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忘川听了这话,当即血压升高眼前发黑,差点没直接栽倒在地

    尼玛,让老子请客就请客,你特么的还打包做什么

    尼玛,你打包就打包了,还特么的打包三十多瓶名贵的红酒

    白秦川也差点没一个腿软,这哪里是请客,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宰啊

    如果不是知道秦冉龙的底细,现在白秦川真的要怀疑他是不是这家酒店的酒托饭托了

    “白秦川,你太过分了”

    白忘川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指着秦冉龙怒吼出声

    “别这样说,我可没什么过分的,好不容易遇到你这个狗大户,我还不是抓住机会沾沾光”秦冉龙眉开眼笑,丝毫不生气,貌似白忘川越愤怒,他的心情就越好。

    “而且,你白家二少爷在金融界投资界混得风生水起,浑身上下都是金光闪闪,一分钟的功夫都是千万资金的流转,这区区三十几瓶红酒,对你来说应该算不上什么大事吧”

    白忘川的眼皮在狠狠跳动,脸上的肌肉在不断地抽搐,这个秦冉龙实在是太坑太坑了,他现在恨不得把这家伙的衣服给扒了,捆在车上去游街

    “别这样看着我,跟你我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咱们两个可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鼻厝搅涣车奈薰?。

    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发现,秦冉龙的无赖水平已经又上了一个档次,他也就是让白忘川付个账,谁能想到秦冉龙竟变本加厉的暗中点了三十几瓶名贵的红酒

    这个家伙,真特么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还说人家和他跟有深仇大恨似的,你都把人坑到了这个份上,人家能特么的不恨你吗

    “你五千万都付了,这九十八万的饭钱还不舍得”秦冉龙撇撇嘴,一脸不屑的说道:“白家二少爷,可别让我看不起你啊?!?br />
    白忘川的拳头握得咯吱咯吱响,身体要被气得颤抖了

    “别这样看着我,你想揍我吗想揍我就动手,你以为我会怕你”秦冉龙还挑衅的勾了勾手指头,就像是唯恐白忘川不来打他一样

    苏锐算是看明白了,小时候秦冉龙打遍首都的孩子们无敌手,唯独在白忘川的身上吃了大亏,被他害得掉进了化粪池,回家之后恶心的几天吃不下饭,他这是记仇呢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秦冉龙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十好几年了

    白秦川也不讲话,站在一旁,脸上带着无奈。

    秦冉龙这么欺负人,苏锐可都还没吭声呢,他白秦川自然更不好说什么。站在他的角度,其实让弟弟吃点亏长点记性也好,省的每天骄傲的鼻孔看人,这样的情况如果不改观的话,迟早要吃大亏的

    秦冉龙巴不得白忘川现在对他动手,这样他就有理由光明正大的将对方修理一顿了,可是,秦家大少爷的如意算盘并没有成功,白忘川只是始终处于愤怒的边缘,却没有任何出手的打算。

    他深深的看了秦冉龙一分钟,似乎是要把对方的形象深深的刻在脑海里,终于,白家二少爷转过身子,拿过pos机,主动的输入了密码

    看到这个动作,秦冉龙深深的失望了。

    而苏锐则是眯了眯眼睛,白秦川却露出了笑容。

    弟弟白忘川在成长的路上一直顺风顺水,基本上没受到什么挫折和困难,因此,前两次栽了跟头,让他的心理几乎都要出现了问题,越来越偏执,在白秦川看来,能够让他多吃几次亏也是挺好的事情,暂时的低头认输并不丢人,丢人的是明明输了还梗着脖子不承认。

    一旁的龚夏刀都要看的愣住了,尼玛,这敲诈敲的也太容易了吧

    他就不相信,如果白秦川和白忘川从头到尾都不愿意付钱,苏锐还能杀了他们不成

    秦冉龙忽然转过脸,把视线挪到了龚夏刀的身上,毫不客气的指着对方的鼻子,说道:“看什么看,下一个就轮到你交钱了”

    白秦川也愣住了,他倒没想到,秦冉龙的彪悍简直要比苏锐更上一个档次,这龚夏刀还带着一帮警察呢,他就敢如此叫嚣,真是应了那嚣张狂少的名声。

    看到此景,白家大少爷倒也不着急走了,他很想见识见识,苏锐是怎么降服龚夏刀的。

    在白家大少的眼中,这一场交锋虽然还未开始,龚夏刀就已经处于了必败的地位,这种判断毫无疑问是来自于对苏锐的自信,但是,白秦川很想见识一下龚夏刀落败的过程。

    被指着鼻子骂,龚夏刀的表情简直跟吃了翔一样精彩,他的腮帮子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然后便一挥手,对身后的警察说道:“把这两个人全部给我拷起来”

    他话音一落,那些警察便齐齐掏出随身佩戴的手铐那手铐锃亮锃亮的,寒芒晃人眼睛

    而姚磊等人则是齐齐一喝,五十个汉子立刻拦在了苏锐的前方

    这些人可都是从北方三省的地下世界摸爬滚打出来的,身上的凶悍气息强烈之极,登时把龚夏刀在内的一干警察给震住了

    “苏锐,你这是想干什么暴力袭警吗”龚夏刀被这股凶悍的气势所慑,整个人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

    “我没兴趣袭警,这些兄弟本来就是站在这里的,你别想多了?!彼杖褚⊥芬恍?,他之所以并没有阻拦姚磊,是因为他很想看一看,龚夏刀接下来会如何动作。

    接下来的行为将体现出这位龚家未来的接班人的能力所在,如果他真的以为带来一群警察就能够救走龚明宇的话,那此人的眼界和能力实在是不配成为苏锐的对手。

    龚夏刀脸上的肌肉狠狠的颤了颤

    他带来的警察也不过十几个人左右,虽然有两人配了枪,但是真的要打起架来,恐怕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他总不可能带着自己的手下这样“赴汤蹈火”吧

    “唉,夏刀你可真是有魄力,我白秦川真是自愧不如啊?!?br />
    白家大少爷见到龚夏刀居然后退了两步,忽然没有了再看下去的兴致,不阴不阳的损了一句,然后便要转身离开了。

    “白秦川,你给我站住”

    龚夏刀在苏锐这里碰了钉子,立刻便把火气撒到了白秦川的头上

    “哎呦,你想干什么”

    白秦川没想到龚夏刀竟然会把矛头对准自己,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来

    “苏锐让你付五千万你就付五千万,让你花一百万请顿饭就花一百万,眉头都不带皱的眼睛都不带眨的,如果这其中没有什么猫腻,你以为我会相信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和绑架嫌疑人之间有勾结,你和白忘川必须跟我回去接受调查”

    说着,龚夏刀竟然一挥手,四名警察竟然分头出击,两两拦在了白家两兄弟的跟前

    白秦川差点没疯掉,居然还能这么搞

    你拿苏锐没办法,以为我白家人就好欺负吗

    而一脸阴郁的白忘川也是差点没吐血,这龚夏刀脑子进水了,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在苏锐和秦冉龙那里吃瘪吃的还不够,还要继续受他龚家人的气

    这巨大的转折让苏锐都感觉到极为的意外,他和秦冉龙对视了一眼,双方不约而同的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笑意

    今天这龚夏刀是专门负责来搞笑的吗

    白秦川摇头叹了一句:“龚夏刀啊龚夏刀,你今天不是不可以给我戴上手铐,但是,我这手铐戴上去简单,要是摘下来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事实上,如果白秦川刚才不损龚夏刀一句,说不定还不会有现在这个事情,看来,这都是嘴贱惹的祸啊。

    接二连三的被挑衅,龚夏刀彻底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我管你摘下来简单还是麻烦,你还是先考虑考虑如果把自己从这件绑架案中摘出去好了给我拷上如果谁敢反抗,就教训教训好了”

    在这一刻,龚夏刀真的觉得自己威风八面,战神附体,他看着手铐咔嚓铐在了白家两兄弟的手上,愤怒忽然间烟消云散,整个人也变得豪情万丈了起来

    连白家两兄弟都被自己制服,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他不能够战胜的

    白秦川看起来是在微笑,但是眼神之中却带着一丝愤怒,那锃亮的手铐刺痛了他的眼睛。

    而白忘川根本就是闭上了眼,他怕一睁眼,无数的怨毒就放射出来,今天一连串的耻辱加耻辱,已经把他给打击惨了

    曾经有人说,在戴上手铐之前,你绝对不会想到戴上手铐是怎样的一种屈辱和复杂。

    此时此刻,白秦川和白忘川都深切的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落花厅内的龚明宇看着自家堂哥那霸气侧漏的举动,直接捂住脑门没话说了,尼玛,得罪一个老秦家还不够,这次连老白家的仇恨也顺带着一起拉过来了

    要是白家人记仇的话,这次事情过后,一定会对龚家展开全面打击的

    龚夏刀不屑的看了白家两兄弟一眼,然后扫视了一下包括姚磊在内的众人,冷冷一笑:“今天,我在这里,所有人都不准擅自离开”

    说罢,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我是龚夏刀,位于华中路的北方公馆,犯罪分子太过嚣张,请求特警队和狙击手支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