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场间已经是一片寂静,因此欧阳健老爷子的说话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所有人都能够听得清。

    苏家两位少爷

    苏无限冷冷一笑,刚欲出声,却听到苏锐说道:“欧阳老爷子此言差矣,这里只有苏无限一位苏家少爷而已,请切勿听信流言蜚语,我只是个跟班的?!?br />
    不过,苏锐无论怎么争辩都是没用的,过了今晚,他和苏无限同时亮相欧阳家族的事情就会逐渐传开。

    到了那个时候,某些传言也就要坐实了

    欧阳健从大厅里面走出来,很慢,很稳。

    欧阳兰仍旧跪在大厅中央,眼神之中透着憎恨。几乎是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以内,她的人生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巅峰坠落谷底,甚至于永远不能翻身。

    看着爷爷真的不顾辈分从大厅之中走出来,欧阳冰原的眼中已经满是震惊

    他万万没想到,苏锐的几发子弹竟然真的把爷爷给逼出来了

    “苏锐,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欧阳冰原怒吼道

    把欧阳家族大宅的主厅打成了一片狼藉,这种行为简直和啪啪打脸没什么两样

    苏锐瞥了他一眼,并没有理睬他。

    身为家族的未来继承人,欧阳冰原觉得自己必须要站出来,代表家里的亲戚说些什么

    “苏锐,我警告你”

    砰

    欧阳冰原还未说完,一声枪响就已经响彻场间

    这枪响的实在是太过突然,众人都被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一缩脖子一跳脚,就连欧阳健老爷子也是被枪声震的一个踉跄,一把老骨头都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只见苏锐收起枪,慢慢悠悠的说道:“欧阳冰原,貌似我之前也警告过你,不要再对我多说一句话,你照办了吗”

    这看似漫不经心的话语之中,却充满了一股霸道到了极点的味道

    欧阳冰原当然没有记住苏锐的话,甚至此时的他已经没有注意到苏锐现在正在说些什么

    没有人看清苏锐是如何把枪拔出来,如何按下扳机的

    刚刚的那一发子弹精准无比的打在了欧阳冰原的皮鞋边缘,然后钻入了地面

    他感受到了脚部震动,低头一看,皮鞋的边缘已经被打开了一个大大的豁口

    如果,如果苏锐开枪的时候枪口稍稍上抬半厘米,那么被子弹打烂的就不是欧阳冰原的皮鞋边缘了,而是他的脚

    如果那样的话,他的右脚铁定废了

    谁也没想到苏锐竟然是说掏枪就掏枪,这张扬跋扈的程度比起年轻时候的苏无限,可是绝对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死死的强势压制压到无法动弹

    欧阳冰原可以确定,这是他人生中最接近子弹的一次他的脚趾甚至已经通过破烂的皮鞋感受到了子弹掠过所造成的那种灼热感

    欧阳冰原的脸色由白转红,由红变黑,阴晴不定

    这个混蛋,竟然敢真的对自己开枪

    “苏锐,你当着我的面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欧阳健强行稳住了被震的有点激荡的气血,语带斥责的说道。

    毕竟也是叱咤风云大半辈子,虽然人够狡猾,首都对他的评价并不算很高,但是人越老就越要面子。苏锐这样接二连三的开枪,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了

    “欧阳老爷子,您今天可还真的别怪我,我都说过了,我就是一打酱油的,别人说啥我干啥,至于我和欧阳冰原之间的那点误会,早就烟消云散了,他不出言挑衅我,我又怎么可能会把枪和他开个玩笑”

    苏锐彻底体现出他的话唠潜质,差点没把欧阳冰原气个半死。

    尼玛,那一枪差点废掉了自己的右脚,那也叫开玩笑

    “无限,今天晚上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欧阳健转而问向欧阳健。

    他知道和苏锐继续说下去根本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哪怕说上一整天,他也不可能吐出一句实话,反而能把自己气个半死。

    “欧阳老爷子,这种时候再继续装傻,还有什么意思呢”苏无限淡淡笑着,笑容之中带着一丝冷意。

    “装傻我在你面前,并没有任何必要来装傻充愣?!迸费艚∫部祭湫?,摇了摇头:“你先说吧,看看我们所认为的事情究竟是不是一回事?!?br />
    “有老爷子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么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好了?!?br />
    苏无限的面容已经冷了下来:“我女儿苏炽烟的工作室被砸,资产受到了损失,声誉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而据说这一切和欧阳老爷子你的女儿欧阳兰有关,因此,我这个当父亲的特地来讨个说法?!?br />
    “这件事啊,我也了解一些,传的沸沸扬扬,说欧阳兰阻挠警方办案,联系网管中心删除信息等等,我也并不否认我女儿欧阳兰确实做过这些事情,但是她全部都是受到了蒙蔽,并不知道这次受到损失的是炽烟?!?br />
    面对苏无限的咄咄逼人,欧阳健不得不这样解释,但是他解释的越多,就感觉自己越耻辱。

    他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却被逼着向这么一个后辈来解释,心里能不认为这是耻辱吗

    苏无限冷冷说道:“作为一个父亲,我必须为我的女儿讨回公道,所有伤害她的人,必须付出代价,做了就是做了,和是否受到蒙蔽并没有太多的关系,在这个大原则面前,任何的解释都没有用?!?br />
    任何解释都没有用这无疑是在直接拒绝欧阳健了

    “无限,我认为你不是不讲理的人,我已经说过了,我女儿欧阳兰受了蒙蔽才参与此事,她已经在那里跪了两个小时,从此名声尽毁,这足以算作惩罚了,难道你认为这样还不行吗”欧阳健显然是准备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了,他和苏无限相识多年,还在认为对方绝对不会在这件“小事情”上面和他过不去。

    听了欧阳健的话,苏无限的脸上掠过嘲讽的意味来:“欧阳老爷子,你说的没错,我平时确实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但是在这件事情上面,我不可能有丝毫的让步因为,受到侮辱的是我的女儿,不管是直接参与者,还是帮凶,我都要让他们付出终身难忘的代价?!?br />
    帮凶

    这个词无疑就是在形容欧阳兰了

    “可欧阳兰也是我的女儿?!迸费艚〉牧成弦踉泼懿?,阴沉着看向苏无限:“无限,你真的不准备给我这个面子吗”

    “给面子”苏无限淡淡说道:“给了你们面子,我就没有了里子。欧阳老爷子,别说是你的女儿,哪怕是美国总统的女儿敢侮辱炽烟,我也一样不会放过她?!?br />
    绝对坚决的态度,毫不退让的做派

    听自己的父亲这样说,苏炽烟感觉到心里暖暖的。他对自己的关心从来不会表达在脸上,而是一直都藏在心里。

    看着苏无限的坚定样子,欧阳健忽然想起了他在年轻时候的所作所为,一时间表情更加凝重。

    那一次倒不是美国总统的女儿得罪了他,而是英国王室的一名亲戚看上了苏天清,不分轻重的想要和她在酒店房间里“约会”,说话轻佻,动手动脚,结果年轻气盛的苏无限得知了消息,带着一众手下跑到了英国代表团下榻的酒店,当场将那名不知天高地厚的皇室成员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那一次是她的妹妹,而这一次是她的女儿

    “无限,你这是准备彻底撕破脸了吗”欧阳健沉下脸来问道。

    事实上,他并没有准备和苏无限正面硬抗,之所以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一会儿在讲条件的时候可以强硬一些,不至于损失太多的东西。

    苏无限刚想说话,就听到一道满是嘲讽的声音响起:“我去,老爷子你也太迟钝了吧,到现在才看出苏无限想要跟你撕破脸”

    欧阳健脸上的肌肉颤了颤,这个世界上敢当面说他“迟钝”的,恐怕除了苏锐之外,还真的找不出第二个

    尼玛,说起话来能不能这么直接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奇葩怎么就能从来都不按规则出牌

    不过,听到苏锐的话之后,苏无限的脸上竟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往后面微微的退了一小步,把主战场留给了苏锐。

    既然他愿意开口,那么一切就都好办多了

    欧阳健冷冷的看了苏锐一眼:“你可以代表苏无限的意思吗”

    “当然不可以,他是他,我是我,两码事?!彼杖窭湫ψ潘档溃骸八硭占?,我只代表我自己?!?br />
    “你也想来分一杯羹”欧阳健盯着苏锐的眼睛,笑容之中带着嘲讽。

    苏锐知道对方素有老狐狸之称,因此并没有掉以轻心:“苏炽烟是我的好朋友,为朋友出一次头,这有什么不对吗”

    欧阳健仍旧盯着他,看似教诲的语气之中却还带着不少威胁的味道:“年轻人来帮别人的忙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千万不要忙没帮成,最后却把自己也给赔了进去”

    和欧阳健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他绝对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只要得罪了他,哪怕只是一点点而已,他都会用各种手段报复回来,绝对不可能忍气吞声,因此,这也是导致他人缘差的原因之一,毕竟谁也不喜欢总是和一个拥有毒蛇加狐狸属性的人交往。

    而他的这句话,无疑就是对苏锐的警告了

    其中蕴含的意思非常简单,如果苏锐继续执拗下去,那么他欧阳健就将不顾一切对苏锐进行攻击

    他是想通过语言让苏锐收敛一点,可是后者根本不领他的情:“欧阳健,我可不是被吓大的,别说你要这样对付我,我今天敢用枪打烂你的古董,明天就能调推土机来推掉你的大院,你信不信”

    欧阳健的嘴唇动了动,却忽然发现自己很词穷,面对苏锐这种无赖一般的攻击方式,他居然找不到任何方法来还击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不,这哪里是秀才遇到兵,简直是秀才遇到了流︶氓

    苏炽烟抿嘴轻笑了一下,然后在林傲雪的耳边轻轻说道:“我倒是很想看看,苏锐今天晚上能无赖到什么程度?!?br />
    ps:第三更送上,困的不行了,睡觉去,大家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