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场面自然是极为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群小混混们全部都愣住了

    二楼那位戴着大金链子的光头三哥见到这个场面,重重的一拍栏杆,脸上露出一抹狞笑:“敢在我的地盘上找事,真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烦了”

    伏特加的酒瓶子口又细又长,正被苏锐直接捅进了莫西干的喉咙深处,后者双眼圆睁,满脸涨红,不断的干呕,看起来真的是苦不堪言

    这莫西干的身形本来极为强壮,一看就是常年泡在健身房中,但是此时却被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大块肌肉的苏锐捏住后颈,像拎小鸡一样拎着不放,动弹不得,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莫西干被酒瓶口直接捅到了食道处,一股辛辣之极的气息直冲胃部

    想吐却吐不出来,每次干呕,都带动着胃部一阵阵的抽搐,而每一次抽搐,都会让瓶子里的酒液灌进来许多

    短短十秒钟的工夫,这一大瓶伏特加就已经灌下去了一半省去了喉咙收缩吞咽的麻烦,这种喝酒的速度实在是太让人咋舌了

    这和填鸭式的喂养方法没什么两样不管你嘴巴愿不愿意,老子直接灌到你胃里

    莫西干完全没有任何脱离的办法,因为他现在的嘴巴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他想要挣扎,可是颈后的那只手却越发的用力,也不知道他捏住自己的是哪个穴道,竟让自己浑身都使不出力气

    这种伏特加的度数,大概相当于华夏传统白酒的五十几度,这种猛灌的方法,即便换做是苏锐,也是承受不了的

    又是一犹豫的工夫,大半瓶伏特加已经消失在了瓶子中,此时的莫西干只感觉到头晕脑胀,呼吸之间都带着浓浓的辛辣酒精气息,简直让人想直接昏过去

    苏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眼中满是嘲讽:“辱人者,人恒辱之?!?br />
    说完,他的右手松开瓶身,反而是重重的拍在了瓶底之上

    由于酒瓶口正插在莫西干的口中,因此苏锐这一巴掌,施加给瓶底多少力,就会有多少力作用在莫西干的嘴巴和牙齿上

    “唔”

    莫西干本能的发出一声呜咽,眼冒金星

    因为在这一刻,他的嘴巴又被瓶口撑开了许多,好几颗牙齿直接被瓶身撞断了满嘴的鲜血浓烈的血腥气息混合着最后的一大口伏特加,再次占领了他的食道

    还好,这莫西干在此时此刻还算是比较幸运的,在这一刻,他的神经系统和感知系统已经被酒精所麻痹,因此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的痛苦。

    一个看起来极为凶悍的壮汉,就这样被毫无反抗之力的拎着,嘴巴里插着一个长长的酒瓶,这场景真是要多震撼有多震撼

    由于之前这里被几个壮汉围住,因此常来此地跳舞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虽然离的远了些,但仍旧伸长脖子往这边看着热闹。

    本来这些看热闹的人还以为这会是一场单方面的群殴,最后那个漂亮至极的女孩子一定会被这群“狼狗”给玷污,虽然他们心中也有不忍,但是这种情景见得多了,也就没什么了,反正这样的单方面群殴在夜阑珊酒吧时有发生,莫西干一行人可不是这些普通的酒客能够惹得起的,贸然见义勇为,只会让自己受更大的罪。

    可是,当这群看热闹的红男绿女们看到一贯凶悍的莫西干竟然被拎着脖子灌酒、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的时候,一个个都彻底愣住了

    就连控制音响的dj也是停了下来,傻呆呆的往这边张望着,至于那个之前色眯眯盯着叶冰蓝不放的调酒师,则是连酒杯已经被倒满都不知道,红色的酒液流了满满一吧台

    “现在,我很想知道,还有谁想要让我女朋友喝酒”苏锐环视了一眼,一股淡淡的霸气从他的话语之中透发了出来

    叶冰蓝站在苏锐的身后,眼神之中带着光彩。

    事实上,她是警察,本来遇到这种事情,也都会采用警察的惯性思维来处理,但是,苏锐的这种方法无疑是和警方思维格格不入甚至背道而驰的,如果叶冰蓝是个有“标准化”的警察,那么她就应该制止苏锐的这种“以暴制暴”的行为。

    可是,叶冰蓝并没有制止,相反,她还觉得很刺激。

    看来,只有跟着自己哥哥一起的时候,才是最开心的时光。她一边想着,一边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在这一刻,叶家的掌上明珠居然开始走神了

    她的思绪渐渐飘远,不禁想到了自己和苏锐时隔多年初次见面的时候,想到了自己和他联手抓贼的时候,也想起来兄妹相认的时候这一切,都恍然如梦。

    苦苦寻找了将近二十年的“小哥哥”,就这样从天而降的一般,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直到此时此刻,盯着苏锐那能够给人无限安全感的背影,叶冰蓝的心中还是涌起了一股强烈的不真实感。

    这个世界是一个圆,相见的人终会再相见。

    “怎么,没有人敢上来了吗”苏锐冷冷一笑,左手一松,一分钟前还不可一世的莫西干就像一摊烂泥一样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快给我上,弄死他胆子也太肥了点吧”

    在最初的震惊过后,猴子开始吼道,这货反应最快,顺手就抄起另外一支伏特加酒瓶,往苏锐的头上抡去

    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逆袭,今天他们的脸是要丢尽了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弄死他”光头三哥也在二楼大喊道

    面对着拿着酒瓶砸向自己的瘦猴,苏锐根本连躲都没躲一下,抬脚一踹茶几,这茶几便横移出去,重重的撞向了猴子的小腿

    后者完全躲闪不及,被撞了个正着,狠狠的摔了个狗吃屎

    他虽然脸部着地,摔的是眼冒金星,但还是想立即爬起来,可是,当这货的双臂撑起,右脚一蹬地面的时候,却从小腿骨处传来一阵惊人的疼痛

    这种疼痛的程度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程度

    这一刻,猴子非常确信,他的小腿一定是断了

    尼玛,对面的家伙只是看起来很随意的一踹而已,自己的小腿骨竟然就被撞断了

    苏锐只是扫了猴子一眼,笑眯眯的说道:“怎么样,小腿骨折的滋味如何”

    “高手,绝对是个高手”

    猴子心中骇然,并没有敢把刚才那句话说出来,这货知道自己再撑下去只能获得更大的痛苦,因此索性趴在地上装死起来。

    “现在,还有谁想让我女朋友喝酒的”苏锐环视了一圈,嘲讽的笑着。

    “一起上,我就不信咱们那么多人还干不过他一个”这个时候,一个赤着上身露出纹身的男人喊道。

    他的话音落下两秒钟后,却不见任何人有动作,就连他自己连脚步也没迈出去

    敢情这货一直想着让同伙给他当炮灰啊

    看到众人都没动,他的脸色不禁尴尬起来。

    对于这群不入流的家伙,苏锐根本就不想多浪费时间,如果不是为了引出最后的策划者,他才懒得做出这些扮猪吃老虎的行动。

    “刚才是你说话的吗”苏锐跨前一步,呵呵笑道。

    面对着苏锐这个“笑面虎”,这位赤着上身的家伙竟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其余人见此,竟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

    “回答我,是不是你说的”苏锐再跨前一步。

    这看起来只是简单的一步而已,但是落在赤身男的眼中,简直和八级地震没什么两样

    他的身子一颤,双腿一软,身形不闻,一个趔趄,竟差点一下子摔倒在地

    苏锐见此,摇了摇头:“真是个没用的东西,外强中干,也就敢欺负一些老实人而已?!?br />
    说话间,苏锐已经一把捞起刚刚撞断了瘦猴小腿骨的实木茶几,反手就砸在了赤身男的身上

    这可是足足有五十多斤的实木茶几啊,竟然就这样被他如此轻易的举了起来,还是单手

    看着苏锐发力的动作,简直和手里拿着个羽毛球拍没什么两样

    一下,两下,三下

    简单的三下之后,赤身男就被拍晕在了地上

    而他那用来阻挡苏锐夯砸的手臂,也连续的传出了两声咔嚓声响

    看到这货晕倒了,苏锐随手就把这沉重的茶几丢在赤身男的脸上,这个动作不禁又把那些人吓的一颤。

    可怜的赤身男,被茶几砸到了脸,本来已经晕过去了,又再度疼醒,一声惨叫,然后又晕了过去

    “我再问一遍,刚刚是谁让我女朋友喝酒的”苏锐又扫视了一圈,这家伙看来是不把这些人全部撂倒不罢休了

    “还是没人回答吗这样吧,如果有人第一个回答,我就可以不揍他?!彼杖裥ψ潘档?,满脸的春风和煦。

    “我,是我说的”这个时候,一个家伙连忙举起了手

    看来,几位同伴被揍的那么惨,已经给他留下了强烈的心理阴影了

    “真是勇敢,那我就成全你好了?!?br />
    苏锐说罢,又是一脚飞出

    这哥们更惨,直接被踹飞了好几米,落在不远处的茶几上,一下子砸碎好多酒瓶

    随着酒瓶稀里哗啦破碎的声音中,还有一个夹杂着痛苦的声音传来:“你你不是说过先承认的就不挨揍吗”

    苏锐嘲弄的说道:“对于你们这种人,我没有必要说实话吧连这样的话都相信,我是该说你单纯,还是该说你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