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了苏炽烟的工作室

    听到这句话,程博洋和他的女助理都是面色齐齐一变

    哪怕他们的演技再好,此时也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

    程博洋根本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他一点都没有想到,一个冲进来拍自己裸身照片的男人,竟然会知道自己做的这种秘密事情

    是的,就是秘密

    对于打砸苏炽烟工作室的事情,从头到尾,程博洋都没有露面,甚至一切都是由女助理进行电话远程指挥,甚至连具体负责打砸的光头三哥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眼前的男人又怎么可能知道

    这两人的神色变幻落在苏锐的眼中,一清二楚。

    “我想起你来了”

    程博洋之前睡眼惺忪,并没有看得清苏锐的长相,只是觉得有些面熟,他现在才记起来,这个男人就是那天出现在苏炽烟身边的男朋友自己的情敌

    “现在才想起我来,未免有点太晚了?!彼杖褚×艘⊥罚骸澳阍诠陀洞蚴执蛟夜ぷ魇业氖焙?,就该想起我的存在?!?br />
    “你胡说什么苏炽烟的工作室被砸,怎么可能是我做的我也是昨天睡觉前才在微博上看到的这件事情”程博洋怒道,不过这怒气冲冲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底气不足。

    “我胡说”

    苏锐冷冷一笑,指了指斜对面的女助理:“十点三十四分,你身边的这个女人给耿三林打了一个电话,一点半的时候,耿三林又给她回了一个电话,通话时间一分零五秒,如果不相信,就翻翻手机,看看是不是?!?br />
    听到这话,女助理的脸色唰的一下,煞白煞白

    “你看,就算不翻通讯记录,你也脸色也足以说明一切了?!彼杖裎⑽⒁恍?。

    “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讲话”程博洋兀自嘴硬着。

    “没有证据在耿三林给你的女助理打电话的时候,你是不是在旁边插了一句难道说这叫没有证据”苏锐冷冷一笑:“警察都已经把你的手机定位在了凯达酒店,不然你以为我怎么能找来的”

    程博洋的脸色也骤然变白

    他没想到,警察竟然能够如此迅速的把案子锁定在他的头上

    不是说这些警察都是吃干饭不管事的吗他们难道不会查到耿三林等人的头上就结案吗怎么就能顺蔓摸瓜,找到自己

    本来程博洋的设想非常美好,他找这些小混混来打砸苏炽烟的工作室,警察绝对不会重判,顶多治安拘留十五天,然后就不了了之了,毕竟只是砸一些东西,而且抽那些明星几巴掌,又闹不出来什么人命,小事一桩。

    可是,他看来的小事一桩,如今已经变成了大事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背滩┭笳媸茄菹费荻嗔?,随口就说出了一句经典台词。

    “这没什么不好理解的,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可以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告诉你?!彼杖癯渎胺淼目戳怂谎?,淡淡笑道:“在这次打砸之后,苏炽烟的工作室丢了价值上千万的珠宝首饰,这些人已经构成了入室抢劫罪,刑期十年起步?!?br />
    入室抢劫十年起步

    听了这八个字,这两个人都完完全全的愣住了

    事情怎么会出现这样的走向不就是简单的打砸一通而已吗怎么能丢了价值千万的东西

    程博洋立刻反应过来,一定是耿三林那些混混见钱眼开,把珠宝首饰顺手给拎走了

    “不仅如此,除了珠宝首饰之外,现场还损坏了许多名贵礼服,粗略估计,所有损失加起来要在八千万以上?!?br />
    苏锐可没有真正计算过到底损失多少钱,反正那些礼服都是名贵的珍藏品,估摸着八千万也只少不多,于是就随口说了个数字。

    “八千万怎么可能这么多”

    “为什么不可能这个数字是经过警察统计出来的,我并没有任何必要来骗你吧”

    苏锐充满嘲讽的一笑,语气之中带有无尽的蔑视:“八千万,都够判死刑的了?!?br />
    这句话一出,程博洋浑身无力

    他并不是傻子,既然苏锐能够找到这里,就说明警察肯定也知道了自己是幕后主使

    死刑

    不会吧

    苏锐冷笑着看着他:“我可以给你几分钟的时间,让你来消化消化这个震撼人心的消息?!?br />
    程博洋呆坐在床上,浑身的力气仿佛已经被抽空。

    他今年在娱乐圈的蹿红速度简直像是坐火箭一般,如果这种情况能够保持下去,他甚至有可能使得自己的身价迈进华夏男星前十之列

    可是,如果这次打砸苏炽烟工作室的消息传出去,他就有可能会判刑,坐牢

    哪怕只是判一年两年,对于程博洋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等到他出狱,谁还能记得他谁还愿意捧红他

    而且苏炽烟工作室被砸的消息,已经挂在热搜榜上足足一天的时间,可谓是拉足了仇恨。如果到时候公布自己是幕后主使者,那么所有的仇恨就会转嫁到他的身上

    所有的脏水,所有的咒骂,都将由他一人来承担

    想到了即将发生的那些事情,程博洋已经彻底的傻掉了

    看着他的模样,苏锐摇了摇头:“在你做这些事情之前,就该想到会有今天?!?br />
    程博洋正傻坐在一边,他的手机铃声却已经响起来了。

    这么一大早的,谁会给他打电话

    无论是程博洋,还是女助理,都没有任何心情接听这个电话。

    “接吧,说不定有惊喜呢?!彼杖裥γ忻械乃档?。

    他越是这样笑,越是让程博洋感觉到极为的不放心

    他从呆傻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看到是一个演艺圈朋友打来的,于是就接通了电话。

    “博洋,苏炽烟的工作室,是不是你砸的”那朋友一上来就劈头盖脸的问道。

    程博洋没想到消息那么快就走漏出去,心中震骇无比,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努力使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你胡说什么呢,怎么回事”

    “你快上微博看看,有很多人都在传说是你雇人砸的工作室”

    “什么怎么会传说是我呢我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情”程博洋还在朋友面前否认,不过当他说完这句话,发现苏锐正笑眯眯的看着他的时候,立刻噤声了。

    “不管是不是你干的,你现在都必须立刻到微博上面澄清否则泼到你身上的脏水就会越来越多而且,你还要立刻和你的公司联系,让他们出面辟谣越快越好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对你来说,就是一场公关?;背滩┭蟮呐笥言诘缁澳嵌撕白?,声音很急切。

    “好,好我试试看”

    挂断了电话,程博洋的手无力的从半空垂下,任手机摔在地上都没有理会。

    “是不是你放出的消息”程博洋有气无力的问道。

    “是我吗”苏锐摸了摸鼻子,自问自答:“应该是我?!?br />
    这句话差点没把程博洋的鼻子给气歪了。

    正是苏锐在来江门市的路上,授意手下的“程序员”,让他把这件事情扩散开来。

    于是乎,“程序员”便极其无聊的设计了个自动登录器,自动注册了一千个微博账号,互相转发评论。

    这一系列操作全部自动完成,完全不需要任何人工的介入。

    而且,这一千个微博账号还拥有自动吸粉的功能,也就是说,在程序员注册账号的时候,每个账号都自动拥有一千以上的粉丝。

    “程序员”甚至还事先做了粉丝群体筛查,每个账号所多出来的那些粉丝,都是关注超百人以上的,他们并不会发现自己的微博无缘无故的多了一个“字母号”的关注。

    说到这一点,就不得不批评程序员同学的不走心了,他弄了这一千个账号,竟全部都是字母号,从二十六个英文字母中随意的抽取字母排列组合而成,真是懒到了极点

    这绝对是微博自出现以来遭受的最大规模入侵,偏偏微博的那些技术人员还一无所觉他们精心编制的反自动注册系统压根就没有收到任何的提示

    用这么高端的技术来传播小道消息,程序员绝对是开了先河了简直堪称水军之王

    有这一千个微博账号做开路先锋,再加上那些粉丝们的转发,关于程博洋相关消息的转发量就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哪怕称之为瞬间扩散也不为过

    程博洋并没有打开微博查看任何的消息,因为他知道,现在舆论的声浪已经被激起来了,他大势已去,必须得想个力挽狂澜的办法才行

    “我能打个电话吗”

    程博洋抬起头,略带紧张的问向苏锐,完全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了。

    苏锐被他这个问话搞的十分吃惊,按照他的意思,程博洋本应该愤怒的对着自己吼才对,为什么还要征询自己的意见因此他哭笑不得的说道:“你尽管打,随便打,打给谁都行,没有必要征求我的意见?!?br />
    苏锐倒是想看一看,这次有谁能够救得了他。

    苏锐丝毫不担心程博洋能够搬出什么大人物来,无论他搬出谁,那个人都会被踩的死死的。

    搬谁,就踩谁,就是这么简单。

    让他经历从巅峰到谷底的感觉,可不是说说玩的。

    在苏锐看来,程博洋有极大的可能会打给莫柏芬,毕竟她是经纪公司的老板,说出的话最有分量,是解围的最理想人选。

    可是,程博洋的电话再一次让苏锐意外了。

    电话接通,只见这货满脸堆上讨好谄媚的笑容,道:“兰姐,是我,你看今天早晨的微博了吗”

    “兰姐”

    听到这两个字,苏锐的表情顿时变的极为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