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喷了一大口血,欧阳冰原眼前一黑,两眼一闭,直接昏倒在地

    尼玛,这哥们竟然被苏锐的寥寥几句话直接气晕过去了

    或许,对于欧阳冰原来说,这样晕过去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不晕,他还有何脸面在这里继续呆下去还不得被苏锐的嘲讽技能打击到死

    “卧槽,这样就晕了还是吐血晕倒”苏锐有点难以置信,继续补刀:“看来不光要检查一下前列腺,还要看看他的脑子有没有毛病?!?br />
    苏炽烟轻轻地捂着嘴,林傲雪则是别过头去,从开始到现在,她嘴唇上的弧度就一直存在着,那笑容从来没有消下去呢。

    这算是什么放两枪再加几句嘲讽,就把一个大世家的未来继承人打击的吐血晕倒,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冰原,冰原”

    欧阳健老爷子又吼了几声,晃了晃欧阳冰原的身体,然后连忙喊道:“快送医院,快送医院,立刻”

    他的话音一落,立刻有几名手下从周围冲出来,抱着欧阳冰原的身体,连忙抬走。

    “真的不用治,这不算什么,急怒攻心而已,死不了的?!彼杖袢跃尚γ忻械恼驹谠?,双手插在口袋中看着好戏,他对

    “死了你能负责吗”欧阳健极为失态的吼道他真的是要被苏锐给搞崩溃了

    对方看似只是随便说几句话,随便放几枪而已,但是每一次出手都能够造成巨大的影响

    就像他之前所说的那样,有很多时候,越是不要脸的招式,就越是简单有效

    欧阳健很担心,欧阳冰原的性格要略微偏执一些,千万不要被气出什么毛病来才好

    “那什么,去医院的时候,记得让他住精神科啊?!彼杖窕钩蹲派ぷ雍傲艘痪?,让那几个抬着欧阳冰原离开的保镖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今天晚上的苏锐真的把自己变成了传说中的大宝贱,贱锋所向,一切宵小尽皆跪伏

    事实上,以苏锐的性格,他是不会那么贱的,但是为了配合苏无限的某些行动,他也只有这样了,再说,让欧阳冰原住进医院,何乐而不为

    苏锐就是看他不顺眼,巴不得这货抓紧一切时间对自己进行报复,那么他苏锐就能够理直气壮的进行反击了

    至于那个时候会不会招致欧阳家的报复,根本不是苏锐能够考虑的问题了,两个势力本身就已经结下了梁子,自从欧阳星海被苏锐抢婚之后,双方就已经成了仇人,不死不休。

    还是那句话,债多不压身。

    苏无限真的非常后悔,他并不是后悔为什么要把苏锐带来,而是后悔自己本该小设一计,让苏锐自己闯到欧阳家,如果没有他苏无限在旁边,那么苏锐恐怕会做的比自己更好也更直接吧

    苏锐今天晚上的表现,也更加坚定了苏无限要把他拉进苏家阵营的决心

    这么一把锋利的尖刀一定要收入刀鞘,以便随时对敌人发出致命一击,如果放任其游离在家族之外,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想到这儿,苏无限的眼底已经泛起了一抹精光。

    他才不会管苏锐愿不愿意,为了达到某些目的,他的手段也是可以很直接很不要脸的。

    随着这些年的修身养性,苏无限已经从“江湖”逐渐隐退,而且处事的手段也更加光明正大,很少再用年轻时期的那些阴谋诡计,但是,这段时间不用阴谋,并不代表者苏无限忘记了阴谋,在这方面,他可是比苏锐更加的行家里手

    想到这儿,苏无限笑了:“老爷子,何必和这些年轻人较真呢他们之间经常打来闹去,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br />
    “无限,这次你们实在是有点欺人太甚了?!迸费艚】刂撇蛔⌒闹械呐骸澳愫退杖裾娌焕⑹乔仔值馨?,说出来的话都如出一辙”

    欧阳健此言的潜在意思就是你们怎么可以如此的不要脸把我孙子都弄的吐血住进医院,还在说开玩笑

    “这并不算什么?!彼瘴尴薅耘费艚〉闹室赏耆唤橐?,仍旧淡笑着说道:“老爷子你似乎忘记了,在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和欧阳震宇开玩笑的,虽然有过不少打闹,但是在震宇结婚的时候我还给他包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呢?!?br />
    年轻的时候大大的红包

    听了这话,一旁的老二欧阳震宇不禁打了个大大的寒颤

    尼玛,当时苏无限给他包的那个红包可真够大的,全是一毛的硬币,用特么的一辆渣土车送到了酒店门口

    你能想象在首都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门口,忽然出现了一辆堆满了硬币的渣土车的景象吗

    你能想象当时那些负责收礼金的人差点没数钱数的口吐白沫手脚抽筋吗

    你能想象三十年前的苏无限就这样昂首挺胸的站在礼金台旁边,让收礼人员必须现场清点完毕,否则就是对他苏无限不信任吗

    虽然是自己结婚,但特么的风头全部被苏无限抢去了这婚结的多特么的憋屈

    要不是顾忌他是苏耀国老爷子的儿子,恐怕欧阳震宇都想让人拿枪把他给就地毙了

    “真是好大的红包啊,成吨重呢?!迸费粽鹩羁嗌乃档?。他年轻的时候和苏无限有过几次针锋相对,但是无一例外的全部都是惨败,两个人压根就不是一个级数上的

    “我自认为我和你们老苏家是有友谊的,但是无限,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让我觉得,这样的友谊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迸费艚』夯核底?,他似乎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了,你苏家不仁,那就别怪我欧阳家不义

    “欧阳老爷子,话已至此,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br />
    苏无限道:“我女儿受辱,只是需要一个简简单单的对不起而已,但是这简单的三个字从老爷子你的嘴里说出来,却是千难万难?!?br />
    让欧阳健给苏无限一个后辈说对不起这尼玛是在开玩笑吗即便他愿承认这是自己女儿的过错,但也绝对不愿意说这声对不起

    他不可能向苏无限这么一个后辈低头

    “那么,老爷子,我想你是已经做出了你的选择,是不是”苏无限深深的看了欧阳健一眼。

    “不是我不道歉,我之前已经讲的很清楚明白了,这件事情的责任并不在我的女儿欧阳兰身上无限,你真的有点咄咄逼人了”

    “好?!?br />
    苏无限微微一笑:“老爷子,你愿意这样维护你的女儿,那么我想我也要做出一些举动,来维护我的女儿了?!?br />
    这句话的语气虽然很平很淡,但是落在欧阳健的耳中,却让他的心里陡然升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觉

    不过,苏无限接下来的举动,却让所有人都出乎预料。

    他并没有再和欧阳老爷子针锋相对,而是走了几步,对着这偌大的宅院环视了一圈,而后淡淡的说道:“在南锣鼓巷附近拥有这么一大片宅院,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部门对你们欧阳家不满了,首都的某些部门每年不知道要接受多少举报,都是关于你们这片宅子的?!?br />
    “他要干嘛”

    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苏无限,等着他抛出炸弹来

    既然老爷子已经放弃了道歉,那么就必须要承受苏无限的怒火

    “这片宅子是很大,可是,土地证和房产证都在我们的手里,你别想打这里的主意?!迸费粽鹩钏坪跻馐兜搅怂瘴尴藿鍪裁?,他跨前一步,说道。他即便不是苏无限的对手,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慢慢的出大招

    倘若欧阳家族今天被逼的颜面扫地,那么他日后在官场上也很难再进一步了

    真的很难想象,苏无限竟然会为了他的女儿彻底的得罪欧阳家族这对双方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此时的欧阳震宇,已经来不及去分析苏无限的心理活动了,他知道,面对苏家的强势进攻,欧阳家族必须寸土不让

    如果今天让了一分,那么明天就可能失去两分,对方只会变本加厉,绝无可能半路收手和首都的公子哥们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欧阳震宇可是太了解他们了

    苏锐基本上确定,他今天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于是后退了两步,笑眯眯的站在了林傲雪和苏炽烟的中间,等着看苏无限接下来的发挥。

    虽说他和苏无限之间颇有点相互嫌弃,但是苏锐也承认,在对方的身上有许多东西是值得自己学习的。不说别的,苏无限仅仅在亮相之时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够震住整个欧阳家族,这一点就是他还做不到的

    “土地证和房产证都在你们的手里”苏无限冷笑着看了一眼欧阳震宇:“你说这话就不觉得牙酸吗”

    “难道有什么问题如果你对这片宅子有觊觎之心,大可以去相关部门查看,没有必要在这里出言威胁?!迸费粽鹩詈敛幌嗳茫骸跋喙刂ぜ际潜赴腹?,你想要打宅子的主意,我们不妨走法律程序?!?br />
    “既然你这么自信,那么你不妨问问你父亲,这房产证和土地证究竟是怎么回事吧?!彼瘴尴蕹胺淼乃档?。

    这句话让欧阳震宇的心脏一下子提了起来,既然对方能够这样说,但肯定不是空穴来风

    他狐疑的看了老父亲一眼,却发现对方沉默无言,目光凝重,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苏无限伸出两根手指:“那么,现在就请你们做个选择题吧?!?br />
    苏锐闻言,眯起眼睛,好戏来了。

    苏无限淡淡说道:“从明天起,这片宅子将不再属于欧阳家族,对于你们而言,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搬,要么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