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我解决问题

    苏锐看到蒋青鸢咬着嘴唇,脸色红的已经要滴出水来,她的纤手略带颤抖的伸向了短裤间,忽然觉得有点好笑。

    不过,好笑之余,他也有点感动。

    这样一个优秀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追求,却愿意为了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难道还不值得感动吗

    “在西藏的时候,你不也是要用手帮我解决问题的么我当时就没答应,你认为我现在就会答应吗”

    苏锐拦住了蒋青鸢的手,苦笑着说道,对方的举动让他觉得自己有种精虫上脑的低端感觉。

    他虽然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但是这种让女人用手来解决问题的方式,看起来实在是太狗血了点,至于吗

    “我又不是没有手,还需要你的手吗”苏锐苦笑道,这蒋青鸢也真是的,他还担心对方手上技术不过关,把自己弄的太难受呢。

    “而且我的技术说不定要比你好的多了?!?br />
    当然,蒋青鸢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苏锐在某些时候倒是会自己安慰一下自己,技术肯定比她强的没有影了。

    “要不,我”说着,蒋青鸢似乎是下定了某个决心,就要解开睡裙的肩带。

    “等你真正的做好准备再说吧?!彼杖穹炊棺×怂骸拔矣信?,还不止一个,在感情方面真的是一塌糊涂,所以,即便你现在献身给我,你也不可能获得幸福,这样反而会辜负了你?!?br />
    蒋青鸢早就知道这个事实,但是,当她下定那“宁负苍天不负卿”的决心之后,就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苏锐越是这样说,她就越是倾心于这个男人。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多情却不滥情吗”蒋青鸢笑道。

    “你姑且可以这么认为?!彼杖裾溃骸拔艺獗沧佑泄淮我灰骨榈木?,现在想来,我挺后悔的?!?br />
    那一次是和方妍大坝的检修口内激情一夜,回想起来,苏锐仍旧感觉到很凌乱。

    “我明白你的心意,你是个好人?!?br />
    蒋青鸢看着苏锐,再一次重复了她之前在西藏说过了无数遍的话。

    两个人就这样睡了一夜,蒋青鸢趴在苏锐的怀中,睡的很甜很安心,脸上甚至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

    美人在怀,苏锐竟也能睡的很熟,也许是累的,竟然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嗡嗡嗡

    早晨六点钟,房间里的某个手机便开始震动了。

    蒋青鸢迷迷糊糊的醒来,也没有仔细看,摸过床头柜上还在震动的手机,直接接通了电话放到耳边,睡眼朦胧。

    “喂,找我什么事情”蒋青鸢问道。

    由于她和苏锐的手机都是某个水果牌的,型号和颜色都一模一样,甚至连手机主题都用的是水果牌的经典款,如果不仔细查看具体的图标位置,根本无从分辨。

    最主要的是,蒋青鸢已经完全的忘记了,她的手机关机时间早就超过了十个小时这是苏锐的手机

    “你是蒋青鸢”

    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犹疑和意外之意。

    “是我,你是谁”蒋青鸢这会儿有点清醒了,不过还是没意识到这是苏锐的手机。

    这人怎么搞的,打她的电话,还要问她是谁。

    “我找苏锐?!彼粘阊膛ρ瓜滦闹械母丛忧樾?,说道。

    一大早的打苏锐电话,竟然是蒋青鸢接的

    这说明了什么

    这一男一女昨天晚上一定是睡在了一起至少也是共处一室

    “你找苏锐”蒋青鸢的声音透出了一股意外,她侧过头,看着苏锐,发现后者也并没有完全清醒,正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睛呢。

    蒋青鸢对苏锐笑了一下,身体往他的怀里缩了一缩,继续对着电话说道:“你要是找他,难道不应该打他的电话吗打我的做什么”

    事实上,说到这里,蒋青鸢已经有点八卦的神情了,一大早的就有一个女人来找苏锐,这人是谁看起来关系还挺密切的嘛只是不知道怎么会打到自己的手机上来

    难道说苏锐在这里过夜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

    一想到这里,蒋青鸢整个人都醒透了

    电话那端的苏炽烟咬了咬牙:“我打的就是苏锐的电话”

    “这怎么是苏锐的电话”

    蒋青鸢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手机长的和苏锐一模一样,她还想再说什么,忽然感觉到苏锐的一只手忽然抓在了她胸前的山峰上

    其实,这倒也不能怪苏锐恶作剧,完全是清晨时分,某些激素的分泌水平太过旺盛,因此看到这个大美女在旁边,有点把持不住。事实上苏锐才没管蒋青鸢在和谁打电话呢。

    山峰在手,天下我有,苏锐握着山峰,舒服的哼了一声。

    而蒋青鸢遭到了突袭,则是本能的发出了一声惊叫

    这声惊叫,隐隐的透出一股子媚意来

    电话那端的苏炽烟听到这声音,拳头攥的紧紧的,咬了咬嘴唇,说道:“真是狗男女?!?br />
    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

    用脚趾头猜也能猜得到,苏锐就睡在蒋青鸢的身边

    至于那声惊叫,绝对是苏锐对蒋青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她大大方方的让苏锐来安慰蒋青鸢,谁能想到他都能把人家安慰到床上来了

    苏炽烟的俏脸紧绷着,莫名有点不爽。

    她咬了咬牙,推开车门,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前的酒店,便迈步走了进去

    “谁打的电话”苏锐单手还抓在山峰之上,享受着这种手感,事实上在昨天晚上,他对蒋青鸢不知道上下其手了多少次,能摸的不能摸的都摸遍了。

    但是,这山峰就是这么的诱人,此时再次抓上来,还是让苏锐回味无穷。

    蒋青鸢被抓的浑身发软,脸上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我也不知道,打我的电话找你的,听声音是一个女人?!?br />
    “打你电话找我的”

    苏锐有点讶异,自己来到这里,除了苏炽烟知道,别的人可绝对没可能知道,难道说,打电话的是苏炽烟

    他松开那高耸柔软的山峰,拿过了手机,翻开聊天记录一看,愣了一下,然后又好气又好笑的打了蒋青鸢的屁股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颇为的响亮,打的某个部位波浪起伏。

    “你打我干什么”蒋青鸢捂着臀部,俏脸通红。

    “打你是让你长长脑子?!彼杖癜咽只谒难矍盎瘟艘换危骸罢飧龈揪褪俏业氖只?br />
    “啊”

    蒋青鸢真是被惊住了,连忙说道:“这样会不会暴露我们之间的关系啊”

    “暴露就暴露好了,你还担心这个”苏锐笑道。

    “谁打的电话不会是林傲雪吧”蒋青鸢有些紧张的问道。

    很难得,在这种女强人的身上,竟然也会出现紧张的情绪。

    即便家族出现了极大的变故,她也从来都是面不改色,沉静如水,但是现在她却因为一个男人,露出了绝对不该出现的紧张神情

    看来,爱情的力量真的是足够伟大的。

    蒋青鸢虽然喜欢苏锐,也希望后者能只喜欢自己一个人,但她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她自认为是后来者,从来没想过“上位”的事情,更不想去破坏苏锐和林傲雪之间的感情。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有紧张的心情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即便是生活中再强势再多智的女人,一旦面对心爱的男人,也会变得有点谨小慎微。

    “不是林傲雪,是苏炽烟?!彼杖窠馐偷?。

    “苏炽烟”蒋青鸢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怎么会是她我没听说你和她很熟啊?!?br />
    事实上,蒋青鸢早就已经知道,依照着苏锐现在的身份,苏炽烟可已经是他的“侄女”了。

    现在的苏锐可是“苏家小叔”

    对于这个敏感的身份,蒋青鸢一直都没敢当这苏锐的面提起来,生怕让后者不开心??墒撬惶嵴饧虑?,苏炽烟倒是找上门来了。

    “我和她一直都认识,约好今天搭她的车回宁海的,怎么,你吃醋了”苏锐看了蒋青鸢一眼,似笑非笑,大手又在蒋青鸢的后背游走着。

    这个动作让后者的身体继续发软,力量在不断流逝。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却也知道,这种感觉犹如毒品,多感受几次就会上瘾,于是咬了咬牙,强行撑着身体站起身来,道:“我去冲个澡?!?br />
    看着摇曳着美妙身姿走向卫生间的蒋青鸢,苏锐忽然哈哈的笑了起来。

    其实,无论生活让人多么烦恼,总会在某个细节上面对你绽放出美好。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的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他顿时露出苦笑,连忙接通:“喂,大小姐,你怎么想到那么早来给我打电话”

    “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苏炽烟的冷笑声在电话那端响了起来。

    “咳咳”苏锐连续咳嗽了两声,回答道:“我睡的挺好的,那什么,你不是让我来安慰蒋青鸢的吗我可一直安慰到半夜呢现在都还没有完全醒透?!?br />
    “都把人家安慰到床上来了”苏炽烟继续嘲讽的说道:“你不是说你们是纯洁的朋友关系吗”

    “我们一直都很纯洁?!彼杖袼档?。

    “是吗”苏炽烟停顿了一下,在电话中说道:“开门,我就在你们的房间门口?!?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