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枪

    听到苏锐的解释,看着他手中的弹匣,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刚才几乎把他们所有人都震翻在地然后吓个半死的枪声,特么的竟然是空枪

    众人看的都很清楚,那弹匣里,明明白白的就是一发子弹也没有

    可是,如果是空枪的话,为什么会那么响为什么欧阳冰原为什么会应声倒地为什么会闭眼闭了好久才醒来为什么现在又会这般虚弱

    苏无限像是最先想到了原因,但是也不太确定,摇头无奈的一笑,对苏锐竖了竖大拇指。

    这算是苏无限当面给予苏锐的最高赞誉了。

    能够把事情办到这种地步,他自问自己也做不到呢。

    “真的是空枪?!?br />
    苏锐微微一笑:“至于你们的欧阳大少爷为什么会应声而倒,我也不知道是他的演技太逼真,还是胆子太小了?!?br />
    尼玛,真是空枪

    这剧情反转的,让所有人都一惊一乍

    欧阳冰原死过去又活过来,这个过程之中没有惊喜,只有惊悚

    “到底是怎么回事”苏炽烟和林傲雪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不过,二女都是聪明人,当她们把目光重新放在欧阳冰原的身上时,顿时明白了一切。

    苏炽烟走到苏锐的身后,伸手掐了他的腰间一下,低声问道:“喂,空枪也能打的那么响吗”

    “空枪当然打不了那么响,之所以那么响,因为根本不是空枪?!?br />
    苏锐对苏炽烟眨了眨眼睛,手放到身后,张开手掌,一枚金黄色的弹壳正躺在他的手心。

    “麻痹的,差点没给烫死?!彼杖癫凰乃档?,然后随手把弹壳丢在了身后。

    林傲雪也看到了这个场面,嘴角微微抿着苏锐这样的行为,算是在娱乐大众吗

    他的枪里并不是没有子弹,而是装填了一发,那一枪虽然对准了欧阳冰原的眉心,但是在开枪的时候,苏锐已经把枪口微微偏移了几公分,弹头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在这种环境之下,所偏移的几公分,是没有人能够看的出来的。

    在场的绝大多数人也并不明白空枪到底会造成怎样的效果,因此看到欧阳冰原被空枪震成了惊弓之鸟,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

    堂堂欧阳家未来继承人被空枪吓成了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有些说不过去了

    周围人都是关心则乱,听到枪响,看到欧阳冰原立即倒在地上,便认为是苏锐打死了他,而事实上欧阳冰原浑身上下连个伤口都没有

    要真是一枪爆头,头部怎么还可能完好无损欧阳健算计一生,也没能注意到这个非常明显的细节

    原来,在苏锐刚才开枪的那一刻,欧阳冰原竟然因为恐惧而昏倒了

    面对死亡的恐惧,足以击垮任何人,即便他平日里看起来冷酷,看起来严厉,但是人之将死,一切性格的弱点都会被暴露出来

    在从被枪口指着到苏锐开枪,中间仅仅是间隔了一秒钟而已,但在这一秒钟里,欧阳冰原的心中涌现出巨大的恐慌

    他知道,苏锐是个疯子,他真的有可能开枪

    一秒钟的时间非常非常短暂,短暂到欧阳冰原虽然看到苏锐压下扳机、想要躲开却根本来不及

    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沙漠之鹰的扳机被压到了底部,然后枪声在自己的耳边轰然炸响

    欧阳冰原对枪械不了解,也完全不知道实弹和空枪之间在发声上有着什么区别,更何况,苏锐所打的,根本就是实弹

    不过,就算欧阳冰原原本能够听出来,但此时也是无心分辨了

    在他看来,自己马上就死了

    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刹那,他心中所积累的恐惧被放大到了极限,瞬间将他的意识给冲垮了,这也是导致他短暂昏厥过去的主要原因

    不是传说西方曾经有这么一个实验么,把死刑犯的眼睛挡住,告诉他要对他执行死刑,死法是割腕,但是事实上执行者并没有割破死刑犯的手腕,而是装模作样的在他的手腕上划了一刀,然后用温水滴在他的伤口处,同时不断做出水滴滴落地面的声音。

    就这样,死刑犯认为自己的鲜血正在通过伤口一滴一滴的流失,巨大的恐惧笼罩着他的内心,没过多久,竟然被吓得直接脑死亡了。

    这也是欧阳冰原醒来之后感觉到自己头疼欲裂的主要原因,当然,这种症状主要是心理层面上的原因更多一些。

    苏锐同样也没想到自己一发偏离了目标的子弹竟然会造成这种绝佳的效果,如果他早知道会这样,绝对会把人猿泰山的那一挺m134单兵火神炮给拿过来,尼玛,十二个枪口轮番上阵,还不把欧阳冰原给活活吓死

    “被空枪吓成这个鸟样,欧阳冰原,你可还真是够有出息的啊?!彼杖裥γ忻械乃档?,满脸的嘲讽。

    在没有人揭穿他所打的并不是空枪之前,苏锐自然不会主动说出真相,在他看来,能够给欧阳冰原的身上多施加一份屈辱,总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欧阳冰原真的以为自己快死了,可是,现在的他无比的希望自己从来没有醒来

    自己被“空枪”吓的晕过去,这要是传出去,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呆在首都

    “苏锐,我跟你不死不休”欧阳冰原一脸怨毒,咬牙切齿的说道

    毫无疑问,今天苏锐让他出了大糗,不报此仇,还怎么能被称为男人

    “你就是这么和我不死不休的吗”

    苏锐完全不把欧阳冰原的怨毒语言放在心上,仍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伸出一只手,指着欧阳冰原的裤裆说道:“那什么,你觉得你一个都被空枪吓尿裤子的人,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种话”

    什么吓尿了裤子

    听到苏锐这样说,所有人都往欧阳冰原的两条腿中间位置看过去

    在那里,果然有一大片湿漉漉的痕迹

    欧阳冰原从短暂昏迷中醒过来,本身还没有注意到自己裤裆处的异变,此时低头一看,差点没被气死过去

    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刹那,他心中的所有恐惧都爆发出来,脑子都没有意识了,哪里还知道自己的某个地方已经不受控制的失禁了呢

    “凹槽,真的就这样给吓尿了”一个保镖情不自禁的说道,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其实,在巨大的恐惧面前失禁,这并不算是什么不正常的事情,但是对于欧阳冰原而言,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比当众尿了裤子更尴尬更抬不起头来

    “尿裤子乃是人之常情,冰原少爷就不必太过在意了,不过人家都是三岁时候就不尿裤子了,你这都快到三十岁了,还控制不住尿道括约肌,也算是奇葩之中的奇葩了?!?br />
    苏锐这几句话真的是贱之又贱,第一句看起来是在安慰,接下来则是使劲把对方往死里损,让欧阳冰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怒火给焚化了

    当众被空枪吓得尿了裤子,如果这件事情真的传出去,那么对欧阳冰原的打击不可谓不巨大,欧阳健老爷子可不想看到自己悉心培养的接班人从此被苏锐打击的失去了进取心,和大孙子欧阳星海一样的萎靡不振

    苏锐这一招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对着欧阳冰原的眉心放个枪而已,但是在欧阳健看来,这已经是诛心之举了

    足够可以把人置于死地的招数,却被他信手拈来这样的年轻人实在是太过可怕欧阳健算计了大半辈子,也不认为自己在这种关头这种技巧的算计上能够比得过苏锐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阴险狡诈的集大成者

    “苏锐,你不要欺人太甚了真的当我欧阳家族无人吗”欧阳健可是越想越气,越气就越激动:“如果你真的愿意撕破脸,那么我欧阳健也陪你撕破脸,玩到底”

    两个最出色的孙子接二连三的在苏锐的手中受辱,也让欧阳健不得不说出这种不顾身份的话来了

    当然,让这个奸狡如狐的老家伙变得愤怒,绝对是苏锐非常愿意看到的事情。

    “老爷子,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只是和欧阳冰原开个玩笑而已?!彼杖褚×艘⊥?,一脸惋惜的又把事实重复了一遍,道:“只是我没想到他怎么那么开不起玩笑,只不过是个空枪而已,居然被吓得尿了裤子,唉?!?br />
    尼玛,这还是在开玩笑吗都把人吓成了那个惨样了

    那是空枪还是填装了子弹,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欧阳冰原浑身上下真的是一点伤口都没有,别说流血了,衣服都没撕破一点儿

    也就是说,在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情况下,欧阳冰原不仅被吓得昏过去了,还尿了裤子

    “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冰原少爷是不是前列腺不太好,有些控制不住肌肉的收缩,才做出这种事情来?!?br />
    苏锐很是感慨的说道:“年轻人嘛,就要好好的保重身体,不要和那些女人胡搞八搞的,毕竟女人是身外之物,前列腺可是自己的?!?br />
    这一句句看似嘲讽的话语,都是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一般,往欧阳冰原的胸口不断的插着,直至鲜血淋漓

    苏锐在不断的提醒欧阳冰原你可千万不能忘记你今天被吓尿的事情哦,这是你的耻辱,你要牢牢记住哦。

    欧阳冰原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今天绝对是他有生以来最丢脸的一天,没有之一

    “欧阳老爷子,你们也不要怪我,事实上对着自己开空枪真的不算什么,如果你当真要怪的话,就怪你家里的这些公子哥儿心理承受能力太差,或者说他们的前列腺不太好吧?!彼杖褚涣车S堑乃档溃骸坝胁?,就得早治啊”

    欧阳冰原听着听着,苍白的面色逐渐变得潮红,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胸部越来越气闷,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一股血腥的气息往上涌着。

    终于,他再也憋不住,一张口,哇的一声,一大口鲜血便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