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 、 、 、 、 、

    当苏锐听到“兰姐”两个字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和某个女人对上了号,脸上全是浓浓的八卦神情,但是却不知道自己猜的对不对。

    “兰姐,是这样的,我昨天找人把一个化妆师的工作室给砸了,也不知道是怎么走漏了消息,现在微博上沸沸扬扬,都在传说是我干的,对我的形象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兰姐,你的关系广阔,看看能不能帮我搞定这个麻烦”

    程博洋说起自己的错误,自然是避重就轻。

    苏锐听得清清楚楚,电话那端似乎是有点不耐烦:“不就是砸了个工作室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赔点钱不就行了吗”

    “兰姐,这已经不是赔不赔钱的问题了,宁海市局已经立案了,我怕他们追查到我的头上来”程博洋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看着苏锐,在与这个兰姐通上电话之后,他那惴惴不安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真是的,都怪自己太自大,把这么强的靠山都给忘记了。

    “宁海市局”那边的女人一声冷哼,语气之中带着不屑:“可轮不到他们在我面前叫板?!?br />
    “兰姐,我知道你神通广大,要不你打个电话,帮我搞定宁海市局,摆平这件事”程博洋说道,听到兰姐这样说,他的心里 已经一点不紧张了。

    “这不是什么大事,我帮你搞定也行,我现在就在宁海,一个电话的事情而已?!?br />
    “姐,那么巧,我就在宁海旁边的江门市,如果你晚上有时间的话,我就去你房间陪你?!背滩┭笮男榈目戳怂杖褚谎?,又说道。

    “把你的地址报上来,我现在去找你,看你的表现,先把老娘伺候舒服了,老娘再帮你搞定这件事?!?br />
    苏锐听到了这句极其彪悍的话,顿时有点目瞪口呆。凹槽,这是什么节奏难道说这程博洋是靠着自己的小白脸来讨好这女人的欢心,然后才获得上位的机会

    “好兰姐,你放心,我一定努力让你舒服的?!背滩┭笠涣程趾玫乃档?,不过苏锐倒是明显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惧意。

    而这一丝惧意,被苏锐清楚的捕捉到了。

    程博洋挂了电话,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有人来帮我搞定这件事情了,很抱歉,你的阴谋达不成了?!?br />
    “我可没有阴谋,反而从头到尾都是你在阴谋算计别人?!彼杖袼直?,好整以暇的笑道:“我本来想简单粗暴的解决这个问题,不过现在看来,这件事情比我想象的要有趣的多的多?!?br />
    “还简单粗暴的解决问题你就使劲吹吧。我看你一会儿还能不能笑的出来?!?br />
    程博洋冷笑道,反正有兰姐的出手,现在宁海警方已经不足为虑,完全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心。

    苏锐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嘲讽至于还有点怜悯:“娱乐圈真是个大染缸啊,你一个当红的明星,也得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才能上位,真是让人感觉到可悲?!?br />
    听了这话,程博洋的脸色骤然变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不说你也能明白?!?br />
    苏锐今天算是亲眼见识到了,事实上,在这所谓的娱乐圈里面,无论男女,基本都很难独善其身,想要上位,就得承认那种“潜规则”,并且主动参与其中。

    很多女明星都会找“干爹”,很多男明星也会找“姐姐”,但是相比较而言,男明星反而会更惨,因为他们有可能被暴力女富婆看上的同时,还有可能被那些喜欢小白脸的老男人看上。

    关键是,这些变态的老男人绝大部分都是有钱有势,可以一句话就决定你在娱乐圈的生死,程博洋能够走到今天,说不定已经被这些老男人玩弄过多少次了菊花说不定都烂掉了

    为了成名,就算忍着恶心也得把这些老男人服务好,他也真是不容易

    “我想,在那个兰姐来到这里之前,你是不会离开的,对不对”苏锐冷笑着说道。

    “她能够搞定宁海市局,让他们撤销立案,也能够删掉微博上面的转发与评论,你说,我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

    苏锐看着他不可一世的模样,叹了口气:“友情提醒你一句,不要忘记了苏炽烟?!?br />
    “就凭她一个小小的造型师而已,能翻出多大的浪花来”

    “真是个傻逼?!?br />
    苏锐觉得这货真是无药可救了,丢下一句评语,竟这样出门了。

    这个程博洋根本不知道,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找的那位兰姐或许很厉害,但是,在华夏若是比起背景和后台,有几个能比得过苏炽烟

    你把人家工作室给砸了,难道以为搬出个靠山来,就能搞定这一切

    等到苏锐刚刚把门关上,程博洋就狠狠的啐了一口:“等到兰姐来了,一定要让这个家伙好看”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就没想想,苏锐为什么会这样离开。

    而此时,苏锐都还站在房门前,清楚的听到了程博洋这句恶狠狠的话,不禁觉得有点可笑。

    张紫薇也没走远,站在走廊的窗边等着他,见到苏锐出来,迎上来问道:“你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

    “因为一会儿有大鱼要跳出来,我是不忍心错过这种惊天八卦啊?!彼杖窀锌潘档?,表情略有贱意。

    张紫薇一看他这个表情,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什么大鱼值得你这样”

    “我现在还不确定,但是希望没有推测错?!彼杖竦恍Γ骸罢饧虑樵侗任以は氲囊市矶嗄??!?br />
    “故弄玄虚?!闭抛限逼财沧?。

    苏锐在窗口吹了一会儿晨风,然后转脸看了看张紫薇,这姑娘一袭白裙立在风中,长发飘起,倒似乎有种飘逸的味道来。

    虽然张紫薇和周安可都喜欢穿白裙,但两人却又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后者外表柔弱,但是内心果决勇敢,办起事来毫不拖泥带水,虽然是女子,但经?;崃髀冻鲮钠?,很有成为一个决策者的潜质。

    可是周安可就不一样了,来自于江南水乡的姑娘,整个人儿都像是从水墨画里走下来的一样,能给人一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感觉,从莲塘镇走来的姑娘,性子温婉安宁,就像是一朵清新的莲花。

    “美女,我们出去走走吧?!彼杖窈鋈谎氲?。

    “可是你刚刚还让我把自己关在外面?!闭抛限钡淖旖枪雌鹨凰炕《壤?,轻哼了一声:“刚才的我你爱理不理,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br />
    说完,她便转身朝电梯处走去。

    “这算是答应吗”

    苏锐一脸黑线的跟在了后面。

    两个人倒也没有走远,只是在酒店附近感受了一下江门市清晨的气息,一人抱着一杯温热的奶茶,坐在街边的长椅上,看着行色匆匆的上班族,不禁有种复杂的感觉。

    “有时候我觉得他们很辛苦,有些时候又觉得自己很想去体验一下这种生活?!?br />
    张紫薇忽然说道,她轻轻的喝了一口奶茶,目光之中流露出不知名的意味来。

    苏锐转脸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在你这个年纪,许多女生都还是刚刚走出校园,刚刚找到工作?!?br />
    “是呢?!闭抛限碧鹜?,看着前方的人群:“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没有青春?!?br />
    才那么年轻,本来应该是花季的姑娘,却开始掌控着宁海地下世界的第一大帮派,见识那么多丑恶和阴暗面,每天还要表现出严肃的样子,时间长了,张紫薇都有些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苏锐闻言,沉默了一下:“要不这样吧,我可以给你放个假,帮中的事务暂时交给李阳,你出去走一走,散散心?!?br />
    “自己一个人不想出去,也不知道该去哪里?!闭抛限钡故蔷芫?。

    “你没朋友吗”

    “我一直呆在黑社会,谁家的姑娘敢和我做朋友”张紫薇苦笑道。

    苏锐叹了口气:“要不抽个时间我陪你出去走走散散心”

    “好”

    张紫薇的眼睛骤然亮起来,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我去,你在给我下套”苏锐看着张紫薇那如阳光一样明媚的笑容,又好气又好笑。

    “我可没下套,都是你自己答应的,不许反悔?!闭抛限蔽孀烨嵝Φ?。

    事实上,她确实没给苏锐下套,刚才说的也都是真实感觉,错过的青春,总是想要再找一些弥补的方法。

    还是那句话,追不追求他是自己的事情,他接不接受则是另外一回事。张紫薇深切的明白,自从苏锐将自己从东洋救回来之后,她的心里就再也住不进别的男人了。

    “绝对不反悔,那就等近期抽个时间吧?!?br />
    苏锐说完这一句,他的眼睛就骤然眯了起来。

    因为,此时一辆挂着首都牌照的黑色奔驰出现了酒店的门口。

    车门打开,一个烫着大波浪发型、面戴黑超墨镜、脚踩十五厘米高跟鞋的女人走了出来。

    这个女人走路极快,风风火火,没几秒钟便消失在了酒店的大厅内。

    张紫薇也顺着苏锐的目光看去,情不自禁的说道:“这女人看起来好强势?!?br />
    苏锐收起手中的相机,嘴角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微笑:“能不强势吗欧阳家的母老虎,那可是名声在外?!?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