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苏锐本来是把苏无限的来意猜了个**不离十,但是后者忽然如此表现,却让他有点捉摸不透了。

    这也是苏锐更喜欢和性格爽直的人打交道的原因,某些时候和聪明人相处,略微有点烧脑了。

    “说实话,这次的事情,我并没有任何怪你的意思?!?br />
    苏无限开口了,几个人都竖起耳朵听起来。

    “你想借苏家的手对付欧阳家,这点我理解,我也不会推辞,因为炽烟这次所遭遇的事情,就算你不说,我也不可能放过他们?!彼瘴尴匏档溃骸暗?,这一次的事情可不能少了你?!?br />
    “我已经参与了?!彼杖窨戳怂粘阊桃谎?。

    “那就继续参与到底吧,你难道不想看看欧阳家会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吗”苏无限嘴角的冷意开始一点一点的释放出来。

    谁敢这样对付他的女儿,他就要让谁付出终生难忘的代价

    没想到,苏锐却摇了摇头:“我才从首都回来,并不想立刻回去,而且我已经用我的方式帮助炽烟报了仇,至于你接下来会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和我并没有任何的关系?!?br />
    “而且,我只是个喜欢混迹在市井中的小人物而已,不喜欢参与你们那些高大上的争斗?!?br />
    苏锐本能的感觉到苏无限的行事并没有那么简单,但一时间却判断不出来对方的后招在哪里。

    既然判断不出来,那就选择不接招好了,苏锐可不想被这位“便宜大哥”给随手阴了。

    “你把苏家拽进来,就想这么置身事外了吗你是想玩我,还是想玩苏家”苏无限的笑容之中似乎带着一丝戏谑之意:“或者说,你本来就想帮老爷子完成这件事情,只不过做了却不好意思开口”

    毫无疑问,苏无限的后面一句话直接切中了苏锐的要害

    站在圈外,他一直看的很透彻,苏锐的纠结一直落在他的眼中。

    苏炽烟听了这话,美眸之中悄悄升起了一丝喜意。

    而苏锐闻言,脸色一冷:“我不得不说,你的想象力着实太丰富了?!?br />
    苏无限呵呵一笑:“我就把你这话当成年轻人的嘴硬好了,你是不知道,当我到达宁海的时候,老爷子的警卫员告诉我,说老爷子一个人在书房开了一瓶茅台?!?br />
    苏锐闻言,眼神微微一滞

    “爷爷喝酒了”苏炽烟连忙着急的问道,眼神之中带着明显的关切

    很显然,在她看来,苏老太爷喝酒,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苏无限笑道:“何止是喝了,这一次还连着喝了好几杯?!?br />
    苏锐则是站在一旁,面色古怪。

    “他身体不好,怎么可以这样,医生早就叮嘱过他不要喝酒的?!彼粘阊淘鸸值乃档?。

    “苏锐是不知道,爷爷一贯好酒,但是他身体不好,这两年来除了个别节日,已经尽量不让他碰酒精了,但是他还是在家里的一些地方藏上几瓶酒,我们根本找不到?!彼粘阊套运杖窠馐?。

    后者的面色更加别扭了。

    苏无限摇头笑道:“事实上这是他擅长的事情,当年抗击侵略者的时候,他带着一个师穿过层层封锁线,进入大后方,敌人也是没发现吗区区几瓶酒,想要藏起来让我们找不到,实在是太简单了?!?br />
    “你到底想说什么”苏锐纠结的说道。

    “我想表明的意思你已经明白了,不是么”苏无限淡笑着望着苏锐。

    “说实话,我不太明白?!彼杖袼嫡饣暗牡灼共皇呛茏?。

    “他因为高兴,才会喝酒?!彼瘴尴匏档溃骸拔也荒芩的愕囊痪僖欢荚谒难壑?,但是我能够告诉你,你这次在帮他,他感觉的到?!?br />
    “我并没有帮任何人?!彼杖窦绦怀腥?。

    “他想要在临死之前帮助一号领导完成改革,但是对于某些家族,仍旧缺少一个动手的理由,哪怕是私事间的动手,也是一样?!?br />
    停顿了一下,苏无限继续说道:“华夏官场之中派系林立,但是,只要打开一个小豁口,解开一个小死结,或许接下来的事情就都迎刃而解了?!?br />
    “所以,你这个忙看似顺手而为,但是却极对老爷子的胃口,他很高兴?!?br />
    “他自作多情了?!彼杖裎弈蔚乃档?。

    苏无限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如果我有个小儿子,他嘴上虽然口口声声的不喜欢我,但是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想到我,我也会高兴想要的喝酒?!?br />
    “你做不到的?!彼杖癯胺淼睦湫?。

    苏无限不满的挑了挑眉毛:“为什么在你看来,我的心胸就那么狭窄吗”

    “因为你只有个女儿?!彼杖癫幌滩坏乃盗烁隼湫?。

    “这笑话并不好笑?!彼瘴尴薜牧成厦挥腥魏伪砬?,不过,当他看到苏炽烟和林傲雪的模样之时,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笑了。

    “你们两个女孩儿,笑点太低了?!?br />
    此时的苏炽烟正捂着嘴,笑的身体都在颤抖,而林傲雪也是一样,本来冰冷的脸上全是柔和的线条。

    “我建议你还是跟我回去一下吧,我这次乘坐私人飞机从首都过来,飞机上只有我一个乘客,太浪费了,很不经济?!彼瘴尴拚饩浠鞍阉昵崾逼诘哪承┢时┞段抟?。

    苏锐根本不吃这套:“很抱歉,你这是建议,不是命令,我不想采纳也没有必要采纳你的建议?!?br />
    苏无限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拒绝,似乎有点不太爽,他的眉毛挑了挑:“你真的有必要回去一趟,龚夏刀现在仍在国安接受调查,他的事情还没处理完,现在龚家人使劲一切办法在捞人?!?br />
    听到这句话,苏锐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勾结汉奸机构,做出那些卖国求荣的事情来,他们还有脸捞人”

    “龚家是老牌世家了,如果他们用尽全力来捞人的话,未必不能成功,苏家也并不想把他们得罪的太彻底,所以,说不定他们已经把怒火全部转移到你的头上了?!?br />
    “五年多时间以前,他们就已经恨我恨到骨子里了,我是债多不压身?!?br />
    苏锐听了这话,却没有任何的意外,而林傲雪的眸子里面却掠过了淡淡的担忧。

    “国安那边有人要见你?!彼瘴尴藜庋济环ㄋ捣杖?,忽然话锋一转,抛出了另外一个引子。

    “谁罗云路老部长吗”苏锐扬了扬眉毛,貌似现在的国安,自己也并不认识多少人了。

    “当初是谁把你从国外喊回来的”苏无限淡淡笑道。

    苏锐闻言,眉毛皱起:“他不是在我回来之后,没多久就离开华夏去东洋当驻外大使了么”

    苏无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郁起来:“这位驻外大使,当年可是国安最优秀的特工之一,他从东洋带来了很多消息,想必你会感兴趣吧?!?br />
    苏锐闻言,沉思了几秒钟:“关于山本组的消息”

    “没错?!?br />
    听了这话,苏锐便走到了林傲雪的跟前,看着对方那美丽的大眼睛,柔声说道:“抱歉,这次才刚刚回来,又得回去了?!?br />
    “没关系?!笨醋潘杖裾庋?,林傲雪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温柔,很显然,苏锐这种举动表明他很在意自己,这让林傲雪的心情缓缓明媚起来。

    “五天,五天之后,我一定会从首都回来?!彼杖袂崆岬奈兆×肆职裂┑氖?。

    “不要?!绷职裂┛醋潘杖竦募嵋懔撑?,忽然下定了某个决心。

    “这一次,我和你一起去?!绷职裂┮卜词治兆×怂杖竦氖?。

    苏炽烟转过脸去,她可不想让自己成为一只亮度很高的电灯泡。

    苏无限已经转身走向了门口,为了劝苏锐回去,他费了好多口舌,真是有点不爽。

    一个半小时之后,一架私人飞机从宁海国际机场冲天而起,破开云层,消失在了去往首都的方向。此时,秋日夕阳映照下的天空已经被染的火红一片

    在飞机上,林傲雪和苏锐并肩坐在一起,后者在低声说些什么,林傲雪认真听着,偶尔微笑,但是反馈最多的还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嗯”。

    只是,不知道苏锐说到了什么,林傲雪的脸忽然红了起来。

    “这次去首都,我也没地方住,这样吧,咱们两个一起住酒店,你觉得怎么样”

    “嗯?!绷职裂┑懔说阃?,脸庞更红了。

    “开一间房,怎么样”

    “嗯?!?br />
    “睡一张床,怎么样”

    “嗯?!?br />
    林傲雪的俏丽脸庞已经彻底红透了,她的声音越来越低,面对苏锐的这种话语,她已经渐渐有点招架不住了。

    事实上,在她看来,已经把自己彻底给了苏锐,那么就是他的人了,他想要做什么,只要不是太出格自己都会由着他的。

    不过,虽然两人已经突破了最后一关,但林傲雪一想起那种事情,就会很是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在这不好意思的同时,她的心里还有着一点点的期待。

    “咳咳?!彼杖裣袷窍肫鹆耸裁?,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附在林傲雪的耳边说道:“那啥,大姨妈什么时候走”

    一个小时以后,飞机抵达首都机场,立刻有一辆商务车将几人接走了。

    就在苏锐他们离开这里没多久,又是一架从宁海飞来的航班降落了,一个看起来精神有些不振的女人从头等舱中走出,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她却仍旧戴着墨镜,似乎是在担心别人会认出来她

    正是欧阳兰

    ps:推荐朋友的一本书,奇门药王,也是都市类的,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