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ntentup;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你活着,我们永不相见;你死了,我做你的抬棺人。

    闻言,苏无xiàn的表情登时僵在了脸上,他知道,苏锐终归还是拒绝了“家族”伸向他的橄榄枝

    在苏无xiàn看来,苏家的男儿自然都应该是有骨气的有气节的,但是,此时苏锐的这种气节,却让他不怎么能高兴的起来。

    而苏耀国老人的手指在空气中轻轻的抖动了两下,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的欣慰。

    对于苏锐而言,这已经是他做出的最dà程度选zé了。

    他并没有去否认自己和苏耀国老人之间的父子关xi,也没有想着要做什么dna鉴定来证明这一切,因为他知道,这个老人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就说明这种关xi是真实存在着的。

    独行了二十好几年,突然冒出来一位父亲,突然冒出来一大家子亲戚,这种感觉真的很怪异。

    此时此刻,近距离的看着这位已经风烛残年的老人,苏锐的心中并没有多少父子的情绪,有的只是淡淡的怅惘。

    抛开他利用自己的种种,苏锐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位值得尊重的老人,而且,他真的已经到了暮年。

    良久的沉默过后,苏耀国开口说道:“你不愿yi见我,我自然也不会逼你。你不愿yi接受我的补偿,我自然也不会强加给你。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倒是很期待你能为我抬棺?!?br />
    老人笑的云淡风轻,尽管峥嵘岁月早已看遍,但是对这个世界,他还是有着很多的留恋。

    “爸,您别说这样不吉利的话,您老人家的身体好着呢,再撑十几年没有问题?!彼瘴辺iàn赶忙说道。

    “什么吉利不吉利的,唯物主义者还信这些”苏耀国说道:“我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状况,我还能不明白”

    苏锐听着这话,心里也有点沉重。

    “抛开所谓的父子关xi,我想,我也应该敬您一杯?!?br />
    苏锐举起酒杯,二两白酒,一饮而尽。

    他不是喜欢置气的小孩子,在身世被公布之后,虽然有过诸多迷惘和愤怒,但此时已经烟消云散,他知道,有些东西是深深的烙印在骨子里,没法拒绝的。

    喝下这杯酒,他不禁觉得鼻子有股微微的酸意。

    看着苏锐喝酒的样子,苏耀国笑了,笑的前所未有的舒心,脸上的皱纹已经全部都舒展开来了。

    “我也抛开那些所谓的父子关xi,敬你一杯?!?br />
    苏耀国语出惊人,说罢,他竟兀自拿过酒杯,给自己斟满了

    苏无xiàn大惊,连忙阻拦:“爸,医生说过,您的身体可不能再喝酒了?!?br />
    “今天,我难得那么高兴,你就不要拦着我了?!?br />
    苏耀国哈哈一笑,举起酒杯:“我敬你?!?br />
    “您这样,我可不敢当?!彼杖褚蚕胱枥?。

    “我敬你,是敬你在过往的那些年里为这个国家所做的一切,我一辈子都是个战士,我也最欣赏战士,作风过硬,敢打敢拼,这样才是军人本色?!?br />
    说罢,老人家竟也一仰脖子,二两酒尽数下肚

    这种在年轻人之中都很少见的喝法,放在八十多岁的老人身上,实在是太有视觉冲击力了。

    凝视着老人的动作,苏锐感觉到自己的心弦被触动了一下,鼻腔里传来的酸意更加强烈了。

    有些东西,是你哪怕刻意去忽视也无法忽视掉的。

    “好酒?!?br />
    老人喝了这么一大口,脸色有些潮红。

    “想当年,我们一堆老兄弟在一起”

    苏耀国刚想说些什么,被苏无xiàn苦笑着打断:“爸,您可又开始怀旧了?!?br />
    “不说也罢,不说也罢?!彼找ψ虐诹税谑?,然hou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眼中满是激赏,道:“后生可畏,无xiàn,我们回吧?!?br />
    苏无xiàn知道,老人家的目的已经达成,苏锐的态度也让他基本满意,虽然说什么活着不来往,死后来抬棺,这不就是说明,他愿yi为了老爷子来披麻戴孝么

    看着苏家父子转身要离开,苏锐忽然开口了:“我知道您准备在这两年对这个国家动动手术刀,如果有能够用得着我的地方,请随时吩咐?!?br />
    苏耀国闻言,爽朗的一笑,负手走出了包厢。

    等到两人上车,老人脸上的笑容都还没有停止。

    “无xiàn,你怎么看”苏耀国问道。

    “他最后那一句,说明对您利用他的那几次还心存怨念呢?!彼瘴辺iàn笑道。

    “这不算什么,难道你看不出来,他的那点怨念早就没有了?!?br />
    苏耀国笑道:“我问的是你对他的评价?!?br />
    “评价他吗这可有点复杂?!彼瘴辺iàn像是遇到了难题一般,犹豫了很长的时间,才说道:“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就是有些时候执拗了些?!?br />
    “人如其名,锐意无xiàn?!崩先烁杖裣铝怂母鲎值钠烙?。

    听到这四个字,苏无xiàn的身体一震,眼中顿时涌现出的凝重的目光来

    他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挂在书房里的那四个大字

    “爸,您放心,苏家和其他家族不一样,哪怕有一天您不在了,苏家也不会倒,我们兄弟姐妹也会牢牢抱成团的?!?br />
    “兄弟姐妹包括苏锐么”老人似笑非笑的问道。

    苏无xiàn正襟危坐,目光坦然:“当然?!?br />
    等到苏耀国老人和苏无xiàn离开之后,苏锐才重重的坐在沙发里,浑身的力气好像都要用完了。

    尽管有很多的疑问需要解开,但是现在的他明显没有这种心情。

    譬如说,近二十年前的火灾到底是怎样的阴谋,譬如说,自己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等等,这些疑问,苏锐相信自己终有一天会解开。

    此时此刻,他忽然明白了,从小在世家长大,一直养尊处优的苏炽烟大小姐,为什么还会对亲生父母抱有如此大的幻想。

    华夏就是这么邪,说曹操,曹操到,苏锐这才刚刚想起苏炽烟,没想到这包间的门就已经被她推开了。

    “你怎么还没走”苏锐站起来,收起怅惘,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只是这笑容怎么看起来有有种促狭的意味。

    想到两个人之前发生的暧昧事件,苏炽烟的脸一红,她的手上拿着两盒牛奶,扔给苏锐:“喝了解解酒,别胡说八道的?!?br />
    苏锐的眼睛在苏炽烟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笑着说道:“刚才的事情,你可真的都不记得了么”

    “我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彼粘阊谈静桓矣潘杖竦难凵?,光是这样走进来,就已经让她鼓了很大的勇气了。

    苏锐知道刚才两个人之间完全就是酒精和冲动使然,此时换个气氛,绝对没可能再继续,因此倒也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而是喝了两盒牛奶,说道:“有什么话想要问我的吗”

    “爷爷和我父亲怎么说”提到这个话题,苏炽烟有点紧张,她之所以没有立即回家,看起来想要留在这里探探口风。

    “他们的心情看起来还挺好的?!?br />
    想着苏耀国老爷子的表现,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句。

    “没提咱俩的那件事”苏炽烟的脸色再多了一分红晕,如果父亲和爷爷晚进来一分钟的话,她和苏锐可就已经完成了零距离交流了。

    “怎么着,你还想让他们提么”苏锐促狭的说道。

    苏炽烟没好气的站起身来,说道:“我回去了?!?br />
    “你喝酒了,开不了车?!彼杖袼档?。

    “我可以找代驾?!彼粘阊趟低?,已经出了门。

    “那还不如我送你呢?!?br />
    大晚上的,苏锐倒也不想一个人就这样离开,于是和苏炽烟并肩走出了这间酒吧。

    这个夜晚分外凉爽,清风徐来,让二人的酒意都去了不少。

    两个人也没有再管苏炽烟的车,也没有找代驾,而是就这样慢慢走了回去。

    已经是快到零点了,街上的行人极少,只是偶尔能见到从写字楼里面匆忙赶出来吃夜宵的苦逼程序员。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还挺惬意的。

    和苏耀国见了一面之后,苏锐心中的波澜尽去,轻松了很多,关于身世的问题倒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纠结了。

    走着走着,苏锐甚至还把苏炽烟拉到路边的小吃店里,一人来了碗热气腾腾的大骨汤面。

    刚刚立秋,又喝了那么多酒,大骨汤面下肚,暖暖的,别提有多舒服了。

    苏炽烟之前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生活的状态,平日里在她的造型工作室也经常忙到很晚,收工之后总是忙不迭的洗洗睡觉,竟不知道路边小店的大骨汤面竟然也能有如此味道。

    “如果你下次再来首都的话,我再来请你吃大骨汤面?!彼粘阊桃庥涛淳〉乃档?。

    “你这苏大小姐可真够小气的,区区一碗面才十块钱,你就舍得请我吃这个”苏锐撇了撇嘴。

    “那你觉得我该请你吃什么”苏炽烟挑了挑眉毛。

    “起码也得再切一斤熟牛肉吧?!彼杖窆恍?。

    “你真有意思?!蔽叛?,苏炽烟顿时笑靥如花。

    看着她这样笑,苏锐不禁有些愣住了,眼神始zhong在她的脸上不挪开。

    笑了半天,发现苏锐正盯着自己,苏炽烟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脸庞之上多了分红晕。

    “你看什么”苏炽烟躲开苏锐的目光,问道。

    “你长得这么漂亮,当然是看你了?!彼杖窕故敲挥凶瓶抗?。

    每个美女都是喜欢别人夸自己漂亮的,苏炽烟也不例外,她笑了笑,佯装没好气的说道:“真无聊?!?br />
    事实上,在这之前,两人都没怎么见过几面,倒是苏炽烟对苏锐的关注要更多一点,可是,今晚过后,貌似他们的友谊已经迈出一大步了。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