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往,苏无限遇到任何事情都是稳若泰山,偶尔会加之带着淡淡嘲讽意味的评价,但是秘书从来没见过他如此直接的对某件事情表态,而且这态度简直堪称凌厉

    由于苏家一贯的稳固位置,很少参加其余世家的争斗,欧阳家族把握住五年前的天赐良机,成功的实现了自我崛起,已经超越了蒋家云家等家族,成为了苏家之下的第一世家,发展势头极其迅猛,势力极广,能量庞大的远远超出想象。

    欧阳星海更是被认为是首都第一少,当然,这个评价得放在苏锐抢婚之前。

    如今,很多人都认为,欧阳家族将继续保持这种迅猛的上升势头,直至超越苏家。

    虽然二者之间还有不小的差距,但这差距并不是天堑鸿沟,并不是不可弥补的。

    毕竟,在很多人看来,苏家的那位老爷子已经是年事渐高,谁也不知道他还能在这个世界上停留多久,如果他老人家某天驾鹤西去,苏家将内乱四起,是不是就预示着这个华夏第一家族开始从顶峰坠落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苏无限此时的这种表态,让秘书感觉到十分的意外。

    苏无限走在前面,他的手正准备拉开车门,忽然停了下来。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决定很冲动”苏无限转过脸来,问向自己的秘书。

    秘书愣了一下,并没有掩饰心中的想法:“在我看来,老爷这次确实有点太直接?!?br />
    “这不是做法的问题,而是立场的问题?!?br />
    苏无限看着他,语气平稳的说道:“要是我苏家连受了委屈的家里人都保不住,还如何立足于华夏别说他是欧阳家,哪怕是美国的白宫,我也得去讨个说法?!?br />
    这话语淡淡,但是却流露出无边的霸气。

    秘书看着他,忽然想起来曾听到的那些关于苏无限年轻时候的传说,那些传说简直比小说还离奇,却有让人不得不相信,想到这一点,男秘书浑身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还有一点?!彼瘴尴抟×艘⊥?,“这次可是苏锐在逼我做出反应,我岂会让他瞧不起”

    “苏锐”秘书问了一句,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去欧阳家?!鄙狭顺岛?,秘书对司机说道。

    “不,不去那里?!彼瘴尴奕此党隽巳盟净兔厥槎挤浅R馔獾囊痪浠埃骸叭ナ锥蓟?,让苏家的私人飞机待命,我要去宁海,晚上再回来?!?br />
    “去宁海老爷,我有点不明白”

    苏无限微微一笑:“这一场大戏,怎能缺了我那个弟弟”

    与此同时,欧阳家众人已经如坐针毡。

    欧阳健沉默了好几分钟,才对欧阳冰原说道:“给你姑打电话,让她用最快的速度滚回来这样丢我欧阳家的脸,回来就禁足一年,只要敢出大门一步,我就打断她的腿”

    “是,爷爷?!迸费舯⒖棠贸鍪只?,开始打电话。

    欧阳星海并没有到场,自从那次被抢婚的事件之后,他主动放弃了家族中的一切管理权,他之前所负责的区域全部交由欧阳冰原来接管。

    江门市,凯达酒店,某个房间中,还不断传来啪啪啪的皮鞭声响。

    此时程博洋已经被抽的浑身流血,那一道道伤痕纵横交错,触目惊心

    看这样子,他下午的代言宣传是别想再参加了。

    不,不仅是下午的代言泡汤了,估计他日后的演艺生涯也将彻底完蛋。

    “兰姐,别抽了,别抽了再抽下去我可就要死了”程博洋有气无力的喊道,他只能牢牢的护住脸,任由鞭子落在身上的其他地方。

    依着欧阳兰的火爆脾气,这一顿鞭子还不得抽到天荒地老,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她的动作,也救了程博洋一命。

    欧阳兰怒气冲冲的捡起手机,看了看号码,直接接通,语气颇为不善:“找我什么事是不是来看我的笑话”

    “四姑,爷爷让你回家来?!迸费舯淅渌档?。

    “他嫌我给他丢人了吗”欧阳兰闻言,更加愤怒。

    听了这话,欧阳冰原的眉间腾起了一股戾气,他的语气之中也完全没有任何与长辈说话时该有的表现:“难道说,你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

    欧阳兰听了,差点没爆炸,话语间也完全失去了理智:“欧阳冰原,你以为你铁定就是欧阳家的家主了敢这么对我说话,我现在就回去撕了你”

    欧阳冰原一声冷笑:“哼,好,我等你,就怕你不敢回来?!?br />
    “你给我好好等着”欧阳兰气个半死,挂了电话便开始穿衣服。

    敢情她和程博洋到现在还是一丝也不挂呢。

    欧阳冰原那边挂断了电话,立刻对欧阳健说道:“请爷爷理解,我之所以这么跟四姑说话,就是为了激她回来?!?br />
    “我知道?!迸费艚〕こさ奶玖艘豢谄骸拔乙丫狭?,你父亲和几个叔叔也没有能力管理好这么庞大的家族,星海也让我大失所望,一点抗压能力都没有,为了个女人,竟然到现在是一蹶不振。只有你,一直韬光养晦,现在看来,已是越来越有挑起大梁的担当和能力了?!?br />
    听了这话,欧阳冰原的嘴角微微翘起,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的得色。

    一直追求的东西,看起来很快就要落入手中了。

    “召集家族里所有人,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这里,哪怕人在外地,也必须即刻赶来这一次,事关家族的日后道路,千万不能大意”

    欧阳健老爷子靠在太师椅上,沉思了十分钟,才发布了这条命令。

    “谨遵爷爷吩咐,我现在就去安排?!迸费舯酒鹄垂硭档?,他的表情之中有一丝凛然。

    如果苏家真的出手,那么对于欧阳家族而言,真的是一个极为严峻的考验。

    “天黑之前,我要见到家族中身在国内的所有人?!蓖6倭艘幌?,欧阳健说道:“尤其是,你四姑”

    就在苏锐乘坐着张紫薇的轿车,刚刚驶下宁江高速公路的时候,一架私人飞机也从首都机场冲天而起,消失在前往宁海的方向上。

    “你要去哪里”张紫薇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现在还只是下午两点钟,还不够时间吃晚饭的。

    “去林家别墅吧,苏炽烟还呆在那里呢?!彼杖袼档?。

    张紫薇轻轻的应了一声:“好?!?br />
    苏锐看了看她,眼睛里带着淡淡的笑意,调笑了一句:“你可别因为我没能陪你吃饭,你就感觉到失落了?!?br />
    “别自恋了,你还真以为你有那个魅力”张紫薇回了一句,俏脸微红。

    “我对我这方面的能力一直都很自信?!彼杖褚槐哂檬只⒆盼⒉?,一边乐呵呵的说道。

    “好,那你先前答应我的事情,可不能反悔?!闭抛限彼剖枪淖懔擞缕档?。

    这个姑娘在发布一条条称霸宁海地下世界的命令之时,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犹豫和纠结。

    “我答应了什么”苏锐摸了摸鼻子,一脸的疑惑和无辜。

    “你”

    张紫薇不满的拍了一下方向盘,然后才从后视镜中发现苏锐那带着揶揄的笑容,顿时气的不打一处来,恼火的说道:“陪我去旅游,还欠我一顿晚饭,不能说话不算数”

    “那必须的,我可不是食言而肥的人?!彼杖褡焐险庋?,心里却腹诽着:“尼玛,要真是食言就会胖的话,我早就胖的死掉了?!?br />
    等苏锐到了林家别墅大门口,王远便立即迎上来,说道:“姑爷,大小姐一整天都没出门?!?br />
    “我也猜到了?!彼杖裎⑽⒁恍Γ骸跋缺鸶嫠咚一乩戳??!?br />
    “好的,不过她们正在泳池那边?!蓖踉渡焓种噶酥负蠡ㄔ暗姆较?。

    “兄弟,多谢了?!彼杖衤冻鲆桓瞿腥硕级男θ?,拍了拍王远的肩膀。

    林傲雪和苏炽烟,两个身材火爆的极品大美女在游泳,想想都让人血脉贲张啊。

    由于林傲雪的大姨妈很不凑巧的来到了,因此并不能下水,苏炽烟自然也不可能穿上林傲雪的泳装,两个美女虽然在泳池边上,但是却没有下水游泳。

    因此,当苏锐看到两个漂亮女人在泳池边上一边躺着一边聊天的时候,脸上布满了黑线,心中有一千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尼玛,王远,说话都不知道说的清楚一些吗”苏锐很是不满的说道。

    事实上,人家王远把话说的非常清楚明白,他说在人在泳池这边,又没有说她们在游泳,还是苏锐自己思想不纯洁,想的太多了。

    “咳咳,同志们,我回来了?!?br />
    苏锐故意清了清嗓子,说道。

    林傲雪和苏炽烟同时回过头来,前者的目光很平静,但是这平静之中带着一丝隐藏很深的欣喜。

    而后者的目光便比较炽烈了,不过这炽烈之中并没有太多的那种情感,而是感谢的成分更加多一些。

    “苏锐,这次要好好的谢谢你?!彼粘阊陶嫘氖狄獾乃档?,表情很是诚恳。

    她知道,如果这次没有苏锐的出手,那么根本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掀起这一场足以让人感到震撼的网络风暴。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彼杖衤辉诤醯陌诹税谑郑骸扒虮鸶卸囊陨硐嘈戆??!?br />
    苏锐这句话一说完,便感觉到身侧有两道冰冷的目光射了过来。

    他自知说错了话,摸了摸鼻子,讪讪的干笑两声:“那啥,开了个玩笑,开了个玩笑?!?br />
    林傲雪冷冷说道:“你这笑点还真低?!?br />
    苏炽烟早已忍俊不禁:“下次可别嘴贱了,尤其是当着傲雪的面?!?br />
    林傲雪知道苏锐的性格,自然也不可能真生气,也站起来说道:“今天晚上一起吃饭,我订好了酒店?!?br />
    “给我接风的么”苏锐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待遇提高了不少,这才应该是男人该有的地位嘛,于是顺口问道:“去哪个酒店”

    “君澜凯宾?!?br />
    林傲雪淡淡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