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苏无限而言,说出这简单的一句话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欧阳家族可就不同了,他们要执行苏无限的话,可是千难万难

    这是他们家族的主宅,已经住了几十年,怎么可能说搬就搬怎么可能说拆就拆

    苏无限的这个条件实在是太过霸道太过苛刻这不是在打欧阳家族的脸,而是在动他们的根基

    “苏无限,你欺人太甚”欧阳震宇愤nu 的喊道

    “苏无限,你还真以为现在的首都和当年的首都还是一模一样吗你还能猖狂的起来吗”欧阳芳的声音更加尖锐

    “苏无限,如果我现在去把苏家的老宅给拆掉,你又是种什么样的心情”欧阳莲也喊道。

    只是,苏无限的一句话把她噎个半死:“苏家老宅你们想拆就去拆好了,关我屁事,我又不住那里?!?br />
    苏锐听了这句话,情不自禁的感慨了一句:“真够不要脸啊?!?br />
    谁特么的活的不耐烦了,敢去拆苏家的宅子

    扫视了一下群情激奋的欧阳家族,苏无限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们不让我痛快,我就不让你们痛快,对不起三个字很简单,我给过你们机会,你们却没有把握住,这又能怪的了谁呢”

    “意思我已经传达到位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br />
    苏无限把目光定在欧阳健的脸上,说道:“明天日落之前,我希望看到这里已经搬空,否则”

    他停顿了一下,并没有把“否则”后面的二字说出来。

    但是,即便他不说,这意思也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不搬走,那么就强行拆掉

    这才是级狂少该有的态度

    要知道 ,欧阳家族可是除了苏家之外综合实力可以排在第一的家族在苏无限的眼里,竟然也是说拆就拆

    整个场间寂静无声,欧阳家所有人的脸都变成了猪肝色他们都对着苏无限释fang 出强烈的仇恨光芒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走了?!?br />
    苏无限才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竟然就这么一转脸,离开了欧阳家的大院

    “卧槽,就这么走了”苏锐也没想到,苏无限竟然就这么简单的离开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也释然了,明天都要把人家的主宅给拆掉了,现在不离开可就太不识趣了。

    苏锐感觉苏无限就是故意 来闹腾一场,然后逼人家强行搬家,这大概才是他今天的主要目的

    “我们也走吧?!?br />
    苏炽烟说着,已经迈步追了上去。

    苏锐拉住了林傲雪的手,转脸对一脸阴霾的欧阳家众人摆了摆手:“同志们,再见啊,下次再来?!?br />
    没有人答话,因为他们都不想再多看苏锐一眼。

    还下次再来他究竟厚颜无耻到了什么地步,竟然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那么苏锐现在的身体已经有无数个透明窟窿了。

    这货和苏无限的德行一样,从来不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他笑眯眯的拉着林傲雪,竟然就在无数杀人一般的眼光中,大摇大摆的离开了欧阳家的大院

    目送几人离开,欧阳震宇已经是愤nu 到了极限:“爸,这苏无限实在是欺人太甚,我们家的宅子,他说搬就搬他哪来的权力房产证和土地证我们可都有,就算是走法律程序,我们也不会怕了他”

    “这是在挖欧阳家的根啊?!?br />
    欧阳健的目光之中透露出微微的凛然意味:“他怎么会知道 ,我们并没有这个房子的房产证”

    “什么”包括欧阳震宇在内,所有人都被惊的跳起来

    没有房产证和土地证也就意味着这片宅子是不属于欧阳健的

    “不会吧,那些证件不都是在您的书房里吗”欧阳震宇不解的问道。

    “不是一回事?!?br />
    欧阳健冷冷的说道:“那只是以前的小院面积,后来住宅的面积不断扩大,把周围的住户都搬离了?!?br />
    欧阳健说的好听,把周围住户“搬离”,那意思无疑就是将人全部赶走了

    在首都的这种地段,一个小小的四合院都能够卖出天价来,升值空间更是大的不可思议,欧阳家想要让周围的住户搬离,如果不付出极为优厚的条件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以欧阳健的性格,又绝对不会让这种情况出现,所以,当年周边的那些住户下场便显而易见了。

    当然,这已经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就连欧阳震宇都不知道

    欧阳健也并没有告诉 过任何人,他自以为做的非常隐蔽,多年以前的事情早就湮没在了时间的尘埃里面,但是苏无限又怎么可能明白

    欧阳健没有再多说什么,一步一步的走到大厅,当他看到满地的水晶灯碎片之时,老脸上的皱纹更深刻了几分,情不自禁的感慨了一句:“欧阳家,危矣”

    “就算没有房产证和土地证,我们就一定要搬我就不信,欧阳家连自己家的宅子都保不住”欧阳莲还在尖声叫道。

    “能不能保得住是一回事,他老人家愿不愿意保又是另外一回事?!笨醋爬弦酉г诘乒饣璋档拇筇?,欧阳震宇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次是苏无限亲自出手,恐怕不是以往那么简单的了?!?br />
    “以往以往怎么回事”欧阳莲每天都在关注着购物和打扮方面,很少把精力放在家族的管理上面,因此并不知道 欧阳震宇之前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咱们这片宅子在南锣鼓巷附近,占地太大,严重影响了旅游开发,和首都的城市规划从来都是格格不入,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说,我们欧阳家的大宅子就是最牛钉子户?!?br />
    最牛钉子户

    听到二哥用了这个比喻,欧阳莲很不满意 的尖声叫道:“我们怎么能和那些低贱的钉子户相提并论呢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啊二哥,你这比喻也太不恰当了”

    “低贱”欧阳震宇听到妹妹用了这个词,非常的不满意 ,身为某地级市市长的他可不会说出这样无知的话:“欧阳莲,你知不知道 ,如果你这些话被传出去,光是网民们的口水,都能把你给淹死”

    欧阳莲自知失言,也不再这个话题上继u ,而是说道:“钉子户又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 有多少人向上面反应咱们家族的情况,建设局也出了很多拆迁方案,但是没有一次被付诸行动,全都被老爷子强行压了下来,事实上,在咱们看来,他们无论再怎么上蹿下跳,都和阿猫阿狗没什么两样,但是这一次不同了?!?br />
    “因为这一次,提出来拆迁的是苏无限”欧阳莲的眼中也是充满了凝重。

    “首都的地价越来越贵,那些大世家几乎全部都搬到了郊外,苏家甚至更远,直接住在了山上,而咱们可不一样,南锣鼓巷附近,啧啧,这一块地用黄金形容都不行,那可是钻石地段啊?!?br />
    “苏无限选择在这个时候提出来,就是在狠狠的打欧阳家的脸,可是,以他的行事风格,既然说出去的话,断然没有不去实现的道理?!?br />
    “老爷子不会同意的,他可以向苏家施压?!迸费袅恍嫉乃档溃骸澳训浪绽咸勖抢弦拥拿孀右膊桓稹?br />
    “这一次说不好啊?!迸费粽鹩钐玖艘簧骸肮楦降?,这次都是兰妹惹的祸,如果老爷子之前能够跟苏无限说上一声抱歉,或许也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事情了,可是他老人家越老越固执唉?!?br />
    如果欧阳健听到二儿子这样说,肯定又要怒其不争了,在面对强敌压境的时候,不去想着该怎么面对,反而让他这个当爹的出去道歉,实在是岂有此理

    就在欧阳家族正处于一片惶惶之中的时候,欧阳家大院门口的那辆劳斯莱斯已经缓缓启动了。

    苏锐坐在后排,一脸不爽的说道:“我还以为你能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呢,原来就是让他们搬迁啊?!?br />
    苏无限带着淡笑,却不解释。今天晚上他和苏锐配合的很好,这一点让他颇为满意 。

    “拆迁可不是小事?!彼粘阊趟档溃骸八杖衲闶怯兴恢?,欧阳健年轻的时候是个佃户,在旧社会被地主压榨的很惨,对于土地和房子这些东西,有一种近乎偏执的占有欲,这些年来在全国各地不知道 买了多少块地,置办了多少房产,但是,他对家族主宅倾注的心血最多,如果能把这里给拆了,那么对他而言,绝对不吝于巨大的打击?!?br />
    苏锐看了苏无限一眼,撇了撇嘴:“你可真够阴险的?!?br />
    苏无限翘着二郎腿,双手放在大腿上,淡淡一笑:“对于他们而言,这还只是个开始?!?br />
    这句话虽然简单,但是却透露出极为庞大的信息量

    “都把别人的家族主宅给挖了,这还能只是个开始”苏锐啧啧说道:“唉,欧阳家族的人真可怜,本来以为已经到了,却没想到这才只是前戏呢”

    听了这话,车厢里几个人都有点忍俊不禁了。

    “能够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就发展到了如此地步,欧阳健确实有能力,但是如果按照正常程序来看,他们不可能走到这一步,有太多太多的违规行为了,想要动他们,其实理由非常充分?!彼粘阊探馐妥?,不知为何,绝大部分苏家的子弟,似乎都习惯站在国家的层面来考虑 问题。

    “我就是想问一句,如果明天欧阳家族就是不搬走的话,你还真能把人家院子给强拆了”苏锐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问道。

    “当然要拆?!彼瘴尴薜难壑惺蚮ang 出一抹精光来:“我没有开玩笑的习惯?!?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