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网

    秦冉龙就这样和苏锐肆无忌惮的开着玩笑,根本就没有把对面的公子哥儿们放在眼中。

    白忘川看着完全把自己无视的二人,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气。

    他好歹也是白家二少爷,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让人追星捧月般的供着,为什么偏偏每次见到苏锐,受到的都得是这种待遇

    他不平衡

    低垂着目光,看着自己的手心,白忘川眼中的怨毒之色越来越重。

    事不过三,事不过三,苏锐已经连续三次让自己颜面扫地

    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报仇,一定要报仇

    事实上,白忘川虽然和南宫燕龚明宇等人混迹在一起,但是在他的眼中,一直就瞧不起这些人,只不过是暂时的合作而已。

    他认为自己现在虽然矮哥哥白秦川一头,但终将会成为笑到最后的那一个

    可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干的。

    用“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八个字来形容白忘川,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见过苏锐三次,三次都被羞辱到凄惨,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不报仇,他心永难安

    但是,报仇绝对不能选择现在必须忍气吞声,谋而后动

    想到这儿,白忘川不禁抬起头来,看了苏锐一眼。

    他却没想到,后者正一直注视着自己

    和苏锐对视了一下,白忘川莫名的感觉到了一阵慌乱,连忙挪开了眼神,似乎生怕自己的小心思被他窥破

    “你在想着怎么报复我,对不对”苏锐微xiào着答道。

    在白忘川抬头的那一刹那,苏锐已经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怨毒。

    这种情绪无法瞒过苏锐,他此时已经确信,白忘川是一条毒蛇,如果有机会,绝对会反噬自己一口。

    白忘川不吭声,用沉mo来回答。

    苏锐冷冷一笑:“平心而论,无论你现在在想些什么,我都不会把你放在眼里。你的哥哥白秦川或许能成为我的对手,而你,还不够资gé?!?br />
    还不够资gé

    苏锐的话语虽然很淡,但是相当于在白忘川的心中扔下了一块巨石在脑海里劈下一道闪电

    白忘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想要报复对方,对方却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你虽然把电话打给白家的管家,并没有直接给你哥哥打电话,但是我相信,他很快就会赶来的?!?br />
    说到这里,苏锐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来:“或许,你觉得给你哥哥打电话很丢人,所以才不愿意这样做”

    白忘川确实是这样想的,但是,面对苏锐的奚落和嘲讽,他根本无从反击

    当然,两个人之间的火星迸射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因为此时,秦冉龙的两名手下已经进来汇报了。

    “张家来了,让不让他们进来”

    听到这话,一直低垂着目光的张曦予抬起了头。

    连猜都不用猜,这次张家出面的自然是张飞宇了。

    儿子被苏锐干废,自己被苏锐打成重伤,女儿如今又被扣押要赎金,如果张飞宇在这种情况下都不来的话,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秦冉龙闻言,横眉立目的说道:“当然让他们进来了,人不进来,怎么交钱”

    “可是”下属犹豫了一下。

    “可是什么”

    “可是,他们人很多?!毕率艟澜岬乃档溃骸袄戳艘涣窘纬岛土搅痉崽锟妓固??!?br />
    两辆考斯特至少能装将近四十人

    如果真的把这些人都塞进落花厅的话,苏锐想要阻止张家救人,可就太有难度了

    而听了秦冉龙下属的汇报,其他公子哥儿们的眼睛都明显亮了起来

    也许,他们这次可以趁乱脱身了

    “大哥,你看这该怎么办”

    “人多又有什么”

    苏锐根本不担心这方面的事情,他的脸上不见任何的慌乱之色,微微一笑,道:“那就不让他们进来好了?!?br />
    说罢,他扫了一眼满怀期待的几个公子哥,说道:“你们也别想着趁乱脱身,在我这里,发生这种事情的可能性为零?!?br />
    听了这话,南宫燕和龚明宇等人顿时又泄了气

    苏锐的自信让他们彻底的丧失了信心,他们知道,既然对方能够这样做,那么一定有着万全的准备事到如今,龚明宇等人也只有希望家族能够多调集一些有力的人手来,争取干翻苏锐才是正确的做法,至于交钱赎人,那是万万不能的。

    秦冉龙听了苏锐的话,一挽袖子,顿时热血沸腾:“大哥说得对,咱们在这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谁也别想把人带走”

    他本来就练过散打,在部队的时候连教官都不放在眼里,几年没有正儿八经的打过群架下过狠手了,现在的秦冉龙还真的有点手痒痒

    在他说话的时候,苏锐已经一把拉开了落花厅的门

    落花厅就位于北方公馆的大厅底部,拉开门,不仅能看到面积颇广的大厅,甚至可以透过落地玻璃,一眼看到外面的车来车往。

    苏锐的眼神并没有飘的太远,因为张飞宇已经带着一群穿着黑西装的男人浩浩荡荡的朝这边走来

    张飞宇气势汹汹,苏锐却负手而立,丝毫没有任何的紧张。

    在他看来,张飞宇是带一个人,还是带一百个人,根本没有一丁点的区别

    “爸”

    张曦予已经跑到了苏锐的身后,大声喊着往外冲

    秦冉龙的两名手下立kè将其拦住,后者使劲挣扎,却根本无济于事

    见此情景,张飞宇满脸涨红,目眦尽裂

    “苏锐,我女儿如果掉一根头发,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张飞宇怒道

    张曦予可是他最喜欢的小女儿,如今被苏锐无缘无故的扣押,他怎么可能不怒

    他冲到苏锐的跟前,却没有贸然进入,而是和对方相隔几米,一堆西装男已经齐齐的掏出了甩棍

    “你确定”苏锐似笑非笑的问道。

    “我当然确定”

    张飞宇这次并不是单枪匹马的来的,他把家族近些年雇佣的好手全部带来,这可以称得上是张家的最精锐战力了

    之所以高价雇佣他们,就是为了防止五年前发生在张起航身上的惨剧再次发生

    “我确定,如果我女儿掉一根头发,我就让你当场死在这里”张飞宇简直恨极了苏锐,他又想起那个晚上苏锐站在南宫家族大院门前对自己所做的“暴行”

    “那好,我很喜欢听别人威胁我?!?br />
    苏锐淡淡一笑,伸出了一根手指:“冉龙,你现在去给我揪掉张曦予的一根头发,我看她老爹会不会让我死在这里?!?br />
    张飞宇闻言,脸顿时憋成了猪肝色

    尼玛,有这么玩人的吗自己只是说句狠话而已,没必要那么认真吧

    秦冉龙硬生生的憋着笑,这货的恶趣味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说道:“好的,大哥,我现在就去拔”

    由于被两名猛男架在中间,张曦予无论是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冉龙来到跟前

    “别碰我,别碰我”张曦予尖叫那表情真是无助到了极点

    “拜托,我只是拽你一根头发而已,又不是强奸你,至于这样吗”

    秦冉龙撇了撇嘴,在张曦予愤怒而惊恐的目光之中,拔下了她一根头发

    张曦予拼命的摇头尖叫,却还是避免不了这样的命运

    而苏锐根本没有回头,仍旧带着嘲讽之色的看着张飞宇。

    不是拔掉一根头发就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吗现在我拔了,你能奈我何

    张飞宇气的浑身发抖,苏锐的猖狂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正在准备指挥着手下人冲上去,却又听到包间中传来了一声让他几乎要抓狂的声音

    “第二根”

    秦冉龙说着,又尼玛揪下了张曦予的一根头发简直是贱之又贱

    在听到秦冉龙喊出“第二根”的时候,一脸严肃神情的苏锐差点没绷住几乎都要乐翻了

    秦冉龙跟着自己,什么都不练,专门练贱,绝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连续被拔掉两根头发,张曦予也快要被折磨疯了,可是没想到,秦冉龙却捏了捏她那光滑的小脸,笑眯眯的说道:“那什么,别着急啊,来来来,拔完这一根,还有一根?!?br />
    说着,秦冉龙的手指捏住一根头发,又是一拔

    张曦予吃痛,不由自主发出一声尖叫

    “拔完这一根,还有三根?!鼻厝搅沟椎陌紊像?,一次性揪住三根头发,又是一拽

    同时拔掉一根和同时拔掉三根绝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那疼痛指数也是呈几何级数在增长张曦予痛的眼泪直接就流了出来

    不知为何,听到秦冉龙说这一句“来来来,拔完这一根,还有一根”和“拔完这一根,还有三根”的时候,众人忽然就想到了伍佰的一首歌。

    那歌名叫做突然的自我:来来来,喝完这一杯,还有一杯;喝完这一杯,还有三杯

    秦冉龙真是拔的爽了,完全不顾委屈的张曦予,直接拔了足足十根之后才罢手

    苏锐只是让他拔一根头发而已,他却以十倍额度完成了任务

    苏锐转过头,看着这货捏在手里的十根头发,脸上还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不禁感觉到了一阵无语。

    是该夸他不要脸,还是该夸他极不要脸

    张飞宇看着哭哭啼啼的女儿,简直快要忍受不了了,他一声怒吼:“一起上,给我撕了这两人”

    话音一落,他身后的那四十名高手便拿着甩棍,气势汹汹的向着苏锐所在的位置逼来

    “你死定了”张飞宇大吼

    可是,他的这句话还没吼完,就已经从侧面二楼的楼梯上涌下了许多人

    这些人少说也得有五十个,个个是虎背熊腰,精悍无比,他们拦在苏锐的身前,冷冷的望着张飞宇,就像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鸿沟

    而苏锐的眼睛也陡然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