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万万不会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碰到这个人来

    那高大而傲然的背影,他实在是太熟悉太熟悉了

    “继续开,不要刹车”

    苏锐一声低吼,抓住方向盘,左脚跨过档位,直接踩到了油门之上

    于是,苏炽烟那正在减速的座驾陡然加速,冲向前方的黑色身影

    眼看着那黑衣人就要被撞死,苏炽烟本能的发出了一声惊叫

    而苏锐却丝毫没有松开油门的意思,目光之中的冷厉分毫未减少,车子还在持续加速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黑衣人忽然消失了

    不,确切的说,在车子即将撞到他的那一刹那,他的身影已经冲天而起,然后一个鹞子翻身,竟然就这么稳稳的落在了车顶上

    此时车子的时速少说也有一百四十公里,他居然能够在这样的速度之下,稳稳的单膝跪在车顶,甚至手都没有抠着边沿

    这得需要多么强大的平衡性才能做到这般

    “我来”

    苏锐一声低吼,然后抱住苏炽烟的腰,一把将其扯到了副驾,那动作绝对堪称是简单粗暴。

    在这一扯的过程中,苏锐的双手难免和苏炽烟胸前的山峰挤在一起,不过苏锐可没有心思去体会这种感觉,倒是苏炽烟,反而有点不大自然。

    “带好安全带,抓紧扶手”

    苏炽烟还没来得及扯过安全带,就已经发出来一声惊叫

    因为车子开始了漂移

    轮胎和地面的剧烈摩擦,发出了尖锐的声音,在地上留下了四道黑色的划痕

    在这种高速之下漂移,完全不要命了吗

    苏锐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见到苏炽烟的身子因为巨大的惯性而被甩在了车门上,于是侧身伸出右手,扯过安全带,从苏炽烟的山峰之间穿过,死死扣住

    然后,他另外一只手又是一拧方向盘,车头本来是朝左前方向前漂移,这次直接改成了右前方竟是整整调转了九十度

    车顶上的那个黑衣人终于伸出双手,就这样用手掌贴着顶棚,似乎只要这样就能稳定住他的身形

    苏锐连续做出了几个漂移动作之后,愤愤的骂了一句:“我特么的讨厌电子手刹”

    对于这些好车而言,电子手刹固然先进,但是一旦需要漂移的时候,远没有最古典最落后的手拉式手刹来的方便过瘾在这种情况下,电子的东西,总会有延迟

    就在漂移的速度已经达到一百六十公里的时候,苏锐猛踩刹车,然后横着一甩尾

    苏炽烟从来不曾见到过这种操作,整个人早就脑袋发晕,如果不是她事先有准备,刻意绷紧身体,恐怕早就被甩的晕过去了

    甩尾之后,高速行驶的车子在原地打了两个转,骤然停下

    苏炽烟捂着嘴,强行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整个人晕眩无比,几乎都要吐出来了

    可是,她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见到苏锐已经推开车门,一踩地面,整个人便腾空而起

    紧接着,苏炽烟就听到车顶上传来了拳脚的撞击声响

    看着那不断在颤着的车子顶棚,头脑晕晕的苏炽烟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回去宁海,这车子就要大修了。

    而在车顶上,两个男人双拳撞在一起,然后陡然分开

    落地之后,苏锐往后面连续退了四步才稳住身形,而那个黑衣人竟只退了两步

    “你的脚步虚浮,拳头无力,一百招之内,我便可以杀了你?!蹦歉龊谝氯死渖档?。

    大雾渐浓,能见度不超过十米,苏炽烟并不能看清楚他的面容。

    只是,她想着之前这个黑衣人陡然翻上车顶的情形,心跳又开始逐渐加速,苏炽烟知道,和苏锐在一起,另外一个世界已经渐渐的打开了大门,露出了它的狰狞与黑暗。

    苏锐自然不能说自己空着肚子和蒋青鸢奋战了一早上,才导致现在状态不佳,他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手臂一震,泽尔尼科夫亲手打造的甩刺便出现在他的手里。

    一按把柄上的按钮,闪着乌光的四棱军刺便弹了出来,流露出一股极为清晰的杀戮气息

    如临大敌

    苏炽烟已经把手伸到包包里面,准备拿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了。

    她知道,能够让苏锐都如临大敌的人,一定不是易于之辈

    可是,她在拨号之前,却看到苏锐微微偏过头来,摆了摆手。

    那意思很明显不要报警。

    报警也没用。

    因为他是哈帝斯。

    冥王,哈帝斯

    “你不用担心,我答应过军师,不和你为敌?!壁ね豕鬯箍醋潘杖竦哪匮?,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来:“事实上,你这般态度对我,让我又找回了一点自信心?!?br />
    哈帝斯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看起来颇为的高大英挺,在西方的时候,这位冥王大人总是喜欢披着黑色大氅,现在换上时装,形象气质竟也是一点不差。

    “我知道你来了华夏,我以为军师已经把你逼的退回了西方,只是没想到,你会在这里出现?!彼杖窭淅渌档?,浑身紧绷,随时处于战斗状态。既然不与自己为敌,又来找什么事

    “华夏?!?br />
    将这个国家的名字重复了一边,哈帝斯的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之意,说道:“我一直都没有离开这个国家,但我可以非常确定的说,如果我离开了,那么绝对不会再回来?!?br />
    苏锐同样嘲讽的笑了笑:“因为这是你的滑铁卢?!?br />
    何止是滑铁卢

    冥王殿的一众精英被军师引到了翠松山,拉仇恨拉到了张不凡的头上,结果尝到了什么叫做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堂堂的哈帝斯,多处负伤,冒着跳崖的风险,才带着零星几个黑暗骑士闯出来。

    如果不是军师没有赶尽杀绝之心,摆脱那位神秘的老樵夫出手相助,恐怕冥王殿就要从西方除名了

    这是哈帝斯的耻辱,他又怎能不恨

    可是,事情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他即便恨,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对于他来说,只要是答应了的事情,就必须要办到,一口吐沫一个钉,从此不再与苏锐为敌

    名声响亮的冥王,竟然差点被军师给包了饺子,而且还是在太阳神阿波罗没有出面的情况下

    这等奇耻大辱,真的是一辈子也洗刷不清了

    哈帝斯盯着苏锐,非常认真的说道:“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没有军师,你还能不能成为如今的阿波罗?!?br />
    听到这儿,苏锐反而笑了起来:“很抱歉,你永远也不会得知真相了,因为,军师一直都在我的身边,现在是,未来也是?!?br />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所以,我很是有些搞不清楚你的来意,或许你应该重新回到西方,励精图治,好好的发展冥王殿,而不是在这里和我说些无关痛痒的话?!?br />
    “无关痛痒”

    哈帝斯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军师带着太阳神殿的十二神卫,把我的冥王殿都抢光了,你知不知道”

    “什么”听到了这个消息,苏锐的脸上也涌现出了震惊之色,不过,这震惊只不过是持续了短短几秒钟而已,就宣告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畅快的笑意

    “哈帝斯,你就感谢军师吧,他已经是相当的仁慈了,如果是我过去的话,别说把你的冥王殿抢光,连墙头上的一块砖都不会留下”

    听着苏锐的话,哈帝斯差点没气炸了肺

    这太阳神殿的人都是疯子吗一个比一个还不要脸

    不过,苏锐接下来的一句话,继续刷新了哈帝斯的认知,也让他根本触摸不到太阳神殿的底线在何方。

    没有节操没有底线跟这群人,还讲什么理,谈什么脸

    苏锐啧啧着的评价着:“军师实在是心太软,居然只带了十二神卫,怎么就不把太阳神殿的其他人全部都带过去趁着你和冥王殿的精英都不在,直接大军压境,最好把那些小鱼小虾都收编了”

    说完这句话,他又摇了摇头:“不过,这样似乎也不是太妥当,应该多联合几个天神,彻底根除冥王殿,免得拉仇恨只拉到自己的头上了?!?br />
    听了这些话,哈帝斯旧伤复发,终于忍不住,一口老血喷出

    苏锐见此,动也不动,而是笑眯眯的说道:“我是不会趁你之危的,华夏有句老话,不战而屈人之兵,我想这句话是所说的应该就是我这样的?!?br />
    哈帝斯真的想死,他之前认为军师抢劫自己的行为已经算是贱之又贱了,但是看阿波罗现在的样子,军师之前所做的都不能算个啥

    “如果不是我受军师所迫,才做出不和你为敌的承诺,我一定会立刻杀了你,毫不犹豫?!笨醋潘杖?,哈帝斯的双眼在冒火

    冥王殿变成了这个样子,虽然说是拜军师所赐,但是这个家伙才是一切的症结所在

    自己苦心孤诣,那么多年的劳动成果,竟然就这么近乎全毁了

    “得了吧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咱们本来就是敌不是友,那三矬氨仑的配方,就你最积极,三番五次的派人来偷,林傲雪是我在?;?,你这种行为,不是公然打我的脸吗”苏锐仍旧笑眯眯的说道:“人要脸,树要皮,电线杆子要水泥,你看我像是那种没脸没皮的人吗”

    哈帝斯阴沉着脸,没有做任何的回应,苏炽烟坐在车里,看着自己的小叔,轻轻的叹息:“如果你还要脸,那么这世界上就没有不要脸的人了?!?br />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忽然收起了笑脸。

    看着他的这个表情,哈帝斯一怔,因为他分明从苏锐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凝重。

    这样的态度转变,饶是哈帝斯神经够强悍,也是有点受不了了。

    “好了,老哈,咱们一码归一码,玩笑开过了,是不是该谈点正经事了你来找我,想必也是有着这方面的事情要说吧,那就让我猜猜,我们想到的是不是同一件事?!?br />
    看着哈帝斯,苏锐的眼睛中已经是精光四溅。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