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ntentup;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苏锐很容易就打听到那些受伤的明星都暂住在哪个医院,他只能陪同苏炽烟一家一家的赶过去,一个一个的探望,期间费了不少的周折。

    还好,他们都还在宁海的地界上,绝大部分都在几家私立整形医院。

    当然,从这一点上也说明了现在的娱乐圈整容情况有多么的严重,几乎你看到的所有美女,或多或少都在脸上动过刀子打过针。

    还好,让苏锐比较庆幸的是,这些明星们并没有出现脸部被打歪或是下巴被打断的情况,只有两个人是鼻梁被打的骨折,算是最严重的伤势了。

    个别的几个都是脸部有淤青,倒是不会破相,没有大碍。

    其中一个名气刚刚起来的女明星,已经变成了大小眼,因为刚刚埋下去没几天的一根眼线,被一个施暴者一巴掌给抽断了。

    见到她的样子,苏锐转身走出病房,在拐角处面对着墙壁,身体如筛糠了一般,抖个不停。

    尼玛,这是幸灾乐祸吗

    说实话,他一直对这个靠着绯闻上位的女明星印象不怎么好,虽然长得够漂亮,但是人品着实一般,此时此刻,看到她大小眼的模yàng,苏锐真的是忍不住了,他生怕自己在病房里多呆一秒,就会笑喷出来。

    如果他真的笑了,苏炽烟的矛盾也别想化解了。

    苏锐自己也不知道,在见到了这位女明星的窘态之后,他的笑点为什么会变的那么低。笑了半天都没停下来,眼泪都快出来了。

    苏锐用纸巾抹了抹眼泪,苏炽烟也过来了,伸手在他的腰间捅了一把,皱着眉头说道:“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难道说,在见了陈凌汐之后,你的心情没有变的好一些吗”

    陈凌汐,自然就是那位女明星的名zi,当然,在娱乐圈之中这么诗意的名zi一般都是后来才改的,她本身的名zi叫做陈春娥。

    “尼玛,就凭这个名zi,在娱乐圈一辈子也不可能火啊?!彼杖衩疟亲?,恶趣味的想到。

    “听你这么说,我的心情确实好了那么一点点?!毕胱懦铝柘嵌员燃飨缘拇笮⊙?,苏炽烟的眉头舒展开来,苦笑了一下,说道:“你还真的挺擅长自娱自乐的?!?br />
    这一趟下来,苏炽烟拼命道歉,不停的鞠躬,真是有些辛苦,心里也很累。不过也没办法,这些事情都是她必须要做的,否则的话,以后在娱乐圈中真的不太好混了。

    苏家小姐以前可从来没做过这方面的事情,这还算是头一遭,也真是难为她了。

    当然,绝大部分的明星都表示理解,他们的心里或许会不爽,但是表面上绝对不会表现出来,倒是这个陈凌汐,反而一直黑着一张脸,满脸都是冰霜,从头到尾都没看苏炽烟一眼。

    “那个陈凌汐后来怎么说有没有要让你赔偿她埋的那根眼线”苏锐一边说着,又控制不住的笑起来。

    尼玛,这件事情实在是太有喜感了,让人不笑都不行啊。

    “这个倒没有,她从头到尾都一声不吭的,黑着一张脸?!彼粘阊桃⊥沸α诵?,很是换位思考的说道:“其实我也理解,如果是我遇到了这种事情,我想我也不会太高兴的?!?br />
    “至少表面上得说的过去吧,这个陈凌汐真没多少素质?!彼杖褚×艘⊥罚骸澳忝枪豿i很好吗”

    “并不是太熟,但是她每次来到宁海都会来我这里做发型?!彼粘阊剔哿宿弁贩?,说道:“说实话,她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给我面子,而是因为在我的工作室,她可以见到很多比她知名的明星?!?br />
    “我明白了,这种小明星并不用太多理会,咱们的道歉姿态已经做出来了,而且还是真心实意的道歉,如果她不愿yi答应,那也不是我们的错?!?br />
    说到这儿,苏锐撇了撇嘴,脸上又带上了一股幸灾乐祸的神情,道:“埋的眼线断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花几十块钱再埋一根好了?!?br />
    苏炽烟白了苏锐一眼,她知道对方的打趣是在刻意让自己放松,因此心底掠过一丝丝的暖意。

    如果今天苏锐不出手的话,那么仅仅依靠自己一个人,可真的是要焦头烂额了。

    “不管怎么样,都得争取到她的原谅才行?!彼粘阊搪A寺M贩?,转身又向病房走去。

    看着她倔强的身影,苏锐忽然有点感动。

    这位可是苏家的小姐,是苏无xiàn的闺女这是什么样的地位却非要认认真真的道歉,非要争取陈凌汐这种绯闻女星的原谅,确实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了

    或许很多人都不会理解苏炽烟的行为,但是苏锐却是足够理解的,越是理解,就越发尊重。

    事实上,如果是诸如龚夏刀南宫燕这样的世家子弟在这里,那么陈凌汐这种女明星绝对是要去跪舔的,因为这些世家子弟都是堪称首都顶级的豪门大户,完全有捧红她包养她的能力。

    可是,若是真正的论起地位和能力,出身于苏家的苏炽烟绝对要在那几个纨绔少爷之上,而陈凌汐这个蠢女人,却在对一个能够轻轻松松影响到她下半生的人黑脸发火,面对她的道歉也无动于衷,真的是傻到极点了。

    苏锐双手插着口袋,也慢慢的踱步到了病房门口,还没进,就听到里面传来了陈凌汐助理的声音:“让你出去,你怎么还在这里呆着我告诉你,这次凌汐的所有损失,你必须十倍赔偿凌汐已经受伤成了这样,有三个广告都不能按时拍摄,所有的违约金都必须由你支付”

    这是一个年轻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长的是白白净净,看起来眉间有点戾气,此时正指着苏炽烟,一脸的愤怒。

    对于女明星而言,很少有招贴身男助理的,这男人还是苏炽烟见过的第一个。

    “对于我应该承担的责任,我肯定会承担,所有的损失,都由我来赔偿,我只是希望陈小姐能够原谅”苏炽烟的眼中很真诚。

    苏锐在门外直摇头,苏大小姐这姿态摆的也实在是太低了些吧,明明是顶级大小姐,偏偏要让自己低到尘埃里,被一个二流女明星的小助理呼来喝去,这算是她的恶趣味吗

    陈凌汐一直没转脸,睁着一大一小的两只眼睛无神的看着对面的电视,根本就无视苏炽烟。

    “陈小姐,我只是想再表达一下我们的歉意”

    苏炽烟确实是在很认真的道歉,可是她这句话还未说完,就听到病床上的陈凌汐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出去?!?br />
    出去

    她的话让苏炽烟微微一愣,那男助理随后就找到了狗仗人势的节奏,愤怒的指着苏炽烟,说道:“滚出去”

    得,这兄弟还真是挺会自由发挥的,在主子的命令里面又加了一个字。

    看着苏炽烟没有挪动脚步,这助理上前,直接指着苏炽烟的鼻子,非常不恭敬的说道:“让你滚出去,你没有听见吗”

    “我听见了?!彼粘阊倘疵挥兴亢恋亩?,摇了摇头,嘴角掠过了一丝颇为冷淡的笑容。

    这个社会上的很多人都是这样,你越是对他凶悍强势,他就越是畏你敬你,你越是对他柔和温和,他就越发的对你蹬鼻子上脸。

    而这个男助理,显然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一点他做的倒是很不好。

    “听见了你还跟个柱子杵在这里做什么快点滚出去,不要影响我们家凌汐休息”男助理继续吼道,他的手指间几乎都要碰到苏炽烟的鼻尖了

    虽然苏炽烟很漂亮,漂亮到足以让他感觉到惊艳,而且她的美丽程度绝对要在陈凌汐之上,可是这男助理却没有多少心动的意思,因为他非常明白,谁才是自己的主子。

    苏炽烟也彻底熄了道歉的心思,她正准备转身离开,却发现苏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苏锐伸出手来,扶住了苏炽烟的肩膀:“你这又是何苦”

    “让你滚出去,怎么还滚进来一个”这个小白脸男助理满脸都是怒气,说话间就要上来推搡苏锐和苏炽烟。

    “真是个看不清形势的家伙?!彼杖褚×艘⊥?,一把握住了男助理的手,将他的五指攥在掌心

    “啊”

    这男助理一声惨叫,他只感觉到一股挤压产生的剧烈疼痛透过掌间传来,让他浑身都疼的失去了力气

    “下次出言不逊的时候,最好看看你面前的是什么人?!?br />
    说罢,苏锐直接自下而上的撩起一脚,正好踢在了这男助理的两条腿中间

    后者再次发出一声惨叫,眼前都要疼的发黑了,单手捂着那个部位,满脸冷汗

    “放心,你暂shi还能当个男人,顶多是多肿两天罢了?!彼杖窭淅涞目醋潘?,说道:“如果再有下次,我可真的要让你当不成男人了?!?br />
    “苏炽烟,管好你的手下,再这样我可就要报警了”陈凌汐尖叫道,她没想到苏锐竟然说动手就动手,满脸的惊慌。

    “报警你倒是试试看啊”

    苏锐说罢,掏出手机,对着陈凌汐连续拍了好几张照片,尼玛这货竟然还贱兮兮的开了闪光灯

    陈凌汐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苏锐正对着照片一边欣赏,一边啧啧赞叹:“这照片拍的可真清晰,陈春娥,你倒是好好的考lu一下,如果这大小眼的照片被我传出去的话,会有怎样的后果”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