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华夏田园犬这不是土狗的另一个名字吗

    李云泽都已经混到了这个地步,还是第一次见到别人说自己是土狗

    他并不惧怕苏锐,本想用言语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可是他没想到,苏锐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

    一言不合,竟然特么的直接开打

    像李云泽这般地位的人,根本就已经完全避免了当面斗殴这种“低级”行为,即便他们看谁不爽,也顶多是转过身来背后捅一刀,谁会直接从面子上撕破脸传闻一点不虚,这苏锐可真是个极品

    听到苏锐夸自己是“苍狼”,姚磊和他手下的五十猛︶男都把胸膛挺得更直了些。

    说干就干

    “我们定然不会辜负苏先生的期望”

    姚磊一声冷喝,率先便冲向了李云泽

    后者的两名贴身保镖连忙挡在前方,却被姚磊一拳一个,全部轰到了一边

    五十个人一拥而上,李云泽和他那十个保镖根本就不够看的,连拔出武器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淹没了

    能够被远威帮布置在首都的秘密据点,姚磊和他的手下自然也都是骁勇善战,打起架来专门往人体的关节处招呼,很快便让对方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

    至于李云泽,则是被一堆人围着狠踹

    那些大脚如雨点一般的落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身脏兮兮的脚印

    好歹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好歹也在首都混出一些名堂了,今天竟然如此之惨被一群人围着狠踹,李云泽都顾不上屈辱,只能蜷身抱头,硬生生的扛住

    白忘川等人都看的要愣住了

    尼玛,这位可是李云泽啊,在首都的地下势力中绝对算是说一不二的存在这样的人物,居然会选择这么一种阴沟翻船的方式

    以往都是他们这样对待别人,绝对不会想到竟然有一天会是这么个结果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李云泽抱着头蜷缩在地上,还不忘放着狠话

    可是,他才刚刚说完,头部就遭到了猛踹,哪怕双臂死死护着,也没法抵消那些冲击力

    此时,李云泽那油光锃亮的大背头被踹的乱七八糟,脸上满是青肿和淤血,一个人的脚尖甚至直接踢到了他的鼻梁骨上

    在这种冲击力之下,脆弱的鼻梁骨毫无疑问是不可能再保得住了,李云泽满脸都是鼻血,发酸的鼻腔让他的眼泪控制不住的狂涌而出

    堂堂的李家家主,变成了这般模样,真是让人唏嘘感慨

    看到老爹和手下人被打,李万忠终于坐不住了,他想要冲出来,却被秦冉龙的两个保镖给拦住了。

    “给我滚开”这小子看起来似乎也练过一点功夫,见有人敢挡路,直接就拳脚相加。

    “滚你妹”

    秦冉龙见此,直接迎上去,一个大脚踹在了李万忠的胸前

    后者虽然懂点功夫,但是和秦冉龙这种经受过专业训练的差距可不要太远,挨了这一脚,顿时感觉像是有人在他的胸前狠狠的砸了一闷棍,整个人也趴倒在地,一张嘴,一大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此时,现场惨叫声不绝于耳,基本上都是五个人在围着一个人猛踹,那些李家的手下简直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更遑论反抗

    秦冉龙笑眯眯的瞥了一眼落花厅外面的情况,然后双手提起了李万忠的衣领,拖着他走了几米,然后直接就扔到了外面

    见到又飞来一个人,姚磊的手下们可是毫不客气,再一次围上去猛踹

    苏锐一直没有喊停,足足十分钟后,现场的惨叫声才逐渐停止。

    这倒不是因为远威帮的猛︶男们收手不打了,而是因为李云泽和他的手下们已经连痛吟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了,姚磊,带着兄弟们歇会儿吧?!彼杖裰沼诔錾?,他担心自己如果一直沉默,那么远威帮的猛︶男会把在场的这些人踹到死才罢休。

    “苏先生,这些人太不禁打了,兄弟们都还没打过瘾呢?!币谖蜕推乃档?,果然,再看其他远威帮猛︶男的表情,也都是意犹未尽。

    “再打下去,他们可就都活不成了?!?br />
    苏锐摆了摆手,他可不想在这种关头闹出人命。

    走到李云泽的跟前,苏锐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李云泽本来想要擦掉眼泪,结果抹了一把脸之后,把鼻血更是给抹匀了,看起来更是惨不忍睹。

    白忘川等人看着苏锐,心中不禁暗暗生出骇然之意来

    李云泽初来的时候,还敢对苏锐针锋相对,自以为自己多粗和多长,却没想到后者根本没有和他玩阴谋诡计的,一言不合,直接开打瞬间便扭转了整个的局势

    从云空蓝,到张飞宇,再到现在的李云泽,这三大势力竟然都拿苏锐没有任何的办法

    面对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对手,你还能指望用什么办法来打败他

    “我知道你刚才进来的时候很不爽?!彼杖裼媒偶馓吡颂呃钤圃蟮拇笸?,笑眯眯的问道:“那么现在呢现在是不是觉得爽翻天”

    听着这话语里包含的嘲讽意味,李云泽忽然觉得一股腥甜涌上了喉咙,控制不住的一张嘴,一大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被气的,还是被揍的

    “不要这么怨毒的看着我?!?br />
    苏锐淡淡的一笑:“我知道,你的身后有人,你只是被推出来当枪使而已?!?br />
    听了这话,李云泽的眼底闪过一抹震惊

    不过他掩饰的极好,这一抹震惊完全被眼光中的怨毒神色给掩盖住了

    活到了五十多岁,李云泽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耻辱即便他当年还是一名小小的马仔之时,也不曾挨过这种程度的殴打

    他怎么可能不恨苏锐

    “我还是那句话,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彼杖窭淅涞目醋爬钤圃螅骸安⒉皇且蛭一购枚硕说幕钭?,你们就可以认为不需要负责任,事实上,在我看来,对罪犯的惩罚,不是只能看犯罪的结果,更要看他的动机?!?br />
    苏锐的声音之中充满着寒意:“你的动机就是想要杀人,这一点毫无疑问,所以,你到现在还活着,也是我手下留情了?!?br />
    听了苏锐的这句话,满身疼痛的李云泽竟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不要以为你能在欧洲寻找雇佣兵来杀我,就有了和我叫板的资格?!彼杖竦难凵裰新浅胺恚骸八凳祷?,你还差的太远太远”

    当然差的太远,否则李云泽和他的手下们也不可能就这样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哪怕远威帮的五十个猛︶男不在现场,他们也绝对不是苏锐的一合之将

    听了苏锐的话,李云泽急怒攻心,又是一大口血喷了出来

    自己比苏锐可要大上二三十岁,却落到这么个被他鄙视的结果本以为能够踩他一次,却没想到自己被十几个人围着狂踩

    “姓苏的,我和你不死不休”此时,李万忠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这货虽然被踹的够狠,但是胜在年轻,此时还有力气再回骂。

    苏锐摇了摇头,一脸朽木不可雕的遗憾:“要不怎么说你愣头青呢,我要是你的话,绝对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骂人?!?br />
    “你一定会死一定”沉默寡言的李万忠也被激起了真怒,他浑身上下疼的要命,只能用语言来讨回一点场子了

    苏锐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通过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你能长个记性,这个世界上,不仅杀人要付出代价,骂人也一样?!?br />
    说罢,苏锐俯下身子,双手抓住了李万忠的衣领,一拧身子,后者便被甩了出去

    李万忠根本无法控制身体,任由自己在空中旋转然后重重的摔落在了大厅一角的水池中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李万忠摔进水池,姚磊等人的表情在这一刹那都变得很是精彩

    半分钟后,刚才还被打的躺在地上站不起身来的李万忠竟然奇迹般的仓皇爬出了水池,满脸都是惊恐

    他浑身**的,才刚刚翻出池边,就一屁股跌坐在地好像是经历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一样

    苏锐嘲讽的笑道:“说你没用你还真没用,几条嘴巴被胶带封住的小鳄鱼,就把你吓成了这个模样”

    李万忠简直快要哭了,尼玛,那虽然是一米来长的未成年鳄鱼不假,嘴巴也都被封住了,可下面足足有特么的十几条啊

    他在下落的时候,正好砸在了几条鳄鱼的身上,瞬间就被吓的尿了裤子

    那让人头皮发麻的触感,那让人鸡皮疙瘩暴起的视觉冲击,让李万忠瞬间魂飞魄散

    苏锐没有再看他一眼,而是笑眯眯的转向了李云泽:“老李,看你一把年纪了,老胳膊老腿的,交出五千万,我就不把你往鳄鱼池里扔了?!?br />
    李云泽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他一开始以为自己能够和苏锐讲讲价,可是现在看来,双方地位和实力根本不对等他也实在不敢想象,如果自己被扔到了那鳄鱼池里,究竟会怎样直接摔死都特么的说不定

    “对了,我这可不是敲诈,要知道,你们要杀我,我只问你们要钱,已经是非常仁慈了?!彼杖裥γ忻械乃档?,“给你十分钟,转账?!?br />
    “如果我不转,你能杀了我”想到自己身后的那位大佬,李云泽又看似硬气的回了一句。

    “我不杀你?!彼杖窭淅湟恍?,停顿了一下,声音平淡的继续说道:“我杀你全家?!?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