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实没听错,如果只需要花掉两个亿,就能搞定南宫家族,我想这笔生意还是非?;愕??!彼杖竦恍?,说出了他心中的计划。

    “搞掉南宫家族”秦冉龙一拍大腿,露出恍然的神色来:“我明白了,你是要从内部把他们瓦解掉如果囊南宫燕上位,肯定会和南宫尧南宫瞬等人展开激烈的斗争,到那个时候,这个家族可就不攻自破了”

    “不,我说的是搞定,而不是搞掉?!彼杖窬勒饲厝搅坝锢锏拇砦螅骸澳瞎液凸也灰谎?,对我来说,一个听话的南宫家族总要比一个被灭掉的家族要更有用一些?!?br />
    秦冉龙终于开窍了:“如果南宫燕听话的话,到那个时候,损失的两个亿将会十倍百倍的补偿回来大哥,还是你有眼光啊,这办法太贱了”

    苏锐满脸黑线,特么的有这么夸人的吗

    他随手一弹,那空空的牛奶盒便飞过了好几米的距离,准确的飞进了垃圾桶里。

    秦冉龙见此,嘿嘿笑着说道:“大哥,我觉得一个大男人在用吸管喝牛奶,这种行为,特别的娘炮?!?br />
    尼玛

    忍不了了

    苏锐转过身,把秦冉龙按倒在沙发上,直接来了一顿狂殴。

    而此时,铁塔男姚磊也从楼上赶了下来,他显然一直都没合眼,苏锐难得交办一件事情,他可不敢有任何的闪失。

    “苏先生,依照您的吩咐,我们把南宫燕看的牢牢的?!币诒吲鼙咚档溃骸熬退憔炖戳?,也别想把他劫走?!?br />
    苏锐闻言,不禁咳嗽了两声,到底是混黑道的,说起话来就是彪悍啊。

    “辛苦了,带我去看看他吧?!彼杖衽牧伺囊诘募绨?,这个小小的动作搞得对方激动不已,俨然是把苏锐当成偶像了。

    当见到南宫燕的时候,苏锐没忍住,直接笑喷了。

    也就十几平米的房间,南宫燕蹲在最中央,周围站着十名大汉,每个人都是手持钢管,虎视眈眈

    这场景实在是太有喜感了,堂堂的南宫家少爷变成了这份模样,真不知道他的心里作何感想。

    姚磊这种看守别人的方法,连个苍蝇也飞不出去啊。

    连个小凳子都不给坐,就这么蹲着,腿完全麻了,想跑也跑不掉

    南宫燕抬起头,看到苏锐,顿时露出了幽怨而愤恨的神情。

    “兄弟们辛苦了,都出去吧,我和他单独谈谈?!彼杖袼档溃骸岸粤?,再麻烦搬两张凳子来?!?br />
    很快,凳子搬来,猛︶男们全部都退出去了,房间之中只剩下苏锐和南宫燕。

    “坐吧?!彼杖衤氏茸?,可是,南宫燕却根本没动一下。

    “你这也是够硬气的,给你凳子都不坐,你还准备绝食抗议吗”

    南宫燕顿时火了,声音沙哑的喊道:“是我不想坐吗那是我腿麻了好不好我特么的蹲了六七个小时了,两条腿都不听使唤了至于你说的绝食,绝哪门子的食啊他们从晚上到现在,连口水都不给我喝我特么的想绝食都没有机会啊”

    苏锐笑的浑身颤抖不已,想绝食都没有机会,这该是怎样屈辱的一种体验

    他走上前去,伸出一脚,蹬在了南宫燕的肩头。

    果然,后者都没有任何躲闪的能力,直接侧身倒地。

    只不过,这货在倒地之后,还仍旧保持着蹲下的姿势,看来不光是腿麻了,而是全身都麻了

    “都到了现在了,你那两个哥哥都没来救你,这说明什么”苏锐坐在椅子上,笑着问道。

    不得不说,在见到南宫燕之后,让他的心情好了许多。

    “说明我打赌输了,欠你两个亿,我知道,你不用总是提醒我?!蹦瞎囹樵诘厣?,咬牙切齿的说道,这货倒也没否认这笔钱。

    苏锐闻言,都不想理他了,见过不开窍的,就没见过这么不开窍的

    “你就不觉得,你那两个哥哥太不把你当回事了吗”苏锐“循循善诱”,只要有挑拨离间的机会,他是可绝对不会错过的

    听了这话,南宫燕的眼神之中略过了一抹警惕。

    “别担心,我并不是在挑拨离间?!彼杖窨颊鲎叛劬λ迪够傲耍骸拔抑皇窃诓鲆桓鍪率??!?br />
    “你看,你在这里蹲了几个小时,连个凳子都坐不上,连口水都喝不上,受苦受累受罪,而南宫瞬和南宫尧呢绝对是在吃香的喝辣的,说不定现在美女在怀,正搂着呼呼大睡呢谁管你的死活”

    南宫燕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他早就意识到这件事情,但一直没有往最坏的方面去想。

    经过苏锐这么一提醒,他看着自己蜷缩在地上腿脚发麻的惨状,想着那兄弟二人可能在搂着美女睡觉,顿时气的不打一处来,对苏锐的恨意全部转移到了南宫尧和南宫瞬的身上

    他们做的混蛋事,怎么就需要自己来承担责任

    已经通知了他们拿钱赎人,这特么十几个小时都过去了,从美国赶来也足够了,他们居然还没有出现

    苏锐继续补刀:“我之前之所以和你打赌,并不是因为南宫家族离得最远,而是因为我太了解你那两个堂哥了。反正这里有你来背黑锅,又不需要他们来承担责任,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这两个混蛋”南宫燕气的大骂他心中的火气成功的被苏锐给挑拨起来了

    见到这事情正往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苏锐淡淡一笑:“你在这里受的罪,他们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我敢跟你打包票,哪怕等到明天这个时候,他们也绝对不会来救你?!?br />
    南宫燕再次咒骂了一句,他已经认同了苏锐所说的话了,别说明天,就算过去一个月,南宫家族也不会来一个人

    看着南宫燕的表情阴晴变幻个不停,苏锐知道,自己只需要再稍稍的引导一下下,那么整个事件就会往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了

    “他们来杀我,却把你推出来顶缸,我要是你,可忍不下这口气?!彼杖裥γ忻械乃档?。

    南宫燕抬头看了苏锐一眼,他清楚的意识到,苏锐就是在挑拨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可是,知道归知道,南宫燕心中对于南宫尧和南宫瞬的怨气早就已经浓到了一定的程度,必须要发泄出去

    “告诉我,你恨他们吗”苏锐的脸上仍旧挂着和煦的微笑。

    “我恨不得扒了他们的皮”南宫燕控制不住的大喊道

    “这是个法制社会,扒皮和杀人可不行,你可别报仇没成,倒先把自己给赔进去了?!彼杖窕拐娴牡P哪瞎嗾飧鲢锻非嗷嶙龀鍪裁闯宥氖虑?,到那时候,可就大大的坏了他的计划了。

    “你想要我怎么样”南宫燕抬起头来,他惊奇的发现,现在他对苏锐已经没有一点恨意了,反而竟有一种想要和他合作的

    尽管他知道这是苏锐想要的结果,但就是忍不住那要干掉南宫尧和南宫瞬的念头

    不过,在苏锐看来,这个结果还不能让他满意。

    合作

    不,他需要的不是合作,他需要一个能够听自己话的南宫家家主这不是合作,而是独裁

    “不是我想要怎么样,而是看你想要怎么样?!彼杖竦难酃庥倘缋?,直刺的南宫燕脑子发疼

    苏锐知道,他已经和五大世家有了深仇大恨,这些家族不可能因为他曾经“驱逐出境五年”而放过他,这次西藏的刺杀事件就是最好的明证,既然他们不会放过苏锐,那么苏锐就不如先下手为强了

    今天有龚夏刀的事情在前,龚家已经垮了一半,如果能够让南宫燕顺利上位的话,那么五大世家就搞定两个

    还有蒋家、张家和云家,这三家江河日下,也已经不足为患了

    “我想要的是什么”南宫燕自问了一句,然后抬起头来,道:“我想要整个南宫家族,我要成为家主?!?br />
    “可是,以你的身份,只要南宫尧和南宫瞬还活着,你永远都没有机会?!彼杖竦难劬ξ⑽⒌拿辛嗣?,释放出一丝危险的光芒。

    这个时候,南宫燕的腿脚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他艰难的爬上了椅子,看着苏锐,问道:“我怎么样才能够拥有这种资格”

    他的表情很认真,看来,苏锐的寥寥几句话,已经把他关在内心笼子里的小野兽彻底的释放出来了

    “我可以帮助你登上南宫家的家主之位,把南宫尧和南宫瞬彻底的踩在脚下,到那个时候,他们给你的诸多屈辱,你可以千倍万倍的还给他们。甚至说,他们的性命,也都完全掌握在你的手里?!?br />
    想着可能拥有的那一天,想着从小到大所遭遇的白眼、嘲讽乃至无视,南宫燕的眼中开始膨胀出无限的

    “我要得到南宫家的家主之位,一定要得到”

    他知道,现在南宫瞬都还没继承家主的位子呢,就已经随手把他当成了弃子,如果有一天真的大权独揽,到那个时候,可就没有南宫燕的立锥之地了

    “你要得到南宫家的家主之位,很简单,只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就行了?!彼杖竦乃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