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当然知道,哈帝斯这种智商的人不是傻子,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来找骂,他既然没有回到西方,一定是有着更重要的事情。

    当然,他就算现在回去也是没什么卵用了,冥王殿里值钱的东西已经被军师洗劫一空,精英们几乎全部死在了华夏,就算是重建,也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

    西方黑暗世界的十二大势力中,哈帝斯的冥王殿已然垫底了

    听到苏锐称呼自己为“老哈”,哈帝斯的脸庞抽了抽,但却并没有反驳什么。事已至此,再争辩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好吧,让我来猜一猜,你的渠道能力很强,绝对不会是因为出境的问题来找我,最大的可能就是你的手下受了很严重的伤,重到了让你这位几乎不怎么在意手下人生命的冥王大人都不得不低头了?!彼杖竦牧成下庸凰可衩氐奈⑿Γ骸白鹁吹墓鬯勾笕?,我说的对吗”

    哈帝斯脸上的肌肉再度抽了一下。

    这个混蛋,总是把自己算计的死死的,他的阴险狡诈绝对不在那个藏头露尾的军师之下

    “我需要最好的医生?!惫鬯沟挂裁挥型拼?,盯着苏锐的眼睛,直接说道。

    事实上,对于现在的哈帝斯而言,能够说出这种话,已经是殊为不易了

    在这之前,冥王殿的综合实力强大,甚至还要压过太阳神殿一头,而哈帝斯本人又是志向远大,妄图有一天成为黑暗世界之首,自然没怎么把阿波罗放在眼里,可是现在局面来了个大反转,太阳神殿已经占据上风,甚至他都不得不开口求人了

    “我果然猜中了?!彼杖窦绦γ忻械亩⒆殴鬯梗骸笆悄愕哪母鍪窒率芰酥厣瞬槔妓固乩沟俜夷菀只蚴俏也恢赖钠渌父龊诎灯锸俊?br />
    哈帝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冥王卫队全军覆没,黑暗骑士一共只剩四个,个个重伤?!?br />
    说着这些话,哈帝斯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一阵阵的抽疼他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愤恨光芒

    这些都是自己的手下,都是冥王殿的精英就这么没了

    吸血鬼查拉图斯特拉、冷面娇娃斯蒂芬妮、人皮装甲埃博拉、狙击手斯坦森只有这四个人活着出来了至于其他人,生死不知

    听到哈帝斯的话,苏锐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知道冥王殿的精锐力量受到了重创,但没想到被打击的如此之惨这几乎是要团灭的节奏啊

    这是军师够狠,还是张不凡够狠

    看着这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苏锐颇有一种英雄落幕的感觉。

    “老哈,说起来,你这件事情也不能怪我们,如果你不对三矬氨仑动心思的话,我们双方也不可能走到如今这一步?!彼杖穹浅H险娴乃档溃骸罢庑┦虑?,都是有因必有果?!?br />
    “我在华夏逗留已经超过了一个星期,就是因为他们的伤势还没好,而且,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惫鬯顾底?,眼神闪烁了一下。

    事实上,他自己被张不凡拍了那么多掌,脏腑早就已经受到了重伤,此时此刻看起来凶悍强猛,但也不过是兀自支撑而已

    苏锐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说道:“我想,军师肯定让你不再打三矬氨仑的主意了吧”

    “是的?!惫鬯沟懔说阃?。

    前功尽弃,功亏一篑,布局许久,结果却成了一场空

    “这么说来,在西方已经极少有能让我们起冲突的事情了”苏锐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来。

    “如果军师不把事情做得太过分的话?!惫鬯垢杖竦幕凹恿烁銮疤?。

    事实上,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满嘴都是苦涩军师,还不够过分吗

    “他们在哪里,带我去?!彼杖衩辛嗣醒劬?,说道。

    哈帝斯闻言,刚要开口,就听到苏锐说道:“还有,老哈,你真的很不懂华夏的人情世故,你是在求我办事,这又是突然袭击又是奚落又是嘲讽的,有一点求人办事的意思吗”

    这简单的一句话,又把尊贵的哈帝斯大人气的差点吐血。

    在没有人能比苏锐更贱了,他是第一,他是唯一。

    于是,冥王哈帝斯也坐上了苏炽烟的车,和苏锐并肩坐在后排。

    “我知道宁海有个不错的私人医院,我和院长也有点关系,把你手下的那几个人转到这间医院去,我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而且绝对不会把这个消息外泄?!?br />
    两人一上车,苏炽烟就说道,很显然,她已经把苏锐和哈帝斯的话听的一清二楚了。

    “可以?!彼杖窕姑坏裙鬯顾祷?,就已经替他做了决定:“老哈,她是我的朋友,可以绝对先信任?!?br />
    哈帝斯盯着后视镜中苏炽烟的俏脸,眉毛扬了扬。

    “你不用怀疑我的话?!彼杖窨醋殴鬯?,很认真的说道:“既然我答应会帮你,就一定会尽全力做到,我们现在虽然不是朋友,但也不是敌人,我犯不着害他们?!?br />
    说到这里,苏锐停顿了一下,自嘲的笑了笑:“当然,他们现在一定很恨我?!?br />
    哈帝斯沉默了。

    在得到了苏锐的允许之后,苏炽烟便开始打电话安排了,而且嘱托院长一定要小心谨慎,毕竟受伤的四个人可是在混乱的西方黑暗世界都是享有极高的名声,如果这些人头脑发热,一旦弄出点什么乱子来,那可就不大好了。

    哈帝斯同样开始打电话吩咐手下半个小时之后,会有救护车到达他们的藏身之地。

    本来哈帝斯根本不用如此麻烦,他在华夏暗中布局了好几年,埋下了许多眼线和钉子,大笔的钱财砸下去,买通了许多的官员,结果那些眼线和钉子却被苏锐利用丹尼尔夏普,全部连根拔起。

    由于华夏的主要负责人也已经身死,因此冥王费了大力气所打通的关节全部报废,他甚至不知道这些官员姓甚名谁

    当然,这也是由于哈帝斯在这件事情上疏于管理,才会导致如此的结果

    虽然苏锐是直接导火索,但是哈帝斯自己也要负起一定的责任。对于这一点,他也很清楚,事已至此,已经是不低头也不行了只有苏锐才能够帮他

    “炽烟,等到了宁海之后,就把冥王大人放下来吧,顺便把医院的地址告诉他?!?br />
    听了这话,哈帝斯的眉毛动了动,眼神之中仍旧带着冰冷之色。

    苏锐叹了口气:“或许我不出现在那些人面前会更好一点?!?br />
    “我也怕那些人会不顾一切杀了你?!彼粘阊绦Φ?。

    “还有,老哈,我建议你在华夏多呆一段时间再回去,为什么呢因为有些时候,置身事外,反而会看的更清楚?!彼杖褚馕渡畛さ乃档?。

    哈帝斯冷笑:“我怕我看不清你?!?br />
    “又来了,我都说了你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啊?!彼杖衽牧伺乃拇笸龋骸澳愕内ね醯钜丫蝗硕⑸狭?,所以,现在还是低调点好?!?br />
    盯上冥王殿

    听了这句话,哈帝斯浑身骤然一凉他可从来不知道除了太阳神殿之外,居然还有人在打冥王殿的主意

    “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个消息”哈帝斯盯着苏锐,一字一顿的问道。

    “自己问问比埃尔霍夫,如果你能联系到他的话?!彼杖衩缓闷乃档溃骸岸粤?,忘了告诉你,他得罪了我,现在已经把所有联系方式全部换掉了?!?br />
    哈帝斯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苏锐也不说话,就这样微笑着看着他。

    他知道,谁究竟在暗地里打冥王殿的主意,在哈帝斯的心中已经渐渐的有了答案

    良久之后,哈帝斯才睁开眼睛,吐出了一口气。

    他看向苏锐,眉目之间只有凝重,张口轻吐:“我们合作?!?br />
    苏锐笑起来,那笑容看起来无比灿烂。

    他真的很期待,等到自己返回西方的那一刻,身边和身后究竟能站着多少人。

    那些暗流,自己什么时候惧怕过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冥王哈帝斯”五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宁海地界,苏炽烟把哈帝斯放下之后,问了一句废话。

    “怎么了在你面前我的还是大名鼎鼎的太阳神阿波罗呢?!彼杖衩缓闷幕卮鸬?。

    “我又没问你?!彼粘阊堂蜃抛?,轻轻一笑:“你刚才真的不是在诓骗他”

    “我为什么要骗他”苏锐呵呵一笑:“冥王殿虽然遭受重创,但势力绝对不止于此,哈帝斯进入黑暗世界那么多年,若非没有什么后手,我可是绝对不相信?!?br />
    “你完全可以调集手下把他困死在华夏,单枪匹马的力量可不是你们的对手?!彼粘阊趟档?。

    “非也非也,妇人之见?!彼杖衿兰哿艘痪?,让苏炽烟顿时不想理他了。

    “无知者无罪,这不能怪你?!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叭绻凳焐窭镉兴畈荒艹晌腥说?,非哈帝斯莫属?!?br />
    “他真的有那么厉害么”

    “一般厉害,只不过,他发起疯来的样子很可怕?!彼杖袼坪跏窍氲搅耸裁?,眉头轻轻皱起。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把他暂时的从对立面转移过来了?!彼杖褚驳髡艘桓鍪娣淖耸疲骸澳闶遣恢?,当我得知哈帝斯对三矬氨仑动心思的时候,我心里有多沮丧?!?br />
    看着沉默无言的苏锐,苏炽烟的心弦像是被拨动了一下,她勉强笑道:“我想,我似乎感受到了你的那种沮丧?!?br />
    等到车子一路行驶到苏炽烟的工作室时,两个人顿时傻了眼

    非常洋气的小楼小院,几乎变成了一片瓦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