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会儿苏无限来了,我一定得痛骂他一顿”

    欧阳冰原发着狠,被人打脸成这样,他的眼中已经满是恨意。

    可是,他却没想到,苏无限压根就没打算露面,这是连骂人的机会都不准备留给欧阳冰原

    就在欧阳冰原正想着该怎么斥责苏无限的时候,一声轰然巨响,打断了他的思绪

    一台挖掘机正位于欧阳家宅院大门的正对面,只见其铲斗高高举起,然后便重重的落在了大门的上方

    仅仅是一下而已,大门顶部那些精美昂贵的琉璃砖便已经变成了碎块,灰尘纷纷扬扬的落下来

    那刻着“欧阳”二字的大号牌匾也从中裂成了两半,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激起一片烟尘

    门口的保安见到这种情况,根本不敢抵抗,哆哆嗦嗦的从保安室内跑出来,然后沿着胡同一路小跑的离开

    这保安只不过才刚走几秒钟而已,紧随其后的推土机也强行挤上来,直接就把这小小的保安值班室给拦腰推成了一地的碎砖头

    此时欧阳家族的大门前面,已经是烟尘四起了让人目不能视

    正面,四台挖掘机一起上场,四个铲斗同时砸下在这样的强力工程机械面前欧阳家的青砖院墙根本没有半点抵抗能力

    本来古朴的青砖院墙,已经变成了半米高的砖头堆

    四台沃尔沃挖掘机完全无视这种障碍,履带滚动,直接隆隆隆的开进了院子之中

    欧阳家族的所有人都站在院子里,看着虎视眈眈的挖掘机,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完全不在意那呛人的烟尘了

    因为,在这四台高大的工程机械面前,人显得如此的渺小

    “敢推我们的院子,我他妈的杀了你们”这个时候,一个欧阳家的年轻男人忽然吼道。

    他叫欧阳成,是欧阳莲的孩子,不过她的丈夫和张荣源类似,也是上门女婿,因此才随了母亲姓。

    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的样子,正是控制不住自己脾气的年纪,平日里都仗着家族的名声在外面胡作非为,无人能管,此时见到家族主宅的围墙竟然被四台工程机械直接推倒,甚至极其嚣张的闯进来,他如何能够忍得住

    欧阳成一声大吼,拨开愤怒却沉默的人群,朝着其中一台挖掘机冲了过去

    和家族里其他沉默的人比起来,似乎欧阳成还算是有那么一点勇气,但是,在强大的挖掘机面前,他这么点勇气,真的是远远不够用的。

    就这样赤手空拳的冲上去,恐怕他连履带那一关都跨不过去

    “轰隆”

    就在欧阳成正朝着其中一台挖掘机冲过去的时候,那台挖掘机忽然动了一下

    挖掘机的驾驶员看起来也是足够凶悍,油门轰到底,沉重的车身直接往前猛蹿了一下

    履带已经完完全全的碾过了砖头堆,前进了两米多

    就是这看似毫不起眼的两米,极大的缩短了和欧阳成之间距离二者之间就只剩下三米的距离

    后者没想到这台挖掘机的司机竟然会突然发难,他被这下猛冲给吓了一大跳,刚才的勇气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浓重的无力感和恐惧感

    面对这样强大的工程机械,他就算能冲上去,又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他是能踩在履带上面,打开车门还是能把驾驶员拽出来暴打一顿

    看欧阳成这瘦弱的小身板,明显是在某些方面操劳过度,又怎么可能是精悍的挖掘机驾驶员的对手

    就在这个时候,这台挖掘机高高举起的铲斗,忽然迅猛落下

    铲斗前面的尖齿轰然砸在了地面的青石板之上,已经经历了几十年风雨的青石板瞬间便被砸的粉碎

    欧阳成差点被吓死了,因为此时那砸入地面的铲斗距离他的裤裆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如果刚才操作的时候,挖掘机驾驶员手一抖的话,那么这一下恐怕就不是把青石板给震碎,而是要把他整个人给拦腰斩断了

    他叉着腿坐在原地,一片湿湿的痕迹在他的裤裆之间迅速的扩大

    继欧阳冰原被苏锐一发没有打中目标的子弹吓尿了之后,欧阳成也步了他堂哥的后尘

    他想要站起来,却没有任何的力量,两条腿似乎已经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已经击碎了青石板、深深插入了地下的铲斗忽然再度扬起,带起了一片泥土和碎石屑

    欧阳成一泡尿还没尿完呢,对面那台挖掘机上高高举起的铲斗已然再次落下

    这次,艺高人胆大的挖掘机驾驶员又调整了一下方向,铲斗比之前又前进了半米再次轰然砸落地面

    这哥们简直是在炫技

    从侧面看起来,半米的距离真的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此时这铲斗就像是紧紧贴着欧阳成的裤裆一样

    无数的泥土和碎石屑就这样劈头盖脸的溅射向了他脸上简直疼的发麻

    他那还没尿完的半泡尿,此时竟是直接断流,被吓了回去

    看着近在咫尺的铲斗,欧阳成真的有种差点变成太监的感觉

    “成成,快回来”

    欧阳莲大吼道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挖掘机驾驶员这样吓唬,她简直快疯了

    面对这种情况,欧阳成哪里还有半点和对方对抗的勇气,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双脚发软,想动都动不了

    不过好在那名彪悍的挖机驾驶员并没有继续吓唬欧阳成的意思,铲斗停在那儿不动了。

    那意思简直非常明显好狗不挡道,抓紧给我滚蛋。

    欧阳成不仅裤裆湿了,身上更是已经被冷汗给湿个通透,他大口的喘着粗气,却仍旧动不了,直到两个保镖冲上来把他拖开,他那僵硬的身体似乎才缓和了一些。

    欧阳冰原已经意识到,这是他应该站出来的时候了。

    “你们这群混账,知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欧阳冰原伸手指着脚下的土地:“这里是欧阳家,是欧阳家你们既然敢这样,就一定会付出代价”

    可是,和那几台工程机械的巨大轰鸣声相比,他的喊声着实是有些太苍白太无力了,甚至都很难让人听见

    就像是在回答他的话一般,又是一声轰隆巨响,一台挖掘机已然破开了侧面的院墙,从另外一处死胡同中硬生生的碾压了进来

    要知道,这次来执行拆迁任务的,可是整整一个挖掘机方阵

    轰隆声接二连三在各个方向的响起,不用猜也知道,这个时候欧阳家主宅的其他地方都被挖掘机给突破了

    这哪里是拆迁,根本就是在打脸

    甚至是,翻着花样打脸

    对于苏无限的做法,欧阳冰原概括的非常准确,他站在弥漫的烟尘之中,气的浑身颤抖,指着那些挖掘机,怒声道:“这不是拆迁,这是侵略”

    渣土车仍旧停在院外,但是至少已经有十好几台挖掘机和推土机顺着院墙的突破口嚣张跋扈的冲进了院子里

    这样看来,欧阳家的院子还真不小,这么多工程机械车辆都能停放的下

    面对这么多高大的机械怪兽,欧阳家众人不禁有种马上就要被围歼的感觉

    尼玛,这何止是说拆就拆,简直就是在把这一家子人的脸皮踩在脚下狠狠碾压

    “苏无限呢苏无限呢他在哪里”

    欧阳冰原歇斯底里的大吼:“苏无限,你给我出来有种你给我出来”

    挖掘机和推土机的轰鸣声已经停了下来,场间只回荡着欧阳冰原的喊声,在夜色之下传出很远很远。

    无论今天晚上的结果到底如何,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已经说明欧阳家再也没有了退路

    他们日后在首都也几乎没脸再出来混了

    这次虽然并没有人员伤亡,但是打脸程度完全不逊色于苏锐强闯蒋家的那一次

    苏锐坐在劳斯莱斯之中,车窗打开了一丝,能够清楚的听到欧阳冰原的咒骂。

    “喂,有人在骂你呢?!彼杖裥γ忻械亩运瘴尴匏档?。

    “宵小之辈,何必理会?!彼瘴尴蘖燮ざ济挥刑б幌?,他这会儿正闭目养神呢,外面的轰隆声完全吸引不了他

    如果欧阳冰原听到了苏无限对他的这个评价,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心情

    他自认为在首都的年轻一辈之中算是佼佼者了,但是在苏无限的口中,却是一文不值只不过是个宵小之辈而已

    苏无限说完这一句,淡淡一笑:“倒是你,不应该是这种态度?!?br />
    “我呆在一旁看你出手就已经非常爽了,没有必要自己凑热闹?!彼杖裥γ忻械目醋潘瘴尴?,不禁想起来之前的那几张a4纸上的内容,尼玛,给我下套老子偏不上当

    这个时候,苏炽烟转过脸来,面带担忧的说道:“爸爸,我们这次动静是不是搞得有点太大了,爷爷还特意叮嘱说要留点余地?!?br />
    那挖掘机和渣土车组成的方阵,连苏炽烟都吓了一跳。

    “留点余地”苏无限的嘴角掠过淡淡的笑容:“他是老观念了,这种事情就得雷厉风行?!?br />
    “可是”苏炽烟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彼瘴尴抟簧焓?,制止了苏炽烟接下来的话:“既然老爷子要我做事情多给人留点余地,那么我就留点余地好了,反正不能不给他老人家面子不是”

    苏炽烟一愣,难道说欧阳家就这么避免了被拆除的命运吗

    事实上,欧阳家族的实力绝对不可小觑,把院墙给拆掉,已经算是给了一场下马威了,

    印象中父亲好像没这么好说话的呀

    苏无限淡淡说道:“本想直接把这院子给推平的,现在看来,那就按老爷子的意思办,给他们留点余地?!?br />
    苏炽烟还正在纳闷父亲这次为什么会那么好说话,就听到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了一句:

    “派人上去,把值钱的东西都帮忙搬出来,然后,再推平?!?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