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网

    “大少爷,这次就只有二少爷一个人要赎金吗”

    司机老王明显被“五千万”这个数字吓了一大跳,车开的都有点不稳当了

    “还有几大世家?!卑浊卮ǖ哪抗馄虼巴?。

    “那我们要不要和这几大世家商量一下,共同探讨个对策”

    “没有任何必要,我们什么时候也不需要和他们商量?!卑浊卮ㄎ⑽⒁恍?,笑容之中带着嘲讽的意味:“这些铁公鸡,他们是绝对不会交钱的?!?br />
    “大少爷那么确定他们不交钱”

    “当然,那都是一群蠢货?!?br />
    说完这句话,白秦川没有再吭声。

    司机老王摇头叹了一句,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大少爷在遇到苏锐的时候都会做出让步,依照他的性格,可是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的啊.

    与此同时,已经有十几辆车同时朝着北方公馆的所在地赶去了,每辆车子都是重磅牌照

    落花厅内,苏锐看了看手表:“你们的电话已经打出去一个小时了,估计援兵很快就要来到了。我们不妨打个赌,看看谁的家族会最先来到?!?br />
    这一个小时内,整个包间里没有任何人说话,秦冉龙的兴奋劲儿都快被消磨光了,自顾自的玩着手机,哈欠连天。

    “我没兴趣?!蹦瞎嘧钕人档?。

    “我赌五千万,你的家族一定会最后来到?!彼杖竦恍Γ骸叭绻沂淞?,分文不取,你立即会恢复自由身?!?br />
    南宫燕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你说话我可不相信?!?br />
    一个亿,打一场赌就没了他可不会相信苏锐会这么“做慈善”。

    在场的六个人,六分之一的概率,他可不会认为这种倒霉到家的事情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怎么样,敢不敢赌”苏锐的眼中流露出挑衅的目光。

    “那有什么不敢赌”南宫燕一拧脖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不屑样子。

    “赌注归赌注,如果我输了,我一分不要,如果你输了呢”苏锐的话语之中带着丝丝缕缕的引诱意味。

    “如果是我输了,那么我再赔你一个亿”南宫燕看起来真的很自信,这可是六分之一的概率啊,赌就赌,谁怕谁

    “一共两个亿,成交?!彼杖竦恍?。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了苏锐的笑容之后,南宫燕的心中突突的跳了一下

    “你不会安排人在路上对南宫家的来人进行阻截吧”南宫燕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忍不住问了一句。

    “如果你家里的人遇到这种事情,我反过来再赔你一个亿,你看如何”

    从始至终,苏锐的脸上始终挂着自信的笑容。

    “说话算数,我都录了音了”南宫燕冷笑道:“到时候输了可别赖账”

    “有录音,不怕赖账?!彼杖翊笥猩钜獾乃档?,说话间,他也扬了扬手机,敢情也录了音呢。

    他环视了一圈,道:“还有谁想要打赌的么”

    没有人看他,在白忘川云蝶舞等人的眼中,苏锐和南宫燕的赌注简直就像是在过家家一样,谁也不会兑现的。

    “我想,第一个来的,肯定是云家的人?!彼杖裼锊痪怂啦恍莸乃档?。

    云蝶舞本能的抬起头,脱口而出:“你怎么这么认为”

    她不知道苏锐为什么会这样想,因为就连她本人也完全不能确定

    秦冉龙坐直了身体,聚精会神的盯着苏锐,他后来已经调查清楚,苏锐不仅是特种作战专家,在某些特工技能上,更是强悍的让人发指。

    如果把全国最顶尖的刑警找来,和苏锐比试推理能力,说不定都不是他的对手

    秦冉龙虽然猜不透苏锐为何会这么讲,但是他对于后者有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拜,他相信,苏锐既然能够这样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苏锐一定是通过某些蛛丝马迹,判断出来云蝶舞的家人会第一个赶到现场,而南宫燕的家人会最后来到

    “云小jiě,有没有兴趣和我打个赌”苏锐端起桌子上的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

    他神情自若,似乎根本不在意接下来迎接他的是怎样的寒风冷雨。

    “不好意思,我不是赌徒,我也不缺零用钱?!痹频枥淅渌档?。

    “好一张刻薄的嘴?!?br />
    苏锐盯着云蝶舞的嘴唇,薄薄的,一看就不是旺夫命,绝对擅长吵架和斗嘴。

    但是,他犯不着和这种女人置气,无论是云家的云蝶舞,还是云帆远,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是小角色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三个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落花厅很大,即便再塞上三十人进来,也仍旧不会觉得有任何拥挤。这三人为首的是个脸色苍白的青年,眼圈发黑,明显已经连续几天操劳过度了。

    “谁特么敢扣我的妹妹,活的不耐烦了吗真是该死”

    这年轻人大吼一声,却发现在场的人都瞪圆了眼睛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妹妹,你没事吧”年轻男人连忙看向自己的妹妹,后者也同样是一脸的惊愕神情

    “你你怎么了”

    “你真的是第一个来的”云蝶舞惊讶的说道,同时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苏锐

    这难道是巧合吗六分之一的概率,被这家伙随口一说,难道就说中了

    “这并没有任何的难度?!彼杖裉颂?,笑着解释道:“第一个原因,你是女生,平日里颇受家庭的宠爱,如果出现了什么意外的话,家人肯定最着急赶来?!?br />
    “可张曦予也是女生?!痹频璧男乃家丫耆频搅怂杖竦耐评砩厦嫒チ?br />
    “这就要用到第二个原因了?!彼杖竦男那榭雌鹄醋攀挡淮?,极有耐心:“这里是华中路,云家的总部大厦距离这里只有十公里,以首都的交通状况来算,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已经是太慢太慢了?!?br />
    云蝶舞还处于震惊之中,而后才发现,自己的哥哥比她还要惊讶

    她的哥哥指着苏锐,一副见了鬼的神情:“怎么怎么会是你”

    苏锐似乎回想了一下,才说道:“我打过的人太多了,看你面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谁?!?br />
    这话说的实在是太伤人自尊心了

    你打过的人太多,不记得我是谁

    我特么冤不冤啊

    云空蓝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是的,他叫云空蓝是云蝶舞的哥哥

    当日,这云空蓝和苏家的齐占吉一起,想要趁着唐妮兰朵儿在宁??莩岬氖被颊级苑降谋阋?,甚至要对经纪人海瑟薇做出一些不轨的行为,结果被苏锐当场狠狠揍了一顿,捏断了手腕不说,还把一根燃烧着的雪茄塞进了他的喉咙

    看到了苏锐,云空蓝就想起了自己在宁海的惨痛经历,简直是不堪回首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这张脸

    看到他,云空蓝的喉咙就隐隐作痛那一次被烟头烫伤,他在之后的一个月里,每次吃饭都是莫大的折磨

    那一次,苏锐把酒瓶自下而上的砸在他的下巴上,让他的上下颚狠狠的咬在了一起,舌尖甚至都被咬掉了将近两厘米

    由于后来苏醒之后,苏锐消失不见,苏炽烟则是强势介入,导致云空蓝根本无法找到施暴者,一口气硬生生的忍到了今天

    当然,就算他知道苏锐在哪,也是万万不敢找上门去的,以对方的身手,他就算上门,也绝对是找死的行为这口气,他是要忍一辈子的节奏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云空蓝真的很想哭,他居然在这种时候遇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人

    而这个人,竟然是恶名在外的苏锐

    “五千万带来了吗”苏锐淡淡的笑道。

    “没没带?!痹瓶绽督峤岚桶?,之前进门之时的强势和嚣张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

    云蝶舞吃惊的看着哥哥,她的心里狐疑不已

    为什么哥哥见到了苏锐,就像是耗子见到猫一样,直接就露了怯了

    “既然没带,为什么敢来”苏锐的声音透着一股强大的压po力,让云空蓝心中的恐惧简直犹如几何级数在翻倍增长

    “我”

    云空蓝真是怂到了极点,他这个时候忽然想到,自己的身边可是还带着两名手下呢,一咬牙一跺脚,指着苏锐说道:“给我上,狠狠揍他”

    他的话音未落,苏锐已经单手抓住了一瓶未拆封的昂贵红酒,直接就甩了出去

    砰

    价值上万的酒就这样在一名手下的脸上炸开,满头满脸的红酒就像是鲜血一样

    这名手下一声不吭,当场昏了过去

    另外一人已经冲到了桌子前面,苏锐看都没看,左手拿起面前未使用过的汤碗,又是一甩

    精致的汤碗和对方的额头来了一个不掺任何水分的亲密接触,这兄弟同样昏了过去

    苏锐笑眯眯的拍了拍手,说道:“我还没打够呢,姓云的,你还有多少人,不妨一起叫过来?!?br />
    云空蓝哪里还敢答话,他看着苏锐,两股战战,动弹一下都做不到,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如果不转账,你的下场比他们还要惨?!?br />
    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云空蓝不禁想起了自己上次被酒瓶开瓢的惨烈情景,特么的,当时头上缝了十几针,到现在都还隐隐作痛呢

    那种经历,他绝对不想再来第二次

    “只要你别打我,我立kè就让人转账”

    看到苏锐已经抓起了酒瓶,云空蓝抱着头大叫道

    第一个认怂的已经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