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澜凯宾酒店

    苏炽烟在一旁抿着嘴,硬生生的忍着笑,整个人都快憋的不行了。

    而苏锐的表情早就已经凝固在了脸上,这货呆呆的看着林傲雪,很是难以理解。

    “怎么了不想去”林傲雪回头看了苏锐一眼,她的问话仍旧非常简单直接。

    “想去,太想去了,无比想去?!彼杖裱柿丝谕履?,一脸的艰难,看这样子跟便秘了好几天似的。

    “那就收拾一下出发吧?!绷职裂┧低曛蟊阕碜呖?,在苏锐看不到的地方,她的嘴角已经是微微翘起。

    她就是这样故意逗苏锐的,今天君澜凯宾的某位工作人员已经提前告知了她,秦悦然去首都谈合作,得好几天的时间呢。

    苏锐并不知道真相,只能苦着脸跟上,临走前,他还充满了“幽怨”的看了苏炽烟一眼。

    苏炽烟笑吟吟的,根本不接他的招,而是走到他的身旁,小声而诚恳的说道:“说心里话,这次真的谢谢你?!?br />
    “这是我应该做的,程博洋该受到这样的惩罚,被网民和粉丝们咒骂都是小事,关键是,他的演艺之路可是彻底的断掉了?!彼杖衩辛嗣醒劬?,一丝精光从其中溅射了出来,说道:“事实上,在做出这种事情之前,他就应该考虑过后果,既然是公众人物,那么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更加注意才行,动辄打人伤人,这和流︶氓暴徒又有什么两样有什么资格能被称为偶像”

    “这次他确实是罪有应得?!彼粘阊痰捻庖簧?,很认真的说道:“你也不用推辞了,这次你帮了大忙,找机会我会好好感谢你的?!?br />
    “感谢”苏锐玩心大起,脸上露出戏谑的神色来,忽然压低了声音:“就像那次在酒吧包厢里那样感谢么”

    苏炽烟的俏脸一红,没好气的拧了他一把:“在傲雪的家里你也要开这样的玩笑吗”

    苏锐摸了摸鼻子,笑着说道:“我可不是在开玩笑,我是在阐述一个事实?!?br />
    这倒真的是事实,如果不是最后苏无限和苏老太爷闯了进来,苏锐和苏炽烟真的就借着酒劲做出一些少儿不宜的举动了。

    “差点被你把话题绕偏了?!彼粘阊陶獠欧从?,苏锐一定是故意这样逗弄自己,好不再让自己提感谢的事情,可是,苏锐越是这样,苏炽烟就越是要提。

    毕竟,他虽然是自己名义上的小叔,但是却没有任何义务来帮助自己解决那么多的问题甚至,还极有可能引起欧阳家的怒火。

    “我心里明白,如果不是你,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这样顺利的解决。所以,我一定要谢谢你?!?br />
    和林傲雪呆了一天,简单的聊聊天,配合上她那强悍的自我调节能力,苏炽烟的心情已经变得非常好了,她已经考虑的非常透彻,工作室被毁,或许也是个契机退出娱乐圈的契机。

    毕竟,身为苏家的大小姐,整日在娱乐圈中抛头露面,不惜放下身段的给小明星们化妆做造型,家里的很多人都有不少的非议,甚至背地里也会嘲讽,即便苏炽烟现在已经做到了业内的顶尖造型师,但也仍旧会或多或少的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

    苏无限把一生所学尽数传给了这个养女,自然也不希望看到她把这些东西都浪费掉,用苏无限的话来说,苏炽烟有掌控全局的能力,但却没有争权夺利的心思,这一点很不好。

    “其实,这件事情我有点擅自做主张,你没怪我就好?!彼杖褛ㄚǖ乃档?,这一次因为欧阳兰的出现,他在没和任何人打招呼的前提下,擅自把苏家拉入局,也不知道苏炽烟会不会对此事表示反感。

    “我又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怎么可能会怪你”苏炽烟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爷爷在做一些布局,这我还是多少知道一点的,你能够逼着苏家主动做出选择,何尝不是在帮他说实话,我感谢你都来不及?!?br />
    和聪明女人交流起来就是简单,局势都在大家伙的眼中明摆着,不用多说也能明白。

    这些从小生活在世家中的子弟,绝大部分已经养成了透过问题表象看本质的思考习惯,或许在普通人的眼中,他们可能看到的是程博洋做了坏事,一辈子的演艺生涯都将宣告结束,但是落在苏炽烟等人的眼中,这将是一场世家之间的博弈,甚至极有可能导致一场诸多势力的重新洗牌。

    “对了,工作室那边,我已经安排人重新翻修了?!?br />
    就在苏炽烟正在出神的时候,苏锐忽然说道。

    “啊”

    听到这句话,苏炽烟不禁觉得很是有些意外,这不到一天的时间里,苏锐究竟做了多少事情啊

    又是连夜追查线索,又是马不停蹄的去江门市捉凶,还在网上宣传造势,此时甚至还有工夫安排别人翻修工作室

    想到这一点,苏炽烟的心里涌现出一股暖意,她望着苏锐,眸光略带复杂。

    “其实毁坏的也不是很严重,玻璃碎了,一面外墙被烧,只要重新粉刷一遍,房间内贴上壁纸,再把窗户装上就差不多了?!彼杖衤源上У乃档溃骸安还?,那些昂贵的礼服都被剪烂了,想要复原基本没可能?!?br />
    “没关系,我已经想好了,这些东西本来就极大的牵扯了我的精力,如果我能把投入在衣服上面的热情倾注在别的方面,那么想必所获得的成效要更大一些?!彼粘阊涛⑿ψ潘档?。

    只是,苏锐能够看得出来,她的笑容之中有着一丝勉强的味道。毕竟,没有任何人喜欢被别人剥夺自己的爱好。

    苏锐把这微涩的笑容记在心里,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苏炽烟有她本身就需要走的路,苏锐并没有权力干涉。

    一上车,苏锐的脸顿时有些不自然了,因为车子开往的方向真的是君澜凯宾酒店

    林傲雪和苏炽烟坐在后排,苏锐则是位居副驾驶,正襟危坐,看起来简直正经无比??墒?,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了。

    尽管早就把秦悦然和林傲雪当成了自己的女人,但是苏锐并没有想过三个人大被同眠,他是现代人,尽管左右不了自己的感情,但是对于某些约定俗成的规则还是在潜意识里就会遵守的。

    一路上如坐针毡,终于挨到了君澜凯宾,苏锐的身体已经紧绷的快要抽筋了。而后面的两女倒是放松的很,尤其是苏炽烟,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先喝杯茶好了?!绷职裂┳咴谇懊?,三人来到了观景露台。

    她和苏锐的第一次共进晚餐就是在这里,虽然两人初始时候的见面不是很愉快,但是一路走到现在,确实让人唏嘘感慨。

    “好,我没意见?!彼杖褛ㄚǖ乃档?,真是一点浪漫的心情也没有。

    他哪里是没意见,而是心里有鬼,有意见也不敢提。

    三个人就这样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天,看起来气氛很轻松很融洽,但是只有苏锐知道,他真的太不轻松,一直警惕着。

    他的眼睛时时刻刻的盯着周围,看看会不会有那个高挑的身影出现,不过还好,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秦悦然一直都没出来。

    “现在不出来,是不是预示着她可能不在宁海呢谢天谢地,可别撞上,不然可就要尴尬死了?!?br />
    苏锐面对无数敌人都没有像现在这般紧张过,他抹了一把冷汗,这杯茶喝的可真让人焦灼。

    林傲雪则是时不时的把眼神放在苏锐的身上,看着他掩饰不住的窘态,嘴角便会微微翘起,心情十分不错。

    “欧巴”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亮的喊声忽然响了起来

    苏锐本能的回过头去,便见到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兴冲冲的跑过来,一头便扎进了他的怀里

    林傲雪和苏炽烟都诧异的看着这一切,她们都还没弄明白,这个突然杀出来的小姑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冲出来就抱住苏锐,难道说,这又是他在外面沾花惹草的成果吗

    苏锐感觉到自己的胸口被对方的头重重地撞了一下,连忙扶住她,有点意外的说道:“怎么那么不小心头撞的疼不疼”

    “呃,跑的太急了,没刹住车?!?br />
    这小姑娘揉了揉脑袋,然后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

    黄经纬

    她的头发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黄色,而是带着淡淡的酒红,今天倒是没有化烟熏妆,甚至连唇彩都没擦。穿着一身碎花裙子的她就像是翩翩飞舞的蝴蝶,彰显青春的同时更充满活力。

    “你怎么会来这里”苏锐问道。

    “我当然是来这里吃饭的呀?!被凭程鹛鹦Φ?,好久没见大叔了,心中简直思念的不得了。

    苏锐笑着揉了揉黄经纬的脑袋,把那精心打理过的短发揉乱,这动作看起来异常亲昵。随后,他便感觉到四道目光从侧面射来,笑着解释道:“我朋友?!?br />
    “是啊,两位漂亮姐姐好,我是欧巴的好朋友?!?br />
    黄经纬一边说着,一边一脸甜蜜的搂住了苏锐的胳膊,把半个身子都压在了苏锐的身上,后者甚至清楚的感觉到了对方那柔软的触感

    与此同时,那一架从首都飞来的私人飞机,已经在宁海国际机场着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