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身影看起来略微有点瘦削,但是只不过简单的站在那里而已,就让人的目光无法挪开。

    是的,他一出场,仿佛有着主宰整个局面的气场,似乎无论走到哪里,他都是天生的主角

    当那个身影出现的时候,黄伯容先是愕然了一下,然后他的眼中便涌出了浓浓的难以置信之色

    四十几岁的年纪就成长为部级干部,甚至已经是宁海市的一把手,黄伯容不知道见过多少风浪,眼前的人究竟何德何能,能够让他如此震撼

    段清峰听到了身后那略带嘲讽的话语,转过脸来正想发怒,可是当他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表情同样僵在了脸上

    来人竟然是苏无限

    对于他的出现,苏炽烟并没有任何的意外,而苏锐则是眯着眼睛笑起来看来,苏家的态度还算不错嘛,距离事情的曝光也不过几个小时而已,一贯不离首都的苏无限竟然都从一千五百公里之外赶到了这里,他绝对称得上是马不停蹄了。

    苏家的态度很诚恳,那么看来事情的结果也将向自己预想的方向转变。

    首都一别还没几天的工夫,这一对兄弟竟然又相见了。

    想到这一点,苏锐不禁有点哭笑不得,他在离开首都的时候,本想日后尽量避免和苏无限和苏天清、甚至是苏耀国老爷子等人的碰面,但是事情不由人,他一个不小心就把局给布好了,然后干脆利落的把苏家也拉进了局中来。

    那啥,手贱。

    而林傲雪看起来仍旧镇静淡定,但是谁也不知道,她的心中忽然闪过了一丝明显可以察觉到的紧张。

    然后,当她想起苏天清托秦冉龙对自己转达的那番话的时候,心跳的速度不禁更快了。

    想到这儿,林傲雪不着痕迹的通过余光看了苏锐一眼,俏脸之上悄悄的爬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此时的冰山美女异常明媚动人。

    段清峰在感觉到震惊的同时,心中疑惑无比。

    苏无限不是常年呆在首都的君廷湖畔吗怎么此时此刻竟然会出现在宁海

    段清峰虽然在这之前和苏无限并没有什么交集,但却清楚的知道他的长相

    苏老太爷的儿子这简直是一根粗的不能再粗的大腿了

    或许他只要轻飘飘的说一句话,就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苏先生”

    擅长搞关系的段清峰第一个从震惊之中反应了过来,他连忙小跑了几步,冲到了苏无限的面前

    此时此刻的他甚至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苏无限会说出“他并没有资格”的这种话来

    常年在官场里面摸爬滚打,段清峰自然知道苏家具有着怎样的能量,只要能够靠上苏家的派系,那么在官场之中将会顺风顺水,哪怕称之为扶摇直上也不为过

    段清峰是土生土长的宁海人,他从一个在政府办端茶倒水的办事员干起,一步一步成长到如今的高度,不得不说,他在背后所付出的努力是让常人无法想象的。

    他也曾经去首都跑过关系,妄图靠上苏家,但是一直都找不到门路。尤其是苏家已经稳固了第一家族的位置,超然在上,像段清峰这种排着队表忠心的人可是至少得有一个师,苏家又怎么会看得上眼

    不过,这一次就是段清峰的天赐良机

    因为,苏无限来到了宁海

    身为宁海市长,可是绝对当仁不让的东道主,段清峰自信,一定能把握住这次机会

    短短几十秒的工夫,他就已经动了这么多心思,并且选择了最合适的做法,这种精确判断局势的能力不得不让人佩服。

    还是那句话,在华夏的每个官员都会或多或少有一些官架子,如果他们某一天没了架子,那一定是遇到了身份比他们更加牛.逼或者官职比他们更大的人物。

    眼前的苏无限就是个极好的例子,即便段清峰已经是直辖市的市长,但仍旧需要在苏无限的面前低头

    后者身上并没有一官半职,但却拥有一个吊炸天的身份苏老太爷的儿子

    此时的段清峰完全没有意识到,就在他的身后,还有苏老太爷的另外一个儿子

    眼前忽然冒出来这么一个人,苏无限皱了皱眉头,站定了脚步。

    “苏先生,您好,我是宁海市市长段清峰,欢迎您来到宁海?!?br />
    段清峰微微躬着身子,真心实意的说道,他并不担心自己会出糗认错人,包括苏无限等人在内,首都那些世家公子小姐的照片不知道被他翻来覆去的看过多少遍,早就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心里

    无论段清峰的人品怎么样,在苦心钻营这方面,还真是少有人能够比的上

    “我知道你?!彼瘴尴蘅醋叛矍俺渎斯Ь刺鹊哪腥?,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微笑。

    不,如果仔细看去,这丝微笑之中却蕴含着一点冷意。

    是冷笑。

    听到苏无限说他知道自己,段清峰的表情之中恰到好处的闪过激动的情绪,很显然,在这激动的情绪之中,还是表演的成分要更多一些。

    他是宁海市的市长,全华夏绝大部分人都知道,苏无限自然不可能没听说过。但是,段清峰这样的表现,却把他对苏无限的“尊敬”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如果你真的把拍马屁的功夫练到了出神入化,那么绝对是会博得领导欢心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就是段清峰成功上位的绝技之一从一个没什么关系的小小办事员走到这一步,抛开个人能力不谈,如果不把脸皮和节操放到尘埃里,如何能够办得到

    “没想到苏先生竟然会知道我,这可真是让我诚惶诚恐了?!倍吻宸迦跃晌⑽⒐派硖?,面带谦卑的微笑。

    苏无限眼中的不屑意味越发的浓厚:“你是正部级的干部,直辖市的市长,我并不从政,你也没有必要这样对我鞠躬吧”

    这句话看似简单,但已经是不着痕迹的把段清峰的示好给拒绝了

    更深层次的来说,苏无限的这句话就是在讽刺段清峰之前的官本位思想

    他不是对苏锐说什么“这里有三个部级干部,你一个没有官职的人没资格插嘴”之类的话吗苏无限可是清清楚楚的听在了耳中,因此直接反讽了回来你是部级干部,我同样没有一官半职,你为什么却对我如此恭敬却对苏锐的态度如此恶劣

    做人可不能这么两面三刀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而已,就让段清峰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他的嗅觉和理解能力都算不错,自然已经从这句话里意识到,苏无限对自己不满了

    是的,一点也不夸张,几乎是瞬间,他后背处的衬衫就已经湿透了

    没想到才刚刚遇到苏无限,大腿没抱成,却弄巧成拙了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

    难道说,苏无限实在替苏锐说话吗

    那个年轻男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够获得苏无限如此的维护

    就在这个时候,段清峰才刚刚想起苏无限在来到这里所说的第一句话

    “如果说苏锐都没有资格的话,那么我想这个国家还真找不出几个有资格的了?!?br />
    这句话好似雷霆霹雳,在段清峰的脑海里面轰然炸响

    这个国家都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

    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看起来才不过二十几岁,这怎么可能

    段清峰的第一反应就是否定了苏无限的话

    但是,他紧接着也反应了过来,苏无限又怎么可能会说谎他完全没有必要夸大

    在这一刻,段清峰冒冷汗的速度再度加快

    “不,我不能放弃”

    段清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仍旧心念电转,好不容易遇到了苏无限,这是他千载难逢的机会,也许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他不想就这样错过

    如果苏无限回去之后对中央组织部轻飘飘的说上一句话,那么自己的政治生命极有可能就到头了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br />
    段清峰努力的保持着镇静,斟酌着用词:“由于之前网络上有人发表了一些对宁海市领导的污蔑之词,我们几个市领导需要商讨一下对策,因此才不方便让外人参加?!?br />
    “外人”苏无限略带嘲讽的说道:“我亲耳听到的版本可不是这样的?!?br />
    “苏先生,这其中有误会,或许是我没表述清楚吧?!倍吻宸逡丫醯眯厍暗睦浜乖诓欢系耐旅媪魈柿?br />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是说这是一个只有部级干部才能参加的讨论,别人没有资格?!?br />
    “我确实这么说过”段清峰还想辩解,在有着“妖人”之称的苏无限面前,他这位堂堂的正部级干部真的连一点底气也没有

    苏无限毫不客气的把对方的话语打断:“既然这么说过,那么就不要再辩解了?!?br />
    停顿了一下,他将段清峰的惶恐眼神尽收眼底:“你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苏锐没资格,抑或是说,他的地位在你之下,对吗”

    “不”段清峰想要继续解释,但却不敢说苏无限“不对”,支支吾吾结结巴巴的,甚是狼狈。

    苏无限微笑着看着段清峰:“那么,我现在需要把我说过的那句话再重复一遍,苏锐,也就是你刚刚鄙视的那个年轻人,在很多方面都比你要有资格的多?!?br />
    听了这话,段清峰已经感觉到自己头脑发胀晕晕乎乎了

    而毛东升还仍旧处于不爽之中,他对苏无限倒不太了解,本能的反问了一句:“他凭什么”

    “凭什么”

    苏无限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他眯了眯眼睛,一缕精光从他的眼神之中释放了出来

    “就凭他是我苏无限的弟弟”

    ps:熬到现在,终于把这一章写完了,呼,感谢大家,九月已完美收官,此时零点五十分,已是十月一日,七天之后的这个时候,就是最强狂兵发书一周年了,时光,好快。我们都在成长,在老去,在苦苦追赶,永不言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