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如苏锐所说,苏无限真的准备连面都不露,直接就上挖掘机

    苏锐表情艰难的看着苏无限,很认真的说道:“此时此刻,我只想对你说四个字?!?br />
    “我可以选择不听,因为这一定不是什么好话?!彼瘴尴薜Φ?。

    直接把挖掘机派出来强推欧阳家族的主宅,恐怕这种事情也只有苏无限才能干得出来而且干出这种事情,他还能保持如此轻松的表情,也真的是让人醉了

    “你不听我也要说?!彼杖褚×艘⊥?,说出了那四个字:“太无耻了?!?br />
    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真心是太无耻了?!?br />
    在苏锐看来,双方在真正动手之前,都应该说几句场面话,哪怕打世界大战的时候,国与国之间在动手之前还会来个宣战之类的,这苏无限倒好,招呼都不打一个,上来就强行拆除

    “能得到你的夸奖,我很荣幸?!彼瘴尴薏⒚挥腥魏蔚慕粽胖?,嘴角挂着淡笑,把玩着手里的翡翠扳指。

    一场好戏,在苏无限的主导之下,似乎已经在缓缓的拉开帷幕。

    南锣鼓巷附近已经属于景区了,平日里游客甚多,不过由于最近不是旅游旺季,天色渐渐暗下来,旅客的人数非常少,动起手来倒也方便。

    在这种胡同巷子里忽然出现了挖掘机,这种情形真的是要多违和就有多违和。

    可是,苏锐偏偏还看的很爽。

    轰鸣声越来越大,四辆黄色的沃尔沃挖掘机后面,跟着两辆推土机,轰轰隆隆的一路驶来,简直要把这个胡同给塞满了

    在苏锐所看不到的地方,城管和城建方面的施工人员早就已经拉起了黄色隔离带,标明这是重要施工过程,闲杂人等一律不准入内。

    看这架势,根本就不止是苏家在动作,而是多部门联合执行任务

    当然,绝大多数人都对这种看起来普通至极的施工实在是没有半点兴趣,连看一眼都懒得看,全国那么多地方拆了又建,建了又拆,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谁又能想到,今天晚上马上就要被拆迁的,会是欧阳家族的主宅呢

    “凹槽,真周到,连渣土车都准备好了?!彼杖裎ǹ痔煜虏宦业男ψ?,他已经看到胡同的入口处有几辆渣土车正在挤进来

    事实上,在华夏,“强拆”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遇到这种事情,并不能一竿子的全部把责任打向政府,譬如,如果某个钉子户因为搬迁的价格谈不拢,狮子大开口,咬死了不搬走,如果不强行拆除,将和城市的总体规划不相符合,这种情况下,又该怎么办呢

    现在的欧阳家族,就是个最牛叉的钉子户,甚至已经钉在这里几十年。

    历届政府并不是不想动它,但是迫于欧阳家族的势力,真的是动不起,只能任由这个大的不像话的院子拦腰截断好几条胡同,就这样极不和谐的立在这里。

    南锣鼓巷附近的地块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寸土寸金,有这么一个大院子杵在这里,真的是严重影响了附近景区的发展。

    有很多游客来这里游玩的时候,都会感觉到诧异,为什么相邻的好几条胡同都是走到半路就不通的死胡同

    因为,那导致死胡同出现的,正是欧阳家的院墙

    强行截断胡同,强行穿过道路,强行吞并其他宅院,这才造就了欧阳家族的壮观主宅。

    这么些年来,想要拆除这间大院子,有一百个可以名正言顺动手的理由,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去拍板做这个决定。

    当然,今天这个拆除行动,并不是头脑发热随便做出来的,既然几个相关的部门可以联合行动,那么就说明他们早就在之前做好了拆除方案,而且一直在保密

    苏锐所看到的挖掘机推土机和渣土车,只是其中一条胡同的,在欧阳家族的大院墙所拦腰截断的几条胡同里,全部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否则他们之前也不会听到如此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虽然这些重型机械还未开始作业,但是近距离的看着它们隆隆驶来,就已经颇具震撼效果了

    这是前所未有的拆迁盛宴

    苏锐显然也意识到,这挖掘机队伍并不是只有一路,因此笑眯眯的看着苏无限:“这可真是大手笔啊,光油钱也得花掉不少?!?br />
    “就当为社会做点好事,多花点钱也没什么?!彼瘴尴奕跃砂淹孀攀种械陌庵?,浑不在意的说道。

    苏锐使劲的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最佩服你的一点是什么吗”

    “我不想知道?!彼瘴尴匏亢敛桓孀?,他知道苏锐一定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不想知道,我也要告诉你?!彼杖衿擦似沧?,说道:“我最佩服你的一点就是,你总是能够用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出那么多恬不知耻的话来?!?br />
    “噗”

    可怜的司机这次又在喝水,然后听到苏锐这话,一口水混合着茶叶全喷在前挡风玻璃上面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彼净畹忝槐幌呕?,敢嘲笑苏无限,这还得了,如果后者发火的话,那这后果可不是他一个小小司机能够承受的起的

    “没事,你别担心,爸爸他不会怪你的?!彼粘阊桃残α?,她就喜欢看到苏锐这么肆无忌惮的调戏苏无限。

    被调戏的主角正满脸黑线,一句话都不想讲了,他并不是担心自己在斗嘴方面会输给苏锐,他只是觉得,这样斗嘴实在是太掉价也太无聊了。

    而此时那些威武雄壮的拆迁队伍已经抵达了各自的所在方位,停在那儿,却并没有熄火,轰鸣声仍旧在歇斯底里的响着,让人听了之后都会有一种跟着吼两声的冲动。

    “把车子停远一点?!彼瘴尴拗辶酥迕纪?,对正在擦拭前挡风玻璃的司机说道。

    这可是劳斯莱斯幻影,如果被待会儿拆迁崩飞的石子波及到,那可就不太妙了,随便修修的价格都让人肉痛。苏无限虽然有钱,但也不是用来这么浪费的。

    貌似,待会儿场面还很大

    这个时候,欧阳家族的大宅内部已然是开了锅

    在绝大多数人正讨论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歇斯底里的轰鸣声响起,打断了他们的争论。

    二十多辆重型工程机械车辆一起动作所产生的效果是极为惊人的,这些欧阳家族的人们清楚之极的感受到,就连他们脚下的青石板都在震动着

    他们纷纷冲到院子里,目光跨过院墙,已然能够看到一个挖掘机高高举起来的铲斗

    那铲斗就像是在示威一般,蔑视的看着这间大院

    “苏无限来了,苏无限来了”不知谁开始喊了一嗓子,整个院子之中已经是乱作了一团

    苏无限人没亮相,铲车倒是先来了,这可不是下马威,而是已经表明了对方的决心

    可是,此时此刻,这种决心却仍旧被自欺欺人的欧阳家族中人误解。

    “这里是我们的宅子,我就不信苏无限敢不管不顾的直接拆除”

    “我马上就找记者来曝光他,分分钟让他身败名裂”

    “还真以为自己是苏家的老大了带着一台挖掘机就来了,我就不信,他真的敢拆”

    不过,接下来的景象让这些不断叫嚣的人都愣住了。

    因为,第二辆第三辆第四辆挖掘机从各个方向的巷口之中都出现了,那高高扬起的铲斗耀武扬威

    这哪里是一台挖掘机啊,简直就是一个挖掘机方阵

    嚣张至极

    如果是一般的强行拆除,至少会派人把被拆迁的人家的家具都搬出来,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完全没有半点这种意思

    这已经不是打脸那么简单的事情了,简直已经把刀子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

    欧阳震宇的脸庞在抽搐,他不禁想起来自己结婚的那一天,苏无限愣是把一辆大挂车拉到酒店门口,那满满的一车斗一毛硬币,让多少人大跌眼镜自己的婚礼,苏无限倒是成了主角

    “苏无限,该死的苏无限”欧阳冰原正扶着欧阳健老爷子站在院子中央,却看到了这副场景,实在是气愤到了极点

    他们明明都要开始搬家了,为什么拆迁的队伍还是顶到了门口

    他们可是欧阳家族是除了苏家之外的第一世家怎么可以忍受如此的奇耻大辱

    欧阳冰原怒不可遏,脖子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英俊的脸上满是狰狞的意味

    “呵,是有点过分了?!迸费艚±弦幽幼拍切┩诰蚧牟?,倒没有太过意外:“不过,这倒也是苏无限的行事风格,多年未出手,倒也没怎么进步?!?br />
    “爷爷,我们要不要召集人手,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欧阳冰原紧紧攥着拳头。

    “鱼死网破怎么个鱼死网破法”欧阳健把目光从铲斗上收回来,语气中带着自嘲之意。

    欧阳冰原当真是被气晕头了:“他敢用挖掘机挖咱家,我就敢让推土机去推苏家”

    欧阳健看着自己的二孙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目光逐渐转冷,说道:“幼稚”

    欧阳冰原闻言,浑身一颤

    欧阳中石和欧阳星海这一对不被任何人看好的父子正站在房间内,前者淡淡说道:“你不准备收拾东西吗”

    欧阳星海平日里木然颓废的脸上忽然恢复了一丝生动:“不过是一张床和几件衣服而已,没什么好留恋的?!?br />
    “你能做到如今这一步,和我当初对你的要求也相差不远了?!迸费糁惺牧伺拇蠖拥募绨颍骸拔液苄牢??!?br />
    劳斯莱斯幻影之中,把玩着翡翠扳指的苏无限忽然抬起头来:“犹豫什么面对这种违规违建的钉子户,还需要犹豫”

    随着他话音落下,挖掘机方阵的轰鸣声已经陡然增大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