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蝶舞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在他的印象里,哥哥虽然平日里纨绔了点,但可是绝对硬气嚣张的,怎么就见到苏锐直接就怂逼了呢

    如果云蝶舞见过苏锐痛殴她哥哥的场面,就一定不会这样想了

    不仅云蝶舞不解,其余人更是不明白,云空蓝抱着头闪闪躲躲,实在没有一点豪门公子的风范

    他们根本不会想到,云空蓝的心里有多么的恐惧

    他的眼前不仅浮现出自己被打的样子,更是出现了齐占吉被那浴缸里的食人鱼疯狂噬咬的场面

    那一次,虽然齐占吉没有死,但也丢了半条命身上被撕咬了几十口,几乎一半的地方都是皮开肉绽

    云空蓝当时并未完全昏过去,意识虽然模糊,但微微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看到了这一切,那血腥而残忍的场面,永远深深的刻在他的记忆里

    直到现在,他才把那天殴打自己的人和眼前的这位对上号

    凶名赫赫的苏锐,居然就是打自己的人

    齐占吉是苏老太爷四女儿的儿子,而苏锐就是齐占吉的小叔

    当时,由于苏炽烟的强势介入,齐占吉被逼的在宁海把伤势养的差不多才敢回到首都,对宁海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敢提,苏家四姑虽然同样护短,但是要知道自己的儿子如此胡作非为,估计也会气到不行。

    云空蓝现在想的就是抓紧把这五千万的赎金给付了,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他真的不想再多看苏锐哪怕一秒钟

    “好,我等着你付款,否则你也别想出这包间的大门了?!?br />
    苏锐微微一笑,把酒瓶放下,他非常满意云空蓝的表现这才叫识趣啊

    “好,好,好?!痹瓶绽读盗巳龊米?,表现的真是一点骨气也没有:“马上,马上,我现在就让人转”

    说着,他就开始打电话:“财务李经理么我马上发给你一个账号,你立刻安排人转五千万资金过来”

    那边似乎是问了句什么,云空蓝眉毛一扬:“我转账做什么还需要向你汇报吗公司账面资金再吃紧,也绝对不会缺这五千万给我转,立刻转,要是五分钟之内到不了账,我回去就把你开除了混蛋”

    “至于跟家里怎么解释,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个打工的来操心快特么的给我办”

    看着云空蓝毫无形象跳脚骂娘的样子,白忘川龚明宇等人都在暗自摇头

    好歹也是一个世家的少爷,怎么就能表现的如此不堪

    事实上,他们不知道,当一个人已经被恐惧占据了整个心脏的时候,做出任何的事情都是不意外的,云空蓝的胆子本来就不怎么大,此时表现成这样已经是很难能可贵了

    如果换做是龚明宇等人,表现的说不定要比云空蓝更加的不堪

    “你哥哥表现的非常好?!彼杖竦钠沉嗽频枰谎?,貌似有点遗憾的说道:“如果你刚才和我打赌的话,说不定我又能多赚五千万?!?br />
    云蝶舞的眼中透着幽怨,一声不吭,咬着嘴唇,那泫然欲泣的样子看起来真是容易勾起男人的同情心。

    苏锐冷笑了一下,在这里跟他玩演技,真的是没有多少意思。

    他发了个账号给云空蓝,后者二话不说,立刻转发给财务。

    三分钟后,那边便回话来说打过了款,云空蓝还不放心,对着电话说道:“把转账的页面拍张照片发给我?!?br />
    照片发来,云空蓝恭恭敬敬的拿给苏锐看了一眼,说道:“您看,已经转账了。这么大笔的款项一般都是要预约的,我有权限,所以才能”

    “我知道,你可以走了?!?br />
    苏锐懒得再听他说下去,直接一摆手打断。

    听了这话,云空蓝的脸上顿时涌出狂喜之色

    可以走了,终于可以走了

    云空蓝一把拉起云蝶舞的手,根本没有再管躺在地上的两名手下,拔腿就走

    他实在不愿也不敢再在这里待上一秒钟

    至于事后家族中要追究起这五千万的款项,云空蓝也不担心,反正是从凶神恶煞的苏锐手中救回妹妹的,谁敢追究

    在云空蓝看来,这五千万不仅是救妹妹,更是救自己

    与此同时,远在宁海的必康财务部,已经响起了一声尖叫

    “胡茜茜,你又发什么神经”

    “是不是上班时间不做报表,偷偷看哪个帅哥的”

    “拜托,小茜茜同志,犯花痴也挑个时间好不好总是叫来叫去的,快把人的心脏吓出来了”

    美女如云的必康财务部里已经是抱怨一片,而那个发出尖叫的小姑娘胡茜茜则是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指着电脑屏幕,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她根本没有理会那些抱怨,推开椅子站起来,然后蹬蹬蹬的冲向了总监办公室。

    身着一袭米白色职业套裙的周安可正聚精会神的查看着本月的月报,她也听到了那声尖叫,不过只是笑笑,丝毫不以为意。胡茜茜就是这么个性格,她已经习惯了,而且,周安可也认为整个财务部应该再活泼一点,偌大的联合办公区,上班时间却静悄悄的,除了时不时发出的键盘和鼠标的声音,这种气氛让人略感压抑。

    当然,作为老板,肯定是希望上班时间最好没人讲闲话,全都埋头干活才最好。

    “要是多来几个胡茜茜这样的职员就好了?!敝馨部刹唤肫鹕洗魏畿缂饨械氖焙?。

    那还是第一次见到苏锐呢,貌似自从那次国际金融峰会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想到这里,周安可的俏脸之上出现了些许的黯然。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正想拿出手机回复一下昨天晚上老妈发来的催婚短信,就看到胡茜茜已经推门冲进来了

    “茜茜,你怎么回事刚才尖叫什么”周安可笑着问道。

    “ann,公司账户刚才收到了一大笔钱”胡茜茜激动的脸通红。

    “一大笔多少钱”周安可疑惑的问道。

    “五千万”胡茜茜这分贝都能把屋顶给掀了。

    周安可揉了揉被震的有些不舒服的耳朵:“是不是哪家公司打错了,咱们必康最近可没有这么大额的资金转入?!?br />
    “我查过了,是首都的一家公司打来的,咱们和那家公司之前并没有任何的业务往来?!焙畿缢档?,她有点不好意思,正是因为没有业务往来,她才尖叫的。

    “想办法联系那边,问问是怎么回事?!蔽迩蚨运此刀疾皇切∈?,周安可可不愿意耽搁。

    “好的,我马上就去办?!?br />
    胡茜茜正准备出门,周安可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后者的眼底明显的掠过了一丝惊喜。

    “喂,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周安可牛奶般细腻润滑的声音响起,让电话那端的苏锐浑身上下都很舒服。

    “收到钱没有”苏锐扫了一眼坐在对面看着自己的几人,微微一笑。

    “那钱是你打的”周安可惊讶的说道。

    “是的,就当我请公司的全体员工吃饭了?!彼杖裥Φ?。

    他也只能找到必康的这个账号,这还是他当初在市场部业务一组、找维多利亚帮忙签销售合同的时候才记下的,没想到今天就派上了用场。

    “不会吧”周安可自然不会相信:“你快说,这是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我最近赚了点钱,这不想着回馈一下公司么”

    苏锐笑道,他已经从对面那些家伙的异样眼神中感受出来了一些别样的情绪,秦冉龙在一旁听的两眼冒光,就差没鼓掌了

    尼玛,大哥这泡妞的水平也实在太高了吧劈头盖脸的就是五千万砸下去哪个女生不被砸的晕头转向

    “反正都是公司的账户,你就收着好了,早晚都能用得上?!彼杖裥Φ溃骸笆翟诓恍?,就让林傲雪拿这笔钱给公司员工发福利好了?!?br />
    听到“林傲雪”三个字,对面几个公子小姐眼睛中的复杂光芒更盛

    开什么玩笑,这五千万居然不是给林傲雪的他们都知道林傲雪和苏锐关系很近,却没想到苏锐这次泡的根本不是林傲雪

    “真尼玛酷毙了啊”秦冉龙感叹道,这就是差距

    “我会马上向林总汇报这件事情的?!敝馨部伤档?。

    “可以,随便你处理?!彼杖窕拐婷挥锌桃獾奶趾弥馨部?,如果说是讨好的话,也只是把这笔钱送给必康而已,他并不缺这五千万,不如留给林傲雪,让她用在合适的地方。

    好歹,对方也是自己的女人。

    周安可嗯了一声,她说完公事,还不忘为了私事插了一句嘴:“那什么,我妈又发短信催我带着你回去了?!?br />
    说完这句话,她的小心脏砰砰直跳。

    “什么你老妈她”听了这话,苏锐顿时回想起那次在莲塘镇所经历的一切,那热火朝天的大席场面,那些疯狂灌自己酒的男青年,还有热情到让人不敢消受的周安可她妈

    苏锐苦笑了一下,只能说道:“好,我最近要回宁海,咱们当面商量吧?!?br />
    “好?!敝馨部晌⑿ψ庞α讼吕?。

    她刚刚挂了电话,就发现胡茜茜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一脸八卦神情的看着自己

    “ann,你恋爱了这个打了五千万的人是你的男朋友吗”胡茜茜贼兮兮的问道。

    “不是,普通朋友?!敝馨部傻牧澈炱似说?,恐怕她都不会相信自己的解释。

    普通朋友还要带回家啊

    “我去找总裁汇报这件事,忙你的去吧?!敝馨部珊闷趾眯Φ乃盗艘痪?,然后走出办公室。

    苏锐挂了电话之后,秦冉龙眼冒绿光的看着他,道:“大哥,我真服了你了,在这种时候还不忘记泡妞”

    “泡你妹啊?!彼杖衩缓闷幕亓艘痪?,这特么的哪跟哪

    秦冉龙翻了翻白眼:“我可没有妹妹给你泡,你不是已经泡了我姐了吗”

    苏锐的表情登时僵在了脸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