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悦然始终没有出现,却等到了黄经纬这个小魔女,苏锐的心里简直都想要咆哮开了

    好朋友就是好朋友,又不是女朋友,你那么亲密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的动作代表着什么

    虽然胳膊给紧紧挤压着,但是苏锐却丝毫没有心情来体验这种触感,而是迎着苏炽烟和林傲雪的目光,讪讪干笑着,想要不着痕迹的把胳膊从黄经纬的怀抱之中抽出来。

    可是,后者却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反而抱的越发紧了,苏锐脸上干笑着,连续猛抽几下,竟然没抽出来,反而差点把黄经纬给甩起来。

    “两位姐姐,你们别不相信,我真的是欧巴的好朋友?!被凭橙跃墒且涣车牟永眯θ?,不过那动作怎么看都像是在宣誓自己对苏锐的主权。

    于是,一个想要把胳膊抽出来,一个却死命的抱住,两个人都还偏偏带着笑容,这样子简直滑稽到不行。

    苏炽烟彻底绷不住了,转过脸去,笑的弯了腰,这两天来的阴霾已经是一扫而空。

    林傲雪则是颇为无语,摇了摇头,看了苏锐一眼,干脆也转过身去。

    苏锐被林傲雪这一眼看的是心惊肉跳,没好气的瞪了黄经纬一眼:“别乱抱啊,快松开?!?br />
    “不行啊,欧巴,自从你上次把人家的初吻给夺走了之后,人家可是一直都没见过你呢”黄经纬一脸委屈和幽怨。

    听了她的话,苏锐简直快哭出来了:“我的黄大小姐,我什么时候夺走你的初吻了你能不能别把话说的那么容易让人误会”

    “难道没有吗”黄经纬气呼呼的,没管转过身去的林傲雪和苏炽烟,仍旧紧紧抱着苏锐的胳膊:“那一次在华美酒店的818房间,你是不是夺走了人家的初吻我到现在连房间号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尼玛,越说越乱

    苏锐几乎都想要咆哮了,这叫什么事啊

    那一次还是国际巨星唐妮兰朵儿来到华夏开演唱会,苏锐答应帮助黄经纬要一张唐妮兰朵儿的签名照片,但是却遇到了她的同学李瑞豪和谢振波妄图对其行不轨之事,苏锐把黄经纬救下,后者一激动,便盘上了苏锐的腰,结果苏锐站立不稳,倒在床上,嘴巴碰在一起,就这样,苏锐无比冤枉的夺走了黄经纬的初吻。

    唉,这样一个经常穿着真空装泡夜店的小太妹,居然说自己还有初吻,真是不敢相信。

    不过,她什么时候说不好,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当着林傲雪和苏炽烟的面来讲

    一时间,苏锐只觉得天雷滚滚

    特么的,那次是818房间吗自己怎么就不记得了这个小妮子不会是故意胡诌了一个房间号来骗人的吧

    “那次是意外,别胡乱说,会引起误会的”苏锐满脸黑线的说道。

    苏炽烟笑够了之后,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苏锐,你可还真是处处留情啊,不过我得提醒你,桃花运太旺盛了也可能变成桃花劫呢。你这个欧巴,抢走人家小姑娘的初吻,就得为人家负责终生,否则就是流︶氓行径”

    “就是,这位姐姐说得对,如果欧巴不对我负责任,那就是流︶氓行径”黄经纬抱的更紧了一分。

    苏锐一脸苦逼相的看着苏炽烟,尼玛,大姐,你还嫌不够乱吗那幽怨的眼神让后者不禁有些动了恻隐之心自己是不是不该开这样的玩笑

    林傲雪转过脸来,一言不发,嘴角微微翘起,那弧度落在苏锐的眼中,怎么看都像是充满嘲讽的冷笑。

    “傲雪,你别误会,千万别误会,那次是个意外,我们摔倒了,然后”苏锐也顾不得去甩开黄经纬的怀抱了,连忙解释,不过越解释越乱:“总之,就是一场意外,你千万别瞎想,我的品位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会看上这种都没发育完全的小女孩”

    看着苏锐手无足措的模样,林傲雪的嘴角再上翘一分,她并没有任何责怪苏锐的意思,反而心里还有一丝甜意。

    他很在乎自己的感受呢。

    他在向自己解释呢。

    淡淡的感动弥漫在心间,温柔的笑意已经从林傲雪的眼底升起。

    可是,听着苏锐对自己连刺激带打击,黄经纬不爽了,她用力的用胸部挤了挤苏锐的胳膊,挑眉说道:“欧巴,你睁眼说瞎话”

    “你倒是说说,我哪里没发育完全了我这里的尺寸,虽然比这两个姐姐要小,但也比同龄人大很多好不好”黄经纬实在是不高兴,说自己什么坏话都不能说发育不好,自己发育的可是太好了。

    “好好好,你发育的最好,行了吧”苏锐简直想冲出这露台,直接跳海自尽得了。

    “这个小妹妹,真可爱?!彼粘阊叹醯谜饣凭呈翟谑歉隹墓?,不禁走上前来,笑着说道。

    “小妹妹我可不小?!被凭沉⒓春懿宦木勒粘阊痰幕?。

    “好好好,你不小,你一点都不小?!彼粘阊炭扌Σ坏?。

    “就是?!被凭持沼谒煽怂杖竦母觳?,然后异常彪悍的挺了挺胸,眼光在苏炽烟和林傲雪的胸前来回逡巡了一遍:“不是我不大,而是你们太大了?!?br />
    这一下,轮到林傲雪哭笑不得了。

    “经纬,你胡闹什么呢”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灰色衬衫的中年男人走进了露台,他看起来四十多岁,身材瘦削却挺拔,步伐沉稳而有力,身上流露出一股淡淡的上位者气息。

    黄经纬看了他一眼,便扭过头去,不爽的哼了一声。

    “他是你老爸吗”苏锐问道。

    “哼?!被凭城岷吡艘簧?,算是回答了这句话。

    苏锐微微一笑,当他看到这个中年人的模样,立刻便联想到了某件事情。

    那一次,苏锐干掉了山本组派来的上忍,然后立刻杀到了宁海市政府大院,出卖叶冰蓝的罪魁祸首王光明正在多功能报告厅内领奖,苏锐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冲进去,把王光明暴打了一顿,丝毫不给市长段清峰和常委毛东升面子。

    而那一次,宁海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市委书记黄伯容也站了出来,少见的以高调的态度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此时出现在君澜凯宾酒店的这个男人,就是黄伯容。

    父女二人的长相还是颇有点相似的,但是性格却截然相反,一个沉稳低调,一个却张扬跋扈,真是两个极端了。

    “黄书记?!绷职裂┯锨叭?,她是认识黄伯容的,身为必康集团的总裁,经?;嵊杏胧形榧羌娴幕?。

    “林总也在啊,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被撇菪ψ抛呱锨袄?,和林傲雪礼仪性的握了握手。

    不过接下来,当他看到苏锐的时候,目光顿时有些凝重。

    因为他对这个年轻男人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太深刻了

    那一晚,苏锐的张扬跋扈震撼了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当场把宁海十大岗位标兵之一的王光明打成了重伤,顶撞市长段清峰和毛东升,结果整个宁海市局都站在了他的身后,一贯老成持重的市局局长陈志山为了他不惜得罪段清峰,而从国安部跨系统空降宁海的副局长罗飞良的行为更是相当于重重的打了段清峰的脸

    也正是基于那次的机会,黄伯容正式的站出来,一改往日低调到骨子里的习惯,开始表明自己的态度。

    那一天晚上,标示着从首都空降宁海的市委书记黄伯容,与土生土长势力庞大的宁海市长段清峰正式交锋的开始

    事实上,黄伯容早就看不惯段清峰的许多做法,但是后者实在是太过强势,自己空降宁海市委书记,无疑是阻断了段清峰的升迁之路,后者自然不可能主动配合他的工作。

    不仅不配合工作,这段清峰还多次在公开场合讲出一些与黄伯容的态度截然相反的话来,并对其的某些做法层层阻挠。

    段清峰妄图以此来逼走黄伯容,让出市委书记之位,他的行为一度导致黄伯容开过的所有会都变成了形式,讲过的所有话都成了废话。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宁海人民只知道有市长,却不知道有市委书记。

    这句话是对黄伯容最大的藐视,但是他初来乍到,根基不稳,也只能任由段清峰这样争权。

    事实上,黄伯容虽然看不惯段清峰等人的所作所为,但是并没有提早摊牌的打算,直到苏锐那天晚上出现在多功能报告厅,让黄伯容敏锐的抓到了一丝机会。

    自从那次公开表态之后,段清峰阵营中的许多人都开始徘徊观望,黄伯容便由绝对的弱势变为了开始渐渐扭转局面,堪称他在宁海官途中的转折点。

    黄伯容同样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这个改变自己官场轨迹的男人,而且自己的女儿貌似还和他很相熟。

    能够让国安部都如此重视的男人,想必其真正的地位比自己都低不到哪里去吧

    “你好,还不知该怎么称呼”黄伯容主动向苏锐伸出右手,他倒是没有提及关于上次苏锐闯进政府报告厅的事情。

    “我叫苏锐?!彼杖裎⑿ψ藕突撇菸樟宋帐郑骸盎剖榧?,你好?!?br />
    “今天我和女儿在这里吃饭,难得巧遇一次,如果几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共坐一桌,我来请客?!?br />
    黄伯容非常友好的说道,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真是没有一点市委书记的架子。

    苏锐却是不领这个情,笑眯眯的揭穿了他的想法:“黄书记是想借着我们来帮你修复一下父女关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