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不知道苏炽烟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急转直下的转变,站在她的立场,难道不应该是继续冷笑着站在一边看戏吗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苏锐考虑那么多了,因为蒋青鸢双手揽住苏锐的脖子,脚尖一用力,两条腿便盘住了他的腰

    因为这个动作,苏锐仿佛感觉都自己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

    他努力压制着自己心中的火热,双手托住蒋青鸢的大腿,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我们进来说话?!?br />
    “为什么要进浴室”蒋青鸢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苏锐抱进了浴室里,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只是在扭头关上门的一刹那,苏锐往苏炽烟的那里投了充满感谢的一瞥

    苏炽烟在沙发上坐了十秒钟,然后站起身来,轻轻的走出门去。

    在路过落地镜前,她看到了自己脸上那精致的淡妆,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苏锐让蒋青鸢坐在了洗手台子上,以后者的注意力,自然感受不到苏炽烟已经离去,而苏锐却听到了那轻轻的关门声,心中的紧张感顿去,长出了一口气。

    “青鸢,你真的不必这样做?!彼杖窨醋叛矍暗拿廊硕?,眼神空前的清明。

    他的心中有很多冲动,但是感动明显要更多一些。

    蒋青鸢紧紧揽着苏锐的脖子,动情的说道:“苏锐,请你不要在拒绝了,我求你了?!?br />
    “你不用求我啊”苏锐真的是还想拒绝,他总觉得如果这么就把蒋青鸢给要了,会让她稀里糊涂的失去宝贵的第一次,而且自己实在是太有趁人之危的嫌疑了。

    “苏锐,过了今天,我将一无所有?!苯囵翱醋潘杖?,眼神中带着情意,带着恳求,还有淡淡的哀伤。

    当然,这些情绪中,最多的还是勇敢。

    “一无所有么”

    苏锐很认真的看着蒋青鸢,轻声说道:“不,你还有我?!?br />
    说罢,他便抱起蒋青鸢的身体,走出了浴室,来到了床边。

    三个小时之后。

    苏锐满身是汗的躺在蒋青鸢的身边,看了看床单上的一抹嫣红,苦笑着说道:“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你至于那么疯狂吗能受得了吗”

    苏锐早饭也没吃,居然连续奋战了那么久,缴枪投降了四五次,以他那铁打一般的体格,此时此刻也不禁觉得头晕眼花了

    窝在苏锐的怀里,蒋青鸢也觉得自己浑身透支,连手指都不想再多动一下了。不过她看着身边的男人,身体和心里都很满足。

    终于得到想要的人了,而且对方还那么的在乎自己,这是应该高兴的事情,不是吗

    看着蒋青鸢一脸的满足之意,苏锐的眼底的愧疚之色更浓。因为自己,这个女人不仅失去了一切,而且还凭空多了那么多的骂名。

    “等你去想去的地方旅游之后,就去帮我吧?!彼杖窭孔沤囵?,轻声说道。到了现在,他只有用这种举动来补偿她了。

    “好?!倍杂谡庖坏?,蒋青鸢倒是没有任何的犹豫和推辞。

    这是她唯一钟爱的男人,她不想这个男人就此在自己的生命之中消失,更不想他把自己遗忘,而不让他遗忘的最好办法,就是成为一个对他有用的人。

    蒋青鸢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实用有效,既然苏锐给了她这样的机会,那么她就一定要把握住。

    蒋青鸢相信,以自己的能力,一定可以办得到。

    事实上,如果不是蒋家的琐事牵扯了太多的精力,她完全可以达到让人仰望的高度。倘若蒋家的兄弟姐妹们能够更早的团结起来,那么在蒋青鸢的带领之下,这艘战舰将无可阻挡。

    可惜的是,理想总是很丰满,现实总是很骨感。

    “放心,我想,我会帮你完善那个帝国的?!苯囵霸谛闹屑又亓恕暗酃倍?。

    然后,她看向苏锐,眼中涌现出一抹深情,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所在位置,道:“在这里,你就是国王?!?br />
    又过了一个小时,苏锐走出了这个房间。

    这一夜,对于蒋青鸢来说是莫大的改变,但对于苏锐而言,又何尝不是呢

    只是苏锐并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以后,浑身仍旧一丝也不挂的蒋青鸢站起身来,看着床单上的那一抹嫣红,满足的笑了笑,然后竟然弯腰把床单叠起来,叠的整整齐齐,珍而重之的放进了包包中。

    “我会一直站在你身后,无论你的身边有多少女人,我都希望我是最坚定的那一个?!苯囵鞍寻睦蠢?,很认真的说道。

    苏炽烟已经在楼下的星巴克里等了四个小时,在这四个小时里,她遇到了五次搭讪,要么是白领,要么是高管,反正看起来都是混得不错,来向她要电话号码。

    毕竟,苏炽烟是业内顶级的造型师,本身又漂亮又有优势,再加上今天精心准备的淡妆,走到哪里都是耀眼的存在。

    对于这些搭讪行为,苏炽烟无一例外的都是一一拒绝,直到苏锐走来,她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

    “四个小时,时间还蛮久的嘛?!彼粘阊坦首髑崴傻乃档?。

    现在,她不用猜也知道那一对男女在上面做了些什么,不过,她对蒋青鸢的行为并不反感,甚至对她的选择有一种淡淡的钦佩,如果后者知道的话,恐怕要高呼三声理解万岁、然后立即和苏炽烟变成好姐妹。

    “嘿嘿?!倍杂谒粘阊痰恼饩洹翱浣薄?,苏锐只能报以讪讪的笑。

    今天的事情让苏炽烟难堪了,不知道她的心里会不会留下阴影。

    总之,对于苏炽烟今天的表现,苏锐除了佩服,就只剩感谢了。

    如果当时苏炽烟站出来,对一丝也不挂的蒋青鸢冷嘲热讽,估计苏锐也没脸再待下去,蒋大小姐也会对这些事情有阴影了。苏炽烟这种大气的举动,让很多男人都远远不及。

    她继承了苏无限的一生所学,不仅有智谋,更有心胸。

    呃,心胸。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苏炽烟的胸前,貌似这心胸还真的挺宽广挺伟岸的。

    当然,现在面对苏炽烟,苏锐还是略微有着一点忐忑的,他和蒋青鸢的那种事情被谁撞见都不太好,偏偏全被她看到了。

    希望接下来她不要经常拿这种事情来讽刺自己才好。

    这个世界,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是不是累得不行了腿脚都软了”看着对方的笑容,苏炽烟没好气的把手里的纸袋递过去:“隔壁肯德基买的?!?br />
    “你可真贴心啊?!彼杖竦姑豢推?,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一大早的连水都没喝一口,就奋战到了现在,简直快被蒋青鸢给榨干了,后者憋了三十几年,初尝这种事情的滋味,竟是生猛无比,要是把十二神卫给派来,随便抽出一人都能把他们尊敬的太阳神大人给灭掉。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句话可是一点也不虚啊

    所谓的男人四十一枝花,那前提是得不碰到欲求不满的“虎狼”才行,否则还花个屁,根本就是残花败柳了。

    对于这一点,苏锐今天可是深有体会

    “我当然很贴心?!碧潘杖竦幕?,苏炽烟无奈的说道。

    自己一大早大老远的跑来接他,却在楼下等这个家伙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还有比这种事情更贴心的吗

    “其实,话说回来,还是你赚了?!?br />
    苏炽烟说道:“本来就是你设下的局,逼的蒋青鸢离开蒋家,结果人家反而爱上了你,让你财色双收?!?br />
    苏锐咬了一大口汉堡,瞥了苏炽烟一眼,道:“这是善有善报,傻人有傻福,桃花运太旺,拦也拦不住?!?br />
    “真不要脸?!?br />
    苏炽烟啐了一口,脸上露出了笑容。

    她在控制自己的思绪,努力把之前的事情忘掉,然后浑身就变得轻松起来。

    虽然苏炽烟和苏锐接触的次数并不算多,但是最近几次都会感觉到很轻松,很愉悦。

    看到苏锐连着干掉了两个汉堡,苏炽烟才拎起包包,道:“咱们出发吧,回宁海?!?br />
    “好的,回宁海?!?br />
    不知道为什么,在说到“回宁?!比鲎值氖焙?,苏锐的心底忽然升起了一种归属感。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他不该是个浪子吗

    难道说,因为那里是自己五岁以前成长的地方,还是说那里有着让自己牵挂的姑娘

    在酒店门口仰着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蒋青鸢所在的楼层,苏锐也不管对方能不能看得见,就这么挥了挥手,然后钻进了车里。

    站在窗户后面的蒋青鸢看着此景,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此去宁海,还要有好几个小时的车程,苏锐手脚发软,腿肚子都差点抽筋,让他来开车,百分之八十得出意外。

    于是乎,这货就很没有风度的窝在副驾上,舒舒服服的睡着觉,把苏炽烟这种大美女当成了专职司机。

    好在苏炽烟并没有多少意见,任由苏锐带着轻微鼾声的睡了两个多小时。

    本来,从首都开往宁海的高速公路极为繁忙,但是由于今天天气不好,开着开着雾气渐渐浓了,在他们上了高速不久,首宁高速便封了,因此这一路上他们遇到的车辆倒是少之又少。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炽烟猛的踩下了刹车

    因为她清楚的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正站在浓雾中,距离他们的车子已经越来越近

    在苏炽烟刹车的一刹那,苏锐就已经醒来,看着那道身影,他的双眼骤然绽放出危险的光芒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