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瑞娱乐集团的老板莫柏芬正在首都的家里睡着觉,却被一阵铃声惊醒。

    她没有把手机调成静音的习惯,已经到了这个位置,也没有谁会脑子抽风半夜打自己的电话,那不是找不自在吗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莫柏芬看到是个陌生号码,心中略有不爽,接通之后正准备怒斥一句,却不成想到从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隐隐有点熟悉的声音。

    “还记得我是谁吗”

    听到这句问话,莫柏芬第一时间并没有想到这是谁,皱着眉头思考了好几秒之后,她才回想起了那个夜晚。

    就是在唐妮兰朵儿的演唱会那天,自己本想利用这个年轻男人,结果他不仅赶走了张荣源,帮助自己解决了困扰多年的问题,还不清不楚的有了那么一点暧昧的举动。

    不知为何,听到他的声音,莫柏芬的心里就有一股细小的火焰蹿出来,有点热,也有点痒。

    她甚至还清楚的记得,在上次分开之前,苏锐对自己所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希望再相见的时候,我们仍是朋友,当然,下一次,或许我会考虑一下,要不要把你当场推倒了。

    推倒

    这还真是让人脸热心跳的一句话呢。

    “苏锐你终于想起姐姐了?!币残硎歉账训脑?,莫柏芬那略含笑意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沙哑和慵懒,不过这语调却更添性感与诱惑。

    从床上坐起来,莫柏芬靠着床头,一身紫色的睡裙把她那让人感觉到惊心动魄的身材极好的展现了出来。

    苏锐坐在车上,不禁想起来上次不小心看到莫柏芬洗澡出来练瑜伽的情形,自己也觉得有点口干舌燥:“最近有时间吗想请你喝杯茶?!?br />
    莫柏芬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揶揄:“难道你就只是想和姐姐喝杯茶那么简单”

    “如果你想发展更进一步关系的话,我也可以给你找几十个身强体壮的男人,包管让你满意?!彼杖裥ψ潘档?,他看了一眼张紫薇,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来。

    这个姑娘,假装在认真开车,实际上正支着耳朵听自己打电话呢。

    “你这弟弟可不乖?!蹦胤已鹱吧乃档?。

    说完这句话,她自己也有点意外。

    按理说,她和苏锐也就见过那一次而已,连熟都谈不上熟,为什么一到他的面前,自己就会流露出这种平日里绝对不可能表现出的状态甚至总是想调戏他

    莫柏芬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貌似这只有一个不太靠谱的解释自己对这个年轻男人有点意思,即便心理上没有,但是生理上还是有的。

    不够她也觉得这理由太可笑,第一时间就选择推翻了。

    “我想请你帮我个忙?!彼杖袼档?。

    “那么久不联系我,一联系我就让我帮忙,你怎么那么功利啊”莫柏芬调戏般的笑着:“我偏不帮?!?br />
    “你不帮,我就揍你?!彼杖窦浔牒返乃盗艘痪?,张紫薇听了,方向盘差点又握不稳了。

    “我就在首都,你有本事来揍我啊?!彼档秸饫?,莫柏芬不禁想起来在上次离别之时,苏锐在自己的臀部上狠狠的拍了那一巴掌。

    真是个流︶氓。她在心里说道。

    苏锐笑道:“行,你要真敢这样,下次见面,看我不打哭你?!?br />
    “说正事吧,你到底找我帮什么忙的”莫柏芬真的觉得两个人之间有种打情骂俏的感觉,于是换了个话题。

    “程博洋是不是你公司的签约艺人”

    程博洋

    听到这个名字,张紫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从后视镜中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眼中全是震惊。

    很显然,张紫薇也知道这位奶油小生,最近可是红的很,连续出演了几部古装剧,吸引了一大堆脑残粉。

    可是,苏锐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起他来

    难道说,这次苏炽烟工作室的打砸事件,和程博洋有关

    一连串的问号闪过张紫薇的脑海,但是却没有答案。

    电话那端的莫柏芬也不知道苏锐为何会突然提起程博洋:“没错,他是我们公司的签约艺人,你问他做什么”

    “他得罪我了?!彼杖袷掌鹆诵θ?,淡淡的说道。

    “怎么回事”

    莫柏芬感觉到有点不妙,她虽然只和苏锐有过短短一两个小时的相处,但可是深深知道对方的手段,堂堂欧阳家的女婿都能被他给整的无声无息失踪那么多天,一个小小的程博洋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这个程博洋怎么就脑子一抽惹到他了呢

    在莫柏芬看来,程博洋蹿红的实在太快,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此高的人气,难免会自我膨胀,最近在公司里遇到他,说话间明显带着一种傲气,这种性格实在太容易得罪人了。

    莫柏芬曾经婉转的从侧面提醒过他,但是却没有收到任何的效果,这年轻人现在可是博瑞娱乐的摇钱树,即便身为老板,莫柏芬都不能直接得罪他。

    而且,让莫柏芬很不爽的是,就在她婉转提醒程博洋收敛一些低调一些的时候,后者反而对她表示出了合同期满就跳槽的意思,这根本就是要挟了。

    “确切的说,他得罪的不是我,而是苏炽烟?!彼杖窭淅湟恍Γ骸拔蚁?,这是一直追求苏炽烟而不得,因爱生恨吧?!?br />
    听到苏炽烟的名字,莫柏芬的心骤然一凉

    “你的意思是,今天苏炽烟的工作室被打砸,就是程博洋指使别人干的”莫柏芬的反应极快,迅速的联想到了某件事情,此时她的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开始发紧了

    她也关注了苏炽烟的微博,也知道今天位于话题榜第一的是什么事情,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会是程博洋指使的

    当时看新闻的时候,莫柏芬还很是有些愤怒,但也抱着一丝看戏的成分,因为别人不知道苏炽烟的真正身份,但是她可是明白的

    谁活的不耐烦了,竟敢打砸苏家大小姐的工作室简直是傻逼到了极点的行为。

    “是的,我说的就是这件事?!彼杖竦挠锲芾涞?,似乎带着一丝不屑:“很不上档次的做法,低级的不行?!?br />
    莫柏芬深吸了一口气,强行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一些:“有确切的证据吗”

    “宁海警局刑警大队已经掌握一切证据了,仅仅剩抓捕这一个环节了。只不过现在由我暂时接手,程博洋可以晚几天被抓进去了?!彼杖竦捻蛹渖了敢凰烤猓骸暗比?,你也不需要问我是以什么身份什么原因来主导这个案子,你需要知道的是全力配合我就好?!?br />
    莫柏芬刚想说什么“由警方介入会更好一些”之类的话,但是听到苏锐所言,把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她不知道苏锐的真正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毫不怀疑他有这样的能力。

    “你这可不是在请求我帮忙啊,听起来更像是命令?!蹦胤铱刹皇歉崭粘龅赖男」媚?,在这行业里面摸爬滚打多年,早就形成了自己的观点,她迅速的判断了一下局势,混乱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

    她知道,无论怎样挽救,程博洋的公众形象都不可能回得来了。

    追求人不成反生恨意,打砸顶级造型师的工作室,害的那么多明星面部受伤,这种行径一旦传扬出去,那么程博洋可就要变成娱乐圈的老鼠人人喊打了。

    除非死死捂住这个消息,不让任何人知道,但是莫柏芬清楚,苏锐根本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程博洋是博瑞娱乐的摇钱树,但是当这棵树已经脑残的不受控制之时,就会给公司带来巨大的损失

    他所接的代言和广告、所拍的电影电视剧,都带有违约条款,那就是如果艺人做出什么损害自身公共形象的事情,必须翻倍赔偿违约金

    想想程博洋身上的那些代言和广告,想想那个天价的数字,莫柏芬就是一阵头大

    如果全部赔偿的话,那得需要多少钱恐怕程博洋从出道到现在加起来全部赚的钱都不够赔的而且博瑞娱乐作为签约公司,也要承担很大一部分的赔偿责任

    对于博瑞娱乐而言,所遭遇的不是一场公关?;?,而是公关灾难

    最近艺人频频出事,嫖娼的、吸毒的,赌博的,各种负面的新闻层出不穷,莫柏芬早就告诫过博瑞娱乐旗下的艺人,不要沾染这些东西,可是没想到,她的话跟白说没什么两样,这还没几天的工夫呢,程博洋就来了次更“高端”的

    这货不仅砸坏了苏炽烟的工作室,破坏了那么多昂贵的礼服,更过分的还打伤了那么多明星

    他难道不知道那些明星绝大部分都是垫过鼻子削过脸的吗这样会闹出人命的好不好而且那些明星也会把愤怒转嫁到博瑞公司的头上

    莫柏芬越想越气,她知道,程博洋这棵摇钱树已经到了必须要砍的时候了。

    破财、消灾。

    苏锐在那一端笑道:“这真不是命令,如果你真的要和程博洋站在一边的话,我还要多费不少事呢?!?br />
    “我不会和他站在一边?!蹦胤液敛挥淘サ乃档?,如果选择了程博洋,那么几乎相当于放弃了整个博瑞公司。

    “聪明的女人就是讨人喜欢?!?br />
    “你准备怎么办”莫柏芬问道,因为愤怒,她那雪白的脸颊之上已经爬上了一层不正常的红色。

    “我准备让他坐一坐过山车?!彼杖裥Φ?。

    “过山车”莫柏芬一时间没弄明白苏锐的意思。

    苏锐两指一搓,打了个响指:“就是让他体验一下从巅峰到谷底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