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烂你的嘴

    谢多宝顺着耿三林的手指望去,正好看到了苏锐坐在那里,面带微笑,他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

    “耿三林,你知不知道你在对谁讲话还要撕烂别人的嘴,我他妈的先撕烂你的嘴”

    谢多宝说罢,左手拎着两只斧子,右手直接抬手就是一巴掌

    他的五指若是全部张开,都能有蒲扇大小了,这一巴掌几乎完全覆盖了耿三林的半张脸,后者被扇的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被“无缘无故”的抽了一巴掌,耿三林心中怒极,但是却不敢抱怨一个字,他捂着流血的嘴角,道:“宝哥,宝哥,你得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不能上来就打人啊”

    “解释个屁敢让苏先生不高兴,你特么的死一百次都不多”

    说罢,谢多宝又是刚猛的一拳,砸在了耿三林的肩膀上,这巨大的力量竟是直接把他砸的单膝跪了下来

    老二在一旁看着,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拳头握紧之后又松开,面对着凶悍无比的谢多宝,他区区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根本没有报复的胆量

    果然,这个谢多宝正是那个年轻人找来的

    他怎么能有这么大的面子,竟然搬得动青龙帮的这一员超级猛将

    谢多宝抬脚就踹在了耿三林的胸口,后者仰面跌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很显然脏腑受了伤。

    踹完这一脚,谢多宝转过脸来,恶狠狠地看向了老二

    后者心中悲号,麻痹,看样子,今天这顿揍,是绝对无法躲掉的了

    “王二东,我一直给你们面子,没想把你们逼的太紧太死,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谢多宝凶悍的抬脚就踹,老二竟然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

    “你特么的居然还敢躲”

    谢多宝本来就怒火中烧,不知道该怎么和苏锐交代,没想到这王二东如此的不识相,居然还敢躲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谢多宝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竟拿过斧子,直接就往王二东的头上砍去

    黑帮的争斗就是如此的血腥和残忍,谢多宝的斧子是特殊定制的,比一般家用的斧头要大上两号,看这力道,要是真的劈实了,王二东的天灵盖都能直接变成两半

    苏锐仍旧翘着二郎腿坐在原地看戏,但是叶冰蓝却忍不住了,警察的本能立刻爆发。

    “住手”

    叶冰蓝那清亮中带着冷意的声音回荡在酒吧中

    听了她的话,谢多宝略微一迟疑,手上的斧子稍微停顿了一下,这就给了王二东抵抗的机会,之间这货伸出两只手,赶忙抱住头

    与此同时,谢多宝的斧子也来到了

    噗嗤咔嚓

    在这两声让人牙酸的声响过后,紧随而来的就是一声惨嚎

    王二东得亏是用手挡了那么一下,否则他的脑壳直接就能被开了瓢

    谢多宝在暴怒关头,真是没有留力,锋利的斧子轻易的砍进了王二东的小臂骨中

    叶冰蓝皱了皱眉头,她身为刑警,虽然见惯了尸体,但是每每见到这种场面都不会很舒服。

    “还敢挡看我不特么的砍死你”谢多宝大吼,右手的斧子还没拔

    本章未完,请翻页出来,左手的斧子又抡上去了

    这个家伙打起架来也没什么招式,就是简单的勇猛二字,光从气势上就能把人给吓退了。

    手这斧子要是砍中了,这个王二东真的就别想活的成了

    “好了?!彼杖竦乃盗艘痪?,他也不想看到闹出人命,反正都是小喽啰,给点惩罚就行了,十年刑期还在等着他们呢。

    谢多宝听到苏锐终于发话,立刻遵守命令,无奈左手的斧子势大力沉,想要急刹车,根本办不到

    一声低吼,谢多宝硬生生的把斧子砍下去的方向稍稍偏转了一下,金属的斧身擦着王二东的耳朵,砍进了他的肩膀中

    虽然斧锋并没有没下去太深,但也足够后者发出鬼哭狼嚎了

    那一下实在是太过惊魂,甚至已经让他被吓的尿了裤子

    “哼有胆子做,没胆子受”

    谢多宝冷哼一声,抽出斧子,然后恭敬的立在苏锐的面前,微微倾身,说道:“接下来怎么办,请苏先生吩咐?!?br />
    王二东被砍的跪倒在地上,不断发出惨叫,可是,站在他周围的那些兄弟却没有一人敢去扶他。毕竟谢多宝的凶威太盛,这些家伙都担心自己若是去扶起他,说不定就挨上一斧子

    此时局面竟然整个逆转过来了,要杀要剐,完全就是苏锐的一句话

    虽然老二老三的人数占优,但是他们已经无心恋战,气势被压下去了很多,真的打起来,绝对不是谢多宝和他手下的对手

    老三耿三林侧身躺在地上,满脸的惊惶,他完全理解不了,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怎么就能搬得动谢多宝这尊大神

    可是,接下来的时间里,让耿三林更加震撼的事情发生了

    两排穿着黑色紧身t恤的男人忽然从酒吧那破碎的大门之中走了进来,步伐稳重,杀气腾腾

    “青青龙”

    耿三林结结巴巴,因为他清楚的看到了这些男人右胸前的标志

    青龙帮

    这些人和谢多宝所率领的手下不同,他们是来自青龙帮总部

    只有总部战堂精英中的精英,才有资格佩戴这种胸章

    战堂

    这尼玛是要干嘛耿三林捂着肩膀,完全看不懂了

    只不过一个小小的群架而已,就值得青龙帮的总部出动战堂的精锐力量吗

    就连老二王二东也停止了惨叫,捂着鲜血直流的伤处,表情呆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夜阑珊酒吧那个艳丽的老板娘远远站在一旁,看着这些杀神冲进来,两条腿都软了,一步路都挪不动了。

    那两排黑衣人冲进来之后,立刻分列两边,面朝苏锐的方向,微微躬身

    真是好大的阵仗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所有人都在猜测

    他们在猜苏锐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能够有资格让这群杀神低头致敬

    在这两列黑衣人的后面,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正款款走来。

    她看起来有些柔弱,但是眉间带着冷意,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位宁海地下世界的新晋女神拥有多么凌厉的手腕。

    不,说她是女神并不合适,女王或许

    本章未完,请翻页更恰当一点。

    张紫薇

    看到她出现,王二东和耿三林感觉到呼吸都要停滞了

    这个女人看起来普普通通,但现在可是称得上宁海地下世界的一号人物

    在张紫薇成为了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负责地下世界的所有事务之后,所有人都传正帮主李阳已经被彻底架空,真正主事者完全变成了张紫薇。

    当然,这只是外界的传言而已,在青龙帮内部,李阳还是拥有着最终决定权,只不过他现在一心发展商业,懒得跟外界证明自己的权力。

    在老二老三看来,恐怕现在整个青龙帮内部,也只有张紫薇才有资格调动战堂的精锐力量

    张紫薇就这样走来,目光之中只有苏锐一个人。

    叶冰蓝坐在旁边,看了看张紫薇,又看了看苏锐,眸间掠过了不知名的笑意。

    她当然认识张紫薇,在华夏黑帮十年大比武的时候,两个女人之间还打过不少交道呢。

    女人的直觉都是极为敏锐的,叶冰蓝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张紫薇看苏锐的眼神有点不同。虽然对方掩饰的极好,但又如何能够逃过发现力极强的叶副队长

    整个酒吧已经安静之极,张紫薇的每一步似乎都让人心颤。

    谢多宝看到张紫薇过来,不禁有些汗颜,他连忙迎上前去,道:“张帮主,这次是我的疏忽,您看”

    谢多宝虽然年纪比张紫薇大一些,但可以说是后者亲自提拔起来的,对她自然是忠诚不二。

    不过,一个壮汉对着一个漂亮姑娘喊“帮主”,这感觉这是略微有点怪异。

    张紫薇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向了苏锐,说道:“谢多宝,这次是你的工作出了问题,惹的苏先生不高兴,回去之后去刑堂领罚吧?!?br />
    谢多宝听了这句话,忍不住浑身一震

    这猛男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深深的骇然,低头应下:“是?!?br />
    “紫薇,用不着,这次不是谢多宝的错,至于上刑堂,太严重了?!彼杖裾酒鹕砝?,笑着说道。

    听到他竟然喊出了“紫薇”两个字,耿三林和王二东等人的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现如今的宁海,除了张紫薇的家人,还有谁敢这么直呼其名

    这个年轻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王二东捂着伤口,狠狠的瞪了耿三林一眼

    都是这家伙搞出来的好事如果不是这货他妈的不开眼踢到了铁板,自己怎么可能受那么重的伤说不定都有可能落得个终身残疾

    这老二在愤怒的时候,似乎也忘记了,如果不是他觊觎叶冰蓝的美貌,又怎么会有这种下场。

    听了苏锐的话,谢多宝的眼中涌现出一抹感激之色来,他是个实在的汉子,这次的事情和他的管理不到位确实有关系,因此从头到尾都没有推脱责任。

    “那依着苏先生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对待这些人呢”张紫薇在人前倒是给足了苏锐面子,一口一个“苏先生”,让叶冰蓝在暗暗发笑。

    苏锐伸手指了指周围一群小混混,很认真的对张紫薇说道:“事实上,这些不入流的家伙,我一只手就能全部搞定,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你吗”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