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排黑色轿车从青龙帮的总部大楼驶出,奔向了位于轻工路的夜阑珊酒吧,看起来颇有一种杀气腾腾的味道。

    这一次,张紫薇并没有带太多的人,但是这些能够被她随时调用的,自然是青龙帮战堂中精英的精英,真正的打起来,绝对个个都是以一敌五。

    谢多宝那边她也通知过了,这个猛将可是受不了刺激的主儿,一听说自己崇拜的苏先生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受辱,这货差点气疯掉,抄起两把斧头,往腰上一别,就这么气冲冲的带人出门了

    谢多宝以前在斧头帮混过,砍人都是用斧头,用他的话说是剁骨头比较方便。直到现在,他已经在青龙帮中身居高位,但也改不了这凶悍的毛病,而且他的手下也都是用斧头,俨然是民国时期的黑帮做派。

    而在夜阑珊酒吧的二楼,光头三哥刚刚和老板娘激战完毕,正气喘吁吁的提着裤子。

    老板娘一脸的不满:“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才五分钟就完事了”

    三哥的脸上涌起了一阵阴霾:“五分钟是男人的正常水平你要是觉得不满意,就去找老二爽一爽”

    “反正你说不说,待会儿我都得去,人家老二好歹还能半个小时呢?!?br />
    妖艳老板娘一句话,又把三哥气的说不出话来,尼玛,这话太伤男人自尊了。

    现在的他还不知道,过一会儿还会发生更伤自尊的事情。

    光头三哥提好裤子准备下楼,正好这时候电话响了。

    他看了看号码,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对老板娘示意了一下,接通了电话,笑着说道:“怎么样,我们的任务完成的如何够不够让你满意”

    电话那端传来了略微阴沉的女人声音:“非常好,我已经去现场看过了,你们做的我十分满意?!?br />
    “既然您老人家满意了,那就麻烦快点把钱打过来吧,一百万,一分都不能少,嘿嘿?!比绾俸傩Φ?。

    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啊,一百万,又够自己浪荡一段时间的了。

    “放心,不会亏了你这钱的?!蓖6倭艘幌?,那女人继续说道:“怎么样,你们做的隐蔽不隐蔽,有没有被人认出来”

    “当然没有,我们每个人都是戴着口罩和墨镜,摄像头又不能透视,哈哈哈?!?br />
    “那就好,五分钟之内,一百万现金会打到你的卡上,等着收钱吧?!钡缁澳潜叩呐死湫σ簧?,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光头三哥摩挲着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嘿嘿一笑。

    一分钟后,他的手机便收到了短信提醒,一百万已然打过来了,看来,对方真是个不缺钱的主儿。

    “以后还有类似的活,可以继续接?!崩习迥锩男ψ盘嵝训?,三下五除二的工夫,就挣来了一百万,任谁都会觉得爽歪歪。

    “走,跟我下楼迎接老二去?!?br />
    他口中的老二又是个光头,留着络腮胡子,看起来五大三粗,比老三还要大上两号。

    这个时候的老二正带着二十几号人,气势汹汹的走进酒吧的大门,他们个个满身酒气,有的脸上还带着口红印,很显然之前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风流快活来着。

    看着这些人进门,正翘着二郎腿半躺在沙发上的苏锐微微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笑,嘲讽的说道:“叫了那么多人来,看来你们那个三哥也不是那么自信嘛?!?br />
    “你管我们三哥自信不自信,待会儿就是你的死期?!币桓龌旎焖档溃骸澳愫暗娜四卦趺椿姑焕础?br />
    苏锐看了看手表:“貌似,还要等上一会儿,你们现在先别急,待会儿有你们急的时候?!?br />
    这个时候,老二和老三都已经围了过来,冷笑着说道:“等上一会儿你可别什么都没有,在这里充大尾巴狼啊?!?br />
    被这么多人虎视眈眈的围着,苏锐没有一点紧张慌张的神色,仍旧是淡定从容。

    叶冰蓝也是一样,靠在苏锐的身边,目光之中只有身边的男人,直接把周围的所有人给无视了。

    老二先是看了叶冰蓝一眼,眼中闪过惊艳的神色,而后又看了看苏锐,皱了皱眉头:“老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交代清楚,就这么一个小白脸,你不会搞不定他吧”

    “怎么会搞不定他只是约好了群战的,我总不能那么多人殴打一个,那也太掉价了吧?!崩先故敲缓靡馑妓党鏊杖裰耙蝗舜蚍虾眉溉说淖尘?,那样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不过,老三,我和兄弟们之前都在洗浴中心里和姑娘们开party呢,你大半夜的把我们给叫来,可是要付出酬劳的?!卑虼笱驳睦隙沟蜕羲档?,他反正看苏锐和叶冰蓝一男一女没什么威胁,整个人都放松了起来。

    “当然,二哥,待会儿我就让春玲过去陪你?!贝毫嶙匀痪褪钦庖估缴壕瓢衫习迥锏拿?。

    “让春玲陪我”老二眯着眼睛笑了笑,把老三拉到一边,低声说道:“这次,我不要钱,也不要春玲,你只要把这男人身边的姑娘让给我爽一爽,怎么样哥哥我够意思不”

    麻痹的,够意思个屁

    听到老二的条件,老三心中不禁愤愤骂道。

    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女人,自己手底下能折损那么多兄弟吗如果这仗打赢了,结果却要把送到了嘴边的女人让出去,那样也太憋屈了吧看中的妹子都护不住,恐怕到时候自己在手下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可是,心里这样想,但是老三嘴上却不敢这么说,他的笑容有些僵硬:“当然没问题,不过二哥,等你爽完之后,还得记得给我爽爽啊?!?br />
    老二嘿嘿笑着拍了他的肩膀一下:“瞧你那没出息的样,见个女人就走不动道儿了这姑娘是我的,等我玩腻了就给你?!?br />
    玩腻了再给我

    老三一听,几乎快哭出来了,尼玛,这么漂亮的女人,特么的玩一辈子也玩不腻啊

    “喂,小子,你叫的人怎么还不来哥哥们的耐性很差的,再给你一分钟,再不来的话,我们可就要动手了?!崩隙氏人档?,他是怕夜长梦多,先速战速决搞定这个姑娘再说

    那么漂亮的姑娘,可是多年难得一遇,如果错过了,可就太可惜了

    围观的酒客们已经快跑光了,小小的酒吧聚集了那么多的打手,稍有不注意就会被波及

    “一分钟可都过去了一半了?!崩先戳丝词直?,阴笑道。

    苏锐仍旧稳如泰山,脸上的表情根本没有半点波动。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的玻璃门忽然变

    本章未完,请翻页成了碎片,哗啦啦的碎了一地

    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高大汉子跨过一堆玻璃渣子走了进来,他拎着两把大号斧子,气势汹汹

    他看起来三十来岁,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强劲的块状肌肉清楚无疑的显示出来

    “耿三林呢给老子滚出来”

    这猛男一边往前走着,一边一斧子挥过去,把吧台上的一堆未开封的好酒全部拦腰劈碎

    十几个人跟在他的后面鱼贯而入,各个双手持斧

    “你他妈的是谁啊,敢直呼老子名字麻痹的作死也不看看地方”

    耿三林就是三哥的本名,不过已经多年没被人提起了,如今一个家伙愣头愣脑的冲进来就敢这样喊自己的名字,还真的是让他觉得很没面子。

    不过,接下来一秒,当他借着舞台灯光,看到眼前这个猛男的真正长相之时,整个人都差点晕倒了

    “宝宝哥”

    老三试探性的喊了一嗓子,犹犹豫豫的,之前的彪悍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谁是你的宝哥宝你麻辣隔壁”

    来人正是谢多宝,他平日里对这个酒吧疏于管理,也不想把老三这一伙人逼的太紧,却没想到自己一时的疏忽,却换来了苏锐的不开心

    在谢多宝看来,老三这伙人真他妈的找死,自己才刚刚接管这片区域没多久,他们就敢捅这么大的篓子如果苏锐迁怒到自己的身上,那么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宝哥,宝哥,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老三还在战战兢兢的大叫

    “误会你全家”

    谢多宝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所过之处没人敢拦

    “谢多宝他怎么来了”

    老二见此,脸色不禁有些难看

    此人到了这里,绝对是敌非友

    作为青龙帮的主力战将,谢多宝一直名声在外,那凶威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接管这片区域的时候,老二老三等人还特地去拜了山头,此时对方主动撕破脸皮,肯定不是好兆头

    在这一刻,他的心里忽然闪过了一丝非?;拿哪钔啡缓笙乱馐兜目戳怂杖褚谎?br />
    后者正好整以暇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

    难道说,谢多宝是这个年轻人找来的

    他何德何能,能够请得动青龙帮的这一员猛将

    想到这儿,老二扭头对老三示意了一下,其中的意思很明显你自己惹的事,你自己去解释清楚

    看着谢多宝凶神恶煞的模样,老三耿三林忍不住浑身打颤,他虽然平时作威作福惯了,但是和谢多宝这种从底层拼杀上来的悍将相比,还是差的太远了

    他战战兢兢的迎上前去,说道:“宝哥,宝哥,这其中一定是有着什么误会,一定有误会”

    谢多宝还没开口,苏锐就已经慢慢悠悠的说道:“误会无非是你想要抢我的女朋友,我没有答应,你就要出手伤人,能有什么误会”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我在和宝哥讲话,这里没有你这小瘪三说话的份再多说一句,我撕烂你的嘴”老三闻言暴怒,指着苏锐的鼻子大吼道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