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网

    “什么我一个亿”

    南宫燕指着自己的鼻子,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比较“值钱”而高兴,而是难以置信的说道:“凭什么别人都要五千万,而我要一个亿”

    苏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因为南宫家族在西方发出了两个悬赏任务,两支佣兵队伍来到西藏对我刺杀,其中一支队伍的佣金是八百万美金,另外一支是一千两百万,所以,我收你一个亿,还是打了八折的?!?br />
    “你你胡扯”

    南宫燕激动之下,再也顾不得喊“锐哥锐哥”的了,而是着急上火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就是真的就算你在这里信口开河,我们也无从判定真假你说五千万就五千万,你说一个亿就一个亿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我自然有我的证据,但是却没必要向你提供?!倍杂谀瞎嗪鹱约?,苏锐完全不以为意:“等到南宫家族来人之后,我自然会说明一切的?!?br />
    他在出了西藏之后,立kè联系比埃尔霍夫,让他把这次从西方接任务的佣兵资料全部调来,比埃尔霍夫本想拒绝,但在苏锐的威逼之下,还是弄来了这些佣兵的资料,甚至还利用线人从接受任务的中间机构窃取出金主的信息。

    以比埃尔霍夫那庞大到堪称恐怖的情报网络,弄到这些信息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也不想彻底的得罪太阳神阿波罗,毕竟那两千台摄像机的事情做的可不怎么地道。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发布任务雇佣杀手刺杀自己的金主中,这首都的几大世家都赫然在列

    这些家族可都不简单,为了避免身份暴lu,竟然不惜费了大工夫,辗转和国外的黑暗世界联系上,为了就是在西藏灭掉自己

    可惜的是,他们并不知道,在西方黑暗世界中寻找杀手,只会让自己的身份暴lu的更快

    因为,他们暗杀的是黑暗世界的十二天神

    即便他们不再找苏锐,苏锐也要一家家的找上门去如今几个世家的后辈在这里聚会被他遇上了,以苏锐的性格,又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

    敲诈几大世家

    不,这根本不是苏锐的初衷,他就是要出一口气,要震慑一下这些不安分的家族

    他要让这些人知道,敢在背地里打自己的主意,一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可以选择拒绝接受你的提议?!蹦瞎嘁醭磷帕?,说道。

    “当然可以,不过我已经把话说在前面了,一个亿不到账,你南宫燕今天绝对走不出这北方公馆?!彼杖竦幕坝锼淙坏?,但是却带着一股有如实质的压po力。

    “可这根本就不是我发布的刺杀任务,为什么我要当这个冤大头”

    事实上,南宫燕已经有点相信苏锐的话了,南宫家族之所以出了两个悬赏任务,一定是南宫瞬和南宫尧兄弟俩各占一个

    “我并没有让你当冤大头,这笔钱也是你的家族替你出,不是你的私房钱?!彼杖袼档?。

    “你就不怕收了钱之后,我们告你敲诈”南宫燕是什么身份,当然不会甘心。

    “敲诈”苏锐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如果真要报案的话,那也是你们买凶杀人在先,甚至不惜动用国外势力介入华夏内部矛盾,你觉得,上面的大佬们会坐视这种情况出现吗”

    听到“上面的大佬”几个字,南宫燕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他早就已经意识到,现在整个首都上流社会圈子面临着怎样的形势了

    “这么说来,我们云家也有人买凶杀你”云蝶舞冷冷问道。

    “不错?!彼杖窨醋耪飧銎僚?,眼中露出笑容,笑容之中有着浓浓的嘲讽意味:“所以,我并没有责怪你说我缺少零花钱。这五千万,是你们的买命钱?!?br />
    买命钱

    龚明宇也想要反抗:“我就不信,如果我们不给钱,你还能把我们给杀了这里是华夏,我看你敢公然犯法”

    “犯法”苏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蒋毅刚是怎么死的”

    “他”龚明宇只说了一个字,立kè噤若寒蝉

    苏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半个蒋家大院变成瓦砾,众目睽睽的吊死蒋毅刚,这种行为简直嚣张到了极点

    可是事后,他不还是没有得到半点处罚吗

    “我要打个电话,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离开这里?!惫饔畛了剂艘幌?,道。

    “我并没有阻止你打电话,你尽管打,随便打,打给谁都行?!彼杖裢6倭艘幌?,显得胜券在握:“只要你能从这里走出去,所有手duàn都可以用上?!?br />
    不知为何,看着苏锐那样的笑容,龚明宇的心中涌起了一阵深深的惧意

    苏锐越自信,他们越是不自信

    几个人都开始拿出手机拨打求救电话,自然也会把苏锐要求的金额说清楚。

    苏锐眼中带着笑意,看着这些人打电话,搬救兵,他知道,这些电话打到各个世家之后,更多的电话将会从这些世家打出去,整个首都的所谓上流社会又会被他的事情搅得乱作一团。

    可是,那又怎样苏锐不在乎,完全不在乎

    他的格言很简单,既然想要在背后阴人,那么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苏锐离开首都前往西藏,这些人不让他安稳,那么,他从西藏归来,也不会让这些人好过

    果不其然,随着这些人的电话打出,那些世家彻底乱了

    许多人都在感慨,这个疯子,怎么又来了难道说找了蒋家的麻烦还不够还要一家家的敲诈过来

    苏锐看着仍旧安静坐在一旁的张曦予:“你怎么不打电话”

    张曦予抬起头来,看了苏锐一眼:“我不认为你今天能够拿到钱?!?br />
    苏锐看着她认真的表情,心中微微一动:“何以见得”

    他对张曦予并不了解,这个女孩子一贯低调,但是,能够参加这种公子哥的聚会,估计也是个有想法的女人。

    “认真追究起来,你所做的每一件事犯法的,虽然你背靠国安,有什么立即执法权,但那都是上面的一句话而已?!?br />
    张曦予单手指指房间的天花板:“他们可以纵容你一次,纵容你两次,但是,事不过三?!?br />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他们确实不会纵容我太多次,做的过火了,就没人能护住我?!彼杖袼档秸饫?,嘴角微微翘起:“所以,我认为我已经很克制很收敛了?!?br />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张曦予:“这次,我只要你们的钱,不要你们的命?!?br />
    被苏锐的这句话搞得全身发冷,张曦予咬了咬牙,终于开始拨打了电话。

    “无法无天了他要怎样就怎样,他的眼里还有没有法律”一分钟后,张家大院里的某间书房,传来了一声拍桌子怒吼

    “就算我们要杀他,他也不能开口就是一个亿”不用说,这是南宫家族。南宫瞬和南宫尧正面对面坐着,说着让人啼笑皆非的气话。

    只有你能杀别人,别人就不能杀你了况且,按照云蝶舞的意思,这根本不是杀,就是要点零花钱而已

    白秦川正坐在发改委的办公室,跟几个比他年长的副主任一起喝着茶,接了个电话之后,面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秦川,你怎么了”其余副主任明显看到他的脸色有点不太对。

    “没什么,家里有点事,我先请个假,回去一下?!卑浊卮ㄐψ潘盗艘痪?,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的笑容略微带一点僵硬。

    白秦川匆匆忙忙的下楼,路上还差点和女同事撞了个满怀。

    他钻进车子后座,对司机说道:“去华中路的北方公馆?!?br />
    “大少爷,上班时间去那里做什么”司机老王多嘴问了一句。他是白秦川的心腹,后者的很多事情都是他去办的,堪称绝对信任的那种。

    “还不是我那个弟弟?!卑浊卮ㄒ⊥罚骸罢獯斡秩巧纤杖窳??!?br />
    “什么”司机老王的表情顿时变得很精彩,这二少爷也真是的,完全不知道吃一堑长一智是什么意思,第一次被当众揍了之后还不自知,结果第二次被揍的更惨,这下可好,养了俩月的伤,又来了第三次

    “真是自作聪明的家伙,每次踢到铁板都不自知还要接二连三的踢上去”很少动怒的白秦川这次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如果把白家交到他的手里,绝对撑不过十年”

    司机老王闻言,直接笑道:“白家是大少爷的白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落到二少爷的手里?!?br />
    白秦川看了他一眼:“这种事情,还是不要乱说的好?!?br />
    司机老王自知失言,白秦川在他的面前可从来没提起过这些事情,至于家主之争,更是从不会挂在嘴边。

    “那大少爷,我们这次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想要暗杀别人,把柄都被揪到手里了?!卑浊卮ㄎ辬ài的摊了摊手:“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这喜欢自作聪明的弟弟被人安上一个买凶杀人的罪名吧”

    说到这儿,他正色说道:“通知家族财务部门,准备好五千万华夏币,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