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张紫薇十分疑惑的地方,以苏锐的身手,这些人根本就不够看的,一招一个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为什么要叫自己过来

    张紫薇眼中复杂的光芒一闪而过:“请苏先生明示?!?br />
    “一滴水可以照见太阳的光辉,一个小小的酒吧尚且这样,打人、抢劫、贩卖毒品,那么我不知道在宁海其他地方,还有多少个酒吧会出现这种情况?!?br />
    苏锐的语气平淡,但却让张紫薇的身体轻轻的颤了一下,而谢多宝的衣服已经被浑身的冷汗给湿透了

    这是警告

    “青龙帮想要真正一统宁海的地下世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彼杖袼低?,站起身来,走到张紫薇的跟前,二人脸部的距离相差只有二十公分。

    “我知道你很努力,也有点委屈,但是你要明白,在这种环境里,依靠警察是没有用的,只有靠你们?!?br />
    张紫薇咬了咬嘴唇:“你放心,一个月之内,我会把宁海的地下世界筛一个遍?!?br />
    想要在一个月的时间里面完成这么多的事情,工作量可是极大的,青龙帮虽然人手众多,但都是各司其职,能够把精力花在这件事情上的人非常有限。

    “不,一年之内完成就行了,这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br />
    苏锐忽然收起脸上的认真表情,露出了一丝笑容来,他微微低下头,在张紫薇的耳边说道:“说完了公事,咱们现在说说私事吧,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张紫薇似乎没适应苏锐这种转变速度,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脸庞之上忽的腾起了一丝红晕。

    “你来定时间吧,我随时都有空?!闭抛限毙∩档?,这样子和刚才的冰冷大相径庭。

    事实上,在苏锐一见面就批评她的时候,张紫薇的心里还是有着委屈的,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非常努力,想要完成苏锐交代的任务,但是再努力也会有疏漏,出现今天的情况绝对可以原谅。

    她不想和苏锐只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但是,目前看来,除了现在这样,似乎也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看着苏锐转过脸去,张紫薇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打一棒子再给一甜枣,哼?!?br />
    这声轻哼虽然微不可闻,但仍旧被苏锐听到了,后者摇头笑了笑,略感无奈。

    在西方黑暗世界,太阳神殿从来不靠毒品赚一分钱,在华夏,青龙帮也同样不可以让自己的地盘上有毒品交易出现。在这种原则问题面前,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退让。

    这个时候,苏锐走到了趴在地上战战兢兢的老三面前,他示意了一下:“把他架起来?!?br />
    两个黑衣人从张紫薇的身后走出来,架起光头三哥,后者面对这种情况,连忙求饶:“这位大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误会,都是误会啊”

    如果不是这两人架着,估摸着这位光头三哥都能直接跪下磕头了

    “误会”苏锐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这么说,你今天带人去把我朋友的造型工作室给砸了,也是误会了”

    “造型工作室”

    听到这个名词,老三先是一愣,然后连忙否认:“不可能,不可能,我今天一天都好端端的呆在酒吧里,哪里去什么造型工作室了一定是弄错了”

    “弄错了我会弄错,但是摄像头和指纹识别不会弄错?!?br />
    指纹识别

    听到苏锐这样讲,在场的很多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他们动作隐蔽的互相对视,很显然开始不自信了

    戴上了墨镜和口罩,怎么就没记得要戴手套

    苏锐的目光从这些人的脸上扫过,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

    “怎么,你不承认么你认为,警察的指纹比对会出现问题”苏锐盯着光头三哥,他的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是目光却让对面的壮汉脊背发寒

    此时,光头三哥在心里哀嚎,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个主儿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到这夜阑珊酒吧来的了

    一定是现场留下了太多太多的线索,对方才顺蔓摸瓜找到了这里

    看来,这一百万挣的真是太烫手了尼玛连青龙帮的张紫薇都给惊动了

    尤其是这位不明身份的大爷,更是让光头三哥感觉到心惊胆颤

    “这位哥,不,这位爷,您真的是弄错了啊,我们一直呆在酒吧里看场子,从来没做过您说过的那些事情,我保证,我发誓?!惫馔啡缌λ档?。

    “你的保证和发誓在我这里跟放屁没什么两样,”

    “我知道,你的心里根本不担心什么,这种程度的打砸对于你们来讲,只不过是到看守所里面住几天而已,和旅游没什么两样,就算要交罚金,估计你们也可以死扛着不交?!彼杖竦纳艚ソケ淅洌骸翱墒?,你们知道不知道,那些装着珠宝首饰的箱子,还有那些镶着钻石的礼服,价值至少上千万?!?br />
    上千万

    听了这个词,老三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而远处的老板娘眼中则是涌起了一抹火热她的第一反应是原来那些首饰这么值钱,千万不能被别人发现

    “你明白这个是什么概念吗”

    苏锐相信这些家伙并不会不见棺材不掉泪,孰重孰轻,正常人都会有个判断,于是继续说道:“在华夏,入室抢劫罪是十年起步,而你们这些人的行为,已经完完全全够得上这个罪名了?!?br />
    十年起步

    这四个字把在场的小混混们彻底震住了

    他们绝大部分都是进过监狱的人,但并没有在里面呆过太久,十年,很可能就是人一生的几分之一了谁愿意受这样的罪

    老三也没想到后果竟然那么严重,他的脸上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来:“我们并不知道有什么箱子,至于您所说的什么镶钻礼服,更是无从谈起”

    “监控视频都录下来了,你这里还不见棺材不落泪?!?br />
    苏锐说到这儿,摇了摇头,道:“谢多宝,你带着人,把这间酒吧里里外外全部搜上一遍,赃物一定还在这里?!?br />
    “是”谢多宝一听,立刻领命而去,他现在巴不得有个在苏锐面前表现的机会,从而能够将功赎罪。

    眼看着谢多宝就要冲上二楼,老板娘连忙冲上来拦住,惊慌失措的说道:“你们不能上去,那里面是我的私人空间”

    那可是价值上千万的珠宝,在老板娘的眼里,可没有什么“赃物”之说

    不过她这样一拦着,倒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私人空间”谢多宝单手揪住了女老板的胳膊,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扯,直接将她摔飞了好几米

    看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上楼,光头三哥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他知道,如果那些赃物被搜出来,那么自己作为主要指使者,真的会被判十年以上

    老二王二东恶狠狠的瞪着老三,吼道:“混账老三,老子今天算是被你害惨了”

    他没有参与打砸和抢劫,只是被叫过来帮忙,结果就挨了两斧子,简直亏大发了。

    没两分钟的工夫,谢多宝就已经从楼上走出来,手里高高举着两个箱子,喊道:“苏先生,找到了”

    此言一出,老三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他事先并没有想到苏锐会带人来搜,因此那两个箱子就光明正大的摆在房间里,藏都没有藏一下

    “还不准备说吗这些珠宝是哪里来的”苏锐明明知道答案,还这样问道。

    叶冰蓝并没有插嘴,她知道,在审讯方面,苏锐要强过自己许多。

    “这些都是我的私人藏品我有搜集珠宝的癖好”老三硬着头皮喊道

    “扯淡”

    苏锐最讨厌这种明明证据确凿却还梗着脖子说瞎话的家伙,他坐在沙发上,顺手抄起旁边未开封的一瓶红酒,直接砸向了老三的肚子

    苏锐一发力,这酒瓶就和炮弹没什么两样了

    老三只感觉到肚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狠狠的撞了一下,整个胃部剧烈抽搐,开始翻江倒海起来满脸涨红,不断干呕

    “这滋味想必不好受吧如果你不配合的话,下一个酒瓶可就不砸你的肚子,改砸你的裤裆了?!彼杖裼殖匆桓鼍破?,放在手里掂量着。

    老三本来就疼的浑身无力,这一下简直吓得腿都软了

    要是裤裆再那里挨上这么一下重击,估摸着这辈子也别想继续当男人了

    “想好了吗是选择继续当男人,还是选择当太监”

    苏锐这个二选一的选择题其实非常简单,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做出他们的选择。

    “是我干的”

    纠结了半分钟,老三才咬牙说道。

    “那你还不早承认”

    这句话倒不是苏锐说的,而是已经回来的谢多宝,这个猛︶男憋了一肚子火,把所有的愤怒都转移到了老三的身上,重重的一巴掌甩出,直接把对方好几颗牙齿都扇飞了

    光头三哥简直快憋屈死了,尼玛,我不说的时候你打我,我说了之后你还打我

    “谢多宝”张紫薇皱着眉头喊了一声,她可不想见到苏锐的审问被打断。

    谢多宝听了,顿时反应过来,连忙退到一旁,低着头,跟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不敢再说话。

    苏锐则是摆了摆手:“告诉我,是谁在幕后指使你做的”

    此时,叶冰蓝打开手中的微型摄像机,开始把这一切都录了下来。

    “我只知道是个女人,她通过电话找到我,并且付了十万的预付款?!?br />
    苏锐的和叶冰蓝对视了一眼,眼睛眯了眯:“她让你做什么”

    “把那间工作室给破坏,如果有明星在化妆,顺手抽几巴掌侮辱一下,事成之后再付一百万,就这么简单?!崩先睦锘诤尬薇?,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哪里还敢去挣这一百万

    那是有命赚没命花啊

    苏锐拍了拍手,站起身来,脸上露出冷笑:“已经到了这一步,接下来的事情,那可就简单多了?!?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