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感觉到一股火热柔情透过口腔,传导进了他的身体,导致他体内的火焰在一刹那被点燃。

    两个人就这样剧烈的吻着,从沙发上到床上,一个压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苏锐绝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纯洁的男女关系,即便表面上称作没有感情只有亲情,但是这其中绝对有着雌性或者雄性激素在作祟。

    蒋青鸢对于自己被压在身子下面很不满足,她一边和苏锐忘情的吻着,一边两条腿夹住苏锐的腰,一个翻身,将其压在下面。

    “真是够主动的?!彼杖裾娴牟恢雷约何裁椿嵴饷丛馄僚说爰?,但是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对方的火热已经快要将他融化。

    蒋青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她似乎只是遵从身体深处的本能召唤而已,此时此刻,她就只想吻这个男人,让自己和他融化在一起。

    至于那些所谓家人的咒骂,至于他们的误会和愤怒,通通见鬼去吧

    这个时候,她不禁想到在墨脱的那个快捷酒店里,苏锐那看似不经意的一抓,就把她送上了巅峰,想到这儿,蒋青鸢不禁觉得浑身无力了。

    身体一无力,嘴上的动作也就停了。

    感受到蒋青鸢那如火的气势忽然褪去了一部分,苏锐不禁诧异的问道:“怎么了”

    此时蒋青鸢伏在苏锐的身上,低垂着头,从苏锐的视角看去,那雪白的山峰几乎要从睡裙的领口挤出来了,如此一个极致的美女,不知道被首都多少男人追求过,现在却这样倒在苏锐的怀里,简直是春色满园。

    蒋青鸢也不说话,就这样伏在苏锐的胸膛之上,满脸通红。

    苏锐单手放在蒋青鸢的丰满臀部上面,只要轻轻一拉,就能把她最的部分暴露在空气之中。

    “我这样,是不是有点趁你之?!彼杖裼淘チ艘幌?,问道。

    事实上,推倒蒋青鸢是没什么难度的,但是在苏锐看来,现在的她毕竟处于最脆弱最需要帮助的关头,如果就这么把她的第一次给强占了,苏锐也有点于心不忍。

    想到这儿,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把蒋青鸢给推到了一旁。

    如果苏锐知道,此时的他为了充好人,竟然完全的误解了蒋青鸢的意思,会不会直接悔恨到死

    人家哪里是紧张,哪里是犹豫,虽然低垂着脸,但是美目含羞好不好

    蒋青鸢愕然的看着苏锐站起身来,走到浴室里,然后里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不用说,他肯定是冲冷水澡降温去火了

    听着这水流声,蒋青鸢先是一笑,然后美目之中竟涌起了难言的感动神情。

    她望着浴室的方向,目光柔和如春水:“这一辈子,除了父亲之外,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br />
    看起来,苏锐连续两次在关键时刻拒绝这种行为,被蒋青鸢理解成了关爱她心疼她的举动。

    蒋青鸢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凌乱的睡裙,然后靠在浴室的门外,望着里面的朦胧人影,小声的说道:“这一辈子,有很多人负我,我也负了很多人,但是,我一定不会负你?!?br />
    说完这一句,蒋青鸢轻轻叹息。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本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但是在蒋青鸢的心中,此时已经渐渐有了答案。

    既然注定要辜负一方,那么我就选择不负关心我的人。

    似是听到了蒋青鸢的话,浴室里的水声渐渐停歇。

    这一夜,两个人就窝在床上,绝大部分的时间,蒋青鸢都是依偎在苏锐的怀里。

    两个人的思想也空前的清明,不再有之前的那种火热和疯狂,但却多了一丝温馨的意味。

    依偎在苏锐的怀中,感受着他清晰的心跳,蒋青鸢仿佛回到了西藏时光,那时的她趴在苏锐的后背上,心里充满了安全感。

    “如果他们还敢挑衅你,我就把他们全部教训一顿?!彼杖裢盘旎ò?,淡淡说道。

    “他们即便挑衅又怎样?!苯囵霸谧龀隽司龆ㄖ?,觉得浑身上下前所未有的轻松:“这些年来我为他们做的也够多了,不领情就算了,我也不想一味的付出,却不求回报?!?br />
    想着之前蒋白鹿的拍门大骂,蒋青鸢的心里竟然一点都不生气了,在她看来,这些都是过去时,既然都过去了,那就让他们烟消云散好了。

    “嗯,我很高兴看到你做出这样的转变?!泵菜普獠攀撬杖裣胍慕峁?,他从蒋青鸢的眼中看到了坚定。

    “没有你,我也不可能改变?!?br />
    蒋青鸢柔情的说道,她伸出手来,揽住苏锐的腰,脸颊则是贴在他的胸膛之上。

    沉浸了三十来年的感情,一旦汹涌的爆发出来,竟是如此的势不可挡。

    蒋青鸢并没有兴趣去追究自己和苏锐之间的情感为什么会进展的那么快,她只是知道,这三十多年来,从来不曾有人让自己如此动心

    这就足够了

    “离开一段时间,或许对大家都好,你不在,蒋家的那些人,也乐得轻松了?!彼杖袼档?,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出了一个事实。

    “他们怎么样,我还真的不在意,主要是我不舍我爸,他年龄都那么大了,我担心如果离开的久了,就见不到他几面了?!毕肫鹱约旱母盖?,蒋青鸢的心里又惆怅了起来。

    毕竟,女儿对父亲的感情都是很深厚的,如果她离开,那么蒋老爷子该多么的伤心难过

    都七老八十的人了,大孙子被杀,儿子女儿之间还要决裂,不仅没有四世同堂,反而将要家破人亡。这种情况放在任何一个男人的身上都受不了,即便蒋天苍戎马一生,恐怕也难以经受这种打击。

    对于这一点,苏锐也不太好发表意见,毕竟蒋老爷子现在最恨的就是他,可以这么讲,苏锐是导致蒋家兄妹阋墙乃至家破人亡的直接原因

    “要不,你去给他解释清楚,你是他最疼的小女儿,估计会理解你的做法?!彼杖裎⑽⒅辶酥迕纪?,说道:“以后你也可以经?;乩纯纯此?,离开了蒋家,操心的事情少了,能陪伴老人的时间也就多了?!?br />
    “那我接下来去哪儿呢”蒋青鸢的手指不自觉的在苏锐的胸膛上画着圈圈。

    “我建议你旅旅游,放松一下,如果没有事情做,我可以帮帮忙?!?br />
    苏锐的眼神飘远了,他在西方的摊子已经越铺越大,尤其是军师在新能源领域的布局,尚缺少一个能够掌控全局的人物。

    “你要帮我找工作吗”蒋青鸢看了苏锐一眼,眼中带着淡淡的依恋。

    “不是帮你找工作,我需要你去建造一个没成型的帝国?!彼杖竦恍?。

    现在太阳神殿在斯塔德迈尔的帮助下,又有冯乐那个少年天才全权掌控,在金融领域已经实现了强势崛起,或许,等新能源布局完成,太阳神殿便可以完成华丽转身。

    在其他势力都还在为毒品的渠道及利润争夺的时候,太阳神殿的步伐已经大到了让他们难以望其项背

    “没成型的帝国”蒋青鸢听到这话,眼中涌现出了一抹热力,苏锐的话让她砰然心动。

    “没错,现在是没成型,但是有你去了,估计就会起来的很快了?!彼杖裥Φ溃骸耙沙?,要整合,要布局,我想这些都应该是你所擅长的东西?!?br />
    “你是在补偿我吗”

    蒋青鸢看着这个让自己越发倾心的男人,似乎想要从他的眼底寻找到一丝歉意。

    事实上,这歉意很清晰,不用仔细看也能感受得到。

    “不是补偿,因为你确实有这个能力,我们也算是好朋友了,那个位置很关键,必须要安排一个我能信得过的人才行?!?br />
    “信得过的人么”蒋青鸢在心中轻轻说道:“我可不想只做你的好朋友”。

    看着蒋青鸢的表情,苏锐歉意的笑了笑:“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做出补偿,但是,这件事情确实是我拖累了你,如果我从头到尾都没出现的话,那么现在你还是蒋家的大小姐,也不会被家人反目”

    苏锐还想说什么,却有一根手指伸出来,轻轻的按在了他的嘴唇上。

    蒋青鸢知道,苏锐就是在补偿自己,这个男人还是心怀歉意。

    即便他不说,但蒋青鸢也能读到他的内心。

    这一辈子,还会遇到让自己如此怦然心动的男人吗

    “有因就有果,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是,即便你从头到尾都不出现,我想还是会有这么一天?!苯囵叭嵘档溃骸坝行┙峋?,是命中注定的,有些相遇,也是注定的,或早或晚,终究会来?!?br />
    蒋青鸢说完,收回了手指,撑起身子,然后伏在苏锐的胸膛之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很认真的吻了上去。

    又是一个缠绵的吻,不是那么热烈,但却更加绵长。

    一吻之后,蒋青鸢抱着苏锐,满脸通红,眼睛里似乎都要滴出水来。

    在她看来,两个人搂搂抱抱卿卿我我已经成为了习惯,似乎是一对真正的恋人一样。但是,他是自己的唯一,自己却不是他的那一个。

    苏锐苦笑道:“我说咱们可不能再这样了,不然我真的怕我的定力不够?!?br />
    一个丰满漂亮的大美女整天挂在自己的怀里,只要是个正常男人也受不了啊。

    蒋青鸢本能的转过脸,看向了苏锐的腰腹,那里的挺起已经很明显了。

    “在我面前,不需要你有定力?!苯囵耙Я艘ё齑剑骸八淙晃颐蛔龊米詈蟮淖急?,但是,我可以帮你解决问题?!?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