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浴室的门只拉开了一条缝的时候,已经做出了决定的蒋青鸢还是非常紧张,她的心脏几乎都要跳出了嗓子眼。

    她再次看了镜子中的自己一眼,浑身又充满了勇气。

    都已经脱成这个样子了,还指望着自己再穿回去吗

    她并没有立即把浴室门开的很大,如果就这么一丝也不挂的走出去,蒋青鸢自问还是缺少了那么一点勇气。

    她对着门缝,轻轻的喊了一声:“苏锐,你过来一下?!?br />
    在这一刻,她的声音有些紧张,甚至带着不少的颤音。

    苏锐正和苏炽烟坐在沙发上,一个沉默不吭声,一个笑眯眯的看着对方,也不吭声,直到蒋青鸢的这一声轻唤出现,才打破了房间中的沉默。

    苏炽烟瞥了瞥浴室的方向,并没有看到蒋青鸢的身影,于是冷冷一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苏锐。

    那眼神的意思很明显:你不是说你们两个没啥的吗怎么她洗澡还要喊你过去

    苏锐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情,然后站起身来,仍旧穿着他那条短裤,朝着浴室的方向走过去。

    而苏炽烟则一直侧头看着,她还真的很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苏锐一边走着,还回头瞥了她一眼,苏炽烟伸出食指,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轻轻的“嘘”了一下。

    “怎么回事”苏锐以为蒋青鸢是忘了拿浴巾或是换洗衣物,可是,刚刚走到浴室门口的他还没来得及敲门,就发现浴室门被陡然拉开了

    一丝也不挂的蒋青鸢就这样出现在了苏锐的面前

    在这一刹那,苏锐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陡然停滞了

    周围的空气仿若都升高了好几度似的,变得灼热难言

    漂亮的面容,洁白的脖颈,性感的锁骨,高耸的山峰,平坦的小腹,充满弹性的大腿,当然,还有不可忽略的那一抹淡淡的芳草。

    很美的人,很性感的身体,很丰满的诱惑。

    苏锐整个人仿若雷劈,呆若木鸡。

    当然,他的四肢动不了,并不代表第五肢无法动弹,从苏炽烟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他的短裤又被撑了起来

    苏家大小姐的表情顿时冷了,她攥着拳头,咬着嘴唇,差一点就站起来了

    从这个角度,她虽然看不到蒋青鸢做了什么,但是很明显,蒋青鸢到底对苏锐做了什么,苏炽烟用脚趾头也能猜得出来

    她没想到,自己来到这里,居然还能看到一场色诱

    这一对狗男女,难道准备在自己的面前上演一场“活春宫”吗

    “真不要脸,真不要脸?!?br />
    苏炽烟在心中说道,但是眼神却一直没有移开。

    蒋青鸢面对着苏锐的注视,脸庞上也是通红通红,但是眼中却有着从未偏移的坚定。

    她自我鼓励式的微微一笑,就这样光着脚走出来,站在了苏锐的面前。

    苏锐的表现让蒋青鸢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做法,现在的他还能为自己的身体而着迷而发呆,如果过了几年之后,他还会这样吗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自己已经在套子里活了那么多年,为什么不能在人生转折点上任性一次呢

    最珍贵的东西,就该留给最珍贵的人

    虽然此时蒋青鸢的嘴巴距离苏锐的嘴还有十几公分的距离,但是两个人的胸膛却已经贴在了一起。

    没办法,那山峰实在太伟岸。

    “你你要干什么”苏锐很艰难的说道,面对这种极致诱惑,他能把自己镇定成这样,也算是极为难得了

    “你说呢”

    蒋青鸢轻轻的咬了咬嘴唇,两只手搂住了苏锐的脖子。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容颜,苏锐真的感觉到自己就快要沦陷了,身体内部蹿升起一股火苗,马上就要把他整个人给点燃了

    之前的种种诱惑,哪怕是激吻和搂抱,苏锐都抗住了,可是现在,蒋青鸢这么一个级数的大美女就这样站在他的面前,什么都没穿,这样的视觉冲击简直劲爆到了极点,苏锐终于是扛不住了

    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谁爱当谁来当,反正苏锐可是不愿意

    美人就在面前,有福就要享

    不过,就在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想要揽住蒋青鸢的肩头之时,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道霹雳

    不,这不是霹雳,而是一个女人的俏脸

    苏炽烟

    尼玛,差点忘记了,她还在房间里呢

    想到这一点,苏锐的身体更加僵硬,伸出的手无论如何也落不下去,竟然往后面退了一步

    蒋青鸢不明所以,还以为苏锐是有些紧张呢,看到苏锐紧张,她反而更加勇敢了起来,双臂揽住苏锐的脖子,根本就没松开。

    苏锐想要再退一步,却发现已经是贴着墙了,退无可退

    苏炽烟在几米开外的沙发后面看到苏锐的窘态,本来还不太爽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则是忍俊不禁

    她见惯了苏锐大杀四方霸气无边的样子,什么时候见过他这样退退缩缩一想到他这种退退缩缩还是因为自己,苏大小姐的心情顿时又好了起来。

    本来是捉奸,现在奸情自动送上门来了,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是个惊喜

    苏炽烟不着急也不生气,她现在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等着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只是,她的心里还有着一丝丝的担心,担心自己会不会真的看到一出意想不到的春宫大戏

    毕竟,蒋青鸢的身材可是堪称极致,在某些尺寸上甚至比起自己来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同为女人,苏炽烟都认为蒋青鸢的身材很赞,她就不相信苏锐能够把持的住。

    蒋青鸢自是不知道旁边居然有女人在窥伺,她直视着苏锐的眼睛,温柔的说道:“苏锐,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哪怕我不能成为你唯一的女人,哪怕我们日后很少有交集,但是,这些天来你所给过我的那么多的关心,让我很感动?!?br />
    说到这儿,她又停顿了一下:“从来没有男人曾让我感动,你是第一个,我想,也是唯一的一个?!?br />
    说罢,她便轻轻的踮起脚尖,想要吻苏锐。

    由于两人的距离过近,蒋青鸢甚至已经感觉到小腹被什么东西顶住了,她知道那是什么,但并没有多么的害羞,因为,此时此刻,充斥在她心里的,只有勇敢。

    苏炽烟听着这几句话,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眼神之中也透露出认真。

    她是苏家的大小姐,少年时期便有着“鬼才”之称的苏无限是她的父亲,几乎将一身所学全部传授给了她,因此,苏炽烟虽然非常漂亮,但绝对不是花瓶,她的想法和眼光比一般擅长计谋的男人还要深很多也远很多。

    她自认为了解过蒋青鸢的一些事情,认为此女智谋多手段强,有着一颗能够为家族殚精竭虑的心,但是,她没想到,蒋青鸢竟然对苏锐至诚到了如此地步。

    听着她的那些话语,苏炽烟的心中很受触动。

    她忽然觉得,这个漂亮程度并不在自己之下的女人有点可怜。

    发生了这种事情,蒋青鸢肯定遭受了家族的唾骂和嫌弃,几乎一无所有,在这种时候,她想要把最珍贵的东西送给对她最好的人,这又有什么错呢

    如果换做是自己,是不是也会选择这样做

    而且,看他们两个的样子,应该是之前什么都没做,苏锐所说的都是真的,并没有哄骗自己。

    他还真是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吗苏炽烟看着仍旧浑身紧绷的苏锐,脸上露出了一抹复杂之意。

    想起那天晚上他和自己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苏炽烟终于彻底的确认,苏锐虽然有些时候表面上说起话来会很轻浮很轻佻,但是骨子里却拥有着那些首都公子哥儿所不具有的大气和沉着。

    至少,在坐怀不乱这一点上,他做的比所有男人都强了。

    每每苏炽烟认为已经从远处看清了这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却总会一直带给自己出其不意的东西。

    苏炽烟并不知道苏锐曾经对蒋青鸢怎样的好,以至于她竟然会做出这种勇敢献身的举动,但是,听了蒋青鸢这些深情中带着哀伤的话,苏炽烟知道,她已经无需去探寻那些原因。

    任何一个勇敢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

    苏锐被蒋青鸢这样搂着,浑身紧绷,还在苦笑:“你这算是火急火燎的献身吗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我现在不要你这样,这样很有趁人之危的嫌疑,而且,我也不是只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说着,他还紧张兮兮的往苏炽烟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正好对上了后者那双明亮的眸子。

    蒋青鸢并没有看到苏锐的小动作,她搂着对方脖子的手转而去捧着他的脸,脸上掠过一丝微笑,然后很认真的说道:“你这样拒绝我,就不怕伤我的自尊心吗一个女人赶着来献身,却要被你拒绝”

    苏锐简直快要哭出来了,心中委屈的想着,尼玛,我不拒绝也不行啊,旁边还有个一心想要“捉奸拿双”的女流氓正虎视眈眈呢

    虽然,对于蒋青鸢的行为,苏锐的心中已经燃起了火焰,但是在火焰灼烧的同时,他还是很有些感动。

    “青鸢,我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做?!?br />
    “不,你值得?!苯囵跋衷谝丫坏悴缓π吡?,倔强的说道:“我看人的眼光很准,这么多年来,你是唯一值得我这样做的那一个?!?br />
    听到这里,作为观众的苏炽烟开始深深的后悔和担心起来。

    她在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冲进来搅了人家的好事。

    她在担心,自己为什么要如此莽撞,她并不想破坏蒋青鸢的那颗让人钦佩的勇敢之心。

    于是,苏炽烟咬了咬嘴唇,对苏锐做了个手势。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