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兰回来了,不声不响,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偷偷摸摸。.xshuo

    她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与跋扈,而是充满了担忧,从她走路的姿态上来看,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畏畏缩缩的成分在其中。

    她不知道在家族里面会有什么样的惩罚在等待着自己,但是,未来的日子里必然会充满着冷眼和嘲笑。

    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再考虑这些东西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此时欧阳兰的心里并没有任何反思之意,她除了担忧之外,就只有恨了。

    她不知道是谁把那个视频传到网络上的,但她恨极了那个人,如果她知道对方是谁,那么欧阳兰绝对不会介意用自己的一生去报复。

    事实上,这个社会上的许多人都像欧阳兰一样,不懂得反思自己,只会认为问题出在别人的身上。

    失魂落魄的并没有让家族派车来接自己,欧阳兰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却没想到上车之后,能侃会聊的首都出租车司机竟然开始和她讨论起今天网络上的最热门话题。

    “嘿,你说那个欧阳家的女人怎么就那么能瞎搞,妥妥的虐待癖啊,那皮鞭子抽的,那小棍子戳的,看的连我都疼,也不知道那叫程什么的小明星怎么能忍得了的,要是换做是我受了这样的罪,还不得人格分裂啊”

    首都的出租车司机绝对是这个世界上口才最强悍的职业之一,欧阳兰的脸色已是瞬间变的铁青,她紧紧攥着拳头,刚想发作,却想到了什么,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不过,还好,她戴着墨镜,因此出租车司机并没有能从后视镜中发现她的不对。

    “还有,那个小明星明显就是有点身体发虚,我看他的样子,绝对是吃了药的,虽然时间挺长,但腿明显都没力气了,唉,被虐的可是够惨?!?br />
    这司机师傅估摸着也是小流氓出身,一讨论起这个事情来,可是两眼冒光。

    欧阳兰真想把自己包里的小皮鞭拿出来,抽死这个不要脸的贫嘴司机。

    “咱们平头百姓可不了解,或许那些大家族的女人可比我们想象的乱得多,唉,这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啊,看着光鲜照人,但实际上比我们这些草民可是要龌蹉多了?!?br />
    这司机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乘客是个女人,因此太露骨的话倒也不再说了,只是顺带着还是要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

    如果是个男乘客,他少不得要和对方讨论一下欧阳兰和程博洋的姿势问题,这小白脸,看起来还真是外强中干,被一个女人这样虐待,还是男人吗

    司机师傅一边开着车,一边乐呵呵的鄙视着程博洋。

    “姐们,到哪里下车啊”

    这个时候,出租车已经开出了机场的地下停车场,司机忽然想起来,这女人自从上车之后就一言不发,自己还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呢。

    欧阳兰还是不讲话,这女人快要被这出租车司机气的耳朵冒烟了,根本就没听清他在讲什么。

    唉,连一个普普通通的出租车司机都在这样议论她,真不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她会遭受多少背地里的非议

    “嘿,我说姐们儿,你看起来心情可不大好啊?!背鲎獬邓净γ忻械乃档?,“打上车到现在,你都还没告诉我你要去哪儿呢?!?br />
    本章未完,请翻页欧阳兰这才回过神来,从墨镜后面狠狠的瞪了司机一眼:“去南锣鼓巷?!?br />
    她到没好意思说直接去欧阳家的大宅院,反正南锣鼓巷距离欧阳家的宅子也不远了。

    而此时,欧阳家大宅子的主厅里,已经站满了人。

    欧阳健老爷子坐在前方的太师椅上,目光从这些后辈的脸上逐一扫过,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句。

    欧阳家在他的带领之下,目前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时期,但是,老爷子可不想看到这个让自己付出诸多心血的家族因为某些突发性的原因导致盛极而衰。

    欧阳冰原紧挨着老爷子而坐,这个座次把他如今的地位非常恰到的体现了出来。

    以前风头一时无两的欧阳星海,此时则是连坐下的资格都没有,站在人群之中,目光低垂,一直看着地面,一声不吭。

    任谁看到他这个样子,再看看欧阳冰原的风光,都会发出一声唏嘘。

    这世道变化的真是太快太快,谁也不曾想到,那一场抢婚,让欧阳星海竟如流星一般,坠落至此。

    他们的父亲欧阳中石因为妻子去世的早,心灰意冷,无意管理家族事务,早就寻了一片幽静的地方,建了个山中别墅,过起了闲云野鹤的生活,妥妥的大闲人一个,也就中秋节和春节的时候会回来看看,虽说家族中人仍旧会喊他一声大哥,但已经没人把他当回事了。

    此时,欧阳星海似乎过起了和他父亲同样的生活,而且精神状态更差许多,如果这种状态再持续下去,家里的亲戚真的担心他会出现精神问题。

    老二欧阳震宇正担任某个北方地级市的市长,由于平日里不在首都,也没法过问家族里的事情,此时早已从外地坐飞机赶来,妹妹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必须回来商讨一下解决方案。

    否则的话,任由事情继续在网络上发酵下去,欧阳家族将会不攻自破,对他在官场上的后续发展也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影响。

    如今,网络上的言语颇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甚至有所谓的“知情人”站出来,开始开扒欧阳家族的“秘史”,这些人说的都有鼻子有眼,绝对不是空穴来风,一时间各种流言纷飞,刹也刹不住。

    欧阳家主厅内的气氛非常凝重,一时间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当然,这种感觉并不主要是因为网上的那些流言,而是因为这次欧阳兰得罪了苏炽烟。

    而苏炽烟,就是苏家的人。

    苏家的人是不能得罪的,这几乎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但欧阳兰不仅得罪了,还得罪的彻彻底底。

    为了一个小明星,却把家族置于这样的境地,不得不说,家里的很多人都为此而感觉到不爽,甚至是愤怒。

    欧阳健扫视了一圈之后,又看了看手表:“冰原,给你姑姑打电话,问问她到哪里了,你二叔从北方都赶回来了,她还没到”

    老二欧阳震宇其真人看起来远没有他的名字霸气,接近五十岁了,微胖,地中海式的秃顶发型,鼻梁上面架着一副金边眼镜,面皮白皙,显然保养的极好,标准的华夏官员打扮。

    从来到这里之后,他就已经出口替欧阳兰求了几次情,但都没有收到任何的效果。欧阳震宇也知道,如果再继续求情下去,他就会成

    本章未完,请翻页为家族中其他人的攻击目标了。

    欧阳兰正心神不属的坐在出租车中,看到手机响起,满脸都是纠结。

    她不想接,也不敢接,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之前的彪悍,母老虎的气质不复存在。

    当惩罚真正来临的时候,她的心里满是恐惧。

    “电话没人接?!迸费舯钩淞艘痪洌骸安还Ω每斓搅?,我让朋友从机场查到了姑姑的登记信息?!?br />
    “所有人都在这里,等着她来,谁也不能离开?!迸费艚≈刂氐呐牧艘幌绿σ蔚姆鍪郑骸白龀稣庵钟腥杳欧绲氖虑?,她还有脸回来”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欧阳中石终于开口了。

    “爸,发生了这种事情,我想小妹她心里肯定比我们都要难受,您看,要不就别让她公开出面了?!?br />
    欧阳中石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装,看起来很是有些廉价,头发上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抹的油光锃亮,反而略显蓬乱,胡子也没有刮干净,短短的胡茬透出了一种淡淡的颓废与疲惫。

    这一身打扮和周围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真的是格格不入,就连欧阳冰原都没有多看自己的父亲几眼。

    在这个家族里,他真的已经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物了。

    “她不露面,当然可以,但是,这次她的过错所造成的损失,你来承?!迸费艚√Я颂а燮?,瞥了自己的大儿子一眼。

    他对大儿子欧阳中石极为不不满意,大丈夫何患无妻,可是他这么些年来,一直消沉萎靡,家族中的事情从来都是不闻不问,自己哪怕想找他接班都是不行。

    这样的儿子,要来有何用

    “就是,大哥,你说这话就不对了,兰妹她给家族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难道连站出来表个态的勇气都没有吗”

    说这话的是欧阳兰的三姐欧阳芳,脾气虽然没有欧阳兰这般暴躁,但为人也是足够尖刻,很难相处。

    “我的意思是,她现在心里也不好受,我们没有必要逼着她当众表态?!迸费糁惺钌畹目戳伺费舴家谎?。

    “是我们在逼她吗明明是她在逼我们好不好如果不是她搞出来的这种事情,我们何必大老远的从外地赶来何必大晚上的不睡觉等在这里”

    欧阳芳的语言就像是连珠炮一样,突突突个不停:“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大哥你是闲云野鹤久了,不过问家族中的事务,根本不知道我们这次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欧阳中石听了这句带着嘲讽的话,并没有反驳,而是回转过脸,继续看着身前的地面。

    “是啊,在回来的飞机上,身旁的乘客都在讨论这次事件,我在一旁听着,觉得自己连头都抬不起来了,以后也没脸在首都的圈子里混了,我干脆以后就彻底呆在外地,再也不回来好了?!彼嫡饣暗氖抢衔迮费袅?,听这语气,看来欧阳家的女人就没一个省心的。

    “欧阳莲,你说这话是不是有点太过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扇死你”

    这个时候,一道带着暴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随后众人就眼睁睁的看着这次事件的主角欧阳兰冲进来,走到欧阳莲的旁边,单手抓住对方的头发,另外一只手臂抡圆了,啪的就来了一个大耳光,极为响亮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