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声音,苏锐转过身体,便秦悦然那略带幽怨表情的俏脸。

    不过,即便如此,她的嘴角也还是带着淡淡笑意。

    貌似自己已经挺久没见到这个男人了。

    知道苏锐遇到了很多危险,这个时候平平安安的,真好。

    秦悦然的个头本来就不矮,此时穿着一身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脚踩高跟鞋,这身高竟隐隐的能和苏锐媲美了。

    “怎么,见到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吗”

    锐吃惊的样子,秦悦然心底的那一丝醋意也开始渐渐的挥发在了空气中。

    “明明我才是第一个把你推倒的女人,怎么林傲雪就成了正室呢”秦悦然笑着打趣道,在这笑容的背后,却藏着一丝苦涩的味道。

    每个人都是自私的,都希望心爱的人也只喜欢自己,这一点秦悦然也不例外,但是她知道,苏锐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情况,虽然自己和他发生关系的时间要早于林傲雪,但是毕竟后两者的感情开始要在自己之前,说来说去,秦悦然还是认为自己在苏锐心目中的位置还是要排在林傲雪之后。

    她来首都出差,听说苏锐和苏无限联手登上欧阳家大院的时候,就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立刻调查出苏锐所住的酒店,她甚至也在这间酒店开了一间房,专门等着和苏锐见面的机会。

    面对秦悦然这接连几个问题,苏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咳嗽了两声,说道:“我怎么感觉你瘦了一点?!?br />
    秦悦然异常彪悍的挺了挺胸:“哪里瘦了,你说的是这里吗”

    苏锐盯着那饱满晃荡的山峰眼,讪讪的说道:“这里这里应该没瘦,不过我也不是很清楚?!?br />
    锐的窘态,秦悦然扑哧一声笑出来:“这里瘦没瘦,你一会儿用手摸摸不就知道了吗”

    一个极品美女对你说出这种话来,得拥有多么强大的杀伤力

    反正苏锐是感觉到自己的鼻子要流血了。他昨天晚上在林傲雪的身边憋的确实够惨,如今秦悦然一句简单的话语撩拨,竟然让他有点儿悸动了。

    锐的猪哥相,秦悦然又好笑又好气,敲了对方的额头一下:“别想好事了,我亲戚来了?!?br />
    “啥”

    苏锐脸上的表情陡然僵硬,此时此刻,他对于名叫“大姨妈”的那个亲戚真的是无比痛恨。

    “今天林傲雪去苏家做客,你就可以有一天时间来陪我了,是不是”秦悦然已经拉着苏锐走到了一旁,她的车子就停在门口。刚才林傲雪和苏锐手拉手走出来的情景全部被她。

    悦然的样子,苏锐都替她感觉到了一阵委屈,堂堂的秦家四小姐,古往今来罕见的旺夫命,所有的富家公子哥儿都愿意排着队娶她,从来都不缺少追求者,可是这姑娘却愿意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连名分都不去争不去抢。

    想着这一切,苏锐便握住了秦悦然的手。

    后者的身体轻轻一震,面露微笑,这笑容之中带着一丝幸福的味道。

    “我爷爷想让你去家里吃饭,都对我说了好几次了?!鼻卦萌蛔底永?,反手握住了苏锐的手。

    苏锐苦笑,现在苏家喊自己上门吃饭,秦家也是,不知不觉间,他这个豪门弃子却成了香饽饽

    “那就不妨现在去吧,择日不如撞日?!彼杖袼档?。

    自从极其高调的把秦悦然从秦家大院抢走之后,苏锐还从来没有登门拜访过,这也着实有点不地道了。

    “今天”秦悦然闻言,似笑非笑的说道:“今天林傲雪去苏家做客,你去秦家做客,这可真是有点意思啊?!?br />
    “那有什么,只不过普普通通的一顿饭而已,总会有有心人给加上许多不必要的定义,多大点屁事儿”苏锐行事从来不在乎别人的他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今天还是别去了?!鼻卦萌徽驹谒杖竦慕嵌瓤悸?,并不想给他造成什么误会:“今天你就陪陪我,改天专门去陪爷爷吃顿饭吧?!?br />
    “那好吧,今天我是你的,你说干啥,咱们就干啥?!?br />
    “这可是你说的啊?!鼻卦萌坏男θ葜写狭艘凰拷器镏猓骸暗毙奈艺ジ赡?,一点都不要留给林傲雪?!?br />
    苏锐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你不是那什么亲戚来了吗我害怕你把我榨干”

    不过接下来,苏锐忽然颤抖了一下。

    因为他悦然竟拿出了一瓶矿泉水,问道:“你喝水吗”

    这个瓶子,怎么那么熟悉

    苏锐艰难的说道:“我曾经发过誓,永远不会再喝这个牌子的矿泉水?!?br />
    林傲雪坐在埃尔法中,沿着山坡上的公路一路向上,她来越近的那处大宅院,不禁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简直快要从嗓子里面跳出来了

    即便她的心理素质极强,遇到任何事情都能保持波澜不惊的心态,但是今天,她真的无法控制住紧张的心情

    即便已经做了数次深呼吸,林家大小姐仍旧觉得有点缺氧。

    苏炽烟把她的表情中,微微笑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会紧张吗”

    “我还好?!绷职裂┯械阕煊?,但是攥紧的拳头已经暴露了她内心的想法。

    “别硬撑了?!彼粘阊趟档溃骸霸谡夥矫?,我虽然没什么经验,但是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越是紧张,就表明你越是在乎?!?br />
    此言一出,林傲雪的表情一滞,似乎是在思索苏炽烟的话。

    “试想,如果你一点都不在乎的话,完全可以把这次做客当成见几个陌生人,那样你还会紧张吗”苏炽烟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你这是已经把我们苏家当成了你未来的家人,你在想这次是要见苏锐的父亲和兄弟姐妹,因此才会这样紧张?!?br />
    是吗

    林傲雪本身并没有多想,但是听到苏炽烟这样说,不禁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难道自己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上门的吗

    哪怕是再霸道的总裁,哪怕是再冰山的美女,一旦把自己定位成男人的媳妇,那么在初次拜访男方家里的时候,都会紧张。

    真正的不紧张,并不是因为心理素质好,而是因为不在乎。

    想到这儿,林傲雪反而释然了。

    苏炽烟的嘴角微微翘起貌似,秦悦然前几天上门做客的时候,其紧张程度一点儿也不在林傲雪之下

    如果林傲雪知道秦悦然在她之前就被苏天清拉到了苏家大院做客,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苏炽烟想着想着,脸上露出了八卦的笑容来,那个便宜小叔怎么能有那么好的女人缘

    林傲雪并没有紧张太久,车子已然驶进了苏家大院。

    这片宅院建在山坡上,虽然占地不小,但是一点都不华贵,完全不会给人任何奢靡的感觉,反而透出一种简单而朴素的气息。

    名声在外的苏家大院,就这样进来了

    林傲雪的脑海中不禁涌起了一股强烈的不真实感。

    车子沿着院子的主路行驶着,到了后院门口才停下来,这一路上林傲雪倒没有少人,毕竟苏家早已开枝散叶,长期住在这里的人并不多。

    苏无限今天没有呆在君廷湖畔的别墅里,而是就站在后院的门口,微笑着傲雪从车上走下来。

    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个中年女人,颇为干练。

    “小姑,你也在啊?!彼粘阊逃械阋馔?,这女人自然就是苏家的小女儿苏天清了。

    “当然要在啊,我弟媳妇今天到家里来做客,我这个当姐姐的怎么能不迎接”

    苏天清一上来就亲热的拉住了林傲雪的手,挽着她往后院走去。

    弟媳妇

    听了这个称呼,林傲雪的脸上不禁浮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极致的女儿风情尽显无余。

    只是,她还真的挺喜欢这个称呼的。

    极少有人见过,有名的女强人苏天清竟然会露出这副模样,完全就是个热情的邻家大姐。

    天清没有一点架子,林傲雪不禁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她虽然也是霸道总裁的类型,但是真正的气场上还是要比苏天清弱上不少,必康集团在医药方面的实力固然不错,但和掌握着半个华夏经济命脉的巨型国企神州集团相比,还是有着天堑鸿沟般的差距。

    苏天清的这种热情也是极大的消除了林傲雪心中的忐忑,那频率极快的心跳也逐渐平复下来。不知为何,她见了苏天清,真的就有种见到家里人的那种亲近感。

    也许,这是因为苏天清是苏锐的姐姐

    “天清,热乎劲儿,别把人家吓着了?!彼瘴尴薏唤ψ糯蛉さ溃骸鞍裂┑谝淮卫?,你悠着点?!?br />
    “悠着什么悠着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做事情那么谨慎?!彼仗烨迕缓闷陌琢艘谎圩约旱母绺纾骸澳昙驮酱笤降ㄐ??!?br />
    苏炽烟似乎感觉到这兄妹两个话中有话,于是问道:“怎么回事儿姑姑,我爸他怎么了”

    “他呀?!彼仗烨逡惶嵴飧龌疤饩陀械悴惶骸拔蚁胱诺芟备镜谝淮紊厦?,得把家族里的所有人都喊来,好好的陪人家小雪吃顿饭,结果你爸他就是不同意,说这样会吓到小雪,要不现在这院子怎么可能这么冷清我还怕小雪嫌咱们招待不周呢”

    小雪

    听到这个称呼,林傲雪不禁有点哭笑不得。

    从小到大,几乎很少有人这么叫她,尤其是成了必康集团的总裁之后,连喊“傲雪”的人都少了,更何况是“小雪”

    但是,苏天清这样的称呼,还偏偏给了林傲雪一种亲近的感觉那是一种被家人宠溺的感觉。

    “其实,还是要谢谢无限叔叔,如果人太多,我会更紧张的?!绷职裂┖熳帕乘档?。

    “你喊他什么叔叔”苏天清愣了一下,然后明白了其中关窍,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按辈分来,我现在教你?!彼仗烨迨掌鹦θ?,很认真的告诫林傲雪:“你喊我五姐,喊这个名叫苏无限的人叫大哥,至于你一会儿会见到的老头子,你就喊他爸?!?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