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林傲雪和苏炽烟都是有点诧异,毕竟黄伯容是宁海市委书记,华夏目前最年轻的正部级干部,前途简直不可限量,苏锐这样一口回绝,未免太有点不给面子了。

    不过,二女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也知道苏锐的性格,自然不会被一个直辖市市委书记的名头给吓到。

    倒是黄伯容笑了,没有一点官架子,也不觉得尴尬:“真是火眼金睛,我的这点心思都被你看出来了?!?br />
    “这并不算太难?!彼杖裥Φ溃骸拔抑昂途秤泄恍┙哟?,也能看出来一些端倪,貌似你们的父女关系,真的需要修复一下?!?br />
    如果是别人说出来这句话,或许黄伯容就会不太舒服,毕竟对方只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而已,有什么资格去评论自己和女儿的关系

    可是苏锐是国安部极为重视的人,此时身边又有林傲雪陪着,想必身份极为的不一般,因此黄伯容对他的那几句并不算太尊敬的话也没有往心里去。

    而且,最关键的,他还是女儿的朋友。如果他能够劝女儿和自己和好,那么一切岂不妙哉

    当官当久了,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官架子,这一点连在官场中更年轻更有锐气的黄伯容也难以免俗。如果一个官员没有架子,那就说明他遇到了比他级别更高的领导。

    黄经纬闻言,哼了一声:“我才不要修复,答应和他一起吃顿饭都是给他面子了?!?br />
    “经纬,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我替你做决定好了?!彼杖穸曰凭乘盗艘痪?,然后转过脸来看着黄伯容:“黄书记,那我们今天就一起吃饭吧?!?br />
    “好,不过你们也别叫我黄书记了,我比你们年龄都大不少,叫我一声黄叔叔就行了?!被撇菁虻サ募妇浠跋缘梅浅=拥仄?,也透露出淡淡的谢意:“今天这里没有市委书记,只有黄经纬的爸爸?!?br />
    “哼,虚伪?!被凭秤趾吡艘簧?,丝毫不给自己的老爹面子。

    黄伯容苦笑,自己和爱人一直忙于工作,分居两地,对于女儿的管教确实是太欠缺了,从她进入青春期开始,就一直叛逆的不行。

    几人换了张稍大一点的桌子,黄伯容看了苏炽烟一眼,问道:“这位是”

    “苏炽烟?!闭飧鍪焙?,苏炽烟才出声。

    她并没有说什么“黄书记你好”之类的客套话,整个人显得不卑不亢,语气淡然。

    “苏炽烟这名字有点熟悉”黄伯容念叨了一句,随后脸上便露出恍然的神情来

    “我知道了,你是”黄伯容的话语至此,立刻打住,但是看向苏炽烟的眼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没想到自己在这里竟然能够遇到苏家的大小姐

    黄伯容确信,自己不会仅仅依据一个名字就判断对方的身份,但是这气质这长相和传闻一般无二

    自己知道她的名声,但却一直无缘得见,黄伯容更没想到,自己那个叛逆的女儿竟然能够和苏炽烟相识

    “是的?!彼粘阊痰恍?,大有深意的说道:“如果黄书记年底再去首都的话,一定要再请我吃顿饭?!?br />
    “一定,一定?!被撇菪ψ?,但是他的话语之中已然带上了些许凝重。

    苏炽烟的这句话看似简单,但着实需要他来好好体会。

    由于时间还早,菜并没有立即上来,几个人聊着天,主要话题还是针对黄伯容的父女关系,不过在这过程中,黄经纬倒是一点不配合,一直哼哼着。苏锐拿她也是没有太好的办法,看这样子,想要完全的复合父女关系,恐怕还得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行。

    就在这个时候,露台的门口忽然传来了争执声。

    “我怎么知道我该怎么办现在网上都闹的沸沸扬扬,都在传说是我干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这声音明显有些急躁,甚至包含了许多气急败坏的成分。

    “东升啊,你怎么能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这时候,一道声音慢慢悠悠的响了起来。

    “段市长,我我是有点着急了,没办法,网上那事情传的人尽皆知,我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br />
    “那视频我也看了,并不能确定是你,欧阳兰虽然是在打电话,但是并没有直呼你的名字,不是么”

    “可是,这个案子除了我之外,其他人也没有权力去干涉宁海警局的办案”

    “东升啊,你怎么关键时刻自己先乱了呢你如果这样想,那不如就直接站出去,向媒体表明就是你接的欧阳兰的电话好了”这一道声音隐隐带着不满。

    听了这两人的对话,苏锐和黄伯容对视了一眼,二人均露出玩味的笑容来。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老对头。

    这两个声音的主人毫无疑问就是宁海市长段清峰和市委常委毛东升了。

    两个宁海市的大领导,一同出现在了这里,真是挺让人玩味的。

    这二人正说着话呢,忽然看到了坐在一边的黄伯容,立刻咳嗽了两声,不再继续谈论之前的事情了。

    不过,从这简单的几句话中,已经透露出很大的信息量欧阳兰打电话给毛东升,让他插手宁海警局内部事务,阻挠办案,后者照做之后却被曝光,正思考着该如何摆脱这次?;?。

    这毛东升永远都不会想到,曝光他的罪魁祸首,就在几米之外坐着呢。

    “没想到黄书记也在这里用餐呢?!倍吻宸逍呛堑乃档?,显得无比和气。

    当然,也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个笑面虎,如果你把这和气当成了他的性格,那可是要吃大亏的。段清峰即便面对心腹手下,也都会留上好几手,用奸狡如狐来形容他真是一点都不过分。

    黄伯容微微一笑:“刚才听起来段市长和毛常委像是在争执”

    “争执”段清峰摇头笑了笑:“黄书记这也太敏感了,我和东升是在讨论问题,说话声音稍微大了一点而已?!?br />
    这话语听起来似乎挺温和,但唇枪舌剑已然暗含其中。

    “你们是在讨论欧阳兰和毛东升互相勾结的问题么”这个时候,一道带着冷笑的声音忽然从旁边响了起来

    此言一出,毛东升脸色骤变

    而段清峰的神情也立刻冷了下来

    哪壶不开提哪壶

    黄伯容略带诧异的看了苏锐一眼,很显然,后者的举动也出乎他的预料。在官场中混的久的人,都讲究一个笑里藏刀绵里藏针,哪怕心里再厌烦对方,表面上也不会多说什么,像苏锐这般直截了当的还真是比较少见。

    “我警告你,年轻人,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讲话否则会为此付出代价”毛东升的脸色阴沉无比,他本来就已经极为的烦躁了,此时更是处于了爆发的边缘

    他这句警告的话,和市委常委的身份完全不相符合,明显是要失态了。

    “我还真的有有证据?!彼杖裥γ忻械拇鸬溃骸拔也唤鲇兄ぞ?,还有证人呢,欧阳兰的那个电话就是打给你的,你不承认也没用,证据确凿?!?br />
    证人是谁可不就是他自己么

    欧阳兰在给毛东升打电话的时候,苏锐可一直在旁边听着,把一切都录了下来。

    如果毛东升知道那视频就是苏锐安排人传上网络的,会不会当场气的脑溢血

    “证人是谁”毛东升怒气冲冲的说道,其实他的底气也不是那么足,毕竟网络上的指责并没有错。

    “是你”

    这个时候,段清峰张口而出

    此言一出,全场的人都愣住了,尤其是林傲雪和苏炽烟更是微微震惊,段清峰怎么会知道这一切都是苏锐操纵的

    不过,众人都误会了,段清峰这句话并不是说苏锐是证人,而是刚刚认出了苏锐是谁

    从听到苏锐的声音开始,他就觉得有点熟悉,死死盯着对方回想了一分钟,才想起来他到底是谁

    在那个晚上,苏锐强势闯进宁海市政府的报告厅,当着所有市领导的面,痛打岗位标兵王光明,让整个宁海政府颜面扫地

    段清峰当时还想把宁海市局的警察调过来制住苏锐,却没想到市局局长陈志山和副局长罗飞良竟然宁愿当面顶撞自己,也要把苏锐牢牢的护在身后

    这一张脸,段清峰永远都不可能忘记

    “没错,就是我?!彼杖竦恍Γ骸岸问谐?,真是好久不见了?!?br />
    段清峰看了看苏锐,又看了看黄伯容,然后冷冷说道:“黄书记,你们一直都认识”

    浓浓的阴谋味道从段清峰的眼中升了起来,如果苏锐和黄伯容一直都认识的话,那么这其中的料可有的挖了。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和黄书记也只是刚刚才认识而已?!彼杖裎⑽⒁恍?,“不过,我们认不认识,似乎和你没有关系吧”

    “的确,和我是没什么关系,不过,我现在需要请你离开,因为我有重要事情要和黄书记商谈?!倍吻宸宥⒆潘杖?,目光之中满是冷意。

    黄经纬顿时不满了,小性子一上来,紧紧搂住苏锐的胳膊:“凭什么你说让欧巴离开欧巴就离开我偏不让他走”

    段清峰看到了黄经纬,目光之中露出了“和蔼”之色:“这是经纬啊,一转眼你都长成大姑娘了,不过,这是大人们在商量事情,你还是带着你的欧巴去散步吧?!?br />
    虽说听起来和蔼,但是用词之中怎么听都有一种嘲讽的味道。

    “你并没有资格让我离开?!彼杖衤辉诤醯乃档?。

    “我没有资格”

    段清峰忍了很久,脾气终于爆发出来了:“我没有资格这里有三个部级干部要商量重要事情,你一个毛头小子,有资格插嘴吗”

    在这句话中,段清峰的官本位思想暴露无遗

    不过,就在段清峰对苏锐怒目而视的时候,露台门口忽然响起一道带着嘲讽的声音:

    “如果说苏锐都没有资格的话,那么我想这个国家还真找不出几个有资格的了?!?br />
    随着这道声音一起出现的,是一个身穿青色唐装的身影

    ps:感谢月底这几天大家的月票支持,明天会统计一下名单一一感谢,估计零点左右还有一章,先冲杯咖啡去。明天就是十一小长假了,希望大家能玩的开心,好好放松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