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苏锐的话,张飞宇简直瞬间被吓的清醒了许多那种缺氧的感觉似乎也没那么强烈了

    而张曦予也是抬起头来,眼中全是难以置信

    是的,苏锐只是改动了两个词,下了个不起眼的小套,就让这父女俩完全没有任何觉察的钻了进去

    张飞宇也认识到自己失言了,眼中的愤怒和狠色也淡了许多

    此时的他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耳光

    苏锐问他有没有从国外找杀手,他回答没找不就行了吗为什么偏偏要加上“欧洲”两个字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怎么样,我说的不对吗”苏锐淡淡一笑:“如果不拿五千万出来,我就把你雇凶杀人的事情公之于众。到那个时候,自然有司法机关介入,我相信,他们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受到刺杀的?!?br />
    “他们巴不得眼睁睁的看着你”张飞宇正说着,忽然联想到了苏锐在近期才被披露出来的身份,然后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苏锐是苏老太爷的私生子,是这个国家最年轻的红二代

    这样的人,那些司法机关自然会站在他的身后吧

    张曦予这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姑娘却没有像她老爸一样怂,在这种关头还能够保持极为清晰的思路。

    她死死盯着苏锐,说道:“事情并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因为你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我们做过这些事”

    苏锐冷冷的看着她,眼中涌现出无限的嘲讽之色:“你怎么就那么自信的认为我没有证据那我很想问问你,究竟是谁往杀手的账上打了一百万的预付款”

    听了这话,张曦予骤然色变

    这女人虽然经常用少言寡语来掩饰自己的内心活动,可是毕竟她没有经受过特殊的训练,心理素质还不怎么过关

    此时听到苏锐一口喊出了她和哥哥共同商定的预付款,她的脸上立刻撑不住了

    尽管她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脸色变化,两秒钟后便回归淡定,但是,这两秒钟对于苏锐来说,已经足够长了

    “你在诈我?!闭抨赜杷档?。

    “我诈你”苏锐就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堂堂的张家大小姐,每天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女人,总是装出一副文文静静的样子,来掩饰你内心的阴暗,可是你知不知道,不见棺材不掉泪是这个世界上最低智商的错误”

    “不见棺材不掉泪你什么意思”

    事实上,到这个份上,张曦予已经认为苏锐应该是知道了张家雇佣杀手暗杀他的事情,可是,这只是张曦予的猜想,她并不确定。

    当然,即便她确定了,也绝对不能就此承认,五年前的事情她还历历在目,如果苏锐再一次杀上张家,那么这个江河日下的家族说不定会就此土崩瓦解

    这绝对不是张曦予愿意看到的事情

    苏锐摇头叹了一句:“给过你们自己承认的机会,你们却都没把握住,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在诈你们,因为在我看来,根本就没这个必要”

    他看着张曦予那姣好的面容,笑容之中满是嘲讽的意味,说道:“难道非要我把你瑞士沃克斯银行账户的十八位数字全部背出来你才甘心吗”

    听到这句话,张曦予的面容再次一变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瑞士的沃克斯银行有户头

    这根本不可能要知道,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可是举世皆知,苏锐即便能力通天,也不可能调查到自己在沃克斯银行有个人账户

    张曦予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了

    随后,她犹豫了一下,脸上的凝重化为了冷笑:“你倒是说说看,我的账号是什么说不出来就是在诈我”

    苏锐再次摇了摇头:“现在的女生都是那么自信的吗抛开前面的字母和最后一个字母,中间十八位数字的尾号是4766,我说的对不对”

    张曦予的脸色彻底变了

    因为苏锐说的没错,她的账号尾数真的就是4766

    见了鬼了

    看到女儿露出这副神情,被掐住脖子的张飞宇更加的垂头丧气

    尼玛,今天本来是打算虐一虐苏锐的,却没想到竟然被对方抓到了把柄

    他知道,苏锐可是苏老太爷的私生子,如果这次雇凶杀人的事情被捅出去的话,苏老太爷会不会放过自己

    要杀要剐,那可都是他老人家一句话的事情即便张家贵为首都几大世家之一,也是没有任何阻拦的办法

    想到这儿,张飞宇竟然是两股战战,冷汗从脑门上狂涌出来

    “我说过,我这次只要钱,不要命,用五千万来买你们两个的命,我想应该还是很值的吧”苏锐看着他们,脸上全是淡然,并没有任何胜利者的骄傲和得意。

    只要钱,不要命苏锐都想夸自己太仁慈了

    而事实上,经历了蒋家一事之后,苏锐已经不可能再继续大开杀戒了,张曦予之前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上面的大佬即便再某些时候再包容自己,那也是有着一个底限的,事不过三,苏锐绝对不会做出第四次这样的傻事

    见到仇人就立刻杀掉,那不是英雄,而是愣头青

    这种人在电视剧里往往都活不过两集

    要是他真的回来再公然的把五大世家杀个遍,那后果可就不是驱逐出境五年那么简单了

    苏锐这次之所以说出“只要钱,不要命”的话,也是在试探上面大佬的承受底线

    “我也不是那么有耐心的,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如果我收不到这笔款项,那么上面的大佬们将会收到你们雇凶杀人的证据,到了那个时候,你们的命运如何,可就只有老天才能知道了?!?br />
    苏锐说罢,便松开了张飞宇的脖子。

    后者浑身力气尽失,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才短短几分钟的工夫,他后背的衣服就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苏锐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把收款账号递给张飞宇,淡淡的说道:“还不转账,愣着干什么我这个人的性格可不怎么好,说不定过一会儿情绪一上来,立刻就关门打狗了?!?br />
    听到苏锐把自己比喻成“狗”,张曦予的眼底闪过屈辱的神色

    可是,屈辱归屈辱,她又有什么办法呢苏锐太过强势,手中还握着自己的把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张飞宇可不想被苏锐这个变态揍的再去医院里待几个月,他浑身一颤,刚想说话,却听到站在后面的铁塔男人一生冷喝:“依照苏先生的吩咐,关门,打狗”

    张飞宇竟然被这声音震得再度摔倒在地

    铁塔男的话音一落,北方公馆的大厅门居然就这么直接关上了

    不仅大门被关上,甚至落地玻璃上的窗帘都拉了下来

    大白天的,这是要干嘛

    那五十人直接撸起袖子,反手从身后掏出钢管之类的武器,气势汹汹的就要朝张飞宇和他的手下包围过来

    面对对方的这种惊人气势,张飞宇的手下已经完完全全的失去了战斗的信心还没开战呢,心理上就已经率先认怂了

    看到这黑铁塔完全领会错了自己的意思,苏锐哭笑不得,俩年摆手:“我说是要关门打狗,但并不是现在?!?br />
    铁塔兄弟倒是非常有认错的觉悟:“好,苏先生说什么时候打狗,咱们什么时候就打狗,痛打落水狗”

    张飞宇简直快哭了,尼玛,这还有没有人权当面就说人家是狗

    “好了好了,我转账,我转账”

    张飞宇说着,就要打电话。

    不过在拨出号码之前,他手指的动作停了下来:“这五千万有点多,是不是能便宜一点”

    他还没说完,苏锐反手就是一巴掌扇上来了

    居然敢讲价

    尼玛,老子说不杀人,但是没说不打人

    张飞宇这个不长记性的家伙,看来上次被苏锐修理的还不够狠

    这一巴掌可是够狠的,直接把他扇出了两米远

    趴在地上捂着脸,张飞宇满脸泪水

    老子好歹都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你居然还这么对我

    “再多说一句话,就是六千万”苏锐非得让这些家伙好好的长长记性不可

    张飞宇的一边脸上是通红的五指山,他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然后给手下人打了个电话,五千万虽然不少,但是和他们的性命相比,又能算什么呢

    他生怕自己再犹豫一下便惹的苏锐发狂,要知道,这位爷可是当场敢杀人的主

    看来张家人的效率确实挺高的,五分钟之后,必康财务部又响起了一声尖叫。

    胡茜茜满脸通红:“一个亿,今天进账一个亿了”

    苏锐打电话确认了一下,便对张家父女笑眯眯的说道:“钱已经收到,二位可以走了?!?br />
    张飞宇如获大赦,连忙喊道:“曦予,快过来”

    他着实被打怕了,只敢这样远远的站着喊,却不敢去扶自己的女儿一把,男人怂到了他这个地步,也真是够极品的。

    张曦予一声不吭,低着头离开,在这几分钟以内,她都没有看苏锐一眼。

    在张家父女即将出门的时候,苏锐笑眯眯的说了一句:“慢走不送,欢迎下次再来?!?br />
    张飞宇听了这话,脚下一软,直接摔倒在地

    就算打死他,他也不想再出现在这个地方了

    等到二人走后,苏锐的眼睛眯起来,问向前方的铁塔男,说道:“请问阁下是来自哪一方的为什么要这样帮助我”

    ps:我真是困死了困爆了,然后又困精神了刷牙睡觉去,烈焰军团的一大群夜猫子们,晚安。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