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天清

    这个忽然出现的人物,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盯着被打的晕头转向的龚冬月,苏天清冷冷说道:“敢动我苏家的人,那就首先要过我这一关”

    她地位崇高,极少会做出如此不符身份的打人之举,况且打的还是一个后辈

    但是这一次,极为注重形象的苏天清终于忍不住了

    她可以容忍别人往苏家人身上泼脏水,但是绝对不能容忍苏家人受到如此的诅咒

    因为,有些时候恶毒的语言要比拳头更有杀伤力,也更让人愤恨

    龚冬月为她的口不择言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清姨,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龚冬月仍旧捂着脸,她不是装傻,而是真的不明白

    为什么平日里春风和煦的苏天清会如此愤怒自己只是咒骂了苏锐几句而已,她至于这样吗

    还有,堂堂的苏天清居然说出了要让龚家覆灭的话来,这种时候她竟然在开这种国际玩笑

    龚家虽然江河日下,但仍旧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以苏家的能量,想要彻底的搞垮龚家,恐怕也得多花费一番力气才行

    此时,龚冬月捂着脸,逐渐恢复清醒的她开始想着这一种种的可能性,但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把苏锐和那位老爷子私生子的身份联想到一起

    如果她把这些联想到了一起,恐怕一开始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北方公馆的大厅之内,震惊的不仅仅是龚冬月,白秦川和白忘川两人也处于极度震惊之中

    故事的起承转合,几乎每一个环节都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他们本来以为龚冬月一定会死在暴怒的苏锐手上,那种恶毒的语言,换一个人都忍受不了,更何况是本就和他们有仇的苏锐

    不过,苏锐如果杀了龚冬月,那可就是当场杀人的罪名,事后将遭受无穷无尽的麻烦

    毕竟龚冬月的身份和蒋毅刚相比可是截然不同的,虽然二人地位差不多,但是后者的阴狠毒辣是出了名的,被苏锐当众杀死,并没有多少人同情他。

    但龚冬月就不一样了,她怎么说都是个女人,一个女人被苏锐这样当场杀死,那么后者绝对会遭受舆论的谴责和法律的制裁

    苏天清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不仅惩罚了龚冬月,更是恰好好处的阻止了苏锐的暴起杀人只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很愤怒的动作,却给苏锐省却了无穷无尽的麻烦

    或许,姚磊他们是看不透苏天清的真正用意,只是认为这是个愤怒的女人,但是白秦川和白忘川是何等的眼力,在他们看来,苏天清智谋过人,战略眼光极强,如果连这点小事情都办不到,那么她也不是苏天清了

    而苏天清的举动,对于他们而言,无疑是在释放着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

    那就是,苏锐已经得到了苏天清的正式认可否则这个强势到极点的女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白秦川倒还好,白忘川的脸上明显掠过担忧之色

    如果苏锐回到苏家认祖归宗的话,那么岂不是要意味着首都第一大少的名头将正式的确定下来

    以他那高调嚣张简单粗暴到极点的行事作风,配合上强大苏家的鼎力支持,到那个时候,还有谁能阻拦住苏锐的脚步

    此时此刻,白忘川真的怕了他怕苏锐会挟苏家之威,对自己展开报复

    当然,现场表情精彩的还不止白秦川白忘川,秦冉龙也在其中,这货盯着苏天清的背影,瞠目结舌

    他满脑子都是在回味苏天清刚才的话语

    苏家的儿媳妇

    苏家的孙子

    难道说,苏天清所言的意思是林傲雪和秦悦然是苏家的儿媳妇,而她们和苏锐所生的宝宝就是苏家的孙子

    这等于是直接承认了苏锐的地位

    甚至,也承认了四姐秦悦然的地位

    想到了这一点,秦冉龙的呼吸陡然粗重了起来,甚至带着一股子灼热之气

    纠结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苏锐身世之谜,今天终于要尘埃落定了吗

    难道说,整个首都也要因此猛烈的震撼一次

    秦冉龙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性,眼睛中的精芒已经是越来越盛

    他看了看苏天清,又看了看苏锐,嘴角勾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秦冉龙在心中说道:“连行事方式都那么相似,就算说你们不是姐弟,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作为事件的唯一主角,苏锐看着苏天清的背影,眼眸之中满是复杂。

    是的,他现在的情绪,只能够用“复杂”两个字来形容

    简单粗暴是他的行事艺术,不服就干是他的生活态度,苏锐从来都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可是,当面对自己的身世之谜即将彻底揭晓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也简单粗暴不起来了

    以苏锐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忽然出现的女人之所以打了龚冬月,一是因为愤怒,二是因为想要拦住自己

    因为这个女人肯定知道,如果自己一出手的话,那么龚冬月一定是非死即残她不想让自己承担那些后果,所以才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这是真正的关心,绝对不是虚情假意,苏锐并不迟钝,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也正是他感觉到了这种突如其来的关心,才让自己陷入了复杂的情绪之中

    苏锐是个人,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如果他是杀戮机器,自然可以对苏天清所流露出来的感情无动于衷,但是,他并不是机器,他有自己的感知,也有自己的判断

    就算不讨论这些,苏天清此时霸道的行事方式也对极了苏锐的胃口

    不过,一想到自己那极有可能已经成真的身份,苏锐又是一声叹息。

    苏天清对身后几人的异样眼光完全不在意,她盯着龚冬月,说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告诉你们龚家的负责人,就说苏天清的战书将在十个小时之内到达龚家”

    战书

    听到这两个字,龚冬月的身体忽然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她终于确信,苏天清并不是在开玩笑

    她不仅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反而是出奇的认真

    “战书”这两个字听起来似乎有些古老,甚至有些可笑,但是在首都那个特定圈子里长大的人物,没人不明白,这两个字是从红一代就开始的习惯,如果一方对另一方下了战书,那么就意味着双方的彻底决裂

    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了现在,但是极少会有人使用,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种习惯会慢慢的消亡

    龚冬月绝对不会想到,她人生之中第一次亲眼见到别人下战书的情形,居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而且,下战书的人,居然还是如日中天的苏天清

    坐在落花厅内的龚明宇听了这句话,浑身竟开始犹如筛糠一般颤抖起来

    “清姨”龚冬月完全没有心思再去追究对方打自己的事件,而是难以置信的说道:“你到底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苏天清冷冷说道:“因为,苏锐是我的弟弟?!?br />
    这句话很平淡,但却好似平地一声惊雷,震得所有人耳朵嗡嗡直响

    苏锐是我的弟弟

    简简单单的七个字,简直犹如七道闪电噼里啪啦,把众人劈的喘不过气来

    苏天清承认了苏锐的身份

    她没有任何的犹豫,没有任何的推脱,语气笃定坚定肯定

    这话语虽然看似平淡,但是却蕴含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压迫力

    白秦川和白忘川对视了一眼,二人均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

    他们之前虽然已经判断出来了苏天清的真正意图,但是判断出来是一码事,亲耳听到对方这么讲,又是另外一码事

    苏天清的意思,就是代表着整个苏家的意思

    一定是这样的

    之前是苏战煌,此时是苏天清,要是众人还不明白苏家的立场和态度,那可就太傻逼了

    虽然整个北方公馆的大厅内站着接近一百号人,但是此时却安静的可怕,落针可闻甚至众人连呼吸声都刻意放轻了

    躺在地上的龚夏刀此时已经是满脸惊慌,他终于想起来,自己要杀的苏锐究竟是什么身份

    苏家,苏家居然站在了他的身后而且是如此公开,如此公然

    苏天清这个时候似乎才刚刚看到了龚夏刀,她扫了一眼这个落魄的家伙,又转脸看了看地上的那一大片花瓶碎片,面色越发阴沉

    当苏天清的视线上移,看到柱子上那被狙击枪子弹打碎了的大理石之时,脸上的表情已经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站在原地,静静的思考了一分钟,苏天清右手举起,伸出了三个手指

    “三个月?!?br />
    她对着龚夏刀说道:“三个月的时间,我保证龚家会在这个城市里面烟消云散”

    听了这句话,龚夏刀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你先别急着害怕,我还没有说完?!彼仗烨逦⒊暗目戳斯ㄏ牡兑谎?,收回了三根手指,转而把食指伸出来:“我说的三个月,是你家族仅剩的时间,而你绝对无法再活过一个月?!?br />
    苏天清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所有想要对我家人动手的人,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