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以往的性格,苏天清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来的。

    可是,她是出了名的护短,听到龚冬月和龚夏刀如此诅咒自己的家人,顿时忍不住了,因此才会给龚夏刀下了“活不过一个月”的“死”命令。

    这种话已经完全的颠覆了苏天清的形象和行事风格,但是,她又怎么会在意

    她这个当姐姐不知道的是,她和苏锐不仅长得像,行事风格像,就连面对敌人时所说出的威胁话语都是这么类似

    龚夏刀和龚冬月已经是满脸惊惶,面对强势到极点的苏天清,他们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够看的和纸老虎没什么两样,简直一戳就破

    杨光明也站在北方公馆的入口处,他看着自己老妈如此强势的表现,不禁有些庆幸庆幸自己提前判断正确,站对了队伍。

    杨光明可是深深知道老妈在家族之中拥有着怎样的话语权,这一次自己表现不错,估计接下来能够争取到的资源也更多一些。而苏锐所能够获得的资源,恐怕就不可想象了

    苏天清对龚家姐弟说完充满了威胁的话语之后,便转过身来,看向苏锐。

    两个人的目光,在这一刻,正式交汇

    苏天清保养的很好,四十几岁的人,看起来跟三十五六岁差不多,和苏锐的年纪差距从外表上倒也看不出多少来。

    两个人就这样看着,谁也没有先说话。

    整个大厅之内安静到了极点,落针可闻,杨光明和秦冉龙在一旁看着,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感觉到了有些紧张

    他们见过不少的大场面,但是绝对没有比现在更激动心脏仿佛都要跳出了嗓子眼

    苏家姐弟相见,这绝对是历史性的一刻

    虽然苏天清刚才还强势无比,但是转过身后看到自己的“弟弟”,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只是,那眼神之中的冷芒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缓缓升起的柔和

    是的,苏天清的眼光非常柔和,柔和的让人感觉到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温存。

    这种反差和她之前的霸气凌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被这样的眼神看着,苏锐忽然有些手足无措。

    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此时竟然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他在自己的身份被曝光之时,想到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结果,苏家人肯定对他无比的排斥,无比的反感,但是苏锐想来想去,却没有想到有人会用这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他们不仅长得像,行事风格更像?!鼻厝搅丫疵靼琢苏庖坏?,在一旁小声嘀咕道,现在要是说这两人不是姐弟,估计已经没人会相信了。

    二人之间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苏锐率先走到苏天清的跟前,迎着对方那愈发柔和的目光,说道:“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不管怎么说,我想我都要感谢你?!?br />
    无论苏天清再怎么强势,她终归是个女人,只要是女人,就会有感性的一面。

    苏天清看着自己的弟弟,看着他和自己有些相似的五官,看着他英气与柔和并存的眼睛,忽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

    从来到这个世界就被扔在孤儿院,五岁之后便进入了国家的某秘密部队承受非人的训练,在别的孩子被欺负了还只会回家找妈妈哭诉的时候,他就已经能徒手并不携带任何给养的在荒岛上独自生存一个月。

    在苏锐的身份被公布之后,苏天清的第一反应也是有些排斥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便宜弟弟,但是后来,她通过自己的渠道来了解了很多关于苏锐的过往,那六星级的绝密档案,对于苏天清来说没有任何的难度。她越翻看这些东西,越是感觉到触目惊心。

    她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从五岁起就生活在那种环境中的少年,是如何成长到现在的地步。

    在苏天清看来,苏锐的成长环境和苏战煌苏法华等人是天差地别,但是最终所取得的成就不仅不在这些人之下,甚至还要远远的超过他们这绝对是最难能可贵的

    也正是因为了解了这些东西,苏天清才从最初的排斥到现在的心疼,毕竟,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是真实存在的虽然他们之前几乎从未见面,但是并不妨碍姐弟二人的骨子里流着相同的血

    她很心疼苏锐,这种感觉深深的发自于内心之中,一经扎根,便立即疯狂生长

    一个少年,从来没见过父母,从来不知家庭生活为何物,却在为了这个国家征战疆场,挥洒热血,到后来却被这个国家下令驱逐出境五年,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自甘堕落,自暴自弃

    在苏天清看来,苏锐的身份之所以会被选择在这个时候曝光,与其说是父亲在帮助他,不如说是父亲在利用他

    老爷子要利用这个机会,在首都的某些世家和某些势力之中掀起一场波澜,和一号首长一起,加快推动改革的步伐

    就连身份都被利用,苏天清更加心疼这个弟弟。她不能去影响老爷子的决定,但一定可以在自己能力的最大限度之内给予苏锐最大的帮助

    因此,在听到儿子说苏锐从西藏回来、和几个大少爷碰面的时候,苏天清就立即知道要坏事,高层会议也不开了,直接赶到了这里

    苏锐道了一声谢之后,却发现苏天清还在发愣,不禁有些轻微的感慨。

    他不是傻子,苏天清的这种心情他也明白,只是,要是让他这么快的就承认对方是自己的亲姐姐,这也着实太有难度了些。

    “谢谢你?!彼杖裨僖淮嗡档?。

    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的姐姐,只要她对自己怀有善意,那么苏锐就要以善意报之。

    苏天清看着苏锐,深深吸了一口气,她这个动作是用以减少鼻子中所流露出来的酸意,不然再这样下去,她真的担心自己的眼泪要流出来了。

    “你恨吗”苏天清忽然问道。

    她直视着苏锐的眼睛,似乎想要从其中找到一丝不满,一丝愤怒。

    本来可以拥有顶级大少的身份,却过了这么多年血雨腥风的危险生活,任谁能不恨任谁能甘心

    “关于身世吗”苏锐摇头笑了笑:“我没什么好恨的,我现在过的比绝大多数人都快乐,这就足够了?!?br />
    苏锐说到这里,还停顿了一下,直视着“姐姐”的眼睛,补充了一句:“是的,我觉得我现在过的挺好的,不需要有什么改变?!?br />
    不需要改变

    这句话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那就是苏锐拒绝了回归苏家

    听到这句话,苏天清的眸光之中闪过了一抹复杂:“我知道,如果你现在就回去,会让很多人说闲话,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

    苏锐笑了笑:“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怕别人看不起,更不怕别人说闲话,苏家的身份,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吸引力?!?br />
    “这不是身份不身份的问题,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回去之后,可以”苏天清有点语无伦次,她发现在这个比自己小上很多岁的弟弟面前,语言方面已经完全处于下风了,这一切只是因为他的态度太坚定,她的立场太退让。

    是的,如果苏锐在知道身份之后,立即兴冲冲的回去认祖归宗,这样反而会被苏天清看不起,但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她真的想要把最好的留给这个弟弟,补偿他这么多年来所做的牺牲。

    “我明白你的意思?!笨吹剿仗烨逵镂蘼状?,苏锐的心底闪过了一丝暖意:“苏家能够给我的,我自己都能挣到,我之前和那个家族没有发生关系,希望以后也不要发生任何的联系,阳关道和独木桥,前者太热闹太喧嚣,相比较而言,我反而更喜欢后者,一人独行,无牵无挂?!?br />
    听到这些话,苏天清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失望,脸色也白了一分。

    “当然,我们之间,永远都是朋友,如果你有困难,我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助?!彼杖袼档?。

    “只是朋友么”苏天清听了苏锐的这句承诺,脸上的失望之色更浓了一些:“可你是我弟弟啊”

    “请给我一点时间?!?br />
    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他理解苏天清的意思,也知道对方的好意,说实话,他不会拒绝对自己充满好意的人,更不忍看到苏天清伤心。

    “大概需要多久”苏天清的脸上满是急切,毫无疑问,苏锐并没有把话说死,这让她的心里重又生出了很多很多的希望

    看着苏天清的表情,苏锐心中的不忍更加强烈,他没有理由让这样一个关心自己的女人如此伤心。

    他往前迈了一步,微微低下头,在苏天清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个字。

    只是这一个字而已,就让苏天清浑身巨震,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直接汹涌而出

    因为,苏锐所说的那一个字,是姐。

    对秦冉龙示意了一下,苏锐便头也不回的走出北方公馆,他并没有再多看一眼喜极而泣的苏天清,也没有看站立在门口的杨光明,完全无视门口的特警队,就这样走下台阶,走在了首都的马路上。

    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首都上班族们开始走出写字楼,忙碌的一天即将宣告结束,苏锐就这样走在人潮里,和周围行色匆匆的人们一样,感觉到有些迷茫。

    但是和这些行人不一样的是,苏锐并没有目的地。

    偌大的城市,却没有一个地方是属于他的。

    对于他这种游子或是浪子而言,“归属感”这三个字,始终是极为陌生的字眼。

    一辆车子始终缓缓的跟在苏锐的身后,苏锐早就意识到了,但他一直都没有回头。

    终于,苏锐停下脚步,转身问向那停下的车子,说道:“为什么跟着我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我觉得你很可怜?!?br />
    苏炽烟从驾驶座下来,走到苏锐的跟前,眸光复杂的凝视着他的眼睛:“如果郁闷的话,我可以陪你一起喝一杯?!?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