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震华夏的神州集团总部本来位于首都三环的位置,由于响应政府号召,降低首都中心人口密度,总部便搬到了北都区,距离市中心大概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以首都的交通状况来看,这个过程可能还要更长一些。

    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女人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玻璃前,她留着干练而精致的齐耳短发,头发上带着淡淡的纹理,显然精心打理过。她的皮肤细腻,保养的极好,脸上基本上看不到什么皱纹,如果说她只有三十五岁,那么绝对不会有人怀疑。

    这女人妆容精致,眉宇间带着若有若无的英气,一边望着落地窗外的风景,一边打着电话。

    这就是苏天清,苏老爷子的小女儿,苏家排行老六

    而随着通话时间越来越长,苏天清眼中的凌厉之色越发的浓重,终于,她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就在那里等着,哪里都不要去?!?br />
    说罢,她放下耳边的电话,立刻对一旁的秘书说道:“备车,去华中路的北方公馆?!?br />
    秘书犹豫着说道:“可是,苏总,公司要召开高层会议,几位副总和其余分公司的一把手已经全部在会场等您了?!?br />
    “临时有变,会议推迟?!?br />
    苏天清已经迈步朝外面走去,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女强人的风范尽显无余

    “可是,会议时间是三周前就定下来的,各地分公司的老总也都是乘飞机从外地赶来,要是就这么把会议推迟了,会不会不太合适”这女秘书显然很尽责。

    神州集团的分公司老总,简直相当于封疆大吏,权力大的没有边儿,在地方上全部都是跺一跺脚地面就能震三震的人物这次总部开会,他们也是提前腾出了时间,否则根本很难请的动

    不是有那句话么,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对于神州集团这种超大型国企来说,尾大不掉和令不行禁不止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不过,这种问题在苏天清就任总裁之后,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改观。

    听了女秘书的话,苏天清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会议由徐总主持,逐条讨论议题,当场形成书面结果,等我回来做最后决定?!?br />
    “可是,苏总,如果各位老总问起您去了哪里”这秘书跟了苏天清好几年,真是太尽责了,她知道,苏天清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会引起那些分公司老总的不满,这些不满就算当面不说,也会憋在心里,所以此时一定要把原因解释清楚才可以。

    秘书知道,总不能直说苏天清去了北方公馆,否则的话,一群老总在这里等着开会,你却跑到饭店去,这干的叫哪门子事

    “我去了哪里”苏天清往落地窗外望了望,然后摇了摇头:“就说我家失火了?!?br />
    “好的,您家失火?!泵厥樵诒始潜旧霞窍抡饩浠?,然后瞪圆了眼睛,很艰难的说道:“失火”

    苏天清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转角处

    与此同时,北方公馆的落花厅,气氛已是一片压抑。

    “诸位,我今天的目的,就是算算账,再说一遍,不是五年前的账,而是现在?!?br />
    苏锐看着他们,眼神之中精芒闪动。

    南宫燕的笑容早已僵在了脸上:“锐哥,我想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五年前的账他知道,可是现在的账,又是什么账

    苏锐并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用目光在几人的脸上来回扫了一遍,微嘲的说道:“你们也都不明白”

    没有人回答,明不明白苏锐的话,只有这些人自己才清楚。

    事实上,秦冉龙也不太明白苏锐的意思,但是老大想找这些人的麻烦,他这个当小弟的自然不会落后

    “不明白就给我好好想想别特么的给我装糊涂”秦冉龙嘚瑟的说道。

    苏锐没好气的看了这货一眼:“你先闭嘴?!?br />
    “呃好吧,大哥,您老人家先说,我看戏就成”秦冉龙讪讪的把嘴闭上了。

    “锐哥,你有话不妨直说吧?!痹频璞砬榻┯驳男α诵?。

    “我前一段时间去了一趟西藏,今天刚刚回来?!彼杖袼档溃骸拔蚁?,在座的诸位应该都知道这件事情?!?br />
    “锐哥,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蹦瞎嘁涣澄薰嫉乃档溃骸拔乙彩亲蛱觳糯庸饣乩?,时差都还没倒过来,真没听说你去西藏的事情,你也知道,国内外传递消息并不流畅”

    瞥了他一眼,苏锐冷笑着说道:“不知道不要紧,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么”

    “呃,现在确实知道了?!蹦瞎嘧焐馅ㄚù鹩ψ?,心中已经把苏锐的祖宗十八代全部问候了一个遍

    尼玛,这可是不要脸到极点了我说“我不知道”,你说“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么”还有比这强买强卖的吗

    苏锐去西藏的事情,即便南宫燕不知道,但是其他人都是清楚的。

    一人之力灭了半个蒋家,身世曝光之后远走西藏,多方势力联合追杀,反正都是横插一缸子,不插白不插,那些势力都妄图将苏锐彻底留在那片净土上,从而给苏家形成严重的打击。

    可是,派去追杀苏锐的人都没有回得来,而正主却好端端的坐在这北方公馆中吃着昂贵的饭菜,这算是哪门子事

    苏锐的目光仍旧在对面几人的身上来回扫着,发现他们的表情一如往常之后,摇头笑了笑:“我真的很佩服你们,在这样的时候还能保持淡定,说起谎来面不改色?!?br />
    “我们这没说谎?!惫饔钜菜档?。

    苏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只不过是个简单的眼神而已,就让后者浑身冰凉

    “真的没说谎吗”苏锐开口,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

    “当然?!惫饔罨乖谧煊?,但声音已经小了几分。

    “当然不是?!彼杖窠幼潘档溃骸拔艺獯稳ノ鞑?,从拉萨走到了墨脱,路上花了接近六天的时间,所遭遇的刺杀、暗杀、还有明着杀,一共二十一拨,总体人数在一百八十人左右?!?br />
    一百八十人

    听了这话,在场的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知道苏锐遭到刺杀,但是绝对想不到,竟然会遇到这么多人

    一百八十多人都没干掉一人这比例实在是有些太夸张了吧

    白忘川已经正襟危坐,南宫燕则是攥紧了拳头,龚明宇的脸上表情已经僵硬无比

    如果苏锐所言属实的话,那么他们面前的根本不是人而是神杀神

    “一百八十人,这还只是遇到的,从西藏到墨脱的丛林那么大那么广,我想没遇到的还应该更多一些?!彼杖裎⑽⒁恍?,只是这笑容落在白忘川几人的眼中,并没有任何春风和煦的感觉,反而充满了寒意

    这样都杀不了他,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死难道那些首都世家派出去的人都是吃干饭的吗

    “一百八十余人里,有不少都是职业杀手,但更多的则是国际雇佣兵?!彼杖袼档秸饫?,微微一顿,继续道:“华夏号称是国际雇佣兵的禁地,我很想知道,有谁能放那么多的佣兵进来还有谁,能把华夏的那些杀手调集出来”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在场的这些公子哥和大小姐们还处于震撼之中

    这个苏锐的生存能力,简直不是“强大”二字能够形容的了的

    苏锐看着他们,眼中掠过浓浓的嘲讽神色来:“这些想要暗杀我的人还真是有能耐了,华夏人的内部矛盾,居然不惜花大价钱找外国人来帮忙,这算是什么家丑不可外扬,难道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在苏锐看来,自己人杀自己人,就是家丑

    秦冉龙也忍不住的插嘴了:“这种行为确实太掉价了?!?br />
    华夏人的事情,就要由华夏人内部解决,找外国人来杀华夏人,还真是让人看不过去。

    秦冉龙越想越气,他如果弄清了这些人的身份,保不准会立刻打上门去

    在场还是没有人讲话,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一点信息,此时张嘴,无疑是要暴露自己

    苏锐继续嘲讽的笑笑:“他们不会真的以为,只要隐藏身份雇佣了国外的佣兵队伍,我就不能查到他们是谁了”

    此言一出,众人脸上本就已经凝重的表情更加凝重

    “锐哥,这些事情我都没参与,陪你吃吃饭喝喝酒没什么问题,但是我不想我们之间发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痹频栊α艘幌?,虽然眼中带着媚意,但明显有点紧张。

    “我们之间没有误会?!?br />
    “可是,我听你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在怀疑我们?!痹频柙俅嗡档溃骸拔颐遣豢赡芰档纳夏切┕獾挠侗?,更不知道该怎么找到那些职业杀手,锐哥,你必须得相信我?!?br />
    “我相信你?!?br />
    苏锐的话似乎让云蝶舞安心了不少,脸上的表情也都舒缓了下来:“锐哥,我相信你是明事理的人?!?br />
    对于这样的评价,苏锐不置可否,他淡淡一笑,五指张开,道:“五千万?!?br />
    “五千万锐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云蝶舞有点弄不清了,心中骤然紧张了起来。

    “云家交出五千万,你才可以离开这北方公馆的大门?!彼杖窳成系男θ葜枞幌?,他的眼睛之中透出丝丝缕缕的精芒

    五千万

    这是敲诈,还是讹诈

    云蝶舞干笑了一下,眼中涌起嘲讽的神色:“锐哥,你不会是缺零用钱吧说实话,你要是缺少零花钱,我可以给你,十万二十万的都没问题,但是这五千万实在是有点太多了?!?br />
    听了苏锐的话,其余几名豪门子弟都觉得哭笑不得,居然有人敲诈到他们头上了,而且还如此的公然这苏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苏锐根本没有理会云蝶舞的嘲讽,环视了一圈,说道:“不仅是云家,你们在座的除了南宫燕之外,全部都是五千万?!?br />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南宫燕就已经一喜:“锐哥,我就知道你不会误会我?!?br />
    苏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一个亿?!?br />
    ps:抱歉,更的晚了,今天就一更吧,感冒还没好利索,结果把媳妇又传染了,现在特别担心会传染给小孩子,希望没事。感谢大家的理解,晚安。