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冉龙并没有跟着苏锐一起离开,而是愤愤的踹了一脚躺在地上的龚夏刀,说道:“国安的人马上就来,等着被收拾吧”

    龚夏刀早就已经面如死灰,听着这话,身体再次剧烈颤抖,根本停不下来

    苏天清已经警告过了他,说其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龚夏刀知道这位女强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因此才更加惶恐只有将死之人,才能最深切的体会到死亡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还有你?!?br />
    秦冉龙走到南宫燕身边,笑眯眯的说道:“我大哥可说过了,你是最后一名,家族里到现在都没人来救你,没有两个亿,你别想离开这北方公馆?!?br />
    “我我要告你们非法囚禁”南宫燕气急。

    他的心中可是恨极了南宫尧和南宫瞬这两兄弟,明明是他们做下的祸事,为什么非得赖到自己的头上

    “非法囚禁”秦冉龙直接笑了,“好,没问题,你爱去哪里告,就去哪里告,小爷我还就非法囚禁你了,怎么着”

    “你们你们实在太过分了”南宫燕涨红了脸。

    “两个亿的赌资,我们可是用手机录了音的,无论你跑到哪里,都别想赖掉这笔账,况且,我根本不会让你跑掉?!鼻厝搅成系男θ莺芘ㄓ?,他从小和这个南宫燕也不对付,后者不知道被他揍过多少次,如今秦家大少爷自然也不介意再多一次踩人的机会。

    他转过脸来,对铁塔男姚磊喊道:“兄弟,我大哥让我拜托你们看住这家伙,你看行不行”

    “苏先生的命令,我们保证完成”姚磊一声冷喝,直接拎起南宫燕,前往楼上的房间

    秦冉龙拍了拍手,走到苏天清的身边,看着这位名声在外的女强人,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即便苏天清已经走到了这个位置,但还是会遇到很多很多的烦恼。

    随后,秦冉龙递给她一张纸巾,低声说道:“清姨,我大哥其实是个很感性的人,他被你家的老爷子利用成这样,心里面不可能没有情绪,但是,他已经接受你了,这就是好的开始?!?br />
    “这会是好的开始吗”

    苏天清擦了擦眼泪,看着秦冉龙,忽然想到了苏锐之前喊的那一声“姐”,确实,虽然这只不过是简单的一个字而已,但是却包含了许多情绪。

    “他对自己没有敌意?!彼仗烨宓牧成下冻隽诵θ?。

    她并没有思考自己为什么会为了一个“陌生”男人做出那么多失态的举动,因为这一切都有一个很简单的解释,那就是亲情。

    “清姨,你放心,其实我大哥他很重感情,只要你对他好,那么他就一定会拼了命的对你好?!鼻厝搅ψ潘档溃骸八纳砩峡扇际巧凉獾??!?br />
    “我看出来了,他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和许多首都的少爷都不一样?!毕氲秸饫?,苏天清看了地上的龚夏刀一眼,脸上的笑容不变。

    和龚夏刀相比,苏锐简直能把他们甩出十万八千里

    此时此刻,苏天清的心情真的是好极了。

    她看了看秦冉龙,简单的思考一下,然后便将其拉到一边,耳语了几句。

    秦冉龙的表情先是震惊,而后露出笑容:“清姨,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话传达给我姐姐的?!?br />
    苏天清点了点头,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问道:“还有,你有没有林傲雪的联系方式”

    秦冉龙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点艰难:“我当然有她的联系方式,我和必康集团在首都还有合作的项目?!?br />
    “那就好?!彼仗烨辶成系男θ菰椒⑴ㄓ簦骸澳惆迅詹盼叶阅闼档幕霸僮锔职裂??!?br />
    “清姨,你是让我把相同的话对我姐说一遍,然后再对对林傲雪说一遍”秦冉龙觉得自己有点口干舌燥了尼玛,这叫什么事

    “当然,有什么问题吗”苏天清笑着说道。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秦冉龙挠了挠后脑勺,想着苏天清让自己转达给两大美女的话,他就觉得自己非常蛋疼了。

    “有什么不好的”苏天清拍了秦冉龙的胳膊一下:“苏锐是我弟弟,他的感情生活我不掺和,但是总得了解一下这两个姑娘到底如何吧他最终要选谁,我也得给出意见才行”

    苏天清并没有发现,现在的她根本不像个为弟弟而操心的姐姐,而像个为了儿子操心的妈

    瞠目结舌的不光是秦冉龙,就连不远处的杨光明也石化了他从来没见过女强人的老妈露出这副模样来

    苏炽烟仍旧是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衫,衬衫的下摆扎进牛仔中,虽然衣服的样式简单到了极点,但是却将她那极致的身材极为恰当的衬托出来。

    当然,这简单的衬衫配牛仔裤,价格也是相当不菲,简约简单却不便宜,貌似有钱人都喜欢这种无聊的格调。

    看着苏锐,苏炽烟眼中的光芒满是复杂。

    她是最早知道苏锐身份的几人之一,由于知道的早,因此在苏锐的身份被公布之后,苏炽烟能够很坦然很顺利的接受。

    但是,接受归接受,这并不代表她不心疼这个男人。到这种关头还在利用自己的私生子,对于老爷子的举动,苏炽烟只能摇头。

    严格的从辈分上来讲,苏锐还是苏炽烟的小叔呢。

    话说回来,苏炽烟绝对是最早发现端倪的,当时,她认为苏锐和苏无限长得有点相像,于是便在更衣室中设计试探,却没想到早已被苏锐察觉,反而狠狠地羞辱了她一番。

    不过,虽然这些事情都已经成为了过去,但是在面对苏锐的时候,苏炽烟还是难免会想起那件事,这让她的心情更加复杂,脸上也带着一丝微红。

    “你要陪我喝一杯么”

    “嗯?!彼粘阊讨噶酥父奔?,做了个邀请的手势,“不过得你付钱,今天你可是赚了一亿五千万呢?!?br />
    想到这一点,苏炽烟不禁摇了摇头,苏锐赚钱的速度实在是太让人感觉到咋舌了,短短半天的工夫,就敲了不,就赚了那么多,恐怕整个华夏也没几人能做到。

    苏锐毫不客气的坐上了副驾驶,说道:“我请客当然没问题,不过我对首都的酒吧不太熟悉,你带路吧?!?br />
    苏炽烟点了点头,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有没有想过今后该怎么办”

    “没想过,也不想去想这些事情?!?br />
    苏锐把双手枕在脑后,眼神之中带着淡淡的迷惘。

    事实上,他是华夏最精英的战士,有着最坚强的内心,这种情绪绝对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身上。

    可是,这种迷惘的情绪不仅出现了,而且还异常汹涌。

    苏炽烟眸光复杂的说道:“我想,苏家内部也不会有太多的人反对你的,他们绝大多数人都和小姑一样,对你持欢迎态度的?!?br />
    她口中的小姑,指的自然就是苏天清了。

    “我不在乎他们对我持什么样的态度,我真正在乎的是我自己?!彼杖裰噶酥缸约旱男乜?,说道:“我要尊重自己的内心?!?br />
    苏炽烟看了他一眼,大有深意的说道:“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很少有真正遵从内心想法的人了?!?br />
    苏锐无奈的笑了两声:“那我一定是其中一个?!?br />
    车子抵达了一个看起来并不算太显眼的酒吧,为了避免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苏炽烟并没有带着苏锐坐在舞厅旁边,而是直接进了包厢。

    这包厢的门上并没有平时ktv门上的透明玻璃,而是全木质的,从里面也可以上锁。

    对于一男一女进入这种包厢,服务员们早就已经见怪不怪,这里是酒吧,本来就是声色犬马放浪形骸的地方,如果人人来到都装出一副善男信女的样子,那还有什么意思

    苏炽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她根本就不在意这些,难道说苏锐还能像上次一样,把自己衬衫的口子给撕的崩飞不成

    “喝什么”苏炽烟率先问道。

    这包厢并不算大,也就只有一张沙发,顶多坐得下三四个人而已。

    “白酒吧,烈一点的?!彼杖窈苌倩嵴庋染?,但是现在却非常想要放纵一下。

    如果醉了的话,是不是就会少有很多烦恼

    “好,来几样小菜和果盘,再来两瓶五粮液?!彼粘阊潭苑裨彼档?。

    “区区两瓶五粮液够干什么的”苏锐说道:“至少得一箱?!?br />
    “一箱”

    苏炽烟反正也不差钱,对苏锐的提议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异议,但也没多说什么,干脆利落的点了一箱五粮液,还顺手给了服务员两百块的小费。平心而论,她倒不认为苏锐能喝的完,顶多是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罢了。

    可是她并没有想到,当服务员把一箱酒搬上来的时候,苏锐直接拧开了盖子,咕咚咕咚,半瓶就下了肚子

    苏炽烟看的直接愣住了,她见过有人对瓶吹啤酒的,却没见过这样喝白酒的这也太生猛了吧

    “你不是说要陪我一起喝的么愣着干什么”

    苏锐毫不客气的给苏炽烟也拆了一瓶酒,递到了她的面前。

    “陪就陪,我还怕你不成”苏炽烟瞥了苏锐一眼,然后有样学样的也仰头灌了一大口。

    “咳咳”

    苏炽烟不是没喝过白酒,相反,她的酒量还算不错,但是,用这种喝法来喝白酒,还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一下子被呛的不轻。

    看着她的窘态,苏锐哈哈大笑,看似心情极好,又是一仰脖子,剩下的半瓶酒直接进了肚子里

    苏炽烟看着苏锐嘲讽的笑容,倒也不甘示弱,连着喝了几大口

    一辆红旗轿车中,一位身穿白色运动服的老人正闭目养神,身穿休闲装的苏无限坐在他的旁边。

    “爸,炽烟传来消息了,把地点都告诉了我们,既然您要见他,我们要不现在过去”

    老人闻言,睁开了眼睛,一缕淡淡的精芒从其中流露了出来。

    “再等等?!崩先酥赜直丈狭搜劬?。

    见到这个情景,苏无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上因为身世问题而纠结而紧张的人,又何止苏锐一个老爷子一辈子饱经风霜,到了现在不也仍旧是完全没准备好吗

    ps:这章是我凌晨的时候写好的,结果从夜里十二点折腾到一点多,就是打不开作者专区的网页,各种修复都试了也没用,后来说是移动的网络问题,今天早晨居然又好了,所以赶紧发上来。

    今天阅兵,所以心情还是蛮激动的,也祝大家小长假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