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了电话之后,欧阳兰对程博洋淡淡说道:“宁海市局那边已经搞定了?!?br />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浑身上下流露出浓浓的女王气质。

    在华夏所谓的上流社会圈子里面,那些看似非常正经的人,实则已经混乱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不仅男人会乱搞,那些女人也是一样,譬如欧阳兰,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程博洋在小心翼翼的给欧阳兰捏着肩膀,陪着笑说道:“多谢兰姐了,如果没有您,我这下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才是?!?br />
    此时此刻,他不禁非常的庆幸,庆幸自己能够傍上欧阳兰,这大腿实在是够粗够有力,只是轻飘飘的一个电话,就解决了自己的事情。

    “哼,如果不是看你刚才还算卖力,我可不会帮你这个忙?!?br />
    “在兰姐面前,我会一直都卖力下去?!背滩┭蠛俸僖恍?,似乎全然不在意自己身上的那些青紫淤痕

    为了自保和上位,这些伤痕又能够算的了什么

    欧阳兰冷冷的哼了一声:“下次不要再犯着这种低级错误了,只是对付一个小小的造型师而已,这种低级的打砸事件也能干得出来,你就不觉得掉价吗”

    从始至终,欧阳兰都没有问过那名造型师究竟叫什么名字,她不想知道,也不屑知道。

    “兰姐教诲的是,我一定不会犯了,一定不会再有下次了?!背滩┭蟮男幕旧弦丫呕亓硕亲永?,还是多补充了一句:“不过兰姐,那些网上的流言蜚语,您看看该怎么才能删掉呢”

    “删掉这些东西还不简单”欧阳兰非常鄙视的看了程博洋一眼:“哪怕你们在娱乐圈很火很火,但终究是个无权无势的戏子,人气很高,粉丝很多,又能有个屁用?!?br />
    对于这样彪悍的“教育”,程博洋不知道听过多少次,每次听着,他也不可以反驳,只能点头称是。

    倘若他说错一句,说不定换来的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阳兰冷笑了一声,又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打给华夏国家网络管理中心的某个副主任,对于他们而言,删掉一些新闻和评论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兰姐威武,兰姐威武?!背滩┭蠹脚费衾脊伊说缁?,嘿嘿一笑,终于心满意足了。

    “威武”欧阳兰的嘴角微微翘起,拍了拍程博洋的脑袋:“老娘我给你做了那么多,你怎么感谢我”

    听了这话,程博洋的面色微微一变,随后咬了咬牙,说道:“请兰姐放心,一定会让您满意为止”

    苏锐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了客厅内。

    处于激战之中的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间门无声无息的打开,又无声无息的关上。

    张紫薇正靠坐在床上看着电视,见到苏锐回来,立刻站起来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只是,在问这句话的时候,张紫薇的脸上似乎带着一丝淡淡的红晕。

    她知道欧阳兰是来做什么,也知道苏锐刚才是去偷窥了,因此这句话问的很是有些不好意思。

    苏锐摇了摇头,啧啧说道:“实在是太劲爆太残忍太没人性了,我都没法形容,你自己看吧?!?br />
    说罢,他便把手机丢给张紫薇,后者点开相册看了几眼,随后立刻红着脸把手机扔到了一旁。

    苏锐见此情景,心情极好,哈哈大笑。

    “是不是很劲爆我见过女流︶氓,但没见过这种的?!彼杖窕乖诨匚叮骸芭费艏业哪咐匣⒒嵬娴幕ㄑ拐娑?,可惜就是苦了程博洋这个小白脸了,惨嚎声不断啊?!?br />
    “娱乐圈实在是个大染缸怎么感觉比黑社会还要乱?!闭抛限庇淘チ艘幌?,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

    “你算是说了句实话?!彼杖袼档溃骸澳阆衷诖蚩?,看看那些转发关于程博洋消息的微博都还在不在?!?br />
    张紫薇拿出手机刷新了一下:“基本都删除了,网管中心的那批人效率还真高?!?br />
    苏锐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如果他们在其他事情上面也能够保持这样的高效率可就好了?!?br />
    “这个恐怕很难?!闭抛限蔽孀烨嵝?,她也知道,这是苏锐下的套,对方删的越快,钻进陷阱里的速度也就越快。

    苏锐拿过手机,直接给“程序员”打了个电话。

    这一次,他说的是纯正的英语,张紫薇并不是第一次听到他这样说,但每一次都会感觉到惊艳和佩服。

    张紫薇对英语并不能算是特别精通,但也能听懂个大概,听着苏锐的安排,她不禁开始为欧阳兰和程博洋这一对男女暗暗默哀。

    如果这次事件按照苏锐的意思进行下去,那么毫无疑问将引起一场飓风。

    “程序员,我有几个视频和一些照片要发给你,你收到之后,用最快的速度传到网络上,微博,微信,门户网站,手机弹窗等等,只要有渠道,你就去扩散?!?br />
    “第二,我口述一篇短文,你来记录,记录完成之后,也立刻上传到网络进行传播?!?br />
    “接下来是文章的内容,你做好记录?!彼杖窦虻サ乃伎剂艘幌?,便接着说道:“关于苏炽烟工作室的打砸事件已经有了最新进展,经宁海警方调查,是当红影星程博洋在幕后主使,雇佣十九名黑社会成员打砸工作室,不仅使现场的几位明星受到了伤害,也对苏炽烟的工作室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甚至现场丢失了价值上千万的珠宝首饰,价值近亿元的珍稀礼服藏品也被暴力破坏,如今赃物已经追回,十九名嫌疑人全部被抓捕归案?!?br />
    停顿了一下,苏锐接着说道:“就在真相已经公诸于众、在网络上逐渐传播开来的时候,来自于首都欧阳家族的欧阳兰介入了,她和程博洋之间保持着不可告人的情人关系,先后打电话给宁海市政府和国家网络管理中心,她让前者命令宁海市局中止对此案的调查,让后者在网络上删除侮辱程博洋的相关信息,当然,如果大家现在打开微博,会发现自己曾经转发的相关消息已经找不到了。这并不是单方面的臆测和爆料,而全部是基于事实的阐述,口说无凭,接下来是相关的视频和音频,铁证如山,由不得程博洋和欧阳兰推翻?!?br />
    说到这里,苏锐再次停顿了一下:“程序员,我待会发给你的那几个视频和照片,其中的男女都没有穿衣服,你先放出一批没打马赛克的,再在重点部位全部打上马赛克,然后重新放出来。最关键的是,脸部不要打码,五官越清晰越好?!?br />
    之所以脸部不进行遮挡,这个道理很简单,那就是苏锐要刻意暴露欧阳兰和程博洋,证明他们就是视频里的主角

    “还有一件事,你这次上传东西之后,不要设定为不可删除模式,尤其是第一轮上传的那些没有马赛克的视频和照片,能不能设定为在上传一小时后自动删除”

    “谨遵您的吩咐?!背绦蛟彼底?,手指已经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动了起来

    “搞定这些的话,最快需要多久”苏锐问道。

    “在您把照片和视频传过来之后,我应该还需要一个小时,因为没有帮手?!背绦蛟庇行┖寡盏乃档?。

    一个小时

    事实上,这么大的工作量,如果换做别人,恐怕花上两天都无法完成

    而他却认为自己需要一个小时都嫌长了

    苏锐倒也没有责怪他,反而说道:“没关系,时间可以多延长一些,这样大伙儿心中积蓄的愤怒就更多一些?!?br />
    “您看多久发布合适”程序员问道。

    “凭借现有的网络条件,我把视频和照片传给你就需要接近一个小时,这样吧,从现在起,你在三个小时之后发布”苏锐说到这里,看了看手表:“也就是,华夏时间,十三点三十分?!?br />
    “是?!背绦蛟钡牡缁案崭展业?,一个简单的模型已经在他眼前的显示器上出现,随着他手指动作的速度越来越快,一行行的代码在模型旁边闪现而又消失,然后这个模型在不断的完善着,线条也越来越复杂。

    五分钟后,全华夏最大的微博公司的技术部传来一声声的惊呼,所有人惊呼的内容几乎完全一样,那就是网站被不知名的黑客强势入侵了

    挂了电话之后,苏锐发现张紫薇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不禁苦笑着摸了摸鼻子:“为什么这样看着我觉得我很帅很拉风吗”

    “我觉得那些得罪你的人,真是上辈子净做坏事这辈子净受恶报了?!闭抛限备锌潘档?,她听着苏锐的那一系列有条不紊的命令,不禁有了为程博洋和欧阳兰默哀的心思。现在的网络那么发达,如果把这些视频和照片传出去的话,恐怕这两人就彻底没有翻身之地了

    以后无论谁见到他们都会指指点点,程博洋少不得要坐几年牢,出来之后便什么都没有了,而欧阳兰也极有可能被逐出欧阳家族

    “这可不是他们净做坏事,而是我净做好事了?!彼杖裎⑿ψ潘档?,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刷屏信息

    “我相信你,只做好事?!闭抛限蔽孀烨嵝Φ?。

    “欧阳家,开锅吧?!?br />
    苏锐自言自语,他转脸望向窗外,那是首都的方向。

    ps:第三更送上,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