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秦川闻言,身体轻轻一震,他本来如此开门见山的问话,并没有指望能够得到苏锐的回答,但是后者却同样光明磊落的超出他的想象。

    你不会受到波及,但是你们家族有傻逼会受到波及。

    答案很显然了,白家内部和苏锐有冲突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白家明,他已经被苏锐扔进海里喂了鲨鱼,自然不可能回来报复,而另一个,显然就是自己的弟弟白忘川了。

    想着白忘川之前的傲气以及对苏锐的鄙视,白秦川就感觉到一阵头大,尼玛,人家都把屠刀悬在你的脖子上了,你还在这里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此时的白秦川并不觉得苏锐说错了,白忘川总是说苏锐是一介莽夫不足为惧,这不是傻逼,而是24k纯傻逼

    当然,如果现在正呆在白家大院郁闷发愁的白忘川并不知道哥哥对自己是这样的评价,否则的话,这个眼高手低的家伙一定会冲出来,当着苏锐的面和白秦川来演绎一场白家内乱。

    “你是说忘川”白秦川在震惊过后,还装出了一副犹豫的样子。

    “我可没说他,你别瞎想了?!彼杖裾獯慰即蚵砘⒀哿耍骸澳忝前准铱墒怯泻眉赴俸湃四?,我认为谁都有可能啊?!?br />
    “再说了``,你那个弟弟那么优秀,天是老大他是老二,还担心这个”苏锐撇了撇嘴:“恐怕他早就开始想方设法的对付我了”

    “忘川绝对不会?!卑浊卮ㄓ淘チ艘幌?,还是告诉了苏锐实情:“爷爷已经给他订好了明天去中东的机票,上午十点钟的飞机?!?br />
    “中东”

    苏锐愣了一下:“让白忘川去那里干什么”

    “家里在中东有生意需要他来打理,这一次他会去两年的时间,两年之内,绝对不会回国?!?br />
    白秦川这句话无疑就是在向苏锐表态了,他的意思很简单白忘川马上就离开首都了,而且是去的那么偏远的地方,你就不用向他挥动屠刀了。

    “你是怕我整他吗”苏锐似笑非笑的看着白秦川。

    “这并不是我的意思,而是爷爷的意思,爷爷认为忘川年少成名,心态浮躁,必须要出去沉淀两年?!?br />
    “于是你们就把这位金融界的投资天才扔到了中东”苏锐促狭的笑道:“那里可还正在打仗呢,你们可别让他把小命给丢了?!?br />
    “那里并没有外面传说的那么乱,我也认为他需要在外面好好的历练历练,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卑浊卮ㄖ沼诟芯醯狡毡涞们崴闪艘恍?,于是说道。

    “不过你说的倒还真是轻松?!彼杖衩蜃煨α诵Γ骸氨鹨晕铱床怀隼?,你们是在?;ぐ淄??!?br />
    “什么”

    白秦川听了苏锐的话,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他完全没有想到苏锐竟然能够猜出来他们的真实目的

    “你在惊讶我为什么会猜出来吗”

    苏锐看到白秦川的表情,就知道了一切的答案:“白忘川前两年在投资界是取得了一点点的成绩,拿家里的钱,投了三家成长型的企业,全部上市成功,听起来是很厉害,但是话说回来,这种所谓的成绩在你我的眼中,真的什么都不是,对不对”

    白秦川苦笑,苏锐这话算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事实上他也从来没把弟弟的成就放在眼中,甚至说在很多时候谈起他来还会略带鄙视。

    那点成绩也只能拿来哄一哄不懂行的外人罢了。白秦川甚至曾经自问过,如果让他拿着这些钱,把重心放在投资界上,恐怕所能取得的成绩至少是白忘川的五倍以上。

    “但是,你我都能看的清楚的事情,白忘川却看不清?!彼杖裣匀灰膊辉谝獍浊卮ɑ崽阶约旱南敕ǎ骸胺浅<虻サ牡览?,他沉浸其中,让那些所谓的成绩迷住了双眼,这才导致看不清自己,眼高手低,早晚摔死?!?br />
    这评价真的很低了,在别人眼中的投资界天才,竟被苏锐说的如此一文不值。

    “就当你说的是对的吧?!卑浊卮ǹ嘈α艘幌?,说道:“这两年之内,忘川不会出现在首都,希望中东那片土地可以把他的性格好好的沉淀一番?!?br />
    “如果他不主动找事的话,我是懒得管他的?!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暗?,我比较担心,他人在中东,心还在首都,那样的话,可就由不得我了?!?br />
    这句话让白秦川的身体轻轻一震,面露微凛之意:“他一定不会做出这种不知轻重的事情来?!?br />
    “希望如此吧,再有下次,可就不只是鼻青脸肿那么简单的事情了?!彼杖衩嗣亲?,笑眯眯的说道:“至少,也得缺胳膊少腿吧”

    这句话看似在开玩笑,但是却让白秦川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缺胳膊少腿苏锐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

    “而且”苏锐停顿了一下,又说道:“白忘川借助着家里的关系,在许多操作上都有违规之处,这简直是一查一个准,只是不想动他而已,天天还上蹿下跳?!?br />
    白秦川的眼中再度涌出了一线震惊,因为他知道,白忘川确实在很多事情上都有违规,甚至白秦川借助自己在国家发改委的优势,还帮他私下里动用关系搞定过几个批文,虽然初看起来这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当时的那几个批文可是在股市上连续造成了好几个涨停,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非法牟利了。

    可是那些事情只有白秦川兄弟二人才知道,苏锐又是怎么了解的呢

    看着他随口就把这些事情说出来的样子,白秦川的心里涌出了浓浓的骇然之色,究竟还有多少隐秘的东西是苏锐不知道的他到底是通过什么渠道才了解到那么多

    此时的白秦川不禁感觉到后背上已经有冷汗开始冒了出来

    如果他不来这一趟,那么也就不会知道苏锐竟然会了解到那么多的信息,可是,站在对方的立场,并没有任何的必要把他所知道的告诉自己

    如果他掌握自己的秘密,放在手中随时阴人,或许会取得更大的成果,为什么要告诉自己为什么

    白秦川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完全搞不懂苏锐的用意了

    当然,在他看来,后者此举,或许阴谋的成分会更多一些,毕竟两个人可从来都算不上朋友

    他想干什么

    “你在这愣着干什么还准备继续当我们的电灯泡吗”苏锐略带厌烦的看着白秦川,伸手直接把林傲雪搂进怀里。

    看着这样的绝世美女就这样被苏锐揽住,白秦川的脸色有点不太自然,毕竟男人都是有占有欲的,遇到美女总是希望对方是自己的,白秦川虽然并不迷恋林傲雪,但坦白来讲,并不缺少好感。

    在女人缘方面,他可真的要比苏锐差的远了。

    “你还想说什么吗”苏锐摇了摇头,看着白秦川欲言又止的模样:“真是不喜欢你们这些世家子弟虚与委蛇,有话难道不会直说吗”

    苏锐的话语太过直接,让白秦川略微有点尴尬。

    “确实是还有一件事情?!卑浊卮ò涯抗庾蛄职裂?,说道:“我们想和必康展开在新医药领域的合作?!?br />
    “合作”林傲雪似乎没想到白秦川会突然提出合作的请求,犹豫了一下,转脸看向苏锐。

    毕竟,林傲雪十分清楚,在这种敏感关头,任何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会影响到许多势力的“站队”,这个时候的林傲雪代表的可不是她自己,还有苏锐

    看到林傲雪明显是在征询苏锐的意见,白秦川的脸上又闪过了一丝淡淡的苦笑,能让林傲雪这种强势的冰山美人儿都俯首帖耳,不得不说苏锐在某些方面的吸引力确实太强大了。

    “我拒绝?!彼杖裎⑽⒁恍?。

    白秦川对苏锐的答案并不意外,但是他还是坚持的说道:“白家旗下的几家企业在新医药领域的科研能力也不错,如果与必康合作,那会是一个强强联合的双赢结果?!?br />
    “白秦川,你在跟我耍心眼?!彼杖衩辛嗣醒劬?。

    “只是共商发展大计而已?!卑浊卮ǖ哪抗馕⒛?。

    “我还是拒绝?!彼杖袢跃墒呛敛挥淘サ木芫?。

    “我更想听听必康集团总裁林傲雪小姐的意见?!卑浊卮ò涯抗夥旁诹肆职裂┑纳砩?,他知道,虽然林傲雪可以让苏锐帮忙做决定,但是她的父亲林福章却不一定会答应。

    可是,林傲雪却让白秦川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苏锐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br />
    白秦川看着林傲雪那坚定的面容,不禁叹了一口气。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媳妇儿,你太给力了?!?br />
    听到林傲雪这样说,苏锐捧着她的脸,往嘴唇上狠狠的印了一个吻。

    “有人?!?br />
    林傲雪的俏脸登时红了一分,把目光转开。

    “我强烈建议你们再考虑考虑我的提议?!卑浊卮ㄒЯ艘а?,说道。

    苏锐嘲讽的笑道:“白秦川,别以为你的小心思我会猜不到,这种时候想要站队,是不是”

    “是,就是为了站队?!?br />
    苏锐倒是没想到,白秦川竟然爽快的承认了,这一点很出乎他的预料。

    “白秦川,你错了,错的很离谱?!彼杖窳成系男θ莘浅@洌骸拔艺娓悴欢?,你一个白家未来的继承人,怎么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呢”

    “低级错误”看着苏锐的表情,白秦川忽然感觉到有点不太妙。

    “当然?!彼杖褚×艘⊥罚骸鞍浊卮?,你还真的以为这场改革是以我为中心的即便我是苏家的私生子,我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面子,你要抱紧我这所谓的大腿,并没有任何的作用?!?br />
    “你的意思是”白秦川已经感觉到非常不妙了

    苏锐淡淡的说了四个字,眼中带着精光:“国家层面?!?br />
    白秦川禁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他只听得苏锐继续说道:“为了国家利益,一切皆可牺牲?!?br />
    ps:第二更送上。国足在世预赛输给卡塔尔了,本来想要说赢球就三更的,现在灰常郁闷输球也要三更,化悲愤为力量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