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云蝶舞和张曦予的离开,此时场间只剩下了南宫燕、李万忠、白忘川,还有龚明宇。

    听到苏锐问出这句话,剩下的四个人不约而同的竖起了耳朵。

    原来,苏锐和这一群猛︶男真的不认识

    “苏先生真的猜不到我们的身份吗”铁塔男刚才对待张飞宇等人还彪悍无比,此时的言语之中充满了恭敬。

    “没有猜到?!彼杖袷祷笆邓?,他真的想不到,首都会有谁如此公然的调集那么多人来帮助自己。

    “苏先生,你再回想一下这里的名字?!碧兄噶酥附畔?。

    “名字”苏锐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微微恍然的神色:“北方公馆北方原来你们是”

    铁塔男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道:“完颜帮主刚才让我转告您,北方三省地大物博,景色壮美,如果您在内地呆的不开心,就去关外走走?!?br />
    关外北方三省远威帮

    苏锐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远威帮的人是完颜正雍的手下

    听着这话,苏锐的脑海中不禁浮现起那个身穿金色长袍的男人形象,堂堂北方地下世界的一代雄主,却因为苏锐而在宁海的争霸战中折戟沉沙,然后回归途中又遭到了山本组精英的伏击,如果不是苏锐率领十二神卫及时出手,恐怕堂堂远威帮要在宁海全军覆没了

    那一次,对这个北方大帮派的打击不可谓不巨大

    不过,也正是那一次,让苏锐和完颜正雍从敌人变成了朋友。

    “远威帮现在如何”苏锐稍稍压低了一点声音。

    他并不想让白忘川等人知道这里是远威帮在首都的根据地,否则这北方公馆可就不一定能够保得住了

    “休养生息?!碧刑岬秸庖坏?,声音里带着些许沉重。

    北方民风彪悍,地下世界的争斗更是相当激烈,这一点和宁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青龙帮虽然号称宁海地下世界之首,但也只是在财力方面更强大,至于战斗力,和远威帮一比,连渣渣都不算,参加个全国黑帮的十年大比都得从泰国请外援。

    如果没有张紫薇的暗中崛起,那么现在李阳真是要把青龙帮给变成青龙集团了。

    “是啊,受此重创,也只能暂时的韬光养晦了?!?br />
    苏锐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说出“韬光养晦”四个字,都已经是比较委婉的说法了。

    即便当年完颜正雍雄才大略,率领的远威帮兵多将广,战力强大,号称北方第一大帮,但也从来都没能完成一统北方三省的理想,此时那么多的精锐战力折损在宁海,已经是伤到了根基,别谈休养生息了,能够保住自己不被别人吃掉都是万幸了

    “多谢苏先生关心?!碧兴档溃骸鞍镏魉倒?,三年之后,远威帮必定会重新恢复当年的地位,十年之后将一统北方地下世界?!?br />
    “有难度啊?!彼杖窨墒侵涝锻锏笔笔巧说搅耸裁囱某潭?,他摇了摇头,道:“我把青龙帮的一批人送到了一个地方进行特别训练,如果完颜帮主有意向的话,我也可以帮助他培养一支精锐战力,分文不取?!?br />
    听到这句话,铁塔男的眼中顿时涌出了狂热之色

    这家伙一看就是个好战分子

    他在狂热之余,声音都有些激动了

    “苏先生,这是真的吗”

    他知道,培养出一批高手得花掉多少钱,可是此时苏锐却答应帮助远威帮免费培养一支精锐战力,这让他怎么可能不激动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先别急着激动?!彼杖竦恍Γ骸罢庵盅盗返乃劳雎屎椭虏新始?,你一会儿征求一下完颜帮主的意见吧?!?br />
    “不管怎么样,我都替完颜帮主先谢过苏先生了”

    这铁塔虽然看起来冷厉,但明显是个实在汉子,当下便对苏锐深深地鞠了一躬

    “你怎么称呼”苏锐并没有将其扶起,而是问道。

    “在下姚磊?!碧兴档?。

    “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彼杖衽牧伺乃呛袷档募绨?。

    姚磊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激动的神色:“苏先生对远威帮有大恩,只要您一句话,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现在的苏锐并没有想到,这个姚磊在后期经过了他安排的地狱训练之后,逐渐成长为远威帮的第一战将

    “别这样说,我可用不着你赴汤蹈火?!彼杖裎⑽⒁恍Γ骸盎褂?,如果完颜帮主遇到了什么困难,让他尽管提出来好了,别因为面子不好意思说?!?br />
    “我明白?!币谡媸嵌运杖褡鹁吹搅斯亲永铮骸敖裉煳颐且欢ɑ峄つ苋??!?br />
    苏锐并没有推辞:“好,如此就多谢了,烦请再转达完颜帮主一句话,我和远威帮,永远是朋友?!?br />
    说完这句话,苏锐眯起了眼睛,他想起了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眼神之中,已经是精光四溅。

    完颜正雍要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实现远威帮的崛起,而苏锐也曾说过,要在三年之内灭掉亚洲著名黑帮山本组这是来自于太阳神的宣战,绝对不是儿戏

    白忘川等人并不知道苏锐和铁塔男聊的是什么,他们也完全无法确定对方的真正身份,想到首都竟然有一支不知名的势力在帮助苏锐,他们的脸上不约而同的涌现出失望之色。

    第三个来到此地的是李万忠的父亲李云泽。

    首都李家,虽然不是什么帮派,但是在首都的地下世界之中却颇有能量。

    自古以来,首都就是天子脚下,即便到了现在,也仍旧处于那些大佬的眼皮子地下,这里最缺少的就是黑帮生存的土壤。但是,李家能够在夹缝中求生存,把势力发展到如今这种程度,也算得上是相当难能可贵了

    李万忠年纪也不过二十四五岁,但是并不像那些首都世家公子哥们一样浮躁,反而看起来要比他们沉稳的多。他和张曦予在某些方面有些类似,从头到尾都是一言不发,不过两人的心性肯定是大不相同,否则也不会和白忘川等人混到一起。

    而他的父亲李云泽看起来则是明显有些阴沉,他中等身材,鹰钩鼻子,五十来岁的年纪,在皇城根儿能够拥有如此的势力,如果说他不是和某些世家暗中交好,估计打死苏锐都不会相信。

    李云泽并没有带很多人,十来个身穿黑色西装的手下跟着他,看起来颇有些肃穆之感。

    “苏先生,不知道犬子万忠哪里得罪了你,你竟然要开价五千万”

    李云泽微微眯着眼睛,这表情真是让人不怎么舒服。

    这老狐狸扫了一眼以铁塔姚磊为首的五十个精壮男子,眼底隐藏着一丝微凛之意。

    以他的毒辣眼光,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全部都是悍不畏死之辈

    难道他们都是苏锐的手下

    本以为对方只有一个人,却没想到苏锐早有准备,李云泽不禁觉得这件事情有点棘手了。

    “依李老先生看呢”苏锐淡淡一笑,他和李云泽相比,年纪虽然较轻,但气势却丝毫不弱。

    李云泽沉吟了一下,说道:“如果犬子万忠有得罪了苏先生的地方,那么我愿意替他道歉,至于五千万的赔偿金,我认为苏先生是在给我们开玩笑?!?br />
    苏锐脸上的表情骤然冷了下来:“你说,我是在和你们开玩笑”

    “当然,我一直听闻苏先生是个很有幽默感的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只不过,这玩笑开得似乎有点大了?!?br />
    李云泽淡淡的说道,他的语气很显然是褒不是贬。他李云泽这些年虽然称不上是首都的大佬,但好歹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苦心经营之下,势力也是越来越庞大,如今竟然有人敢绑架他的儿子,甚至不惜开出五千万的赎金,这不是直接打脸吗

    自己才是黑道人物好不好哪有黑道人物反过来被勒索的

    李云泽知道,苏锐的身份几乎已经确定,他就是苏老爷子的私生子,但是,由于某些大佬的暗示,李云泽知道某些内情,因此对苏锐的这种身份并不怎么惧怕。

    “看来,李云泽先生真的是个极有自信的人?!?br />
    苏锐微微一笑,他已经发现了某种端倪。

    站在苏锐的角度,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借用苏家的影响力来办成某些事情的,但是来自五大世家之一张家的张飞宇很明显惧怕苏家的报复,也惧怕苏锐的真正身份,而这位李云泽却完全不是这么做的,很明显,这个老狐狸的身后还站着别人,他不怕苏家。

    否则,面对能够单枪匹马踩扁蒋家的苏锐,他又怎么敢如此的针锋相对毫不相让

    看来,在大力推行改革的情况下,首都新旧势力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了

    每次改革,都是需要流血的,如果不动动手术刀,如何能够清除那些快要深入骨髓的痼疾

    而李万忠仍旧坐在包间里面,一声不吭,静静的看着父亲和苏锐交锋。

    李云泽摇了摇头:“苏先生,依我看,这件事情还是和平解决的好,我好歹也比苏先生你多活了二三十年,看事情也会更透彻,和平解决,对你我双方都好?!?br />
    嘴上说着和平解决,但是李云泽的语气怎么听都有一种威胁的意味。

    “不,这件事情,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和平解决?!?br />
    苏锐扫了扫李云泽带来的十余名手下,语气之中带着嘲讽的意味:“姚磊,这一次让我看看你们的战斗力究竟如何吧。你们是苍狼,可别输给了首都的这些华夏田园犬”

    ps:喝了杯咖啡提提神,白天单位太忙,刚写好,晚了点,大家见谅,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第二章,尽力去写,大家早睡吧,先别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