γ忻械乃档溃骸翱蠢茨闱啃胁鹎ǖ氖虑榭筛晒簧?,那么轻车熟路?!?br />
    “我确定这次是合理也合法的?!彼瘴尴匏底?,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表情来:“以势压人,谁不会呢”

    “我真是彻底服了你了?!彼杖褚×艘⊥罚骸澳芄话颜饷醇囊痪浠八档恼饷疵娌桓纳?,甚至冠冕堂皇,我就做不到?!?br />
    你怎么可能做不到

    苏无限的嘴角抽了抽,撇过脸去,望着窗外的夜色。

    事实上,他已经多年未亲自出手,这件事情也是一样,只要他把消息传达出去,自然会有很多人争着抢着来办这件事情,并不需要他露面。

    但是,苏无限还是来了,他也认为,等待了那么多年,时机已经来到,需要自己站出来传达一个信号。

    经此一事,欧阳家固然会把他恨到骨子里,但是,那又怎样呢

    他不在乎。

    过往这么多年来,他苏无限得罪的人恐怕数也数不清了,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让这个男人彻底的消失在世界上,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人成功过。

    而此时,欧阳家的大宅已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

    几辆军用大解放已经从远处轰隆隆的驶来,在胡同前面一字排开,夜色和路灯的映衬之下,这几辆军用解放的墨绿色车身显得如此的肃穆而庄重,甚至带着一股浓浓的压迫力

    仔细看去,这些车辆竟然都是首都军区的牌照

    开什么玩笑首都军区的车辆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车灯尚未熄灭,就已经有一个个身着迷彩服的战士们从上面跳下来,然后整整齐齐的分列两队

    五辆军用大解放,每辆车装了二十人,加起来就是一百人

    这一百人静静的立在原地,对一个从卡车副驾驶座上下来的男人行注目礼

    这个男人看起来不过一米七的身高,留着普普通通的平头,但是整个人显得精悍无比,一看就是这个国家里面最精锐的战士

    而他肩膀上的肩章却在告诉着人们,这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年纪的男人,竟然已经达到了上校军衔

    这个时候,站在队伍最前面的战士敬了个军礼,高声说道:“报告,首都军区特种侦察大队猛虎中队已经集结完毕,请指示”

    那名年轻上?;⒛可?,他往周围扫了几眼,然后坚决而有力的说了一个字。

    “等”

    “你还不下车”苏无限瞥了瞥苏锐。

    “你不下车,我就不下车?!彼杖裥ψ糯鸬溃骸拔以缇退倒?,不会中你的圈套,这一次你想让我帮你背锅,门儿都没有?!?br />
    苏无限淡淡一笑,并没有反驳,不过,他又怎么会有让苏锐背锅的意思

    苏炽烟倒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看你上车前杀气腾腾的样子,我还真的担心你今天晚上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br />
    “本来是准备不理智一下的,但是后来看到你老爹笑的跟狐狸一样,于是我就理智了?!彼杖袼底?,又看了苏无限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其实那句话说的没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没有必要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br />
    “说的自己好像很大气一样?!彼瘴尴蘩湫ψ趴醋潘杖?,“从你以往做出的事情来看,你真的不像你所说的那种人?!?br />
    “我本来就是这么大气的人?!彼杖翊笱圆徊训乃档?。

    “我再问一遍,你真的不下车”苏无限笑着问道,眼中似乎带着一丝戏谑之意。

    “这样斗嘴并没有任何的意义?!彼杖裉颂郑骸澳阍绞侨梦胰?,我就越是不去?!?br />
    “你确定”苏无限笑眯眯的看着苏锐。

    苏炽烟从后视镜中看到父亲此时的笑容竟然和苏锐如此相像,要说这不是哥俩,恐怕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看着苏无限这样笑,苏锐顿时觉得有一丝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过,他还是坚定的说道:“不去,坚决不去,说不去就不去,我非常非常确定我的想法,所以也请你不要再问这种极度无聊的问题了?!?br />
    可是,苏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底气似乎不是很足因为苏无限的笑容让他感觉到又一个圈套在他的没有看到的地方慢慢成形。

    “很好,既然你那么坚定,我也就不问了?!彼瘴尴扪壑械南汾手饪贾鸾ネ嗜?,从车门侧面的储物格中又抽出了几张a4纸,一言不发,直接扔给了苏锐。

    尼玛

    看到这些纸再度出现,苏锐的心里有千百头草泥马在奔腾而过,他简直想咆哮了

    他就知道苏无限还有后招

    用几张a4纸骗自己上车,又要用几张a4纸骗自己下车吗

    怎么会有这么贱的人怎么会有这么阴险的人

    我不看,坚决不看

    尽管那几张纸已经被苏无限扔到了自己的身上,但是苏锐却没有丝毫看一眼的意思,他就这样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目视前方,甚至都没有把纸从身上挪开。

    看他这样子,苏炽烟有些忍俊不禁,俏脸之上一直带着迷人的笑容。

    苏无限也不讲话,淡淡的瞥了一眼苏锐,眼底深处同样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小子,我让你撑,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苏锐就这样坐着,可是,他越是这样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就越是控制不住心里的好奇。

    第一次苏无限带来了让自己极为气愤的消息,那么第二次,这几张纸上又会写一些什么东西呢

    苏锐的好奇心剧烈的膨胀了起来,此时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眼睛都有点不受控制了。

    于是,他想着想着,就这么“不受控制”的瞥了一眼身上的纸。

    当他看清写在最前面的几个字的时候,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

    而此时,苏无限早就已经把目光转向了窗外。

    在他看来,这几张纸,苏锐一定会看,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还用得着怀疑吗

    小伙子,还嫩的很呢。

    苏锐看了几眼之后,已经单手扯过这几张纸,开始认真而迅速的浏览了起来

    他的目光从不在意到越来越凝重,越来越锐利

    全部看完之后,他两只手一搓,那几张纸便被揉成了团

    苏锐瞪着苏无限,眼神之中满是怒意:“麻痹的,有这种事,你为什么不早说”

    苏无限浑不在意苏锐竟对自己爆粗口,他仍旧淡淡的笑道:“你又没有问我?!?br />
    “草”

    苏锐忍不住的又爆了句粗口,然后直接推门下车

    当车门被重重摔上的时候,苏无限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却更加浓郁了几分

    “爸爸,你好像很高兴”

    苏炽烟的脸上带着微笑,事实上她并事先不知道父亲还会又拿出几张a4纸,他做事情从来都是剑走偏锋却可收到奇效,这不,苏锐不就成功的被他“坑”下了车吗

    “这小子?!彼瘴尴蘧鼓训玫陌延倚⊥确旁诹俗笙ジ侵?,翘起了一个极为放松的二郎腿:“年轻人,太冲动?!?br />
    “您这是在批评他吗”苏炽烟笑着说道:“可是我看您的表情,可是连一点批评的意思也没有?!?br />
    “我为什么要批评他呢”苏无限又开始了闭目养神,道:“替我解决这些事情,我谢他都来不及?!?br />
    苏炽烟看着父亲的表情,没来由的想到了苏锐之前提到过的两个字“背锅”,然后她轻掩嘴唇,无声而笑。

    不过,在笑过之后,苏炽烟的眼底还是闪过了一抹担忧,她虽然并不知道那纸上写的是什么,但是却知道,能够让苏锐如此愤怒如此冲动的,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爸爸,你说苏锐会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苏炽烟担心的说道。

    苏无限眯了眯眼睛,扫了自己的女儿一眼,清楚的看到了她眼眉之间的那抹情绪:“不用担心,他能有什么事”

    “可是那次在蒋家”苏炽烟欲言又止,她知道,如果苏锐这次又做出和他在蒋家同样的事情,恐怕接下来很少有人能够保住他了千万不要冲动做傻事

    “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好的话,还能成什么大事”苏无限淡淡说道:“那就顶多是个没有价值的莽汉而已?!?br />
    “可是,我发现您在千方百计的想要挑弄起他心中的负面情绪?!彼粘阊炭嘈?。

    “我有吗”苏无限反问。

    “不仅有,还有很多?!彼粘阊痰?,论起厚脸皮的程度,这哥俩可绝对是不相上下

    “哦,我那是在锻炼他?!彼瘴尴藁氩辉谝獾乃档?。

    ps:我真喜欢苏无限啊。

    洗个澡,整理一下思路,然后再写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