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欧阳家族的众人而言,这个巴掌可是无异于异变陡生了

    尤其是欧阳莲,她精心做的发型被扯个乱七糟不说,脸上挨的那一下让她眼冒金星,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这一巴掌可真是够狠的,凝聚了欧阳兰浑身的力气,欧阳莲的脸颊迅速肿起,通红的五指手印清晰的显现了出来

    欧阳莲惨叫一声,想要挣扎,却没想到欧阳兰根本就不放手,拽着她的头发揪过来,又是连续的几巴掌

    欧阳兰受了那么大的屈辱,回到家里还没进门,就听到自己的妹妹在这样议论自己,一时间心中的愤怒全部爆发出来,完完全全的控制不住了

    “我让你说我坏话,我让你说我坏话”

    啪啪啪

    “你这个心肠恶毒的女人,我就知道你从来都没安好心,我扇死你,我扇死你”

    又是啪啪啪

    连续的将近十个巴掌扇下来,已经把欧阳莲扇的嘴角流血,单边脸颊也青紫淤血了

    欧阳家族里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场事件的主角欧阳兰竟然会选择这种彪悍之极的亮相方式

    所有人都想到她可能会惭愧,会内疚,会没脸见人,但是谁又能想到,欧阳兰看起来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一上来就给自己的妹妹来了一顿狂抽

    尼玛,这女人还能更母老虎一点吗

    众人在发怔的同时,竟然全都忘记了去拉开她们

    欧阳健一脸黑线,气的浑身发抖,他重重的一拍太师椅的扶手,吼道:“够了胡闹些什么”

    简直是一场闹剧

    欧阳震宇和周围人连忙上前,把厮打在一起的两个女人拉开。.xshuo

    可是,拉开的时候,欧阳兰还硬生生的拽下了欧阳莲的一撮头发

    后者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捂着头,满脸的疼痛与怨毒。

    亲生姐妹闹成这个样子,也真是够极品的了。

    欧阳兰被扯着胳膊,还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样:“欧阳莲,你给我等着,我要是不把你这这张脸给划烂,我就不是欧阳兰”

    “岂有此理,真是混账东西”

    欧阳健见此,气的胡子乱颤,站起身来,走到欧阳兰的跟前,怒道:“你给我清醒一点”

    “关你屁事,你个老不死的东西”欧阳兰正处在气头上呢,母老虎的性格一爆发,那真是谁也拦不住,血冲脑门,六亲不认,张嘴就要骂欧阳健。

    不过,话一出口,她才意识到冲动之下发生了什么,连忙改口:“爸,我”

    啪

    她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已经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敢骂欧阳老爷子为老不死的东西,这天底下还有谁能办到这样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爸”欧阳兰被彻底扇醒了,也不敢有任何的反驳,仍旧喊了一声。

    “我不是你爸,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混账,混账”

    欧阳健真是要被气个半死,本来他还打算如果欧阳兰的认错态度端正的话,他也可以选择把这些事情扛下来,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虽然有辱门风名声难听,但也不至于看着她受苦受罪,发发脾气做做样子也就过去了。

    谁成想到这个女儿竟如此的不给面子,从一开始亮相的时候就厮打自己的妹妹,自己去制止,反而被骂了一声“老不死的东西”,这要修养没修养,要教养没教养,别说斯文扫地了,和那些

    本章未完,请翻页市井泼妇又有什么两样

    自己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女儿来

    欧阳健此时此刻觉得自己一辈子的修养全都没有了

    “给我跪下”欧阳健吼道

    此时欧阳兰的怒气已经完全没有了,心里只有恐惧,她听了这话,两腿一软,竟是直接就跪倒在地

    欧阳健冷哼一声,走回太师椅上坐下。

    “这次的事情,我需要你给家里人一个解释如果解释不到位的话,我就把你永久逐出家门”

    听了这话,欧阳兰的身体开始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这种害群之马,逐出去最好,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捂着脸的欧阳莲还在愤愤骂道,她现在恨不得把自己的这个姐姐给生吞活剥了。

    “你也给我闭嘴”欧阳健怒到不行,苏家都还没找上门来呢,自己的家族倒是先内讧了起来

    连最基本的团结都没有了,这样的家族还能维持多久呢

    看着大厅之中沉默的众人,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儿,欧阳健不禁感觉到浑身一阵无力

    味极雅居是一家专门做高档菜式和创意菜式的小型餐厅,位于首都中心商业区的某个高档商务楼顶层,菜式价格很高,因此每天晚上并不会像其他饭店那样出现门庭若市的情况,但是有钱的客人也不少,厨师的水准倒是非常不错,这里甚至有着最专业的研发团队和创意厨师,每周都会开发出新品菜式。

    很显然,这里的老板不缺钱。

    不过这间小型餐厅在首都的所谓上流社会名气很响,是高档与身份的代名词。那些所谓的上流人群,几乎人手一张会员卡。

    其中的一张餐桌上,几人团团而坐,桌面上的几个盘子已经几乎完全空下来了。

    “吃饱了么”

    苏无限问道。

    苏锐略有不满的放下筷子:“味道是不错,不过量太小了?!?br />
    林傲雪的嘴角微微翘起,苏锐就是这样,每次到高档餐厅吃饭,都会抱怨饭菜的量太少太少,不过,自己可不就是喜欢他身上的这一份随性吗

    “你以为这里是大排档呢每道菜都得抵得上外面一顿饭的钱了?!彼粘阊桃残Φ?。

    “那你还这么浪费”苏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指着苏无限说道:“浪费可耻啊粒粒皆辛苦知道不我看你这顿饭一共就动了几筷子而已”

    “爸爸他每次来这儿只吃他没吃过的菜?!彼粘阊绦ψ沤馐?。

    只吃没吃过的菜

    苏锐闻言,先是愕然了一下,然后摸着鼻子说道:“我去,我今天算是知道,什么叫做有钱任性了”

    “并非有钱任性,只是个人偏好而已?!彼瘴尴薜馐停骸吧狭四昙?,没有你们年轻人的这种胃口,平日里粗茶淡饭,只是来到这边才偶尔对自己精细一次?!?br />
    事实上苏无限行事只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并没有对任何人解释的习惯,哪怕对苏老太爷也是如此,但是面对着苏锐,他竟不由自主的想要多说一些。

    苏锐撇了撇嘴:“我倒是没看出来你这么高尚?!?br />
    “爸爸他很注重养生的?!彼粘阊淘谝慌园锩馐妥牛骸懊刻熘辽僭诰⒑吓芪骞?,在湖里游两公里以上?!?br />
    “吃饱了就走吧,别无聊的闲扯了?!彼瘴尴抻檬聿亮瞬磷?,站起身来。

    “你这么快就准备进入正题了我本来还想在首都先带着傲雪玩上两天呢

    本章未完,请翻页?!彼杖袼档?。

    林傲雪一直看着苏锐,听到他这样讲,眼中的光芒更柔和了。

    “时不我待?!彼瘴尴匏档?。

    苏炽烟拉了苏锐一下,压低声音:“欧阳家今天晚上已经聚齐了,不选在这个时候上门,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呢”

    “你们真高调,我一贯是不喜欢热闹的?!彼杖褚×艘⊥罚骸案潘ゲ热?,我怎么会有一种狐假虎威的感觉呢”

    走在前面的苏无限听了这句话,竟然咧嘴笑出声来,表情看起来甚是开心。

    看着苏无限在笑,苏炽烟在一旁越发的震惊,但震惊来震惊去,也就习惯了。苏无限平日里可是傲气傲骨于一身,绝对没有这样的平易近人,他对苏锐的态度和对别人的态度都是截然相反的,由此可见,苏锐这个弟弟在他的心里拥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

    “你笑什么”苏锐说道。

    “你刚才的话,是对我的褒奖,我很荣幸?!彼瘴尴尥芬膊换?。

    苏锐也笑了:“你这句话,又何尝不是对我的褒奖呢”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难得的露出认真的神情。

    苏炽烟看着这兄弟二人,心里忽然闪过了一个成语,情不自禁的就说了出来:“难道说,这就是惺惺相惜吗”

    几人走到了楼下停车场,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已经停在那里了。

    这一辆车在首都的名声很响亮,常年停在君廷湖畔,但是这辆车每次开出来,几乎都必有大事发生。

    而上一次这辆劳斯莱斯幻影出现的时候,还是秦悦然和欧阳星海的订婚宴上。

    那一次本来倒也是件大事,但随着苏锐带着十二架直升机的出现,把“大事”变成了“大事故”。

    在上车之后,苏锐忽然说了一句:“我好像没吃饱?!?br />
    司机正准备踩油门,一听这话,油门都没踩稳。

    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都在传说这哥们够随性,现在看来可绝对是名不虚传啊

    苏无限的头上也要冒出黑线来了,刚才那好几个盘子都空了,苏锐居然还说他没吃饱

    “菜的味道不错,但分量实在太少太少了?!笨囱?,苏锐对菜的分量太小一事还是很有怨念。

    “我敢说,这家餐厅的老板绝对是个黑心的家伙,一顿饭就那么贵,昧着良心赚黑心钱可活不长久?!?br />
    活不长久

    听了这话,苏炽烟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司机也是一样,控制不住的咳嗽,方向盘都抖了几抖

    “你们咳嗽什么”苏锐直接问道,而林傲雪已经是抿着嘴唇笑起来。

    “这间味极雅居真正的老板,是我爸?!彼粘阊逃采娜套判?,憋的俏脸通红。

    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见到别人这样揶揄苏无限的

    “这破饭店真是你开的”苏锐一脸尴尬的问向苏无限。

    “很破吗”

    苏无限满脸黑线的说道:“这是年轻时候随手开的餐厅,那时候的确想赚一点黑心钱?!?br />
    他确实口口声声说自己不经商,不涉政,但是一些信手拈来之作,却有可能对某些领域产生很关键的影响。

    听着苏无限自嘲的话,苏锐立刻改口:“哪里是黑心钱,这分明叫有经济头脑”

    劳斯莱斯幻影开出了地下停车场,却因为苏锐的这句话而差点撞到了路灯杆子上。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