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健当然相信,苏锐完全有胆子也有能力做出这种事情来。

    尼玛,这货在自家大院里面连枪都使出来了,调来几个推土机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苏炽烟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切,欧阳健素以老狐狸著称,总是喜欢阴险狡猾的算计别人,她自然非常想看到欧阳健在苏锐手中吃瘪的模样

    “我想,我们都是理性的人,断然不会做出某些不太上档次的事情?!迸费艚≡谒档健安惶系荡巍奔父鲎值氖焙?,微微加重了语气。

    这语气之中带着嘲讽,也带着蔑视。

    苏锐大大咧咧的一笑:“那些在你眼中不太上档次的手段,在我的手里却往往是行之有效的。通俗点来说,你这种行为有个四个字的称呼,叫自命清高?!?br />
    听了这话,欧阳健的脸色微微一变。

    如果苏锐真的愿意不要底线的对付欧阳家族,那还真的不是欧阳健愿意看到的事情。

    他虽然不是自命清高的人物,但是表面上的工作都还是要做的。而苏锐的行事方式和所作所为,无疑准确的打到了他的痛点

    苏无限看了苏锐一眼,示意他先别说话,眉毛抬了抬:“欧阳老爷子,我只是为我的女儿来讨一声对不起,很简单的三个字,说出来有那么难吗”

    这确实是很简单的三个字,但是对于欧阳健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若是要从他的口中说出来,真的是会让他颜面扫地。

    “无限,我都已经说过了,欧阳兰是受人蒙蔽,否则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迸费艚』故窍朐俣嗉岢忠幌?,“你的女儿受到了侮辱,我同样不想看到我的女儿受到冤枉,况且,她已经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在我看来,这就已经足够了?!?br />
    足够吗

    在欧阳健的眼中,苏无限还只不过是个后辈而已,被一个后辈这样逼上门来质问,让他非常没有面子。

    “你认为足够了,我却认为还差得远呢?!彼瘴尴蘖成系男θ萃嘎冻鲆凰坷涞囊馕独矗骸芭费衾弦?,如果按照辈分来讲,我要叫您一声叔叔,可是,你这个当叔叔的,总得拿出点当叔叔的样子吧”

    苏无限口口声声说欧阳健是叔叔辈,可是他的话语里,一点也没有把对方当叔叔尊敬的意思

    “无限,你可有点无礼了?!迸费艚±渥帕?,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一分。

    “我的礼貌,是建立在值得尊敬的人身上?!彼瘴尴薷菏侄?,毫不相让:“老爷子,如果你再这样表现,我可认为你越发的不值得尊敬了?!?br />
    欧阳健脸上松弛的皮肤微微的颤了颤,苏无限的咄咄逼人让他极为不爽,但是,为了保住家族中的势力不受损伤,以及后续更大的布置,他不可能接受苏无限接下来将要开出的条件。

    “我值不值得尊敬,并不是由你说了算,就算你家老爷子身在此处,我也同样不可能答应你的无理要求?!迸费艚≌敕嫦喽?。

    “我家老爷子”苏无限摇了摇头:“他听到孙女的工作室被砸,差点没让警卫连来你家绑人,你们就庆幸我家老爷子不在此处吧,否则到时候可不是那么容易收场的了”

    苏无限透露出一个很关键的信息那就是苏老太爷对这件事情非常不满意

    欧阳健闻言,神色变幻,脸上已经是阴云密布。

    说完这句话,苏无限并没有再多看欧阳健脸上的表情,他转过脸,望向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地带建立的大宅院:“这五年来,欧阳家族已经可以稳压当年的五大世家一头,可是你们难道就真的以为,有了现在的地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为所欲为

    苏无限此话并不是简单的威胁,而是透露出来一种态度

    这态度之中可是大有深意,毕竟“为所欲为”这四个字是可以包含很多层意思的

    难道说,这是苏家老爷子的意思他苏无限是在替苏老爷子传达这种信息

    “苏无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欧阳家族怎么就为所欲为了难道你还真的以为你是苏家的儿子,就是整个首都的老大了我欧阳家需要怎么做,根本不需要你来操心”

    欧阳冰原终于是听不下去了,他本来就是个极为傲气的人,认为天上地下只有他最牛逼,结果今天却被苏无限和苏锐死死压制住,这种感觉让他极为的不爽。

    这种不爽的感觉逐渐的累加,让他完全失态,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当然,在爆发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想起苏锐之前对他说过的话

    “欧阳冰原?!?br />
    就在未来欧阳家的家主说完这句话的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道慢悠悠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整个场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因为,此时说话的是苏锐

    在他开口的一刹那,在场的许多人都把心紧紧的提了起来这几乎是本能的反应

    这个暴力男今天晚上接二连三的开枪,已经彻底的震撼了他们的神经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苏锐在今晚的一番“胡搅蛮缠”甚至拥有比苏无限更强的威慑力与杀伤力

    欧阳冰原在发怒之后,听到苏锐这样叫自己,忽然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麻痹的,这个疯子

    “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说话,为什么还不悔改”

    苏锐慢悠悠的从腰间抽出那把霸道威武的沙漠之鹰,然后晃着肩膀走到欧阳冰原的面前。

    尼玛,他居然又拔枪

    看到苏锐的动作,欧阳家的保镖们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他们并不知道苏锐的真正身份,但是此时今天能够和苏无限一起过来,而且老爷子还称呼他为苏家的少爷,自然不可能是泛泛之辈,尽管部分保镖的手里有枪,但是他们又怎么敢对苏锐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开枪呢毕竟那可是苏家的人啊

    不仅欧阳家的保镖要哭了,就连欧阳冰原也忽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他从来就不曾认为自己比苏锐差,甚至还把他当成了毕生的仇人,一定要让他形神俱灭才痛快,但是为什么每次照面,都会以自己的彻底处于下风而告终

    他不甘心

    “欧阳冰原同学,请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不悔改呢”

    苏锐今天晚上就是在充当一个贱贱的角色,如果苏无限是在对欧阳家族进行正面强攻或者强压的话,那么苏锐就是剑走偏锋,专门去撩拨那些能够让欧阳家族感觉到难受的穴道

    此时此刻,他的这种质问,就像是老师在对小孩子训话一样,让同龄人的欧阳冰原非常的难以接受

    草泥马欧阳冰原在心中愤愤骂道他恨不得能有一杆大狙击枪,直接爆了苏锐的头

    “苏锐,你以为你有枪你就了不起了吗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拔枪,也不嫌自己掉价”欧阳冰原尽管心中愤怒且惊惧,甚至有着不少的忐忑情绪,但是脸上却还是一片冰冷,看起来非常镇定。

    这些豪门出身的公子哥儿,在演技方面,哪怕不用培训,也个个都是中央戏剧学院的高材生。

    苏锐今天晚上的贱之程度简直超出想象,他听了欧阳冰原的话语,冷冷一笑,笑容之中满是嘲讽之意,说道:“我就不嫌弃自己掉价,用你们的话来说,我本来就是个贱人,为什么非得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超市里二十八块钱一斤的螃蟹,为什么非要爬到隔壁八十二块钱一斤的柜子里”

    这句话似乎是意有所指,苏无限听了之后,眉头微不可查的轻轻一皱。

    二十八块钱的螃蟹,为什么非要爬到八十二块钱的柜子里这是因为螃蟹很上进吗

    在苏无限看来,这句话表面上听起来是苏锐在讽刺欧阳冰原,但是实际上好像是在对他说一般。

    苏无限,你就不用苦心积虑的让我回归苏家,或者用尽各种手段把我和苏家绑在一起,压根是没用的,不管是二十八块钱一斤,还是八十二块钱一斤,终究是螃蟹,终究是要被人买走卖身,终究是要落得个被吃掉的下场。

    “难道说,这就是你的本意吗”苏无限看着苏锐那略带吊儿郎当流︶氓气质的背影,微微叹了叹气。

    事实上,他并不担心苏锐会争夺继承权,苏无限的格局并不像家族中的某些人那样小,在他看来,无论苏家最终交到了谁的手上,自己、苏意、苏战煌等等,哪怕是苏锐,终究都是姓苏的,这一点不可能改变。

    苏无限看人一贯很准,苏意虽然稳重很多,计谋也不错,但是在“开疆拓土”方面,还是缺少了一点锋锐之意,而这一点,苏锐就做的极好。

    虽然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但都是父亲的孩子,没有任何的必要来搞出一些兄弟阋墙的事情来,为什么不能替家族考虑,把这个堪称华夏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私生子纳入家族呢

    苏无限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他并不认为有人可以阻拦的住他,苏锐也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