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不经意,就越是在意。

    苏锐有什么话要带给他

    林傲雪听了之后,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来:“他说,让我以后多陪陪您,我来了,就相当于他来了?!?br />
    苏耀国一怔,然后脸上涌出了复杂的笑容,不过这笑容之中,欣慰要更多一些。

    “还行,我以为这小子会一直对我心怀怨恨,但现在看来他比我想象的要更懂事一点?!彼找诺λ档?。

    “他还说”

    林傲雪停顿了一下,不过这一下停顿却把苏耀国给弄的激动了,刚才的风轻云淡立马消失不见:“他还说什么了”

    林傲雪看着老人激动的模样,心中微动,这老人在战场上面一贯以杀伐果duan 而著称,可是人到暮年,面对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却是如此的在乎。

    甚至,林傲雪认为,他对苏锐的在乎程度,绝对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他还说,他不会进苏家的门?!?br />
    林傲雪此言一出,苏耀国的老眼之中顿时闪过了一抹黯然,随后表情微涩的笑了笑:“这倔脾气,跟我一个样?!?br />
    “不,不是您想的那样?!绷职裂┲?自己的话引起了误会,连忙解释:“他的意思是,苏家的门他不方便进,但是可以在外面和您见面?!?br />
    这确实是苏锐的原话。

    但是,林傲雪看到了苏耀国老人之前的黯然之色,心中有些不忍,又在后面补充了四个字:“随时随地?!?br />
    “他说可以随时随地的和我见面吗”苏耀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不禁重复了一遍,但是那激动之情已经溢于言表。

    足可见,这些年来,他在苏锐的身上加了多少的关注。

    他是曾经在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抗衡侵略者的最终决策者,面对敌人的重重包围都面不改色,而现在却因一个小儿子的三两句话感到动容

    看到这儿,林傲雪又很确信的重复了一遍:“是的,他就是这样讲的,愿意随时随地和您见面?!?br />
    说完这句话,林大小姐在心中悄悄的自言自语:“到那个时候,如果他不愿意去,我就硬把他拉过去?!?br />
    “好小子?!彼找先瞬辉偎凳裁?,而是笑了笑,一口将杯中的水喝干。

    “您放心吧,他的心里面一直有您?!绷职裂┎⒚挥幸蛭约骸俺雎簟彼杖穸芯醯剿亢恋睦⒕?,反而看到老爷子这样,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她知道 ,就算苏锐得知了真相,肯定也不会怪罪自己的。

    “小李?!彼找暗?。

    这时候,一个身穿上尉军装的年轻军官从外面跑进来,一个立正敬礼,道:“首长,您有什么指示”

    上尉级别的警卫员

    “你找个梯子,去书柜的最上面一层,给我取一样东西,今天高兴?!彼找呛堑乃档?。

    可是,苏耀国高兴了,警卫员却要哭了:“首长,我知道 ,您又让我去拿茅台,是不是这个错误我真的不敢再犯了?!?br />
    “我都说了我今天高兴,不喝多,就两杯?!彼找掌鹦θ?,皱了皱眉头。

    “真的不行,我上次犯了错误,这次一定不会再犯了?!本涝迸镜囊桓隽⒄?,昂首挺胸,这是要坚决抗命了。

    “你小子放屁这也叫犯错误”苏耀国气冲冲的:“你爹当年跟着我的时候,每天都不知道 被我踹多少次,你现在还敢不听命令不听指挥”

    小李警卫员咬了咬牙:“首长,为了您的身体,这绝对不行”

    “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的酒量,我喝两杯能喝醉吗”

    小李苦着脸:“每次都说是两杯,可是上次我一个没注意,您老人家就喝了半斤”

    “半斤很多吗你看我醉了吗”每次遇到喝酒的事情,苏耀国都会和警卫员争执半天,唉,这也算得上是苏家大院的一景了。

    “对您来说,半斤不多,但也不能喝,否则我就当不成这个警卫员了?!?br />
    小李见识过老爷子一次偷偷喝酒的样子,差点没被震惊到,当时他才刚刚来到老爷子身边服u ,不过是个小小的列兵,某天见到老爷子端着一个部队老式的白色搪瓷茶缸站在窗户边,单手背在后面,一边喝着,一边看风景。

    当时这场面看起来颇有种指点江山的味道,但是,那浓烈的酒香倒是让小李意识到那满满的一大茶缸的透明液体可不是水,而是国酒茅台

    至少有大半斤

    当时小李就吓得腿都软了,刚刚参加工作的他胆子小,想制止又不敢,苏耀国一瞪眼,他就不敢吭声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首长把那一大茶缸的白酒像喝水一样的喝完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明苏耀国是个老酒鬼,这都是年轻时候养成的习惯了,他无论喝多少,几乎都没醉过,这一点苏锐倒是像遗传他的。

    苏耀国眉毛一横::“我老了,上不了梯子了,不然还指望你帮我要么去给我拿酒,要么就滚蛋,二选一?!?br />
    “是”警卫员啪的立正,“首长,为了您的身体着想,我还是选择第二个吧?!?br />
    说完,他竟然跑了出去。

    “这”林傲雪见此,生怕苏耀国生气,俏脸之上脸满是忐忑。

    “苏爷爷,您别生气,他也是为了您的身体才这样做的?!绷职裂┐幽谛睦唇惨膊幌肴盟找染?。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苏耀国笑呵呵的说道:“要是连这些毛头小子都斗不过,我可白活这一把年纪了?!?br />
    林傲雪并不能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却可以隐隐的意识到,接下来会有比较有趣的事情发生。

    果然,一分钟之后,苏无限非常无奈的走进来,说道:“爸,您又要喝酒”

    苏耀国扬了扬眉毛:“我就知道 ,小李这个叛徒会找你告密”

    “这哪是告密啊,他也是为了您好?!?br />
    苏无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去了书房,拉了一个凳子踩上去,把藏在一堆书下面的茅台给找了出来。

    拿着酒瓶走回来,苏无限说道:“爸,要是还能从您书房里找到酒,我就做主给您换个房间住了?!?br />
    “出去,出去?!彼找诹税谑?,似乎气的不想看苏无限。

    林傲雪都不知道 苏老爷子唱的是哪一出,只能无奈的在一旁围观。

    “您老人家可别不高兴,反正是不能喝酒不能抽烟,其他您干什么,我们都不拦着?!彼瘴尴拚娴牟恢?老爷子为什么能像变戏法一般,从书房一次又一次的拿出茅台来,他已经趁老爷子不在的时候安排人搜过好几次,但几乎都没有收到效果。

    等到苏无限走了,苏老爷子嘲讽的笑了笑:“高兴了,就得喝点酒,就凭他们,也想拦住我”

    说着,老爷子当着林傲雪的面,随手打开身后的柜子,一瓶茅台飞天就放在门后,简直显眼无比

    林傲雪彻底的怔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曾经在战场上杀伐果duan 的苏老爷子,此时此刻竟有一颗老顽童的心。

    不过,这种心情或许也只有在苏锐让他高兴的时候才会出现吧

    “苏爷爷,您这是”林傲雪不禁感觉到有点哭笑不得了。

    “虚虚实实而已?!彼绽弦有Φ溃骸拔抑鞫┞兜谝黄?,他们自然就不会立即找第二瓶?!?br />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绷职裂┤炭〔唤?。

    “小雪,你这可别把我当成酒鬼就行,今天我是高兴,真高兴?!彼绽弦幽贸鲆桓鼍浦牙矗骸拔乙膊蝗媚阄?,就喝两杯?!?br />
    “好?!绷职裂┮材芸闯隼蠢先思沂欠⒆阅谛牡母咝?,此时此刻,她忽然很希望苏锐也在这里。

    苏耀国还真就只喝了两杯,然后把酒瓶收起来。

    这个时候,就在苏耀国打开柜子的时候,林傲雪看到了一摞影集,很厚,足足有好几大本,加起来得有半米高。林傲雪心中微微一动,因为她似乎觉得封面上的那个少年很熟悉。

    苏锐

    “爷爷,请等一下?!绷职裂┎蛔跃醯囊丫选八找敝械摹八铡弊指サ袅?。

    “哦”苏耀国转过身,却见到林傲雪的手已经轻轻的碰到了那几本相册。

    “这是苏锐吗”林傲雪指着封面上的少年问道。

    那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而已,穿着一身非常合体的迷彩服,肩膀上扛着自动步枪,碎发被风吹乱,脸上汗和泥土交织在一起,眼睛明亮有神,流露出浓浓的青春气息如此飞扬。

    是这小子?!彼找ψ潘档?。

    这些相册里,全部都是他吗”林傲雪的眼睛已然亮了起来。

    “是他?!彼找ψ虐颜庑┫嗖崮贸隼?,“反正距离中午吃饭还有两个多小时,你不妨看一看这些照片?!?br />
    “好?!?br />
    林傲雪已经迫不及待了,她一直特别想要了解苏锐的过去,此时机会就在眼前,尽管面上没什么表情,但实则已是激动的手心出汗了。

    “几大本相册,每本大约是三到四岁的跨度?!彼档秸舛?,苏老爷子停顿了一下:“一直到五年前?!?br />
    林傲雪轻轻的“嗯”了一声,纤细修长的手指翻开第一本相册,只见到一个三四岁的男孩子正骑在一个小朋友的后背上,满脸都是得意 骄傲的神色。

    即便是黑白照片,却也仍旧能够看到那明媚的阳光和灿烂的笑容。

    苏耀国老人不禁笑道:“从小就是孩子王,这性格真是”

    他还未说完,林傲雪就不自觉笑着接道:“这性格随您?!?br />
    ps:写惯了打打杀杀,就特别想写一点家常而温情的东西,当然,这些也只是必要的剧情穿插,不管朋友们是喜欢,还是想提意见,都请给俺说一声,可以到书评区留言,也可以加书友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