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蒋青鸢

    听了这话,苏炽烟愣住了。

    她只看到了这件事情给蒋青鸢所带来的无穷无尽的负面影响,却没看到苏锐在另外一方面的用心良苦。

    “我知道,你是在可怜蒋青鸢,也难得你有这般古道热肠?!彼杖癫⒚挥幸蛭粘阊痰奈蠡岫运锤?,反而因为她的这一番误会,对其的评价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苏炽焰轻轻的嗯了一声,静静等待着下文。

    “我也知道,蒋青鸢现在一定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br />
    苏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并不沉重,反而露出微笑来:“在秦家大院的时候,我曾经一枪打散了蒋青鸢的发髻,而在蒋家的时候,她一枪又差点杀了我,我曾经以为我们必须站在对立的立场上,这种状况会持续一辈子?!?br />
    “蒋青鸢可能也是不得已为之,我听说过她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因此对这个人的评价还算不错,这个女人和她家族里的那些大少爷可不一样?!彼粘阊糖嵘档?。

    对于苏锐杀死蒋毅刚的行为,苏炽烟并没有太大的异议,她的观点和苏锐一样,衡量一个人的罪行轻重与否,并不是要看他的所造成的犯罪结果如何,而是要看他的犯罪动机。

    这些年来,蒋毅刚联合着他那些狐朋狗友,不知道做下了多少恶事,枪毙十次都足够了,此人一死,就连苏炽烟都感觉到大快人心,想要为苏锐击节叫好。

    而蒋青鸢可不一样,在苏炽烟看来,她几乎是在扛着蒋家前进,付出了许多努力,可饶是这样,还是有不少家族中人在明里暗里和她对着干,不断的拖后腿。

    对于这样坚强的女人,苏炽烟本能的报以许多的同情。

    “你说的没错,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如果换做是我,可能会做的比她更狠更绝?!彼杖竦恍Γ骸拔以诖永ツ训氖焙?,路上和她偶遇,因此才不得已与她同行了一段时间,这才相互增进了解,慢慢的变成了朋友?!?br />
    “应该这样做,当时追杀你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为了防止有心人做文章,把蒋家的仇恨往你身上拉,你确实是要?;ず媒囵??!彼粘阊桃彩且豢谒党隽似渲械墓厍希骸罢?,如果没有这个机会,想必你们还一直是冤家呢?!?br />
    不过,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她明显意识到自己有点失言了,抿着嘴咳嗽两声,笑了笑。

    苏锐倒也没有怎么在意,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怎么,你也知道在西藏追杀我的人很多”

    “是的?!彼粘阊逃淘チ艘幌?,倒也没有回避这个话题,直视着苏锐:“爷爷在这件事情上利用了你,是他的不对,但是,我不希望你记恨他?!?br />
    “我很欣赏你的态度,但是不太欣赏他的做法?!彼杖褚×艘⊥?,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淡淡的嘲讽意味:“虎毒还不食子呢,他这样做,就不怕我这个私生子死在西藏”

    说到“私生子”三个字,他还加重了语气。

    苏炽烟的身体轻轻一震,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还是苏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说起自己的身份,不管怎么说,他可以用这种身份来自嘲了,这总比一直避而不谈要好多了吧。

    这样看来,这应该是个可喜的转变。

    “回去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才好?!彼粘阊淘谛闹械蜕档?。

    “应该不会出现那种极端的情况,你不会死的?!彼粘阊痰难哿钡痛沽艘幌?,看着桌上剩下的大半碗面,说道。

    “为什么当时可是有不少西方黑暗世界的好手,他们完全拥有能杀死我的实力?!彼杖竦瓜肟纯?,苏炽烟能够给出什么答案。

    苏炽烟抬起头来,看了周围一眼,压低了声音:“或许你不知道,自从你踏上前往西藏列车的那一刻起,西北军区的两个整编特种大队就已经在西藏集结了?!?br />
    听着这话,苏锐的眼中涌现出一股浓烈的震惊

    两个整编特种大队

    他当然知道,这种集结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是暗中相助,或许远水解不了近渴,但在关键时刻,说不定就能帮到不少的忙

    苏炽烟终于露出了轻松的微笑,她看着苏锐,轻声说道:“西北军区的中将司令员,叫苏方舟,是我三爷爷的儿子?!?br />
    苏锐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他以为苏老太爷什么都没有做,但事实上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他做了很多很多。

    “还有,这次进入西藏的雇佣兵比你想象的还要多,你有没有想过,在你到了墨脱之后,为什么再也没有雇佣兵追出来杀你”苏炽烟的语气很轻,但所抛出的信息却很重。

    “比我想象的还要多”苏锐也曾疑惑过这个问题,但是一直都没有深究,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这里面还是大有文章

    “你是说,特种大队”

    “是的?!彼粘阊谭浅H范ǖ牡懔说阃罚骸坝媚忝堑幕八?,这应该是把那些雇佣兵给包了饺子?!?br />
    苏锐闻言,身体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怪不得那些国际雇佣兵一个都没跑到墨脱,原来是西北军区的特种大队出动了

    面对这些胆敢到华夏境内执行任务的国际雇佣兵,华夏的特种战士们自然不会手软

    看着苏锐复杂的神情,苏炽烟觉得自己莫名轻松了许多:“爷爷他其实他一直很关注你?!?br />
    “我明白?!彼杖竦懔说阃?,那位老人为他做了这么多事情,此时此刻,苏锐还能说些什么呢

    “不说这件事了?!彼粘阊趟坪跏窍氲搅耸裁?,说道:“你刚才说是在帮蒋青鸢,这怎么会是帮她呢估计她现在已经麻烦缠身焦头烂额了?!?br />
    “我当然是在帮她。说实话,蒋青鸢的责任感很强,她想要靠一己之力,拖着蒋家往前走,这样把她自己搞的很累,而且收效甚微。最关键的是,其他的蒋家人似乎根本不领她的情,反而想方设法的从她的手中夺取权力,与其这样,还不如彻底放手?!?br />
    停顿了一下,苏锐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精光:“蒋青鸢是蒋家其他人头上的大山,但是整个蒋家却是她的累赘。如果能够把这些累赘给抛下,那么她可以飞的更高更远更轻松?!?br />
    “这么说来,你是在利用这次机会让她和自己的家族断绝关系”苏炽烟表情怪异的问道。

    “不管是不是断绝关系,总归要有个说法?!彼杖裰笔幼潘粘阊痰难劬Γ骸八匦胛约旱那巴靖涸?,如果继续和蒋家捆绑在一起,只会把她拖向深渊?!?br />
    “好吧,姑且把你这番话当成出自朋友的关心好了?!彼粘阊绦Φ?。

    “什么叫姑且”苏锐略带不满:“我这明明就是朋友间的关心,而且还是最真诚的那种?!?br />
    苏炽烟倒也不再和他争辩,笑吟吟的说道:“反正我怎么听起来都像是你在利用这个机会搞垮蒋家,要知道,蒋青鸢如果离开,那么整个蒋家还有谁能成为你的对手”

    “至于吗我根本就没把蒋家放在眼里过,你这种腹黑的人总是喜欢用腹黑的眼光来看待别人?!彼杖衿沉似匙欤骸捌僚瞬抛钜跸??!?br />
    “如果你这是夸奖的话,我就非常乐意的接受了?!彼粘阊痰牧成下冻鲆凰课⑿?,即便漂亮如她,也喜欢得到别人的夸赞。

    两个人这样对视着,苏炽烟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点微微加速,连忙移开眼神。

    “要不你去看看蒋青鸢吧,我估计她现在并不太好过?!?br />
    “我去看她,你不吃醋么”

    苏锐看着苏炽烟那认真的表情和好看的眼眸,很没营养的调戏了一句。

    “我吃哪门子的醋啊,就没见过这么自恋的家伙?!?br />
    苏炽烟的眼神连忙转开,小口吃着碗里的面条。

    面条细腻顺滑,猪骨浓汤喷喷香。

    吃着吃着,苏炽烟莫名的笑起来。

    由于蒋家大院推倒重建,因此蒋青鸢就住在附近的一家酒店中。

    其他的蒋家人在外面都有自己的商品房,自然有地方住。至于蒋紫龙所提出来的那些拨款,蒋青鸢硬生生的给压下了三分之一,现在蒋家江河日下,在开源不行的情况下,节流就显得更重要了。哪怕因此导致怨念四起,她也完全不在乎。

    这是一间五星酒店的套房,以蒋青鸢的关系,住进来自然可以有很大的折扣。此时的她穿着一身简单的睡裙,长发尚未全干,带着微微潮湿的气息披散下来,很显然刚刚洗澡出来。

    望着窗外的夜色,她满心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有一些事情并不是误会,即便千百张嘴也都解释不清。

    她抱着腿,蜷坐在沙发上,另外一只手不断的翻着手机上的那些照片,摇头苦笑。

    照片上的一男一女,看起来像是一对亲密的恋人,他背着她,他抱着她,他扶着她,他揽着她。

    照片上的天很蓝,云很白,空气很清澈。

    “这不是误会,这是我主动的选择?!苯囵笆掌鹗只?,想着自己最难忘的那段时光,不禁很是有些感慨。

    这个时候,房间外面传来了砰砰的拍门声音

    “蒋青鸢,你给我出来,你给我解释解释,这照片是怎么回事”蒋白鹿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